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美欧进口的中国海鲜被爆存在强迫劳动

【大纪元2023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美国一组记者和调查人员历时四年跟踪记录后,最近发布调查报告确认,中国海鲜产品生产过程中确实存在对人权和环境的犯罪,包括强迫劳动,中国还通过欺骗手段将这种海鲜卖到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餐桌上,以赚取巨额利润。

中国远洋渔船通常在国际水域作业,各国政府的管辖权有限,因此中国海鲜供应链中强迫劳动的严重性和程度长期以来一直难以衡量。

总部位于华盛顿DC的非营利新闻组织“法外海洋项目”(Outlaw Ocean Project, OOP)于10月9日公布了他们的一份详细调查报告,题目是“中国:海鲜的超级大国——在海上和陆地上,该国都占据主导地位,但环境和人类成本如何?”(CHINA: THE SUPERPOWER OF SEAFOOD – At sea and on land, the country dominates, but with what environmental and human cost?)。报告中包括了该组织在历时四年调查过程中获得的图片和视频,令人触目惊心。

该调查发现,中国拥有多达6,500艘渔船,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远洋捕渔船队,其规模是排名第二位的两倍多。对于船员来说,离开这些中国渔船并不容易,并且通常是被禁止的。世界上很少有工作场所像中国远洋渔船那样残酷。

2013年9月21日,台风警报发布后,中国渔船停泊在中国东南部福建省厦门港。(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国务院和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已将中国列入最有可能在海鲜行业从事非法劳工行为的国家名单中,并指出这些非法行为包括债务捆绑、克扣工资、超时过度劳役、殴打船员和没收护照,甚至将船员抛弃在港口,完全不理不睬。

下面概括来看一下这份OOP报告的几个关键内容。

调查发现中国海鲜供应链在陆地和海洋上同样存在严重的强迫劳动问题

当中国渔船在靠近朝鲜、冈比亚、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s)和加拉巴哥群岛(Galapagos Islands)的海域时,“法外海洋项目”团队的记者们会登船检查。

如果中国船只想逃离现场,记者们会乘着小船尾随他们,并将写有中文、英文和印尼文的采访问题装在塑胶瓶里扔到船上。在许多情况下,会有船员写下答案并将瓶子扔回来。

冈比亚渔工在中国籍的渔船上捕捞鲱鱼,最终用来制成鱼粉,船上生活条件恶劣。(美国非营利组织“非法海洋计划”提供)

在一个案例中,调查团队收到了一段来自几名菲律宾船员的求救视频,他们在一艘中国渔船——“汉荣368号”(Han Rong 368)——上拍摄了他们说自己被扣押的情况。该视频于2020 年7月在斯里兰卡附近的印度洋上用手机录制。

“请救救我们”,其中一名船员在这段视频中恳求说,“我们需要去医院”,“求求了,我们在这都已经生病了。船长不会送我们去医院的。”

该调查团队透过卫星监控返回港口的中国渔船,然后查明是谁在清洗、加工和冷冻这些捕捞物以供最终出口。调查团队追踪了中国渔船将海鲜捕捞物转移到冷藏船并将其运送到中国港口的过程。调查人员对一艘渔船上的卡车队进行了拍摄,并追踪至海鲜加工厂。在这里,他们发现强迫劳动在陆地上和在远洋上同样都是严重的问题。

该团队记录到了中国使用维吾尔人和朝鲜奴工来加工这些海鲜产品,这里既涉嫌非法捕鱼,也涉嫌人口贩运。

调查发现,目前有多达8万名朝鲜工人受雇于中国东北部的各类工厂里,其中包括海鲜加工厂。透过对中国抖音上的数百个视频进行分析,可以识别出多个使用朝鲜劳工的海鲜加工厂,视频显示了朝鲜妇女在这些加工厂中清洗和分类海鲜的情况。

然而,大部分强迫劳工似乎都是维吾尔族人。“法外海洋项目”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强行转移了数以万计的维吾尔人,将他们装上火车、飞机和大巴,把其中一些人送往东部沿海渔业中心山东省的海鲜加工厂。

2023年8月22日,北京某海鲜市场的一个摊位上,人们在工作。(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调查报告使用了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来自中国海鲜工厂和其它地方的手机视频、提及与中共政府官员就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举行会议的海鲜公司的时事通讯、中共媒体报导以及近40名工人的证词和对一些中国海鲜工厂的直接监视记录。

