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一名大陸中產人士認清中共本質的歷程

--自由就是生命 共產黨一定垮台

人氣 6850

【大紀元2022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近日,旅美華人律師王清鵬女士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了自己從過著歲月靜好生活的一名中產者走上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從而覺醒的心路歷程。

以下是記者與王清鵬女士的對話。這是她第一次公開接受媒體採訪。

問:謝謝您接受採訪,現在工作很忙嗎?

答:每天上班,回來做家務,業餘時間關注大陸的不公義事件。

問:早年您在大陸過著「歲月靜好」的生活,後來家被強拆開始維權。

答:我70年代中後期出生在河北農村,和大多數這個年代出生的農村娃一樣,如果想跳出農門,只有努力讀書。現在覺得那不叫讀書,叫努力接受共產黨的洗腦教育。

那個時候努力學習,努力工作,努力買房買車,努力讓孩子上個好學校,努力地在中共設計的階層和遊戲中拚命地活著,我在中國沒有接觸其它聲音的渠道。

據說2008年前後是微博盛行時期,很多人是那個時候受到啟蒙的。我沒有微博帳號,錯過了第一波的啟蒙大潮。

2011年,我居住的村子進行拆遷,因為當時我未得到村裡分配的福利房,加上拆遷合同沒有保證,我不同意拆遷,就跟部分不同意拆遷的村民上訪,有近三年的時間,沒有結果。

期間,我們的房子被強拆了,耕地被強占了,但當時我被洗腦嚴重,和大多數村民的想法是一樣的,覺得都是下面官員不作為或者不執行,而上面的官員和政策是好的等等。

後來看了趙亮先生的上訪紀錄片,發現上訪就是個騙局,就對上訪失去了信心,就不再上訪了,準備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身的權利。

問:上訪是騙局?

答:對於上面所說的:「都是下面官員不作為或者不執行,而上面的官員和政策是好的。」我不認為訪民沒有看清這個認識是錯的,起碼有一部分訪民是能看清的,是因為他們沒有其它的渠道申訴。

因為上訪的過程,也是一種抗爭,通過逐級的抗爭,才能接觸到政府的層面,我認識很多的上訪人,其實是很明白這個體制的問題,但他們沒有其它申訴的渠道。

你說在國內組織一個什麼團體,反抗共產黨這是不可能的,就像廈門「1226」聚會案一樣,大家就在一起吃了頓飯,就被抓捕判刑,所以,國內不存在集體組織活動的空間。

如果說前幾年的時候,上訪人員還認識不清,但是這幾年,我通過跟訪民的接觸了解了他們是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通過一級一級的上訪,通過一個一個具體的案件去揭露一些問題。

訪民們會打出一些標語,類似要求主持公道之類的,但他們打出這樣的標語是知道當局是不會主持公道的。但為了維權,只能這麼說,才能把聲音發出去,它也是一種抗爭形式。

問:之後,您開始做專職律師了?

我是2006年拿到的律師證,2014年開始專職做律師,一為養家活口,二為順便維護自己房子被強拆強占的權利。

問:從那時開始接觸了異見群體。

答:那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被拉進一個微信群,接觸到各地的抗爭者,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各地有那麼多的抗爭者。

2015年,我被黑龍江徐純合事件(註:訪民徐純合和車站執勤民警發生衝突,後遭警察開槍打死)徹底地驚醒了。我非常感謝當時一直發聲的異見人士,我開始獨立思考一些問題。

隨後,河北的一位律師介紹我加入了中國人權律師團。不久,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709律師大抓捕,那個時候,只要有點時間,我就在微信上轉發關注各地的不公不義案件,聲援具體的抗爭者,每天都會看到當局的迫害行為。

問:那時代理案件順利嗎?

答:一旦你關注這些案件,就會被當地司法局列入一個敏感的群體裡。

我記得從2015年開始,我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就開始收我的律師證,因為我是從訪民轉做律師的,對於(當局認為)稍微敏感點兒的案子,他們(律師所)都是不給我律師證的。

到了2016年、2017年的時候,基本上屬於被律所半控制半邊緣化的狀態,使我沒辦法再接手敏感案件。

問:當局為何那麼怕維權律師群體?

