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用氣球計劃的內幕

人氣 2392

【大紀元2023年02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va Fu報導/原泉編譯)今年2月初﹐一個巨型的中共白色間諜氣球引起了美國人的廣泛注意。就在幾年前,一位中國頂級航空科學家熱切地追蹤了一艘無人駕駛飛艇在全球飛行的路徑。

在實時地圖上,這艘白色的飛艇看起來像一個閃爍的紅點,但實際上,它的大小令人生畏,重達數噸、長328英尺(100米),比世界上最大的客機之一波音747-8還要長約80英尺。

該飛艇的總設計師武哲在接受官方新聞媒體《南方日報》的採訪視頻中說﹐「看,這裡是美國。」他興奮地指著一條紅線,這條紅線是飛艇在大約65,000英尺的高空飛行的路徑。2019年的這次飛行創造了一項世界紀錄。

這艘名為「追雲號」的飛艇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飛越了三大洋和三大洲,其中包括佛羅里達州。武哲2019年8月接受採訪時,這艘飛艇正在太平洋上空盤旋,距離完成任務還有幾天時間。

武哲是一位資深的航空研究人員,他在推動中共所謂的「近太空」競賽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近太空」競賽指的是位於地球上方12至62英里之間的大氣層。這一區域對於飛機來說太高,但對於衛星來說又太低,中共認為對這一區域實現軍事主導的時機已經成熟,可以進行開發。

儘管中共的軍事氣球項目已經存在了數十年,但直到最近美國擊落了一個高空間諜氣球,這一項目才引起人們的關注。中共間諜氣球在美國上空漂浮了一個星期,並在多個敏感的軍事地點上空盤旋﹐氣球有三輛公共汽車那麼大,比「追雲號」略小。

此後,美國和加拿大軍方在北美領空擊落了三個飛行物,不過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2月16日表示,這些飛行物可能與私人公司有關。

今年2月滿66歲的武哲﹐與華盛頓最近制裁的六家中國實體中的至少四家有聯繫,這些實體支持北京龐大的軍事氣球計劃。美國政府表示,氣球計劃覆蓋了五大洲的四十多個國家。

武哲在航空航天領域工作三十多年,作為一名飛機設計專家﹐他幫助中共開發了國產戰鬥機和隱形技術,並因其對軍事的貢獻獲得了至少一項嘉獎。

武哲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簡稱北航)副校長﹐2004年他主動辭職﹐從事教學和研究工作。他曾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學顧問委員會的委員,該機關負責裝備中共軍隊,現已解散。

公開資料顯示,武哲在航空航天領域有著深厚的人脈,在許多航空企業都有股份。他是總部設在北京的銥格斯曼航空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該公司是因氣球而受到華盛頓制裁的六家公司之一,同時在山西有分公司。

北航和被稱為「中國的麻省理工學院」的哈爾濱工業大學(武哲的母校)都在美國的貿易黑名單上,前者幫助中共的軍用火箭和無人飛機系統,後者使用美國技術支持中共的導彈計劃。

「沉默的殺手」

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在爭奪近太空的主導地位,中國科學家認為,從高空氣球到高超音速導彈,近太空是一個可以進行各種應用的空域。

在高空,裝有電子監視系統的飛行器可以截取大量信息,並將其轉化為情報資產。

加州航空航天公司Sage Cheshire aerospace的聯合創始人阿特‧湯普森(Art Thompson)說:「如果氣球在10萬英尺的高空,可以看見跨越幾個州的地面,範圍可以達到數百英里,因為它的高度太高了。」

在從事航空航天工業的30年裡,湯普森曾參與B-2隱形轟炸機的研製,並擔任Red Bull Stratos(平流層跳傘)項目的技術總監,該項目打破了最高的氣球飛行和最大的載人氣球紀錄。

加州航空航天公司Sage Cheshire aerospace的聯合創始人阿特‧湯普森(Art Thompson)。(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湯普森說:「無論是電話數據、無線電數據,還是來自飛機的傳輸,關於什麼機型,誰擁有它,所有這些數據都可以獲取。」

據官方媒體報導,早在20世紀70年代,中國科學院就開始探索高空氣球。在沒有計算機的幫助下,中共的科研人員從德國和日本的航空航天書籍中汲取靈感,將報紙剪碎來拼湊出原型。

1983年他們的產品誕生﹐一個帶有鋁製吊籃的氫氣球,大小與典型的熱氣球差不多﹐攜帶著探測器第一次飛入了平流層。氣球用來觀測來自中子星的信號﹐在這個探測器成功後﹐該團隊將其命名為HAPI。

