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信陽餓死105萬人 誰之罪?

人氣 1611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發生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大饑荒。據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的《墓碑》一書考證,當時全國餓死3600萬人。其中,受害最慘烈的是河南省信陽地區。

信陽位於河南省東南部,原本是個山青水秀的好地方,素有「魚米之鄉」的美稱。但是,1959年至1960年,信陽竟然餓死105萬人。

今天,我就根據楊繼繩的《墓碑》等資料,跟大家探尋一下信陽餓死105萬人的真相。

信陽大饑荒的慘狀

1960年11月12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和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率工作組到達信陽。在調查五個月後,陶鑄在一次講話中說:「我看死亡數字就不要再統計下去了,已經100多萬了。」

信陽地區光山縣,是當時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夫人鄧穎超的家鄉。

據當年新華社駐信陽記者魯保國回憶:「光山縣餓死人最多,死了三分之一,整家整家地被餓死。」

據楊繼繩的《墓碑》記載:光山縣槐店公社原有36,691人,1959年9月到1960年6月,死亡12,134人。全家死絕的有780戶。姜灣一個村原有45人,死亡44人,只剩下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也瘋了。

《光山縣誌》說,從1958年開始,縣裡連旱四年,糧食產量連年減少。但光山縣高大店大隊吳園子小隊的吳永寬老人的回憶卻不是這樣:

「1959年我們生產隊同歷年比,算是個豐收年,夏季小麥就收12,000斤,豆類3500斤。上述這些油料、棉花全部上交到國庫,其中夏季小麥每人提留30斤,秋季水稻提留30斤,說把國家任務完成後再提留。可是後來搞起了反瞞產,把收的糧食全部交到國庫還不罷休,說還有好多糧食(要)交出來,實際上一點糧食也沒有了。」

「沒有糧食吃,都到外面找野菜和刮樹皮吃,到了最後野菜也沒有了,樹皮也刮光了,後來都磨起糠渣子吃……就這樣把人連餓帶折磨,每天都死去幾個人;有的小孩死了,被大人把小孩的肉煮著吃……不到半個月,120人的小村莊,就死了70多人。」

2004年清明節,吳永寬老人在自家的莊稼地裡,為大饑荒時死去的村裡人立了兩塊碑,一塊是吳姓的,一塊是外姓的,72個死人的姓名都刻在上面。

信陽行署專員張樹藩的祕書余德鴻是淮濱縣人。他回憶說:「這個縣40多萬人,死了18萬;我家所在的防胡公社5萬人,死了2萬多;我家所在的生產隊共75人,1959年冬天兩三個月就死了38人;我家裡死了六口:我父親、二伯父、二伯母、三伯父、三伯母、三伯父的繼子……人吃人的情況幾乎村村有之。」

關於人吃人的現象,關於信陽事件的記載中有很多。

當時任河南省委農村工作部生產處處長的姚學智回憶:「(嵖岈山)公社的南堯大隊,一家老人餓死了,只剩下兩個哥,一個妹妹。冬天晚上烤火,哥問弟:餓不餓?餓了咋辦,咱不能等死啊!兩人一商量:吃了妹妹吧!便把小妹打死,在火裡烤著吃。當家叔叔聞到烤肉味兒,過來一看,哥兒倆正燒妹妹的大腿撕著嚼呢。便大罵他們,他們像沒聽見,還撕著吃,把啃完的頭骨放在窗台上。叔叔報告了,公安局來人抓他倆,弟弟跑了,哥哥被抓去,又送回來了——在路上死了。逃走的弟弟也餓死了。」

據《炎黃春秋》作者李素立的文章《探尋1959年河南商城「死絕村」》講,1959年冬、1960年春,信陽地區一家老小全部餓死的死絕戶高達5萬多戶,1萬多個村莊被毀滅。

信陽為什麼會餓死105萬人?

第一個原因,是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中的極左做法。

1958年,毛發動了旨在「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大躍進運動。

怎麼「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呢?毛的做法是:「拍腦袋」,隨意確定「高指標」;然後,將這些「高指標」層層下壓。

1957年,中國的糧食總產量是3700億斤。

但是,到了1958年,當年中共的糧食生產計劃指標卻不斷加碼:2月,確定的指標是3920億斤;3月,改成4316億斤;8月,改成6000億至7000億斤;12月,改成7500億斤。

到了1959年2月,中共將當年糧食生產的計劃指標定為10,500億斤。

與此同時,《人民日報》帶頭放「高產衛星」。1958年6月7日,河南信陽放了第一顆「高產衛星」——小麥畝產2105斤;之後是第二顆、第三顆——小麥畝產3530斤、7320斤。然後,全國各地競相放「高產衛星」。