答:那時我就接觸了一些訪民,在各地的一些案件會有一些組織,加上律師的介入,使得聲勢比較浩大,影響力也比較大,當局就害怕了。

其實,都是對案件的發聲,但當局對這種民間運作的方式是很害怕的,怕律師結合訪民,加起來力量過於強大。

問:漸漸醒悟後,對您的影響很大。

答:通過關注聲援一個個具體的案件,才知道了中共的謊言治國,知道了中共的邪惡,知道了自己一直是被欺騙的,當時對我心理上的衝擊還是很大的。

後來慢慢醒悟,什麼「勤勞才能致富」,什麼「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什麼「遇見不公要學會和黑暗和解」等等,都是中共暴政統治的愚民術語。慢慢地對賺錢也失去了興趣,因為中共體制不改,賺再多的錢都不能確保安全。

假如人活著只有80來年,我竟被中共欺騙了近40年。

我很感謝那些叫醒我的網絡朋友,當然,醒來後也很痛苦,被喝茶,被威脅,家庭關係一度很緊張。後來有了出國的機會,出來後,眼界打開了,言論相對自由了,感覺這才是人過的日子。但想到我的親人、同學、朋友還在大陸被欺騙愚弄,我無法停下關注這塊土地的腳步。

問:您公開要求中共放開防火牆。

答:我非常地痛恨防火牆,因為信息屏蔽和愚民教育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黨腦人」,我們這些人其實是非常悲慘的,沒有做人的權利,甚至都不如文明國家一隻動物有法律的保護。我們從生下來就被灌輸一種聲音,一直到教育的結束。很多人都知道習慣很難改變,我感覺思維習慣是比行為習慣更難改變的東西,一旦在幼年時代形成,如果不是刮骨療傷,這些思維習慣會攜帶終身。

之前在國內的時候,雖然上訪了三年,做律師大概有3年時間,當時我沒有認識到防火牆的問題,在國內時也不太翻牆。

中共在國內就是刪帖封號,用防火牆屏蔽信息,最主要的影響是在國內讓你看不到希望,就是國內任何抗爭的聲音。比如許志友、丁家喜一些早期的公民運動和後期的包括廈門聚會案所探討的一些問題,這在國內是不讓你發出任何一點聲音的;在國外,我們可以通過國外的媒體,讓你能看到希望,看到仍在繼續抗爭的這些人。

總體來說,在籠子裡你是看不到希望的,來到國外,是能夠看到希望的。

中國有防火牆是全世界的恥辱!一個占有六分之一地球人口的大國,在科技發展的今天,被科技束縛住思想,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所以,那些和中國做生意的國外政客、商人,在中國還有防火牆的今天,等於和中共一塊愚弄中國民眾,真是悲哀。

就像武漢病毒,不管是故意還是非故意泄露,但是泄露後的操作結果,是把病毒帶給了全世界,世界上死了那麼多人,不是全世界縱容中共的結果嗎?

如果中共不下台,即使逃離到海外,有些人還會被中共的紅粉騷擾,被中共的特務毆打,並且中共通過大外宣,會把中共的那一套虛假和邪惡滲透到文明國家。如果世界不把民主送給中國,中共一定會把災難帶給世界。

我有一個朋友跟我說,他在國內時,不敢在趙立堅的推(特帳號)下發言,後來慢慢地看到那麼多人罵共產黨,慢慢地他就敢在外交部的推(特帳號)下發言了,我覺得這種勇氣是可以相互影響的。

在國內的時候,你被那種恐懼所包圍,你自己的想法也不敢去表達,到國外之後,看到了正義的聲音,勇敢的聲音,對人的衝擊影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問:您把言論自由視作生命。

答:言論自由就是生命,我之前是感受不到的,你在國內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說話的權利,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你還能有什麼其它的權利呢?

問:您多次公開發表:共產黨垮台,你準備好了嗎?

:是的,共產黨下台是必然的,歷史的車輪總是向前,即使共產黨還在台上,一些事情是時候該準備了。有些事情沒有必要非得共產黨下台後才能做,現在就可以。

「共產黨下台」是一種信念,「你準備好了嗎」是一種行動。現在還有其他朋友正在起草「共產黨下台,你準備好了嗎?」的續集,除了寫給各黨派,寫給要當選民公民的你,還要寫給那些到現在還在給共產黨做打手的幫凶,寫給那些處在上海清零中的企業家們,寫給演藝界人士,寫給高校師生,寫給黨內開明派等。

共產黨下台是必然的也是文明所向的,不管是共產黨後期還是民主前期,有一些工作和思維的轉變需要提前做準備,希望那些知識分子、那些社會的精英在這個時期起到帶頭的作用,用力所能及的實際行動告訴國民,共產黨下台,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即使是網絡封鎖,即使刪帖封號,連我這樣歲月靜好的中年人都覺醒了,據我知道,國內覺醒的人不在少數,只是我在外面有機會發聲,他們在國內默默地行動,不敢公開發聲,但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要一起見證共產黨下台,見證一個新的民主法治國家的產生。

問:中共的本質,是一個禍害中華民族、禍害人類的恐怖組織嗎?

