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芯片大佬落馬潮與腐敗史

人氣 8221

【大紀元2022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易如報導)臨近中共高層換屆的中共二十大,中國突掀「芯片反腐」風暴,連日來,大陸半導體業幕後推手、俗稱「大基金」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多位高層被中紀委帶走調查。與之關係密切的芯片巨頭紫光集團高層也落馬,一時風聲鶴唳,傳言四起。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習近平親自攪起芯片大躍進運動,又親自發動針對芯片界實權人物的反腐行動,背後有中國業界何種不堪的內情?

芯片大佬爆落馬潮 業界稱「黑夜降臨」

7月30日,中共中紀委宣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丁文武接受調查。丁曾任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信息司副司長、司長。

7月28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簡稱工信部)黨組書記、部長肖亞慶落馬,肖亞慶是中共企圖打造世界一流芯片產業並擺脫美國芯片計劃的帶頭人。

7月25日晚間,財新網報導,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被帶走調查。紫光集團曾被視為中國半導體領域的全國冠軍企業之一,但因債務累累而破產重組。大基金曾於前年6月以7億元(人民幣,下同)入股紫光展銳,2016年投資湖北紫芯及長江存儲,規模近300億元。

7月15日,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國開發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軍被查。路軍參與了大基金的大量投資運作,曾是大基金的管理公司「華芯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前總裁。

財新網披露,華芯投資的投資三部副總經理楊征帆也被帶走調查,或與路軍有關。

此前,大基金深圳子基金「鴻泰基金」合伙人王文忠、華芯投資前副總裁高松濤,也相繼遭到調查。

另外,7月29日,多家大陸科技網站傳出前工信部電子司司長、紫光集團前總裁、天數智芯董事長兼CEO刁石京被調查。但對此傳聞,相關方天數智芯表示,「純屬捕風捉影,公司高層一切正常」。

一時間,「芯片窩案」風聲鶴唳,有財經自媒體指,業界人士紛傳「黑夜降臨」。

《科技日報》前總編輯、南開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劉亞東在自媒體指出,行業本來就沉疴已久,沒看到大基金的投資打破了什麼卡脖子的東西,這次行業大地震或說明了「芯片反腐」拉開序幕。

《新浪科技》引述業內人士表示,「早些年大基金投資時期,一些半導體工廠建設成本明明一開始只花費了兩億多,但卻對外說建廠成本近二十億,中間存在諸多不透明處。」

習近平親自催動的芯片「大躍進」

近年中美大打科技戰之下,為擺脫對外國芯片的依賴,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親自催動下,中國興起「造芯」熱潮。2014年,中共工信部辦公廳宣布正式成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重點投資集成電路芯片製造業,第一期基金規模約1300億元。

習近平本人多次提出打好「卡脖子」技術攻堅戰,每次講話後下邊都有新動作。2021年4月22日,即習視察後的第3天,清華大學宣布成立集成電路學院。這年3月12日公布的「十四五規劃」(2021—2025年)和所謂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集成電路被中共列為「加強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的核心領域之一。彭博社當時報導,中共擬在「十四五」燒錢近9.5萬億人民幣。

強大的地方利益集團通過支持項目來尋求政府資金,以期獲得補貼。根據《南華早報》的分析,從2021年1月至2021年5月,約有15,700家新的半導體公司註冊,是上一年同期的三倍。

在各地一擁而上的「造芯」熱潮中,一些建築工程、醫藥、服裝、水泥等企業也「轉行」造芯片,

但是隨後爛尾、停工等頻頻出現。2020年,官媒曾報導,四川、貴州、江蘇、湖北、河北等多地至少有六個百億級別的「造芯」項目爛尾。

其中,武漢弘芯投資高達1280億元,2017年成立,曾是湖北省武漢市的明星項目,前年卻被爆資金鏈斷裂,去年更傳出整個投資案根本就是一場騙局。武漢弘芯最終被當地政府接管。

半導體工廠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學者析中國芯片爛尾根源和內幕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8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過去中共跟歐美特別跟美國的關係還過得去,中共在國際市場上,通過以市場換技術,拿到了不少技術,歐美很多項目在合作,當時如果不打貿易戰,中美之間高科技不脫鉤,它連偷帶買,按照當時的勢頭,是有利可圖的。

