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清除美科技 中共祕密計劃效果幾何

人氣 4672

【大紀元2024年0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中共正加速清除美國科技的進程,該計劃又被稱為「信創計劃」,要求基礎設施的軟硬件國產化,黨政國家機關與金融行業首當其衝,電信、電力、交通、石油、航空航天屬於第二梯隊,慢慢延及其它領域。

專家表示,中國共產黨為了政權安全而實施信創計劃,中國進一步發展的路就被堵死,受害最深的還是中國人,讓他們重新失去跟國際接軌、向先進文明學習、改善生活的機會。

美國科技產品正在被替代

《華爾街日報》近日報導,中共推動替代外國技術的一個重點,是將美國芯片製造商從中國電信系統中剔除。知情人士說,中共官員今年早些時候指示主要電信運營商 2027年前逐步淘汰作為其網絡核心的外國處理器,此舉將打擊美國芯片巨頭英特爾和AMD。

《金融時報》3月份報導,中共出台了新的指導方針,英特爾(Intel)和AMD的美國微處理器將被逐步淘汰出政府個人電腦和服務器,更嚴格的政府採購指南還力圖淘汰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和外國製造的數據庫軟件,轉而採用國產軟件。

《華爾街日報》早前還報導說,2022年下發的79號文件被稱為「消A」 ,即「清除美國科技 」 。北京的一些政府官員將外國品牌個人電腦換成了同方的產品,去年官員們被告知工作手機要使用國產品牌,不要使用蘋果公司的iPhone。

文章說,6年前多數政府招標還在尋求西方品牌的硬件、芯片和軟件,到了2023年,許多政府招標都在尋求中國科技產品。

本土開發的替代品對用戶越來越友好。一位地方官員回憶道,2016年在一台裝有麒麟(KylinOS)操作系統的電腦上打開和關閉電子表格花費了一整天時間;最新版麒麟的可用性與2009年微軟推出的Windows 7相近。

美國科技公司微軟(Microsoft)的標誌。(Gerard Julien/AFP via Getty Images)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戰略與資源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這樣做至少已有15年,最早是從中共政府部門的軟體開始, Windows系統先被Linux部分替代掉, Office系統就被開源的Open Office系統來替代,它已經完成了早前的試點。

中共現在的消美計劃要把美國的資訊裝備踢出去,他分析說,一方面是為了它所謂的安全,硬體跟軟體都由中共自己控制,大幅減輕後門的問題;另一方面可以確保黨對於各行各業的控制,以後中國共產黨就變成最大的駭客,它可以監控所有使用中共軟硬體的組織或個人。

「中國共產黨從來不信任其它國家的,它認為只有自主才會滿足它自己心裡的安全感,它掌握這些,就會變成國家政策工具,輕則侵略其它國家的市場,重則就是利用這種IT技術來撈取數字情報。」

「從未來市場分布來看的話,外商離開中國的速度可能會加快,這也符合我們幾年前的預估,就是未來世界會分成紅色數位威權集團和數位民主的集團兩個區塊。」他說。

台灣工研院政策與區域研究組組長李冠樺(李冠樺)

台灣工研院政策與區域研究組組長李冠樺對大紀元表示,清除美國科技計劃應該是一個趨勢了,尤其是當彼此都把對方視為競爭對手的時候,對於雙方企業都會抱著一個防範的心理。現在美國企業其實已經很清楚了,把生產放在中國不太安全,可以看到美國企業陸續地在調整在中國的生產比重。

但他認為這次中共禁令主要是針對政府機關或一些重要的基礎建設。

李冠樺預測未來美商企業在中國市場的占比應該會下降,但還是一個相對龐大的市場。即便英特爾和AMD,尤其英特爾有將近三成的營收來自中國市場,要徹底地撤出,還不到那個時候。

「對於企業來說可能就是且戰且走,把重要的生產或關鍵技術撤出中國的同時,還把中國當作是一個市場來經營,視情況再進行調整。」他說。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應該是美中冷戰升級的表現,主要集中在貿易領域,中共這種應對方式,對中國的傷害會更大。因為改革開放四十年,這麼多年的外向型經濟現在回過頭來搞進口替代,對中國整個技術進步、產業升級,會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

