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洪水滔天 沖開層層「盛世」黑幕

人氣 5741

【大紀元2023年08月08日訊】2023年7月底,颱風「杜蘇芮」從福建登陸中國大陸,帶著狂風與暴雨一路北上,直達京津冀,並攻入了東北。其中,黨國政治中心北京地區嚴重受創。而中共當局為了保北京、保「千年大計」雄安,可謂「不惜一切代價」,將大水「泄洪」至位於北京西邊的門頭溝以及位於雄安北部的涿州等地,釀成大規模洪災,導致了大量民眾生命與財產的巨大損失。

網傳多個視頻顯示,門頭溝涿州等地水流湍急,洪水吞噬了大量房屋,沖走了無以計數的車輛,數以萬計的民眾被洪水困在家中,有救援人員透露「一開門裡面都是屍體漂在水上」,處處一片狼籍,宛如末日景象。連中共黨魁習近平也在8月1日罕見公開承認,此次洪災造成了「北京、河北等地重大人員傷亡」。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這場罕見的大洪水,沖垮了民房,沖走了汽車,沖走了百姓,同時也沖開了「盛世」的層層黑幕。我們不妨一層層掀開來一看究竟。

一、水庫本該防洪 緣何成百姓頭上利劍?

防旱、防洪——是水庫最重要、最基本的功能。常規的運作是,在旱季,水庫應該大量放水,用於灌溉與民生,起到防旱的作用;而到了雨季,水庫則應該蓄水,起到防洪的作用。除此之外,水庫可以用來發電、養殖等等。

然而,防洪、防旱是對於「韭菜」「蟻民」、亦或是「人礦」們的利益而言的,但這從來都不是中共考慮的。在黨國,發電賺錢成了水庫的首要功能。為了黨官們的利益,水庫在旱季也照樣蓄水,為的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發電賺錢。

結果就是,在雨季降雨量大的時候,水庫不得不緊急泄洪,否則就會有潰壩決堤的危險。

即便不得不泄洪,那麼至少應該在泄洪前做足預警和籌備,最大限度地降低民眾生命和財產的損失吧?

二、無預警或倉促泄洪 釀成更大人禍

相信大家還記得兩年前鄭州720大洪水吧。2021年7月21日凌晨1點,中共鄭州宣傳部門的官微「@鄭州發布」發文稱,「由於鄭州遭遇強降水,且上游水量大,鄭州常莊水庫防汛形勢嚴峻,20日上午10:30分開始向下游泄洪……」

也就是說7月20日上午10點半泄洪,7月21日凌晨1點才發的通知!泄洪整整持續了14個小時沒有發布預警。結果就是大量民眾在鄭州被大水沖走,遇難者的屍體橫臥在鄭州的街頭、地鐵站,大量翻倒的車輛橫七豎八地堆積在馬路上,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民眾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這一次北京與河北的暴雨,中共當局也大多選在半夜偷偷泄洪,涿州很多地區與村莊根本就沒有得到通知,而對於那些得到了通知的民眾,他們也只有短短一兩個小時的撤離時間,根本來不及逃命。

據當地民眾反映:「我在市中心,沒收到通知,但是市中心水已經快到三樓了,四五米深」,「我奶奶家在村裡,收到通知了,但是收到通知距離被淹只過了一個小時,來不及撤離的」……

網傳視頻顯示,8月2日凌晨,中共在涿州茨村大橋西堤企圖挖堤泄洪,遭到了當地村民的強力抵制。事後,許多村民遭捕,當局強行挖堤泄洪,附近村莊瞬間全數被淹。

淹掉涿州後,中共企圖繼續泄洪,再淹掉高碑店,以保住下游的「大窪地」雄安。8月6日凌晨,河北高碑店護堤的村民發現,中共派人偷挖112國道泄洪,結果被當地民眾上前阻止。

而北京門頭溝諸多水庫無預警同時泄洪,也釀成了巨大人禍,據當地目擊者透露,屍體「滿地都是,目前200多具」……

這種無預警泄洪無異於謀殺。那麼,中共為何要這麼做呢?

