一份來自中國勞教所裡的生日禮物

人氣 4325

【大紀元2022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採訪報導)6月30日,美國華盛頓DC,2022年國際宗教自由峰會的分會現場。一位華裔花季少女正在講台上展示一段幻燈片。只見她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向大家介紹:「這是父親(在勞教所裡)給我寫的繞口令,這是他給我的生日禮物,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說到這裡,她的聲音哽咽了。

她的聲音變得斷斷續續,她不得不稍作停頓,然後繼續說道:「他在每一封信中都注入了那麼多的思想和愛……或許,這是他能夠履行父親職責的唯一方式……」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台下,不少聽眾眼睛泛紅,伸手拭去眼角的淚水……

這位少女名叫汪明慧,來自中國廣州,目前是加州伯克利大學的一名學生。

她向大家展示的是她在中國大陸8歲時收到的生日禮物。這份特殊的禮物,不僅僅承載了父親厚厚的愛,還承載了過去十幾年中汪明慧全家在中國大陸所留下的難忘印記。

汪明慧在2022國際宗教自由峰會現場。(李辰/大紀元)

痛苦的記憶 「第一次」見母親

打從娘胎起,汪明慧就和父母親一起,經歷了很多她原本不該承受的磨難。

汪明慧的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因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廣受歡迎。1999年前,中共公安部內部統計,法輪功修煉人數達7000萬至1億人。這個數字,超過當時中共黨員約6000萬人的數字。1999年7月,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下令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嚴酷鎮壓堅持修煉的人。

汪明慧的母親鄧怡,在身孕6個月時,和丈夫汪宏發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兩人從此上了警察的黑名單,被迫流離失所。

為了讓孩子有個相對穩定的生活,汪明慧在1歲到5歲之間,被父母送到爺爺奶奶家照看。5歲時,父親來接她,她都不認得父親。

她印象中第一次見到母親是2005年。母親當時被抓到廣州的一個洗腦班。

「她被銬在椅子上,嘴裡面插著很粗的塑料管子。幾個人圍著她。當時她被強制灌食一種液體,氣味很難聞。她看起來非常痛苦。」

在中共黑獄裡,「灌食」並不是醫學術語。醫學灌食,本是為了挽救無法正常進食人的生命;但在中共黑獄裡,「灌食」是一種強制性的殘忍的酷刑,隨時有致人死亡的可能。據海外明慧網2010年不完全統計,暴力灌食直接導致死亡的大陸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58例。警察給法輪功學員灌的食物使用包括:濃鹽水、濃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糞水、高濃度酒,甚至有摧毀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等。

看到母親被灌食,小小年紀的汪明慧又恐懼,又無法理解。

「當時我很害怕,大哭,不想靠近媽媽。想媽媽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後來,父親對女兒解釋說:

「他們(中共)的伎倆就是這樣子,讓媽媽覺得是因為她不放棄信仰,才讓家庭遭受這樣的痛苦,讓小孩哭成這個樣子。因為你不放棄信仰,你不能和你女兒團聚。」

汪明慧慢慢地了解和理解了母親所承受的痛苦。

她說,媽媽曾經寫下這段經歷,「灌食對我媽媽來說,每一次都是瀕死的體驗,很痛苦。」

「(利用親情來脅迫)對我媽媽來說,這是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她當時已經絕食抗議超過一個月了,身體很虛弱。」

「就在那樣的身體折磨下,還要這樣在精神上受折磨,讓她放棄信仰。」 她說,

汪明慧2005年這次在洗腦班見到媽媽,並和媽媽住了幾天。「走的時候,我就拉著我媽,想讓她一塊走,但是他們又不讓她走。」「我記得我哭得撕心裂肺的。」

這就是汪明慧記憶中第一次見到母親的樣子。

法輪功是什麼,她心裡有很多個疑問。父親告訴她:在迫害以前,每天早上,在悠揚的音樂聲中,廣州市大小不同的公園裡都有法輪功學員煉功,煉功動作緩慢而優美。煉功之後,他們就打掃清理場地,然後再去上班。

汪明慧的父親從小體弱多病,並且患有抑鬱症,曾多次到醫院做手術,高中時曾休學一年,因為身體不好,非常自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都好了,整個人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

