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認知戰衝擊台大選 杜奕瑾:約300萬人受影響

2024年1月17日,AI Labs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圖為抖音充斥網絡洗腦。(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3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透過AI技術,觀察台灣大選期間,各個社群平台認知戰的操作狀況。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說,境外勢力透過大量被操控的帳號發動認知戰,大約有300萬人在大選期間對議題的看法受到影響,另有100萬是被抖音、TikTok在內的短影音影響。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17日舉行「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杜奕瑾表示,今年有60多個民主國家舉行大選,台灣是第一個進行選舉的國家,希望台灣的經驗能為世界各國在數位人權、科技立法以及監管機制,提供更多參考。

根據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所公布的內容顯示,過去一年來,各種認知議題最大的戰場,主要是在PTT、Facebook(臉書)與TikTok平台上。實驗室透過AI系統分析出協同群以及相關發言、留言等各種在臉書、PTT、X等社群網站上的行為。

AI系統還分析了4,506萬餘則的社群平台互動,發現有73萬1,383則互動內容是被操作的,有1萬4,354個操作帳號,4萬8,411場攻防(battles),被分享與討論的新聞共有27萬9,746則,與境外官媒有關的文章共有8,038則報導。

網絡協同行為者分三大類

根據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定義,「協同帳號群」是指上百、上千個帳號,長期在同一時間內,發表內容相似度高的文章或是留言,又或是內容高度黏著,而一般的自然人使用者不會有此行為。

杜奕瑾表示,透過AI進一步分析,發現網絡上許多的協同行為者,並非一般使用者,主要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所謂的「五毛」,主要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跟著老闆發文;第二類是透過程式自動生產控制的機器人,可以自動地在網絡上大量散播虛假消息;第三類則是境外公關公司。

盤點去年被操作議題 「缺蛋」為成功案例

杜奕瑾也總結過去一年來有哪些議題被操作。第一個戰場是去年1月到4月之間,當時總統蔡英文於3月底出訪到中美洲友邦並過境美國。

杜奕瑾說,他們透過infodemic軟體,從主流媒體與社群軟體搜集資料,並建立AI模型並搜集常用辭彙,用來辨認真人與非真人(或經過操作)帳號。發現蔡英文訪美時,操作疑美論的聲量相當高,約有15%的訊息是由操控的帳號(troll accounts)發出。

5、6月時則是美國國防授權法案(NDAA)、「南海工作會議記錄」指台灣發展生化武器,7、8月則是居住正義,9、10月是缺蛋議題,11、12月則是「藍白合」,一直到選前幾天是國家級警報等事件。

杜奕瑾也列舉網絡社群平台操作議題的實際案例,其中有成功案例,也有不成功案例。成功案例主要為「缺蛋議題」,最終導致陳吉仲下台。而不成功案例是操作「藍白合」,採取方式是攻擊藍白兩大陣營,卻沒辦法促成藍白合作。

他表示,這些議題持續在網絡社群平台上進行攻防,且境外勢力還利用大量被操控的帳號在各種大議題發動攻勢。而且原本1到4月與總統大選關聯的議題討論量都較少,但5月開始似乎預算充足了,這些協同操作的帳戶也都活躍起來,一路操作到今年1月。

操作目的非阻止誰當選 而是製造對立

被問到這種不自然操作的目的為何?杜奕瑾分析,這些境外勢力的攻擊,並非「不讓誰當選」,而是透過扮演各種留言角色或網民,透過激化、漫罵的言論製造對立,讓民眾難以理性討論,若網民反擊罵回去,言論還可能會因此被下架,進而導致寒蟬效應。

杜奕瑾說,去年「生成式科技」開始問世後,就已被大量運用在網絡攻擊上,外界關注的深度偽造(Deepfake)影響力還沒那麼大,目前仍是透過生成式科技產生的文字新聞內容影響最大。

杜奕瑾表示,雖然選舉期間有眾多臉書協同帳號群,但真正有影響力的協同帳號群,卻只有少數幾個。其中兩個臉書協同帳號群的影響力最大,且同時以英文進行美國議題的操作,卻也能用中文進行台灣總統大選的認知操作,此外也呼應中共官方媒體的論述。

短影音影響大 選戰中波及100萬人

此外,杜奕瑾分析,協同帳號群還會潛入各種臉書社團,如地方社區社團、嗜好社團等,散播各種言論以及資訊,有效讓議題往其設定的方向進行討論,進而讓人民關注以及受到影響。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估計,約有300萬民眾在本次總統大選期間,受到社群網站上的認知操作,影響到對特定議題的看法。

此外,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也觀察到,「短影音」在這次選戰中發揮很大的影響力,而且布局超過半年以上,值得各方深入關注。

杜奕瑾會後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目前雖然台灣使用YouTube仍占多數,但是使用抖音、TikTok也非常多,而且抖音的影片還會「外溢」到各平台,在這次選舉上造成的影響占比很大。他評估,這次大選受抖音相關短影音影響的人,大約在100萬人左右。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AI系統分析了4,506萬餘則的社群平臺互動,發現有73萬1,383則互動內容是被操作,有1萬4,354個操作帳號,4萬8,411場攻防,被分享與討論的新聞共有27萬9,746則,與境外官媒有關的文章共有8,038則報導。
AI系統分析了4,506萬餘則的社群平台互動,發現有73萬1,383則互動內容是被操作,有1萬4,354個操作帳號,4萬8,411場攻防,被分享與討論的新聞共有27萬9,746則,與境外官媒有關的文章共有8,038則報導。(Taiwan AI Labs提供)
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臺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以AI人工智慧技術,針對各媒體與社群平台的認知操作狀況進行觀察。(Taiwan AI Labs提供)
2024年1月17日,AI Labs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圖為抖音充斥網路洗腦。
2024年1月17日,AI Labs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圖為抖音充斥網絡洗腦。(宋碧龍/大紀元)
2024年1月17日,AI Labs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
2024年1月17日,AI Labs台灣大選認知操作觀察討論會議最終場(Taiwan 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宋碧龍/大紀元)

責任編輯:呂美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