之前一段網傳視頻中的中共體制內官員透露,泄洪不可能提前告訴你,告訴你了百姓能同意?他們會要求賠償,房屋、田地、農作物、牲口等,沒個幾百億下不來。如果不預警直接泄洪,事後說是天災,把鍋甩給老天爺,給災民兩包方便麵他都對黨感恩戴德。

從鄭州洪水到此次河北洪災,中共草菅人命的嗜血本質從沒有改變過。死多少人,對這個黨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

三、洪災中官方不作為 卻刁難阻擋民間救援隊

在野蠻泄洪釀成巨大災難後,中共的黨官們根本就不作為,政府部門幾乎是悉數「潛水」,引發民憤。涿州市民發尋人啟事全網尋找市長、書記,怒轟當局救援不力。

8月4日,網絡上瘋傳多個尋人啟事,其中一則:「急找涿州市長、書記:失聯好多天了,涿州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災難,百姓需要有人主持大局,知道真相!」

而另一則,「尋人啟事:從發生災害至今都沒見過政府的人,市長、市委書記呢?應急管理局等負責人呢?沒出事天天負責開會,出了事兒全靠老百姓自救。救援隊靠老百姓自發送飯,提供被褥,政府部門的人呢?失聯了?」

據涿州陳先生8月5日透露,涿州的市長、書記這兩人上午視察後就不見人影了,晚上還被人發現跑去喝酒了……

事實上,中共這種漠視生命的奇葩表現是一以貫之的。在同樣是泄洪釀成人禍的鄭州洪災中,當大量民眾被困在地鐵裡,中共不實施及時救援,任由大量民眾淹死在地鐵中。

此次河北洪災,中共單是不作為就已經引發民憤了;這還不算,它不但自己不救援,竟然想方設法阻擋民間救援隊。

大量奔赴涿州的民間救援人士被阻擋在高速公路出口,中共的理由是他們沒有取得當地政府的「邀請函」。

網傳大陸著名刑法學者羅翔先生曾在其講課視頻中舉例:甲落水,乙去營救,張三阻止乙去救甲,張三構成故意殺人罪。

誰說不是呢?中共不就是那個故意殺人的張三嗎?

還記得去年那個被「清零」擋在醫院門外的懷胎八個多月的西安女子嗎?就是因為「核酸過期四個小時」,結果醫院領導讓她「等」。最終,在零下幾度的寒夜裡,這位孕婦手扶著肚子等了幾個小時,導致大出血,最後不幸流產,胎死腹中。

還記得去年的四川的地震嗎?2022年9月5日,四川省甘孜州瀘定縣發生6.8級地震,震源深度16公里,單是中共官方公告出來的就有66人死亡、15人失聯、253人受傷。然而,當救援人員趕到時,卻被要求排長隊「先核酸,再救援」——救援人員在批准進入前「須持24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健康碼綠碼」「無風險城市旅居史」,並且還要在管控區入口處接受「落地檢」。相關視頻流出後,大量民眾痛罵中共當局的極端與冷血。

這就是「政治壓倒一切」、邪惡黨性壓倒善良人性的結果。

四、擺拍與造假穿幫 黨媒大翻車

每次災難,中共都要拍一些政府「救災」的畫面往自己臉上貼金,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

8月2日,中共央視等官媒高調報導稱,涿州啟動紅色預警,陸軍第82集團軍某旅官兵接到上級命令後連夜火速前往涿州,在望海莊村、朱莊村實施大堤搶險加固任務。

央視報導稱,「經過連續6小時奮戰,200米長的大堤堆滿了沙袋,缺口被堵住,險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然而,這一報導遭到了涿州民眾的打臉。當地村民所拍視頻顯示,真實的沙袋為灰白色,而央視報導採用的照片顯示官兵裝填的沙袋為灰粉色,顯然與事實不符,是擺拍造假。

有網友憤怒表示:「中國共產黨人犯罪團伙禍國殃民!前些年就造過各種各樣的假救災視頻!現在更肆無忌憚地搞造假救災的視頻了!」

無獨有偶,8月3日,中共河北省委機關報《河北日報》發官方微博,以「救災戰士疲憊到捧著飯坐地睡著」為題發布了一段視頻新聞,稱「8月3日,河北涿州,參加抗洪救災的小戰士吃著飯累到睡著,整個人靠著車坐在地上,手裡還捧著那碗沒吃完的盒飯。」

隨後,中共多家官媒轉發了《河北日報》的報導,包括《法制日報》《齊魯晚報》《環球時報》等,而不少中共五毛、小粉紅也紛紛點讚並轉發。

然而,有網友發現了這段視頻屬於造假,其原始出處是:2020年7月20日,《人民日報》在報導無錫水災時,消防員在吃飯、休息時出現的情景。

於是乎,一眾黨媒集體翻車,雞毛掉了一地。

還記得2020年3月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居民小區的場景嗎?孫春蘭等人在樓下緩慢行走時,「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高樓上怒揭中共造假的呼聲此起彼伏。

