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美歐進口的中國海鮮被爆存在強迫勞動

【大紀元2023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美國一組記者和調查人員歷時四年跟踪記錄後,最近發布調查報告確認,中國海鮮產品生產過程中確實存在對人權和環境的犯罪,包括強迫勞動,中國還通過欺騙手段將這種海鮮賣到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餐桌上,以賺取巨額利潤。

中國遠洋漁船通常在國際水域作業,各國政府的管轄權有限,因此中國海鮮供應鏈中強迫勞動的嚴重性和程度長期以來一直難以衡量。

總部位於華盛頓DC的非營利新聞組織「法外海洋項目」(Outlaw Ocean Project, OOP)於10月9日公布了他們的一份詳細調查報告,題目是「中國:海鮮的超級大國——在海上和陸地上,該國都占據主導地位,但環境和人類成本如何?」(CHINA: THE SUPERPOWER OF SEAFOOD – At sea and on land, the country dominates, but with what environmental and human cost?)。報告中包括了該組織在歷時四年調查過程中獲得的圖片和視頻,令人觸目驚心。

該調查發現,中國擁有多達6,500艘漁船,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遠洋捕漁船隊,其規模是排名第二位的兩倍多。對於船員來說,離開這些中國漁船並不容易,並且通常是被禁止的。世界上很少有工作場所像中國遠洋漁船那樣殘酷。

2013年9月21日,颱風警報發布後,中國漁船停泊在中國東南部福建省廈門港。(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國務院和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已將中國列入最有可能在海鮮行業從事非法勞工行為的國家名單中,並指出這些非法行為包括債務捆綁、剋扣工資、超時過度勞役、毆打船員和沒收護照,甚至將船員拋棄在港口,完全不理不睬。

下面概括來看一下這份OOP報告的幾個關鍵內容。

調查發現中國海鮮供應鏈在陸地和海洋上同樣存在嚴重的強迫勞動問題

當中國漁船在靠近朝鮮、岡比亞、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和加拉巴哥群島(Galapagos Islands)的海域時,「法外海洋項目」團隊的記者們會登船檢查。

如果中國船隻想逃離現場,記者們會乘著小船尾隨他們,並將寫有中文、英文和印尼文的採訪問題裝在塑膠瓶裡扔到船上。在許多情況下,會有船員寫下答案並將瓶子扔回來。

岡比亞漁工在中國籍的漁船上捕撈鯡魚,最終用來製成魚粉,船上生活條件惡劣。(美國非營利組織「非法海洋計劃」提供)

在一個案例中,調查團隊收到了一段來自幾名菲律賓船員的求救視頻,他們在一艘中國漁船——「漢榮368號」(Han Rong 368)——上拍攝了他們說自己被扣押的情況。該視頻於2020 年7月在斯里蘭卡附近的印度洋上用手機錄製。

「請救救我們」,其中一名船員在這段視頻中懇求說,「我們需要去醫院」,「求求了,我們在這都已經生病了。船長不會送我們去醫院的。」

該調查團隊透過衛星監控返回港口的中國漁船,然後查明是誰在清洗、加工和冷凍這些捕撈物以供最終出口。調查團隊追蹤了中國漁船將海鮮捕撈物轉移到冷藏船並將其運送到中國港口的過程。調查人員對一艘漁船上的卡車隊進行了拍攝,並追蹤至海鮮加工廠。在這裡,他們發現強迫勞動在陸地上和在遠洋上同樣都是嚴重的問題。

該團隊記錄到了中國使用維吾爾人和朝鮮奴工來加工這些海鮮產品,這裡既涉嫌非法捕魚,也涉嫌人口販運。

調查發現,目前有多達8萬名朝鮮工人受僱於中國東北部的各類工廠裡,其中包括海鮮加工廠。透過對中國抖音上的數百個視頻進行分析,可以識別出多個使用朝鮮勞工的海鮮加工廠,視頻顯示了朝鮮婦女在這些加工廠中清洗和分類海鮮的情況。

然而,大部分強迫勞工似乎都是維吾爾族人。「法外海洋項目」調查發現,中國政府強行轉移了數以萬計的維吾爾人,將他們裝上火車、飛機和大巴,把其中一些人送往東部沿海漁業中心山東省的海鮮加工廠。

2023年8月22日,北京某海鲜市场的一个摊位上,人们在工作。(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調查報告使用了發布在社交媒體上的來自中國海鮮工廠和其它地方的手機視頻、提及與中共政府官員就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舉行會議的海鮮公司的時事通訊、中共媒體報導以及近40名工人的證詞和對一些中國海鮮工廠的直接監視記錄。

