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紐約哈德遜河上的19世紀城堡

人氣 372

【大紀元2023年10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趙孜濟編譯)班納曼城堡(Bannerman Castle)位於紐約哈德遜河(Hudson River)的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島上。建造它的人是一個現實生活中的帝國建設者,一個真正的大亨。

這座廢棄的城堡位於城市以北約50英里處,坐落在波勒佩爾小島(Pollepel)上。弗朗西斯·班納曼(Francis Bannerman),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弗蘭克,是一位足智多謀和有創新精神的蘇格蘭人。1854年,3歲的班納曼先生隨家人從鄧迪移民到美國。當他還在上學的時候,他就發現了一個商機。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根據布魯克林海濱歷史網站(Brooklyn Waterfront History),在19世紀中葉,紐約港已發展成為世界上重要的海港之一。班納曼當時住在布魯克林,他對前往加利福尼亞和中國的商船隊很感興趣,包括將棉花運往英國的郵包船,各種帆船和汽船,渡輪和漁船。如此輝煌的船隊還意味著別的東西:垃圾。

這位初現崢嶸的企業家收集了垃圾並出售以獲取利潤。在美國內戰結束時,這個14歲的小學生開始購買多餘的軍事裝備,他的公司Bannerman’s誕生了。他並沒有就此止步。

他獲得了更多的材料,包括槍枝、大炮、彈藥、制服箱,甚至整艘船。這樣,他就需要巨大的場所來儲存這樣的貨物。該公司在紐約的儲藏室既不夠大也不安全,班納曼先生需要一個解決方案。

(公共領域)
(Friedo/CC BY-SA 3.0)

有一天在哈德遜河上劃獨木舟時,他的兒子大衛看到了波勒佩爾島。據BannermanCastle.org網站稱,班納曼從當時的所有者塔夫脫家族(the Taft)手中購買了它,目的是將其用作「安全的存儲地點」。

這位有傳奇色彩的班納曼先生立即設計了一座蘇格蘭風格的城堡,一年後的1901年,工程開始了。

班納曼避開了建築師和工程師等專業人士,只是把自己的計劃交給了建築商,讓他們按照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工作。除了精心設計的城堡,上面有「班納曼島兵工廠」的字樣,從岸邊可以看到的一面牆上,島上還有一個更簡單的住所,那是班納曼先生、他的妻子海倫和他們的三個兒子的度夏別墅。

(Shutterstock)
(公共領域)

據班納曼的孫女簡‧班納曼(Jane Bannerman)說,這位熱情洋溢的軍火商「形容自己是一個和平的人」。除了創立喀里多尼亞醫院(the Caledonian Hospital,最終於1982年與布魯克林醫院合併)外,班納曼先生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向美國政府捐贈了大炮、制服和毯子。

班納曼先生於1918年去世,終年67歲。據RecordOnline.com說,也許是不可避免的,兩年後島上發生了巨大的火藥房爆炸,摧毀了城堡的一部分,並引發了該島衰落。該島於1967年出售給紐約州政府。

然而,災難並不止於此。在1969年的三天裡,一場大火完全摧毀了城堡的內部,它陰森的殘餘外觀帶來了一系列圍繞它的故事。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在接下來的二十年裡,故意破壞和擅自闖入者增加了城堡的損毀程度。據城堡網站報導,在90年代初,班納曼城堡信託基金(The Bannerman Castle Trust,Inc.)的執行董事兼創始人尼爾‧卡普蘭(Neil Caplan)開始了一場「拯救班納曼城堡」的運動。此前,紐約州立公園部門曾通知他,該島是「禁區」,而且會「永遠保持野生狀態」。

「人們認為我瘋了,城堡無法拯救。」他寫道,「而我不喜歡接受否定的答案。」

現在,信託基金會致力於保護蘇格蘭移民的遺產,並舉辦旅遊活動,包括在哈德遜河上乘船遊覽,將時光倒流,把遊客帶入帝國的遺蹟。◇

原文「This ‘Ghostly’ 19th-Century Castle on the Hudson River Was Once a Massive Arsenal Storehouse: PHOTO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責任編輯:韓玉#

相關新聞
組圖:中世紀城堡防禦工事升級成為星形要塞
組圖:科羅拉多男子歷經52年建造石頭城堡
組圖:全球最古老的城堡之一 科赫姆堡
組圖:3000年前的土耳其城堡屹立不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