對於中共軍隊來說,高空氣球有很高的戰略價值。早在18世紀末,法國人就開始使用這種技術作為瞭望台。2021年﹐兩名專欄作家在中共軍方的官方報紙《解放軍報》的一篇文章中說,與飛機或衛星相比,氣球更便宜、更易操縱,可以攜帶更重的有效載荷,覆蓋更廣的區域,也更難被發現。氣球能耗小,這使它們能夠在目標區域盤旋更長的時間。更關鍵的是,它們通常不會被雷達發現,所以可以很容易避開敵人的防空系統,或者被歸類為不明飛行物。

事實上,這已經發生了。拜登政府官員表示,他們通過追溯發現﹐川普(特朗普)執政期間有三個中共間諜氣球在美國上空飛行,拜登上任後又發現了一個。

自此事件後,台灣和日本都發現近年來幾起疑似中共間諜氣球入侵的事件,現在都威脅要擊落他們領空內的任何可疑物體。

中共軍事研究人員還吹捧了氣球在戰鬥中的實用性﹐報紙文章和研究論文深入研究了氣球的潛力,它們可以在較低的空間分辨導彈、飛機和軍艦,作為戰時通信的媒介,投放武器攻擊敵人,進行電磁干擾,以及遠距離運送食物或軍事補給。

軍事專欄作家說:「在未來,氣球平台或許也能像深海中的潛艇一樣,成為令人膽寒的隱蔽殺手。」

湯普森認為,這種說法並不誇張。看似矛盾的是,氣球移動速度緩慢,但如果使用得當,這實際上是它的優勢。

湯普森說:「雷達探測不到氣球。雖然人們可能會擔心洲際導彈飛過,但這需要幾分鐘的時間,但氣球可以悄悄地攜帶一枚導彈而不被發現。」

「這時,當對方決定發射導彈時,不需要幾分鐘,只需要幾秒鐘。」他補充說,「我們沒有時間反應……它會在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之前就襲擊我們。」

「這是一個可怕的情況﹐有趣的是,最古老的技術之一也可能非常危險。」

蓬勃發展的行業

自HAPI升空以來,中國科學家在近太空技術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2017年在新疆地區,他們把一隻黃頭側頸龜送到了6.89萬英尺(2萬米)的高空,這是高空氣球首次能夠把活體動物送入平流層。

第二年,高空氣球在內蒙古戈壁沙漠投下了三枚高超音速導彈。據官方媒體報導,去年,氣球將一枚火箭送上了離地面82,000英尺的高空,使中國成為首個試驗這種技術的國家。

雖然中共政府聲稱間諜氣球是用於氣象目的的民用飛艇,但中共的氣象官員有與軍方合作的歷史。

中共在2018年測試了從氣球上投放高超音速滑翔體模型。(央視截圖)

據新華社報導,2013年,解放軍下屬的氣象官員與地方氣象局協調,舉辦了一次三城市的軍事演習。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下令對軍隊進行重大整頓後,這種合作在隨後的幾年裡得到了深化。2017年,中國氣象局局長會見了軍方官員,誓言要優先發展「軍民融合」。「軍民融合」是中共的國家戰略,即利用私營部門的創新成果用於軍事用途。

在此期間,氣球的製造業蓬勃發展。

據官方媒體報導,湖南省株洲橡膠研究設計院有限公司(簡稱「株洲橡膠」)隸屬於中國化工集團公司,該集團因與軍方的關係而被列入美國的黑名單。株洲橡膠是國家氣象局的專門供應商,全國氣象站使用的氣球有四分之三是由株洲橡膠生產的。

21世紀初﹐這家有時被稱為「中國製造業隱形冠軍」的公司在進入氣球製造行業前﹐負債數百萬美元。當地政府網站顯示,該公司後來成為行業的領頭人,在制定中國氣象氣球國家標準方面發揮了主要作用,名下擁有約30項專利。

(譯者註:隱形冠軍企業,最早由德國管理學家赫爾曼‧西蒙提出,是指那些不為公眾所熟知,卻在某個細分行業或市場占據領先地位,擁有核心競爭力和明確戰略,其產品、服務難以被超越和模仿的中小型企業。)

2017年9月,株洲橡膠投資3,000萬元人民幣(438萬美元)建設了一個省級重點實驗室,用於近太空探測氣球研究,該公司表示,實驗室旨在為「國家在近太空方面的國防提供安全保障」。