汪明慧很遺憾,沒能親眼看到在迫害之前法輪功在中國洪傳的情況。

在這場迫害中,她的成長時時伴隨著恐懼,父母總是輪流被中共抓捕。

父親被抓 從勞教所裡寄來生日禮物

北京奧運前的2007年,汪明慧的父親汪宏發當時在廣州市城建職業學院教書。他向同校一位計算機系的老師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卻被舉報了。

為了迫害法輪功,中共開動全國媒體宣傳機器抹黑法輪功,並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掀起不明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將法輪功學員推到社會的對立面。「天安門自焚」案,被國際社會公認是一場世紀騙局。但是,很多大陸民眾被謊言蒙蔽。為了揭穿謊言,講清真相,大陸法輪功學員付出了難以想像的代價。

汪明慧的父親這次被警察帶走的時候,家人都不知道他被帶到哪去了。

她說,「我和媽媽去了很多地方,問了很多部門,才知道我爸爸是被送去了那個很偏的郊區勞教所。」

「那段時間,我爺爺悲憤交加,2008年肝癌去世了。 到爺爺去世,我爸爸都沒能見他最後一面。」

「我(也)沒有見到爸爸,他們不讓探監。包括我爸怎麼知道我爺爺去世的,那都是通過寫信……」

寫信,這是當時和父親溝通的唯一方式。汪明慧的媽媽也想讓女兒多寫信,因為她自己寫的信,不一定送得到。

汪明慧給關在勞教所的父親寫信、寄賀卡。(汪明慧提供)
汪明慧給關在勞教所的父親寫信、寄賀卡。(汪明慧提供)

汪明慧說,「我在信中寫家裡的一切變化,我長多高了,多重了,我游泳晒黑了,長胖了,學習怎麼樣……都告訴他。」

沒想到,所有這些細節都被父親記在心裡。

「我發現他都記得。我生日之前,爸爸給我寫了一篇繞口令,裡面都寫上了。」

2008年,汪明慧的父親從勞教所裡給女兒寄來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繞口令。(汪明慧提供)

這篇繞口令,是這麼寫的:

致明明:

在家總愛看電視?
一不小心成胖子;
學會蛙泳不容易。
可憐晒成「巧克力」;
「巧克力」似老師,
指出爸爸的錯別字;
寄郵票,送貼紙,
爸爸成了大孩子;
哈哈哈——
謝謝一片好心意!

巧克力「小老師」:
笑完說些正經事,
新的學年要開始,
一些事情別忘記:
不要躺著看電視,
否則可能賽鄧怡;
飲食東西要節制,
切忌暴飲又暴食;
平常學習多努力,
遊戲娛樂應適宜;
講禮貌,懂道理,
增見識,長志氣,
那才是爸媽的好女兒!
小老師,好女兒,
生日臨,中秋至,
爸爸經常想著你!
爸爸衷心祝福你!

汪明慧記得,收到爸爸的繞口令,當時她非常開心。因為年僅8歲,那個時候,並沒有想太多。

在一年半的勞教時間裡,汪明慧的父親給她寫了近十封信。

汪明慧說,「許多年後,我再讀那些信,我意識到他從未和我談過他所承受的痛苦。看起來,他似乎總是很樂觀,叫我不要擔心他。在很多封信中,他都向我道歉沒有及時回信,因為當時「非常不方便」。那個時候,我沒有想很多。」

「但是,當我長大後,了解到他的經歷後,每一次想到他(在信中)所說的『不方便』,我都會心痛。我會想,那些『不方便』是什麼呢?每天連續16小時的強迫勞動嗎?是日復一日地被綁在椅子上,不被允許動一動?他遭受了高壓電棍的折磨嗎?……我不敢想太多。」她說。

焦急等待母親接她放學回家的日子

汪明慧至今清晰地記得她在學校焦急等待媽媽來接她回家的情景。

她在中國大陸就讀的那個小學,學校大門口是一道可拉伸和縮進的半人高的鐵門,那裡也是教學樓一樓的一部分,鐵門的上面,就是教學樓二樓。放學後,一些小夥伴們就在鐵門後面的走廊裡,等著爸爸媽媽接他們回家。