调查发现,在过去五年中,确认有超过1,000名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送到至少10家海鲜加工厂工作。因为中国在大流行病期间的封锁政策导致许多行业的劳动力严重短缺,一些中国海鲜公司的应对措施是使用新疆劳工。

山东烟台统战部在2021年发布的照片​​显示,烟台三江水产有限公司(Yantai Sanko Fisheries)的少数民族工人在教室里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有关视频还显示,工人们参加群众集会,写有“促进大众就业,建构社会和谐”的红色横幅宣扬着中共劳动力转移计划的高明。

调查人员透过查询提货单等海关资讯,以及产品包装和公司新闻稿及年度报告等来追踪这些海鲜——从鳕鱼到三文鱼(鲑鱼)——从中国卖到欧洲和美国的杂货店、餐厅和食品服务公司的情况。透过查询联邦合约资料库,甚至发现这些海鲜还进入到了美国和欧洲的政府采购单上。

例如,根据过去五年的贸易记录和发货数量,烟台三江主要向美国和欧洲出口海鲜,其最大客户是北美最大的海鲜供应商之一的高线食品(High Liner Foods)。

如果由朝鲜劳工加工的海鲜进入美国,这也违反了美国禁止进口朝鲜劳工制造的产品的法律,即2017年通过的《通过制裁反击美国对手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

中国通过欺骗手段将非法海鲜变换包装卖给欧洲和美国

美国国会在2021年12月压倒性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该法案要求美国禁止进口由中国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口作为强迫劳工生产的商品。

自2022年以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扣押了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此类商品,特别是与棉花、太阳能板和西红柿等行业相关的商品,此前这些商品大量由维吾尔人奴工生产。然而,美国的海鲜进口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监管,部分原因是依赖这些奴工的海鲜工厂远离新疆。

纽约市布碌崙八大道沿街常能看到有人在路边卖海鲜。(蔡溶/大纪元)

调查发现,自2022年6月以来,有超过6,000吨来自这些中国工厂的海鲜流向了美国连锁餐厅、杂货店和食品服务公司,包括沃尔玛(Walmart)、好市多(Costco)、克罗格(Kroger)和西斯科(Sysco)。

在回答有关这些担忧的问题时,西斯科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的供应商烟台三江水产有限公司已经接受了审计,并向西斯科保证,该公司从未“接收过在国家强制劳动力转移计划下的任何工人”。

沃尔玛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希望我们所有的供应商遵守我们的标准和合约义务,包括与人权有关的标准和合约义务”。好市多和克罗格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调查也发现这些中国的海鲜产品也流向欧盟、澳洲、南美和中东的公司。

商家的供求网络广泛,通常售卖的海鲜种类越较多。(Shutterstock)

这一失误凸显了世界海鲜供应链的复杂本质和不宜追踪的实际情况。

一些从中国进口海鲜的美国公司,包括美国主要鱿鱼供应商隆德渔业公司(Lund’s Fisheries),全球餐饮服务巨头西斯科,和美国最大的食品供应商之一的艾伯森公司(Albertsons)表示,他们避免了海鲜被犯罪污染的风险,因为他们对海鲜加工厂进行了独立审核,中国加工厂向他们保证没有问题,并提供了“捕渔证书”,表明海鲜的来源,详细到由哪艘渔船捕捞以及捕捞地点。

从事海鲜产业永续咨询的非营利组织“鱼智”(FishWise)的萨拉‧刘易斯(Sara Lewis)表示,这些证书文件是中国供应商自我生成的,通常无法核实,并且是在海鲜加工厂填写的,而不是在发生犯罪的渔船上填写的。“捕渔证书”也没有提及劳动条件。

“法外海洋项目”的调查则揭示了中国海鲜产品切换包装和防追踪的实例。在加拉巴哥群岛以西约350英里处,在一艘中国鱿鱼捕渔船上,一名船员在多层甲板下给OPP记者打开那里的冰柜,里面露出了装在白色袋子里的成堆的冷冻的渔捕捞品。该船员向记者解释说,他们不会在袋子上写上渔船名称,因为这样可以更容易将渔品转移到同一公司拥有的其它渔船上。这种模糊性使得下游买家无法知道是哪艘船捕获了他们买的鱼。

图为中国渔船示意图。(HO/Argentine Naval Prefecture/AFP)

在另一艘渔船的驾驶台上,一名中国船长打开了他的捕渔日志,上面本应该显示捕渔的地点、时间和内容,但是只有前两页有文字,其余的都是空白。这位船长说:“没有人写这些记录。”