該公司為「嫦娥五號」的返回設計了氣球,因此獲得了解放軍總裝備部的嘉獎。「嫦娥五號」是中國於2020年執行的第五次探月任務的月球探測器。

2020年11月24日,搭載嫦娥五號探測器的長征五號火箭﹐從海南省文昌航天發射場升空。(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據湖南省政府網站上的一份招標文件顯示,2022年3月,中國兵器工業試驗測試研究所(其母公司國企北方工業公司是中國軍方的主要武器製造商)向株洲橡膠詢問了數百個探空氣球的價格。目前還不清楚株洲橡膠是否在招標後進行了投標。

自最近的間諜氣球事件以來,該公司的網站已無法訪問。

湯普森說,對中國人來說,這些氣球是用於測試軍事裝備的廉價工具。

他說:「他們可能會把放在導彈上的一個特定的電子設備放到氣球上,看它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溫度和高度,或者能不能傳送信號。」「他們可能會把以後會安裝在武器上的組件,放在氣球下面,讓它飛到高空,看看如何運作。」

俄國人的驚訝

株洲橡膠只是這一領域的一員。東莞凌空遙感科技有限公司已申請了數十項與平流層飛行器相關的專利,包括可操作的平流層氣球和輕質高強度飛艇材料。武哲是東莞凌空的監事,也是擁有該公司的東莞北航研究所的所長。

大型國有企業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國電科)旗下的第48研究所在氣球事件後受到美國制裁。該公司曾因幫助中國縮小了在飛艇方面的技術差距而受到讚譽。

2010年,中國電科展示了一個大型白色飛艇。據中國國家科技局網站上轉載的一篇中共官方媒體報導,通過高清監控設備不斷掃描地面,飛艇可以在一百多平方英里的區域內﹐發現書本大小的物體的細節。

中國媒體報導說,他們最新的、即中電科第38研究所在2021年推出的JY-400系留氣球,可以滿足民用和軍用需求,有能力攜帶探測導彈和竊聽及干擾通信的有效載荷。報導援引俄羅斯媒體的話說,俄方驚訝地看到自己的國家在競爭中被中共以驚人的速度超越,並稱之為「中國速度」。

湯普森被JY-400氣球與美國軍方設計的視覺相似性所震撼,該設計被稱為「聯合對地攻擊巡航導彈防禦改進型網絡傳感器系統(JLENS)」。

該系統是1998年由雷神公司(Raytheon)設計的一個陸軍項目,在無人控制的高空氣球或飛行器上裝備雷達,提供360度監視,跟蹤低空飛行巡航導彈、無人駕駛飛機和其它威脅。美國陸軍在2010年代開始投資該項目,但兩艘飛艇中的一艘失控,導致賓夕法尼亞州大規模停電﹐事故兩年後﹐於2017年停止投資。

2016年10月31日,在中國珠海舉行的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上,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CETC)展示一艘飛艇。(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湯普森說,把這兩款放在一起看,「你會認為它們是同一家公司生產的」。他指出,唯一的區別是其中一款上面有中文字樣。

湯普森說,中共有可能複製了美國飛艇的設計,並調整了某些部分,如材料和尺寸,以適應其需求。

雷神公司和中國電科沒有回應《大紀元時報》的詢問。

武哲的「追雲號」飛艇是在中國最南端的海南島附近發射的,美國官員已將海南島確認為中共偵察氣球活動的基地。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說,考慮到中共龐大的間諜項目,那些被美國制裁的企業只是「冰山一角」。

但西方國家想要削弱這一祕密行動面臨著很多挑戰。正如蘇紫雲所指出的,中共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幌子公司作為掩護,竊取或進口西方技術,而不引人注意。在軍民融合戰略下,每一家私營公司都可能間接支持中共的軍事發展,這使得劃定界限和實施懲罰變得更加困難。但蘇紫雲說,這至少增加了阻止中共實體收購美國公司的必要性。

雖然西方國家也在發展氣球技術,但蘇紫雲認為,這些行動的不同之處在於中共的威權主義。

「民主國家受法律約束,不能侵犯他國領空。」他告訴大紀元記者,「這就是為什麼同樣的技術,一旦落入中共手中,就會變成一種威脅。」

原文:‘Silent Killer’: Inside China’s Military Balloon Progra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間諜氣球從海南升空 島嶼軍事設施成焦點
何良懋:間諜氣球讓世界再聚焦中共威脅
布林肯:盟友感激美國曝光中共間諜氣球
間諜氣球被發現後 美國禁止TikTok呼聲高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