調查發現,在過去五年中,確認有超過1,000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送到至少10家海鮮加工廠工作。因為中國在大流行病期間的封鎖政策導致許多行業的勞動力嚴重短缺,一些中國海鮮公司的應對措施是使用新疆勞工。

山東煙台統戰部在2021年發布的照片​​顯示,煙台三江水產有限公司(Yantai Sanko Fisheries)的少數民族工人在教室裡接受「愛國主義教育」。有關視頻還顯示,工人們參加群眾集會,寫有「促進大眾就業,建構社會和諧」的紅色橫幅宣揚著中共勞動力轉移計劃的高明。

調查人員透過查詢提貨單等海關資訊,以及產品包裝和公司新聞稿及年度報告等來追蹤這些海鮮——從鱈魚到三文魚(鮭魚)——從中國賣到歐洲和美國的雜貨店、餐廳和食品服務公司的情況。透過查詢聯邦合約資料庫,甚至發現這些海鮮還進入到了美國和歐洲的政府採購單上。

例如,根據過去五年的貿易記錄和發貨數量,煙台三江主要向美國和歐洲出口海鮮,其最大客戶是北美最大的海鮮供應商之一的高線食品(High Liner Foods)。

如果由朝鮮勞工加工的海鮮進入美國,這也違反了美國禁止進口朝鮮勞工製造的產品的法律,即2017年通過的《通過制裁反擊美國對手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

中國通過欺騙手段將非法海鮮變換包裝賣給歐洲和美國

美國國會在2021年12月壓倒性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該法案要求美國禁止進口由中國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口作為強迫勞工生產的商品。

自2022年以來,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扣押了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此類商品,特別是與棉花、太陽能板和西紅柿等行業相關的商品,此前這些商品大量由維吾爾人奴工生產。然而,美國的海鮮進口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受到監管,部分原因是依賴這些奴工的海鮮工廠遠離新疆。

紐約市布碌崙八大道沿街常能看到有人在路邊賣海鮮。(蔡溶/大紀元)

調查發現,自2022年6月以來,有超過6,000噸來自這些中國工廠的海鮮流向了美國連鎖餐廳、雜貨店和食品服務公司,包括沃爾瑪(Walmart)、好市多(Costco)、克羅格(Kroger)和西斯科(Sysco)。

在回答有關這些擔憂的問題時,西斯科的一位發言人表示,他們的供應商煙台三江水產有限公司已經接受了審計,並向西斯科保證,該公司從未「接收過在國家強制勞動力轉移計劃下的任何工人」。

沃爾瑪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希望我們所有的供應商遵守我們的標準和合約義務,包括與人權有關的標準和合約義務」。好市多和克羅格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調查也發現這些中國的海鮮產品也流向歐盟、澳洲、南美和中東的公司。

商家的供求網絡廣泛,通常售賣的海鮮種類越較多。(Shutterstock)

這一失誤凸顯了世界海鮮供應鏈的複雜本質和不宜追踪的實際情況。

一些從中國進口海鮮的美國公司,包括美國主要魷魚供應商隆德漁業公司(Lund’s Fisheries),全球餐飲服務巨頭西斯科,和美國最大的食品供應商之一的艾伯森公司(Albertsons)表示,他們避免了海鮮被犯罪污染的風險,因為他們對海鮮加工廠進行了獨立審核,中國加工廠向他們保證沒有問題,並提供了「捕漁證書」,表明海鮮的來源,詳細到由哪艘漁船捕撈以及捕撈地點。

從事海鮮產業永續諮詢的非營利組織「魚智」(FishWise)的薩拉‧劉易斯(Sara Lewis)表示,這些證書文件是中國供應商自我生成的,通常無法核實,並且是在海鮮加工廠填寫的,而不是在發生犯罪的漁船上填寫的。「捕漁證書」也沒有提及勞動條件。

「法外海洋項目」的調查則揭示了中國海鮮產品切換包裝和防追踪的實例。在加拉巴哥群島以西約350英里處,在一艘中國魷魚捕漁船上,一名船員在多層甲板下給OPP記者打開那裡的冰櫃,裡面露出了裝在白色袋子裡的成堆的冷凍的漁捕撈品。該船員向記者解釋說,他們不會在袋子上寫上漁船名稱,因為這樣可以更容易將漁品轉移到同一公司擁有的其它漁船上。這種模糊性使得下游買家無法知道是哪艘船捕獲了他們買的魚。

圖為中國漁船示意圖。(HO/Argentine Naval Prefecture/AFP)

在另一艘漁船的駕駛台上,一名中國船長打開了他的捕漁日誌,上面本應該顯示捕漁的地點、時間和內容,但是只有前兩頁有文字,其餘的都是空白。這位船長說:「沒有人寫這些記錄。」