「中共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在1991年共產主義陣營崩解後,變成一條寄生蟲,或者說變成新的病毒,寄生在資本主義國際市場上生存發展,依賴國際的技術來壯大自己。早期像海爾、格力這些家電行業,還有汽車產業,全都是藉助西方的核心技術發展起來的。在芯片生產上他們也是想走同樣的路。」

台灣台積電就曾兩次起訴中國最大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SIMC)抄襲其製程技術,知名調研機構TechInsights近日再報告,中芯國際去年就生產、付運了7納米(nm)芯片,似乎突破美國制裁,但涉嫌抄襲台積電技術。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西方世界已經清楚中共的欺詐問題,所以才有對華為和中興的制裁。中共突然發現芯片這麼小小的一個東西的重要性,所以想盡一切辦法要解決。但問題是中共整個體制是專門養碩鼠的。

「現在抓出幾個大老鼠,什麼肖亞慶、清華紫光的趙偉國,他們都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動政府那一塊大的奶酪,大家都想去割一塊。過去四年當中,只要你說是做芯片,政府就給你錢。因為這屬於政治正確。」

李恆青說,中共這個體制沒有任何監督,當芯片產業成了國家戰略,特別是習近平專門要求,自然成了腐敗的災區,因為在圈子裡頭的人利益均沾。

對於大量芯片企業爛尾,李恆青表示,那些參與的芯片大佬開始就沒真的想把事幹成,都想著怎麼去分這塊奶酪,而且政府這些人都是碩鼠。

李恆青提到他的清華校友趙偉國,「趙偉國跟我一屆,學無線電的。他當了清華紫光的總裁,打著的主要旗號就是要做中國的芯片領軍企業。但他當時做得最多的就是買買買。比如說做芯片的這個環節哪個公司有名,最近出現了資金短缺,就去說我給你投資吧,或者我把你買了。錢都是在政府的基金當中拿的。你只要政治正確,大家都開綠燈。」

「但是最後這個方式走不通。自力更生又缺很多的東西。人家外國不出口給中國,所以拿了政府的錢以後,最後什麼也幹不成。」

李恆青說,芯片是一個大的系統工程,而且是一代一代疊加出來的,不是用所謂彎道超車這種方式就能夠超越的。爛尾實際上是早就應該看得到的,但是大家都不願意說破,因為都有利益,最後紙包不住火。

李恆青表示,華人科學家在美國的硅谷,他們的聰明才智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因為有獨立思考、自由思想的沃土,中國正缺少這個東西。「你沒有這樣的體制,靠所謂的集中力量辦大事,原則上是做不成的。」

陸媒揭芯片業腐敗史疑指向江澤民家族

大陸財經自媒體「財經十一人」7月31日刊文《芯片業腐敗簡史》,指出中國芯片落後的現實,與腐敗脫不開關係。疑暗批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為產業腐敗的始作俑者。

文章援引1993年由原冶金工業部副部長馬賓所著的《電子信息產業的作用與發展》介紹,1984年之前,中國的集成電路產業和日本同步,遠超韓國。但在1984年,中國電子工業科研投入從占GDP的2.32%,驟降到0.6%以下。而從1984年至1987年,在連年虧損的情況下,韓國每年投資5億乃至十多億美元發展芯片行業,在付出代價後高速發展。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國全國集成電路行業固定資產總投入僅15億元人民幣,折合美元僅3億美元。中國半導體產業沉淪,排名以極快的速度下滑。在韓、日和台灣大搞芯片產業的同時,中國卻花費巨額資金引進電視、收音機等生活消費類電子產品及相關生產技術平台,僅1987年就高達35億美元之多,且相當多是重複建設和浪費。

在芯片領域,1984年至1990年,全國各地從國外引進淘汰的落後晶圓生產線,多沒有任何商業價值。這是因為中共電子工業部將絕大多數國有電子企業的管理權下放給省市地方政府,在缺乏制約的情況下,國有企業貪污腐敗加劇,打著進口項目的旗號,高官們名正言順地獲得出國考察機會,甚至可以收取高額回扣,安排子女出國定居,由此出現全國瘋狂引進落後技術的怪象。

