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漸與中國脫鉤 根源是什麼

人氣 17577

【大紀元2024年0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中共當局一系列開倒車的行為,不僅讓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脫鉤,也讓中國民眾清醒過來,認識到是誰造成中國的經濟、民生陷入崩潰邊緣。

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脫鉤  

進入2024年以來,中國股市跌跌不休,即使中共央行下調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預計將向市場釋出高達人民幣1兆元資金,依然救不了疲弱不堪的股市,中國股市和香港股市已成為全球唯一兩家連續三年都在下跌的市場。

與此同時,中國黃曆新年之際,美國三大指數均連續上漲,標準普爾指數上漲 1.4%,納斯達克指數上漲 2.3%,道指上漲 0.04%;其中標準普爾 500 指數衝上 5,000 點,納斯達克指數觸及 16,000 點。

台股2月15日早盤指數飆漲逾600點,創下歷史新高18,725點;2月13日,日本股市34年來首先破38,000點。東京證券交易所總市值今年1月11日已超上海證券交易所,重返亞洲首位,反映了投資者對兩國經濟增長的不同期待。

印度已成為國際投資者的新寵, 2023年,海外基金向印度股票投入了超過210億美元,全球養老金和主權財富管理機構也對印度青睞有加,印度是最佳的長期投資機會,已經成為一個明確的共識。

1月22日,印度的股市市值達到4.33萬億美元,首次超過了香港(4.29萬億美元),成為全球第四大股票市場。

印度已成為國際投資者的新寵。(Daniel Berehulak/Getty Images)

現在很少聽到中國GDP很快超越美國的言論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普遍看衰,各個評級機構紛紛下調中國經濟的預期。

高盛集團、摩根士丹利和瑞銀集團等多家投資銀行和券商普遍預期,中國住房建築市場的低迷態勢將在2024年持續,中國房地產建設將連續三年萎縮,創下最長一波連降紀錄。

彭博社1月4日報導,惠譽評級公司下調了中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的評級,原因是對其財務狀況的擔憂以及對政府支持減少的預期。

2023年韓國政府專門成立工作組密切關注中方經濟風險,關注中國經濟如何發展演變以及中共政府如何應對等。

三年疫情讓西方政府和大公司與中國供應鏈脫鉤之後,外國資產管理公司也正在加速從中國金融市場撤退, 去年11月先鋒領航(Vanguard)證實正在退出中國,美國貝萊德9月宣布清算其在中國的股票基金,加拿大最大的3家養老基金、挪威主權基金也宣布把中國的辦公室關掉。

Preqin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24日,2023年專注於中國收購的私募基金沒有籌集到一毛錢,而2022年為2.1億美元,疫情爆發前,2019年高達132億美元。

2月13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SCI Inc.)在最新的季度評估中,將66家中國公司從MSCI中國指數中剔除。

中共感到西方與中國經濟脫鉤的陣陣寒意,中共外長王毅2月17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稱,世界經濟的大海不可能退回到一個個孤立的小湖泊,經濟全球化大勢不可能逆轉。

獨立評論人蔡慎坤在X平台上評論說,王毅這番話顯然是自欺欺人,實際上是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認識到,去中國化才能去風險,經濟全球化最大的贏家是中國,中國也是目前為止唯一的贏家,其他經濟發達體包括力推全球化的美國都是輸家,這些輸家現在才醒過來搞脫鉤斷鏈,實際上已經晚了。

中國經濟衰退   民間一遍哀嘆              

中國經濟的衰退,民間一遍哀嘆:青年人失業率依然居高不下;一些人裁員之後,怕被家人知道,躲在圖書館假裝繼續外出;房市、股市暴跌,奪走了中產階級的財富;民營經濟失去信心,徹底無望,「潤」「走線」成為潮流。

旅美大陸企業家孟軍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的日子肯定會越來越難過了,國內經濟已經這樣子了,下崗的這麼多,大家都不消費,因為不敢消費,因為說不定哪一天你就失業了。

「那些有房貸的、有車貸的多慘啊!房市倒了以後,中國有多少房奴資不抵債?這個房價是誰炒上去的,不是共產黨給炒上去的嗎?因為共產黨賣地嘛,就通過房地產開發商來斂財。」

「像恆大這種的那恆大爆雷了,那錢去了哪裡?老百姓買房子的錢有三分之一、大概七千多億的預收款,錢去哪裡了呢?銀行說政府已經把恆大的資金全部凍結了,這個錢是不是應該還給老百姓啊?沒有啊,這是赤裸裸的搶劫。」

孟軍表示, 現在股市就是一個絞肉機,但凡有一點錢的投到股市、基金裡邊,全部給絞乾淨,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看看中值爆雷有多慘,像中值門檻高,都是三百萬、五百萬起步,老百姓都沒有錢投資這麼多呀,洗劫的全部是中產以上的富人階級。