8月4日,中共央視為了粉飾災情,謊稱河北霸州一些村莊「受降雨影響」後出現「積水」,這一造假宣傳引發當地民眾不滿。大批霸州民眾於8月5日上午前往市政府抗議。

視頻顯示,村民現場打出橫幅:「還我家園,明明是泄洪原因,卻說降雨所致!」大批中共黑衣打手迅速趕到抗議現場維穩,與民眾爆發激烈衝突。

救援時每每姍姍來遲,而維穩時卻總是十分及時。這就是中共。

五、打壓真相 隱瞞死亡人數 喪事喜辦

前面提到中共刁難與阻擋民間救援隊,除了漠視生命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害怕救援人員現場直播,將災難的真相傳到外界。

8月5日,保定市官方宣稱,截至當日中午,全市洪災已致10人死亡、18人失聯。民眾紛紛在網上質疑,表示不相信,並稱官方數字後面「少了幾個0」。

前大陸媒體人趙蘭健表示,這場洪災的死亡人數「絕對不可能死那麼幾十個人,或者幾百人。因為那一個村莊就是五千人沒有轉移出來。那像這樣的村莊,在涿州至少得有幾十個。」

趙蘭健還說,除了涿州之外,「其它縣城也至少有幾百個這樣的村莊,你想那得死多少人。有些地方那個救生閥都沒有進去。」

中共撒謊成性,隱瞞災難死亡人數早已臭名昭著,婦孺皆知。就說今年年初吧,在國際社會普遍要求中共公布疫情真實數據的壓力下,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將原先公布的「全國染疫死亡30多人」上調了一千多倍,改稱全國醫療機構在院染疫死亡病例近6萬例,儘管如此,舉國上下仍然對中共給出的「新數據」罵聲一片。

而喪事喜辦、歌功頌德更是中共的一大拿手戲。

2020年3月底,武漢疫情還未得到徹底控制之前,中共就已經宣稱「抗疫」成功了,並在火神山組織了載歌載舞的慶功會。

2021年鄭州洪災仍未消退時,中共官媒卻已經開始歌功頌德,並傳遞「災後溫情」了。

2022年春天,上海封城,兩千多萬人挨了社會主義鐵拳,就在很多人病死、餓死之際,中共已經準備要辦慶功宴了,上海東方衛視《眾志成城 同心守滬》的節目單都流出來了,結果在一片罵聲中被迫「暫緩」播出。

從2020年的武漢,到2021年的鄭州,到2022年的上海,再到2003年的河北,一次次的災難過後,人們不難看到,再大的喪事都會被中共辦成盛大的喜事,活著的人仍然會被要求給黨歌功頌德。

結語

綜合看來,此次河北洪災的爆發,人禍遠猛於天災。而以上所述只是中共「盛世」黑幕之一角。《南方週末》的記者鄭碩在涿州見識了中共黨官們的醜陋嘴臉與層層黑幕後,在社媒上怒罵中共官員不是人,「禽獸不如」。

「昨天一個涿州一個鎮的書記,拒絕了我們的捐贈。理由很簡單,他不願意我們介入執行,要鎖入他的大倉。今晚就收到了當地的求助,5000人沒飯吃。錄音我全齊。

「我只想說,涿州市各級領導幹部,你們但凡有點尿性,是個人,都幹不出這些事。兩天時間,各種被拒絕,從市委副書記到所謂副指揮長、鎮書記,每一個主官湊的齊一撇一捺,說你們是畜生都高抬你們。

「對外騙捐,對內不發,什麼都一問三不知,只知道對黨忠誠。你們這些狗X全死了,沒人心疼。禽獸不如,天災遠不如人禍。朋友圈的保定幹部看看,你們的同僚,死了老百姓要放禮花的。各媒體可自由採訪,我如實全說,歡迎。」

洪水仍在肆虐,不信報應的中共也從未停止作惡。而中共忽視了一個重大的歷史教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到覆舟那一天,中共還敢用「邀請函」來阻擋民眾的怒潮嗎?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洩洪保北京? 王維洛:河北洪災是人為的
北京門頭溝水庫同時洩洪 有村莊幾乎被滅頂
河北日報宣傳軍隊救災新聞造假 官媒集體翻車
涿州居民返回家中 「這日子沒法過了」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