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血淚(3)電棍電擊

遼寧盤錦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

人氣 1348

【大紀元2022年08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潔思綜合報導)劉立濤被獄警用十多根電棍電擊,獄醫再用220伏的兩根電針扎入他的兩手,再用一根單針扎入他前額,使兩根正負極電流在他前額冒火花。

一個獄警用腿夾住張振學的頭用電棍猛電他的頭部,另一獄警再往他頭上澆礦泉水,再接著電,從下午2點電到晚上7點。

陳濱利被獄警銬進「鐵椅子」裡,一銬就是幾十個小時,同時身體各個敏感部位遭電擊,他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以上是發生在遼寧省盤錦監獄裡獄警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的片段,這種酷刑施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已成家常便飯。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持續至今23年,這個信仰「真、善、忍」的群體遭到滅絕性的打壓。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佛家修煉法門——法輪功以來,它的所有關押場所成為非法囚禁這群信仰者的人間地獄。

本篇揭露盤錦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折磨——電棍電擊的罪惡。

接上文:鐵窗血淚(1)關「小號」

鐵窗血淚(2)縱容惡行

盤錦監獄設在盤錦市興隆台區新生街,對外掛牌為遼寧盤錦鼎翔農工建(集團)有限公司,占地72平方公里,下設鼎翔米業有限公司、生態工程公司等多家子公司,所生產的產品對外名為「粳冠」牌,遠銷日本、東南亞等國。

那裡的工作人員具有雙重身分,監獄長同時兼任遼寧盤錦鼎翔農工建(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政委,該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

從2008年以後,盤錦監獄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搞起手拉手監控、「轉化」(即強迫放棄信仰)迫害。各大隊都使用手拉手監控,即用專人監控法輪功學員,晝夜形影不離,吃飯、睡覺、上廁所,包括夜間上廁所都寸步不離。

監獄對參與監控的犯人每月獎勵15分,即減刑15天,這是對犯人的最高「獎勵」。如果犯人監控不到位,就要遭懲罰:扣當月或以前所有的積分,被關押嚴管,輕則遭打罵或電棍。因而所有參與監控的犯人都小心謹慎,且膽戰心驚,更加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誰能「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立三等功,獲獎勵幾千元錢。法輪功學員不屈服的,即使冤獄期滿也不讓回家,繼續無限期非法關押,還不讓其家人探視,不讓通電話、通信、匯款等。

在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迫害手段中,電棍電擊尤為慘烈。

劉立濤被獄警用十幾根電棍電擊

2007年4月4日,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劉立濤拒絕參加奴役勞動,管教大隊長張國林指使兩個獄警用十多根電棍電擊他。電了兩個來回後,電棍被反覆充電,張國林見不奏效,就命令獄醫用220伏電針,在劉立濤的前額、人中、兩腳心、兩大腳趾等處都扎上針,然後通上電流,電了半個小時,使兩根正負極電流在劉立濤前額冒火花。

2009年3月31日,劉立濤拒絕奴役加班,獄警張寧叫犯人把劉立濤抬到管教科,用80萬伏電棍電擊他的兩腮四十多分鐘。兩腮被電得鼓起兩個大包,焦糊,呈黑紫色。

2010年7月,劉立濤抵制迫害不做操,被獄警按倒在地,用腳踩著頭打。之後他被帶到管教科,7個獄警拿出10根電棍連續電他約20分鐘,其中7根電棍是80萬伏的高壓電棍。用這種電棍隔著衣服電,衣服會被燒出大小不等的洞眼。劉立濤的前胸、後背、腋窩、脖子、頭、下肢都是電傷。獄警大隊長韓岩亥還氣急敗壞地用電棍砸劉立濤的頭。

張振學的頭被澆上水電擊 臉腫脹變形

凌源市法輪功學員張振學於2006年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一大隊,為制止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以寫信的方式勸善並揭露管教大隊長張國林等人的惡行,並以絕食抗議迫害。張國林把他鎖在老虎凳上48天,用電棍電擊他,並從他的鼻子插管灌食。

鐵椅子全部是用螺紋鋼筋焊成的,人坐在上面,胸部和大腿被兩條8公分左右寬的鐵片捆綁,兩手被銬扣在椅子腿上,兩腳被連體的兩個圓形的螺紋鋼筋鎖住,共5道鎖,只有頭能動。人坐在三根鋼筋上,臀部很快就硌破,頸椎、腰椎、尾椎也會不同程度受損。