「中國的股市不就是政策市嗎?就是黨指揮一切的,這些錢是被誰洗掉的,就是被共產黨洗掉了。」他說。

中國經濟無法復甦被認為是2024年全球十大風險之一。圖為北京市中心一個建築工地。(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孟軍表示,「大家都很清楚,不會有過去的好日子過了,改革開放沒有了,現在基本上都是已經是黨天下了,中共把魔爪已全面伸向民營企業,現在大家基本不做了,該變賣的變賣了,能移民的就移民了,我的百分之八、九十的朋友都是這樣子,因為大家看不到希望了,你做也沒有用。」

「現在是很多的民營企業家,已經是真的是徹底絕望了,像我做了二三十年了都已經關掉了,一些做了十幾二十年的都關掉了,現在非常難做,整個民營經濟徹底恢復無望了。」

對於中國經濟的衰退,在觀察者眼裡,解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美國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認為,只需要結束金融抑制,允許更多的經濟收入流向家庭,並加強社會保障網路就可以了。

去年6月底中國大陸研究人員發布「2023年中期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報告」,提到解決的關鍵在於「完善法治建設」、「健全對私有產權的保護」,以彌補COVID-19疫情以來中國民眾對法治建設喪失的信心。

但中共當局把解決方法交給了宣傳部和國安部,唱響所謂「中國經濟光明論」,官媒如新華社等反駁外媒「抹黑中國經濟」,並發表大量攻擊西方發達國家經濟衰退的相關文章。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王國臣對大紀元表示,中國大陸現在是處於轉折點,從明天更美好變成明天可能越來越暗淡。

「經濟不好抱怨是一定會有的,中共也很難去完全禁止民眾的抱怨,畢竟股市也跌,房地產也跌,然後收入也不好,所以民眾對於未來的看法是比較黯淡的,這也可以從消費或者是物價緊縮可以看得出來。」

「中國大陸現在當然也只能叫民眾過緊日子,不然難道叫共產黨下臺嗎?」他說,現在要問的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如果不能以經濟成長作為政績的話,那接下來怎麼辦?中國在拒絕民主化,反而是加強一黨專政,那這個對於經濟發展是更大的傷害,所以他們現在是惡性循環。

都知道是誰造成的  民間漸漸清醒

在經歷了美中貿易戰、修憲主席終身製、整肅民營經濟、鎮壓香港、三年疫情清零、上海封城、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等等,中共當局開倒車的路線,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中國民眾開始一波一波地清醒起來,知道是誰造成的。

去年12月4日大陸雜誌《雜文選刊》最後一期封面漫畫上畫著一隻大手在指向前方,在手上順著指明的方向跑的人,紛紛掉下深淵,這被認為譏諷中共黨魁習近平。

有知情人士透露,現在地方的官員們,包括一般的公務員,不管中央三令五申,還是「躺平」。他們日常最愛去的還是飯局,只是更加小心。

在各類飯局中,有一個口頭禪是誰都會說的,就是每當說到可笑可氣的人或事時,都愛提到「那頭豬也是這樣子」。甚至有時表達對上級的不滿時,也將氣發在「那頭豬」身上,「都是那頭豬乾的」,然後引發哄堂大笑,因為誰都知道是在說習近平。

孟軍對大紀元表示,罪魁禍首就是他一個人,在沒有他上臺之前,還有改革開放,現在到了習手上,改革開放就徹底完了。實際上是習近平要負責,現在只要一個人解決了就完了,他死掉了,就沒問題了。

王國臣表示,從經濟發展的理論來講,當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須走向服務業,因為工業可能養活不了這麼多人,可是服務業是需要民主的,不管是演藝圈或外送小弟,他們工作是自由的,你不能管控他們。

「如果經濟成長會趨緩,可以透過政黨輪替來舒緩民怨,中國大陸不願意,要走回頭路,回到毛澤東時代的一黨專政,毛澤東時代就是閉關鎖國的內循環。」

王國臣表示,中共中委以上的腦袋,跟別人想的是不一樣的,他想的是如何讓這個政權持續下去,與一般老百姓想法越來越脫節,他越來越抓權力,老百姓越來越失望或是越來越反感,這種矛盾會越來越大,當然會造成中共越來越難執政。

「所以這個政權領導國家會越來越多衝突,或者越來越多無力感,在政治學或行政學上面叫做政府失靈或政府失效,那這種情況會越來越明顯。」

王國臣表示,如果繼續走下去,如果繼續鎖國,然後經濟的衰敗,最有可能想像的路徑是北韓化。

他分析說,他的政黨會不會下來,關鍵點在於,第一個民眾是不是願意起來抗議,第二個更關鍵的是,那些公法檢、政法委的槍頭願不願意轉向後面,而不是指向人民,要有這兩個點,那麼中共政黨才可能會下來。

「當然有時候事情是會產生歷史的偶然,這種檫槍走火,哪一次會成功也不曉得,不過事前仍然是會有徵兆的。」◇

相關新聞
鄭州要求國企購買二手房 去化房屋庫存
中國3月新房價格同比降2.2% 跌幅創新高
現金不足以還債 萬科遇兩大無法跨越難題
大陸民營房企「保交樓」面臨四萬億資金缺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