文章說,1990年,馬賓等人上書後,中共決定在八五計劃(1990—1995)中啟動「九〇八工程」,即半導體技術達到1微米製程,建設月產能1.2萬片的6英寸晶圓廠。但在全國上下的腐敗氛圍中,僅經費審批就拖了2年時間。最終這條產線不但花了3年時間從朗訊手中引入0.9微米製程,還花了3年時間建廠,所建成的無錫華晶電子1998年方才正式投產。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電子工業部當時是負責統籌規劃電子工業行業,1988年與原機械工業部合併,1993年恢復;1998年最終復原,其原有職能中共資訊工業部執行。2008年併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

江澤民1983年6月至1985年6月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此後於1989年六四後正式擔任中共總書記。正好符合前文提及的腐敗時間點。

《芯片業腐敗簡史》一文還提到,曾在摩托羅拉做過初級測試工程師的陳進2001年回國,加入了上海交通大學,隨即被委以重任,負責搭建團隊研製「863計劃」重要組成部分「漢芯」。2003年2月26日,陳進的科研團正式發布「漢芯1號」。上海市政府和信息產業部科技司、中科院均為其站台,鑑定專家組稱:「漢芯1號」及其相關設計和應用開發平台,屬於國內首創,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是中國芯片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陳進在短短的三年裡向科技部、信息產業部、上海市、國家發改委等成功申報了四十多個項目,並成功申請了12項國家專利。「漢芯系列DSP」甚至成功進入軍隊總裝備部,申報了「武器裝備技術創新項目」。

不過到2006年1月17日,「漢芯1號」被揭露完全弄虛作假,騙取了國家上億撥款。

據指,陳進通過在美國的弟弟,購買了10枚摩托羅拉dsp56800系列芯片。他找了一位給他們實驗室裝修的農民工,拿砂紙把芯片表面的MOTO字樣打磨掉,然後找了浦東一家小工廠再印上「漢芯1號」的字樣和漢芯LOGO。這一所謂中國芯片發展史上的里程碑是出自一位民工之手。

「財經十一人」文章說,這樣一個里程碑式的工程,最終成為了中國科學史上最大的醜聞,但陳進最終並沒有得到法律的懲罰。據企查查信息顯示,陳進目前名下仍有上海矽智芯片技術研究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

陳進回國即被委以開發「自主芯片」重任,正是江澤民主政時期。上海是江家勢力老巢,而上海交大也正是江的母校。而公開資料顯示,江澤民1999年就將「芯片自主開發」事宜交給自己的兒子江綿恆主導。江綿恆在中科院擔任副院長和上海分院院長多年,長期把持中國科技領域地盤,其在中科院分管的正是全國高技術研究以及科研成果產業化。

江綿恆自己也親自下海搞芯片。江綿恆控制的上海聯和投資,所控股的上海兆芯,曾被指涉嫌虛假宣傳。

馮崇義對大紀元說,高科技就跟金融一樣,都有中共權貴家族投資,「江澤民家族地盤在通訊領域,江綿恆、江志成這些江家的子孫們,都會參與。這個鏈條很長。」

馮崇義表示,芯片產業投入那麼多,當然有腐敗,但是中國無官不貪,為什麼現在要整肅這一批人?肯定是他們被抓到蛛絲馬跡,跟反對習近平的某些人有關聯,需要通過這樣的案件來鎮住那些反習的人。「習近平二十大要連任,現在發生的重大案件,八九不離十都跟這個有關。」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半導體業者:中共難以開發先進芯片技術
美國遊說下 英國審查中國芯片廠收購交易
美國促荷蘭禁向中企出售ASML芯片製造設備
傳美擬進一步限制向中芯國際出口芯片技術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李克強說黃河長江水不會倒流 被封殺
【遠見快評】習李南轅北轍 北戴河會議分裂?
【思想領袖】COVID疫苗應撤下 接受審查
【新聞看點】黨政軍17部委催生 人口問題多嚴峻
【財商天下】中國業主「提前還貸」 止損還是圈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