答:從我本人的經歷看:

第一,中共洗腦愚民是從娃娃抓起的,控制所有能用的資源給人洗腦,從學校書本,到電視電影各種嚴格審核,很多中國人在不知不覺中被心甘情願地洗腦了,為這個虛無的共產主義奮鬥終生。

其實這個共產主義是當政者拿著納稅人的錢胡作非為,當然這些事不被報導,老百姓也不知道啊。

第二,隨著網絡科技的發展,有些被洗腦的人開始獨立思考,中共用「不服從者不得食」對付這些人,讓他們閉嘴或者少說話。比如公職單位的,被辭職;自由職業的律師記者,被吊銷註銷執業證等。很多人為了活命只有忍,不忍的話你就吃不上飯,生命得不到保障,就更談不上什麼抗爭了。

第三,對於那些即使被開除公職、被搞掉飯碗的異見人士還敢公開發聲的,中共會通過家屬、親戚朋友、所住的區域向你施加壓力,中共最善於的就是挑起民間內部和家庭內部的鬥爭,這我也是有親身經歷的。讓這些異見人士覺得沒有同伴,還被周邊的人羞辱,更是覺得為了公眾利益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不值得,慢慢地就被會親朋邊緣化了。

第四,對於那些意志堅定的異見人士,他們定點清理,用非法監禁、用酷刑、用監獄等國家機器來消滅這種聲音,有些異見人士在監獄被慢慢折磨致死,吃藥什麼的,就不讓你這個人存在。

第五,對於外網那些不被中共操控的平台,他們不僅有大外宣,更會放出無數的五毛對付這些海外異見人士和海外不同的聲音,把這些異見人士搞臭,讓這些人失去公信力,失去影響力,不僅不會有人支持,還會得出如果這些人執政比共產黨還遭。這就是共產黨控制所有發聲的渠道,不讓人們發出異議的聲音,來穩固共產黨的統治。

中共用層層愚民術和殘暴的國家機器操控了全球近六分之一的人,來維護其極權統治,真的是最大的恐怖組織。

問:鐵鏈女事件基本沒有聲音了,但您仍然堅持在網絡為其發聲。

答:鐵鏈女出生在一個中產階層的家庭,報導說,她被輪姦、強姦,拔掉牙齒,這是每一個中國人都要考慮的事情,為什麼官方幾次通報,對比照片都不一樣,反之,通過這一次一次的通報,民間也在揭露謊言,也會讓更多的民眾在這過程中,看清楚一些事情。

鐵鏈女事件,就是政府在作惡,不僅是包庇犯罪,而且是政府集體作惡。從民眾角度來說,家裡有妻女,自然會有許多人關注,因為涉及到自身的安危了。

它(官方)不會把敏感詞全部封掉,那麼你總會有一個區段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共產黨下台已經是必然,在這個過程,民眾需要武裝自己的頭腦。

我是覺得現在這個時候,我應該站出來了,因為現在國內那麼多人的聲音發不出來了,還有很多人被關進監獄,被酷刑,我現在到了一個自由文明的國家,我關起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從我心裡上來說也是非常不安的。

現在我覺得很有希望,就是即使網絡被封號,封鎖,但像我這樣的中年人都能覺醒,都能發聲,有希望,據我所知道的,國內覺醒的人很多很多,他們都在默默地行動。

現在不論是國外的人、國內的民眾和異見人士,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是明智的,要一起見證共產黨下台!見證一個新的民主法治的國家產生,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希望的。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六四天網」義工王晶:結束中共 刻不容緩
加國政要:「三退」是希望 強烈支持
王友群:為什麼必須退出中共黨、團、隊?
四億人覺醒 礦業工程師堅持18年勸「三退」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說
【時事人物】破繭成蝶的新鐵娘子——特拉斯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未解之謎】科學還是騙局?諾獎得主的驚人發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