谈到这些日志时,他提到,陆地上的海鲜公司会对这些捕渔资讯进行“逆向工程”。在海鲜加工厂中,传送带上的鱿鱼有时不是按照捕捞它的船来分类的,而是按照重量、质量、尺寸和类型来分类。

“法海洋项目报告震动欧美 企业和国会纷纷采取行动

自从“法外海洋项目”于10月初发布了他们对涉及中国海鲜供应链中确实存在强迫劳动的调查报告以来,至少已有七家美国和欧洲的主要公司——高线食品、隆德渔业、海鲜连线(Seafood Connection)、太平洋美国渔业公司(Pacific American Fishing Company)、海洋城(Cité Marine)、快网鱼(Fastnet Fish)和喂!(Weee!)——切断了与中国海鲜加工商的联系,还有两家大型美国连锁超市已停止从其中国供应商购买海鲜产品。

欧洲议会的会议上也多次引用该调查报告,以支持两项已通过的立法,旨在打击海鲜供应链中的非法捕捞和侵犯人权行为。

烧烤海鲜 (张学慧/大纪元)

美国白宫和国会的一个联合委员会于10月24日举行了一场听证会,题为“从诱饵到餐桌——中国的强迫劳动如何污染美国的海鲜供应链”(From Bait to Plate — How Forced Labor in China Taints America’s Seafood Supply Chain),讨论阻止由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努力。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主席、新泽西州共和党人、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该听证会上说:“我不在乎谁在白宫执政——我们不希望有人参与侵犯人权的行为,无论谁在下一场选举中入主白宫,都必须做出改变。”

美国政府是海鲜的最大机构买家之一,2022年的采购量超过4亿美元。OOP调查发现,其中一部分采购支出流向了涉嫌购买使用强迫劳动的中国海鲜产品的进口商。

这一调查结果尤其令美国人感到震惊,因为这其中涉及如何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

在“从诱饵到餐桌”听证会的同一天,史密斯和参议院环境和公共工作小组委员会(Environment and Public Works Subcommittee)主席、民主党人杰夫‧默克利(Jeff Merkley)致函国土安全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以及国防部、农业部和教育部等几个其它机构,提出有关从进口商购买中国海鲜的问题。

这封信还呼吁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向中国山东省和辽宁省的所有海鲜公司发出“暂缓释放令”(WRO),调查这两个中国的主要海鲜加工中心与维吾尔人和朝鲜人强迫劳工的联系。

2013年5月21日,辽宁省大连市,渔民们正在等待将鱼运上岸。(AFP/AFP/Getty Images)

根据美国贸易数据,从中国进口的海鲜中有超过17%是非法捕捞的。研究有组织犯罪影响的非营利组织“全球打击跨国组织犯罪倡议”(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202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从事非法捕渔的152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一,俄罗斯排名第二。据估计,在国际水域的非法捕渔活动每年价值高达235亿美元。

美国在2022年5月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上启动了一项“印太海域伙伴关系倡议”(IPMDA),与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达成协议,利用太空监测技术帮助印太国家监测他们的沿海水域,其中一项重点即是打击中国远洋渔船的非法捕鱼。

图为2010年12月22日,韩国海警船发射水炮阻止中国渔船(中间)非法捕鱼。(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ARK YOUNG-CHU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12月,美国财政部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对中国两家大型渔业公司——大连远洋渔业(Dalian Ocean Fishing)和平潭海洋公司(Pingtan Marine Enterprise)的领导实施了制裁,理由是在他们的一百五十多艘渔船上涉嫌强迫劳动和非法捕鱼。

目前,向美国政府出售产品的公司已经被要求确保其进口产品不会与使用维吾尔人劳工或其它强迫劳动挂钩。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民主党参议员杰夫‧默克利新提出的立法将禁止美国政府购买任何与中国侵犯劳工权利有关的商品,并适用于不会进入美国本土的产品,包括用于海外美军基地的产品。

卢比奥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美国政府有书面法律禁止进口由奴工制成的产品,但缺乏执行力。结果是,美国人在不知不觉中让那些奴役数十万人的人致富。拜登政府需要加紧努力,采取更多措施阻止这些进口。”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日本改造轻型航母搭载F-35B 为何令中共不安
【新闻五人行】伊以冲突 中共怕了 曝4大顾忌
【时事金扫描】以色列轰伊朗 亚洲油价金价飙涨
消息:布林肯访华 将向北京发出最明确警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