1958年7月23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稱:「我國小麥產量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二位了。我國小麥增產速度是古今中外歷史上所沒有的,更是資本主義國家所望塵莫及的。」「只要我們需要,要生產多少就可以生產多少糧食出來。」

隨後,《人民日報》大張旗鼓地宣傳「人有多大的膽,地有多大的產」。

毛澤東頭腦發熱,帶動全黨頭腦發燒。在毛的「高指標」驅使下,全國農村迅速颳起「五風」,即共產風、浮誇風、命令風、幹部特殊風和對生產瞎指揮風,由此導致一系列非常嚴重的問題。

1958年10月,還沒轉過年,信陽就已出現逃荒、餓死人現象。

第二個原因,是毛澤東發動的反右傾運動中的極左做法。

1959年7月召開的廬山會議上,就「大躍進」中的一些問題,中共元帥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一封講真話的信,卻引起毛的雷霆大怒。彭德懷被打成「反黨集團」頭子。之後,在全國開展反右傾機會主義運動。

1959年,信陽地區的糧食產量比1958年減產50%,只有20多億斤,卻虛報為72億斤。上級據此確定的徵購糧任務比上一年增加18%,達到總產量的50%。

如何才能完成徵購任務呢?就靠反右傾。如何反右傾呢?就是根據毛澤東「反瞞產私分」的指示,搞批鬥、抄家、打人、殺人。

據當時信陽地委行署專員張樹藩回憶,全區挨批鬥的大約有1萬2000人次。在此過程中,成千上萬的人被活活打死。

據河南省委書記處書記李立的調查,光山縣槐店公社,有公社、大隊、小隊幹部1510人,打過人的就有628人。被打的有3528人,當場打死群眾558人,打後致死的636人,致殘的141人,逼死14人,打跑43人。

據中央調查組的報告,息縣共打死、逼死社員1065人,其中,當場打死226人,打後死亡360人,被逼自殺479人。其中,基層幹部被打死29人,打殘46人。

羅山縣彭新公社有17名預備黨員,16人因在「反瞞產」中打人而被轉正,只剩一個因沒有打人不得轉正。

除了拳打、腳踢、凍、餓之外,還採取冷水澆頭、拔頭髮、割耳朵、竹籤子穿手心、松針刷牙、點天燈、火炭塞嘴、活埋等數十種極為殘忍的酷刑。

1959年,信陽地區在各級幹部和民兵的鬥、批、逼、搜、打之下,糧食徵購任務完成了,農民全年的口糧卻只剩下100多斤,僅夠吃三四個月,大饑荒隨之而來。

基層官員成替罪羊

信陽大量餓死人事件,最終被反映到中共最高層。1960年2月至1960年10月,中央內務部、中央監察委、中南局等,都派人到信陽做了調查。

毛澤東得出的結論是:「信陽事件是地主階級復辟,是反革命的階級報復」,「要進行徹底的民主革命補課,像土改一樣,把敵人徹底打倒,把壞事徹底揭出來,把領導權奪過來,把局面徹底扭轉過來。」

1960年11月,中共中央派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等到信陽落實中央精神。為此,分別從中央各部委、河南省委、信陽地委抽調幹部,到信陽地區進行整風整社。幾乎在同一時間內,奪了信陽地委、各縣、公社、大隊的領導權。對被奪權的人,或進行專案審查,或進行集訓。

包括信陽地委第一書記路憲文在內的39人受到中央專案組的審查。

最後,路憲文被判刑3年;光山縣委第一書記馬龍山被判死緩。光山縣委書記處書記劉文彩和另外7個縣的縣委書記,以及遂平縣縣長張慶林、信陽法院院長丁張喜、信陽專署公安局長韓仁炳等,分別判了幾年刑。

文革結束後,這些被處理的人得知全國各地都發生類似信陽的問題後,很不服氣,不斷寫信上訴,要求徹底平反。

他們認為,信陽事件根本不是反革命復辟,其責任不完全在下面,省委、地委、縣委都有責任,中央更有責任。

毛澤東的極左政策是信陽餓死100多萬人的總源頭。但是,毛沒有為此承擔任何黨紀政紀責任,更不要說承擔法律責任了。

積極追隨毛極左政策的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吳芝圃,對此負直接領導責任。但他也沒有受到任何黨紀政紀和法律處分,而是被調離河南,轉任中南局書記。

據時任信陽行署專員張樹藩回憶:「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

張樹藩的祕書余鴻德回憶:當年信陽糧庫裡有糧10億多斤,當年產量29億多斤,共40億斤。守著這麼多糧食還餓死人,真不應該。如果開倉放糧,就不會餓死人。

也就是說,信陽餓死105萬人,完全是「人禍」。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百年真相】緊急逃離武漢 毛的危機時刻
【百年真相】八個兆頭 中共將亡?
【百年真相】中共為何查禁自己1949年前言論?
【百年真相】「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源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