有時候,汪明慧的媽媽因為工作忙,會晚來接她。身邊的小夥伴們一個個被接走了,就剩下她一個人在那裡等啊等啊……一開始,她默默地流淚,再後來,她開始抽泣,慢慢變得泣不成聲。 一些老師都覺得很奇怪:你媽來晚一點,你就哭了?你那麼大,你不會覺得你媽媽不要你了吧。

那段時間,汪明慧的媽媽總是騎著自行車,從一份工作的地點,匆匆趕到下一個工作地點。為了家庭生計,她總是騎著自行車在城市裡四處奔波。

這些老師並不了解汪明慧心裡的恐懼。她說,「她們不知道,我是多麼害怕他們(警察)把我媽媽也抓走。因為我當時已經見不到爸爸了……媽媽晚一點來,我都會在腦子裡想很多事情……腦中會想出各種情節:她是不是在騎自行車的時候被攔下了……」

別的孩子無憂無慮,時時有父母陪伴,而小小年齡的她,早已承受了不該承受之重,也更懂得珍惜父母給她的深深的愛。

父親不在身邊的日子裡,汪明慧也時常把父親的信,包括那篇繞口令,拿出來反覆看,一邊看一邊哭。她說,「那段時間,這些信是父愛的唯一來源。」

儘管身在勞教所,但是父親寫給她的信,總是充滿了光明,有給她深思熟慮的建議,也給她講幽默的笑話……這些信,讓她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裡,明亮起來。

汪明慧的父親在勞教所裡給女兒寫的信。(汪明慧提供)
汪明慧的父親在勞教所裡給女兒寫的信。(汪明慧提供)
汪明慧的父親在勞教所裡給女兒寫的信。(汪明慧提供)

父親再次被抓 全家被迫逃亡

2011年1月,走出冤獄不到三年的汪宏發準備回老家過年,在火車站安檢時再遭拘捕,因為身上搜出了一張法輪功真相光碟。

拘留期滿那天,下著小雨,汪明慧和母親一起去拘留所外接父親。

隔著老遠,看到一臉鬍渣,身形消瘦的父親走出拘留所,她再也忍不住了,脫口而出,哭著喊爸爸。

「我記得非常清晰,才十幾天,感覺爸爸一下子變得好老,好憔悴……」

但是,父親還沒走出拘留所幾步,旁邊又有警察把父親塞到一輛警車上,要把他帶走。

汪明慧不顧一切地跑上去,抓住警察的衣服,想讓他們放開爸爸……但是,最後,爸爸還是被他們帶走了。

汪明慧的父親被帶到洗腦班,強制他放棄信仰。在那裡,因為迫害嚴重,他的血壓一度飆升到二百多。洗腦班不願承擔責任,所以,允許他保外就醫。

也就在這個期間,汪明慧全家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拋下一切,偷渡到泰國,尋求聯合國的難民庇護。

2013年,汪明慧和父母如願來到了美國。那些信,包括那篇珍貴的繞口令,也隨同她一起來到美國。

2022年6月30日,美國華盛頓DC。汪明慧在國際宗教自由峰會的分會場上說,「能和父母一起來到美國居留,我感到非常幸運和感恩。」

「我們只是一個普通的家庭。我們想要的只是可以自由地修煉法輪功,自由地信仰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然而我們不得不冒著一切風險,使之成為現實。」

「儘管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仍以積極和平的方式反迫害,冒著生命危險講出真相。」

「就在我對你說話的這一刻,他們中很多人正在黑暗的牢房裡,遭受著迫害。」

「對於生活在自由世界中的所有人來說,我們至少能做的就是——堅定站出來,告訴更多人真相。」

2019年,汪明慧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參加法輪功反迫害活動。(汪明慧提供)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迫害法輪功 吉林省逾1200人遭厄運
雲南勞教所的罪惡 抹不掉的「烙印」(下)
風雨20載 紅牆外法輪功用大善築起的豐碑
美首都法輪功720燭光夜悼 籲停止迫害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帶去郊遊 ECCO優惠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