2007年4月2日,張振學抗議盤錦監獄一大隊的奴役迫害,獄警張國林領著其他三個獄警用十多根電棍電他,電棍沒電了再充電,接著電。張振學高喊「法輪大法好」,把在監捨休息的人都驚醒了。

獄警瘋狂地打他的臉,用腿夾住他的頭,再往頭上澆水,電擊其頭部。

2008年4月1日和3日,張振學遭持續四個多小時的嚴重迫害。獄警張國林一邊電一邊打他的臉,電棍沒電了,再充電繼續電,繼續打,之後用腿夾住他的頭,往頭上澆水,繼續電。他被電了五六個來回,被折磨得遍體鱗傷,臉腫脹變形。

陳濱利被鎖進鐵椅子 全身敏感部位遭電擊

陳濱利,當年56歲,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遭冤判7年,2004年被關進盤錦監獄。

陳濱利長期遭受各種酷刑的迫害,獄警常用電刑折磨他,把他銬在「鐵椅子」上,使他全身被固定住,這樣就可以任意電他身上的各敏感部位,而且什麼時候想電就電,什麼時候想打就打。

人坐在由幾根螺紋鋼筋焊成的「鐵椅子」上,時間稍長一點就疼痛難忍,且全身動彈不得,痛苦的滋味無以言表。獄警們有時把他銬在「鐵椅子」上幾十個小時,並用多根電棍同時電他敏感部位。

他被這樣折磨得死去活來,而獄警們對此卻樂此不疲,直到看到要出人命了,才讓他舒緩一下,隨後接著再折磨他。

遭摧殘致死

除了用電棍電擊外,盤錦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使用更多殘忍的手段進行摧殘。例如:

原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法輪功學員黃成在一次刑訊逼供中,雙手被打得骨折,左腳脖子大筋裸露出來,其十指被用醫用大號針頭穿進。他至少有四次被折磨得昏死過去,最後一次被折磨得失去意識,第二天也沒甦醒過來,送醫院急救後出現偏癱、渾身浮腫、高血壓(高壓270,低壓170)等症狀。盤錦監獄不想承擔責任,讓他「保外就醫」回家。

家屬帶他到各大醫院救治,答覆是:無藥可治。回家數月後,年僅56歲的黃成在極度痛苦中含冤離世。

瀋陽市遼中縣茨榆坨鎮黃北村人吳連鐵被非法判刑8年,關進盤錦監獄。一次他在走廊上遇到中隊長,對方見他戴著帽子,就喝斥他為何不脫帽子。吳連鐵說「我沒有罪,為啥給你摘帽子?」中隊長上去就給他兩個嘴巴子,把他關進禁閉,銬進老虎凳半天。

他絕食抗議,到了第七天,在被第四次野蠻灌食時,發出一聲特別慘烈的叫聲。當晚,他肛門排血不止,被值班犯人扒掉褲子,抬到水房,用盆往身上澆涼水沖洗。午夜時分,獄醫量他的血壓為零,脈搏微弱。管教科長王忠海不同意馬上送他上醫院,說,「等伙房有人去做飯時,再送醫院。」凌晨3點左右,吳連鐵已去世後,才被送進醫院。他當年才48歲。

至今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鄔成均2020年10月被當地警察綁架,後遭冤判8年,2022年6月18日被從遼陽市看守所劫持到盤錦監獄集訓隊(八監區)。盤錦監獄人員打電話給鄔成均家屬,說不許家屬通話和見面,不許存錢存物,一個月後將送他到別的監獄。

2022年1月7日,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王彥東,被劫持到了盤錦監獄。據說因為錦州新入監監獄在重新改造,暫時把新入監的都送到盤錦監獄,大概一個月之後,再轉押到別的監獄。

2020年10月21日早上6點多,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徐德武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4年。2021年12月17日,盤錦監獄給徐德武家屬打電話,說他在17日已經到盤錦監獄,集訓一個月以後,可能分到凌原監獄、馬三家監獄或者分到其它的監獄;在集訓的這一個月內,不准其家人接見,不讓打電話。

可見,近兩年來,遼寧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後,會被送進盤錦監獄「培訓」一個月,其實就是被集中「轉化」(強迫人放棄信仰)、遭受痛苦折磨一個月。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明慧20周年報告:監獄裡的殘暴
冤判6年 法輪功學員劉萬勝被劫入盤錦監獄
遭酷刑 被迫流離失所 三位法輪功學員離世
研究報告: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滅絕」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