談到這些日誌時,他提到,陸地上的海鮮公司會對這些捕漁資訊進行「逆向工程」。在海鮮加工廠中,傳送帶上的魷魚有時不是按照捕撈它的船來分類的,而是按照重量、質量、尺寸和類型來分類。

「法海洋項目報告震動歐美 企業和國會紛紛採取行動

自從「法外海洋項目」於10月初發布了他們對涉及中國海鮮供應鏈中確實存在強迫勞動的調查報告以來,至少已有七家美國和歐洲的主要公司——高線食品、隆德漁業、海鮮連線(Seafood Connection)、太平洋美國漁業公司(Pacific American Fishing Company)、海洋城(Cité Marine)、快網魚(Fastnet Fish)和餵!(Weee!)——切斷了與中國海鮮加工商的聯繫,還有兩家大型美國連鎖超市已停止從其中國供應商購買海鮮產品。

歐洲議會的會議上也多次引用該調查報告,以支持兩項已通過的立法,旨在打擊海鮮供應鏈中的非法捕撈和侵犯人權行為。

燒烤海鮮 (張學慧/大紀元)

美國白宮和國會的一個聯合委員會於10月24日舉行了一場聽證會,題為「從誘餌到餐桌——中國的強迫勞動如何污染美國的海鮮供應鏈」(From Bait to Plate — How Forced Labor in China Taints America’s Seafood Supply Chain),討論阻止由強迫勞動生產的產品進入美國市場的努力。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主席、新澤西州共和黨人、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該聽證會上說:「我不在乎誰在白宮執政——我們不希望有人參與侵犯人權的行為,無論誰在下一場選舉中入主白宮,都必須做出改變。」

美國政府是海鮮的最大機構買家之一,2022年的採購量超過4億美元。OOP調查發現,其中一部分採購支出流向了涉嫌購買使用強迫勞動的中國海鮮產品的進口商。

這一調查結果尤其令美國人感到震驚,因為這其中涉及如何使用美國納稅人的錢。

在「從誘餌到餐桌」聽證會的同一天,史密斯和參議院環境和公共工作小組委員會(Environment and Public Works Subcommittee)主席、民主黨人傑夫‧默克利(Jeff Merkley)致函國土安全部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以及國防部、農業部和教育部等幾個其它機構,提出有關從進口商購買中國海鮮的問題。

這封信還呼籲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向中國山東省和遼寧省的所有海鮮公司發出「暫緩釋放令」(WRO),調查這兩個中國的主要海鮮加工中心與維吾爾人和朝鮮人強迫勞工的聯繫。

2013年5月21日,遼寧省大連市,漁民們正在等待將魚運上岸。(AFP/AFP/Getty Images)

根據美國貿易數據,從中國進口的海鮮中有超過17%是非法捕撈的。研究有組織犯罪影響的非營利組織「全球打擊跨國組織犯罪倡議」(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2021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從事非法捕漁的152個國家中,中國排名第一,俄羅斯排名第二。據估計,在國際水域的非法捕漁活動每年價值高達235億美元。

美國在2022年5月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上啟動了一項「印太海域夥伴關係倡議」(IPMDA),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達成協議,利用太空監測技術幫助印太國家監測他們的沿海水域,其中一項重點即是打擊中國遠洋漁船的非法捕魚。

圖為2010年12月22日,韓國海警船發射水砲阻止中國漁船(中間)非法捕魚。(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ARK YOUNG-CHU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美國財政部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對中國兩家大型漁業公司——大連遠洋漁業(Dalian Ocean Fishing)和平潭海洋公司(Pingtan Marine Enterprise)的領導實施了制裁,理由是在他們的一百五十多艘漁船上涉嫌強迫勞動和非法捕魚。

目前,向美國政府出售產品的公司已經被要求確保其進口產品不會與使用維吾爾人勞工或其它強迫勞動掛鉤。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黨參議員傑夫‧默克利新提出的立法將禁止美國政府購買任何與中國侵犯勞工權利有關的商品,並適用於不會進入美國本土的產品,包括用於海外美軍基地的產品。

盧比奧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美國政府有書面法律禁止進口由奴工製成的產品,但缺乏執行力。結果是,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讓那些奴役數十萬人的人致富。拜登政府需要加緊努力,採取更多措施阻止這些進口。」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為何ASML是美中科技戰的關鍵角色
電動車時代 豐田押注新發動機挑戰特斯拉
加拿大拒絕被中共利用成為便宜貨貿易通道
網絡戰競賽 美CISA如何對抗中共黑客帝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