中共祕密的信創計劃

《華爾街日報》報導的「消A」計劃,對中國大陸來說並不陌生,不過它的名字不叫「清除美國科技 」,而是字面含義更加模糊的「信創」。

陸媒報導,「信創」即「信息技術應用創新」,最早源於2016年中共成立了「信息技術應用創新工作委員會」,該委員會旨在針對硬件及雲等基礎設施、基礎軟件、應用軟件、網絡安全等核心技術自主研發,使得信息技術安全可控,避免受制於人。

彭博社2021年報導,截至2020年7月,信創委員會已有1,160名成員,包括CPU製造商龍芯中科、信息安全公司Westone、服務器製造商浪潮集團等知名公司,但任何外資持股超過25%的公司,都將被排除在該委員會之外。

根據「中國信創產業政策普查報告(2022)」,截至2022年10月,中共國家和地方政府共發布了166項信創政策,其中2022年發布的有67項。

陸媒報導,在行業信創中,黨政與金融行業屬於第一梯隊,電信、電力、交通、石油、航空航天屬於第二梯隊,教育、醫藥領域滲透率低,處於第三梯隊。

信創從黨政軍局部起步,核心是公文系統,電子公文的自主可控替代是第一步,經歷了2013年與2019年兩次試點後,2020年開始,進入迅速推廣階段。目前的推廣集中在市級的黨政部門,未來繼續向區縣各級政府滲透進展。

截至2022年,31省市、115個中央和國家機關,共替代了500萬-600萬台PC和服務器,未來仍然有1,500萬台的空間。2023年後5年,在黨政部門的引領下,金融、電信、電力交通等八大重點行業也開始加快自主可控步伐。

李冠樺表示,對中共而言,它處理或傳送資訊的管道,如果都被外國產品把持或外國產品扮演重要角色,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

他分析說,現在美中正在彼此競爭,美國禁止先進AI芯片到中國,中共就趁機開始發展進口替代,確保數據安全的主導權同時,也培育自己信息產業技術的提升。「隨著中共推出《數據安全法》和《個人信息保護法》,只要涉及到數據它就一定要國產化。」

「因為涉及到國家安全,經濟利益或技術發展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現在中共真正想要的科技如AI晶片之類是拿不到的,但產業還是要繼續往前走,用質量低的IC產品雖然自砸腳,這是不得不然的一個選擇。」

「會造成什麼後果呢?」他說,當然會影響到他們的創新、阻礙技術進步。也表明未來外國公司要在中國市場發展,一旦是涉及到數據或個人資訊領域,遇到的難度會越來越大。

「在這樣的法令趨勢下面,對於企業來講也只能撤出一些比較敏感的領域,但在還沒有全面性禁止這些企業在消費性市場的發展的時候,應該還是把它當作是一個市場。這種趨勢會不會從政府機關進一步涉及到所有市場,目前看起來是不太可能,這可能涉及到WTO的歧視,中國(中共)應該不至於做到這麼明顯。」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中央社)

蘇紫雲表示,信創系統分三步走:第一階段手機已經完成了,第二階段替換辦公用電腦系統,第三階段包括雲伺服器的基礎設施。接著是用西方軟體寫成的自動化機器人等,大概都會用中共自己開發的軟體去做,包括航天,航空等等,都會由中共自己開發的軟體來替代掉,都要全部純粹的中共化。

他說,它要確保內部所使用的軟硬體都沒有外國的成分,避免其它國家在其中埋入後門。因為中共是駭客的老巢穴,知道西方的軟體有很多漏洞,另外原始碼它拿不到,原始碼裡面有沒有西方預先埋入的一些後門,它自己也沒有把握。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單位的一些機密文件的往來就有外流的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它第一個要求當然是安全。」他說。

蘇紫雲認為中共同時也有經濟的考量,要等試點成熟、開拓出自己的規格後,未來它要外銷到與中共一樣的威權國家,早前中共的華為跟中興電信出口過這種社會信用制度、監視系統,還有後台評價系統給南美洲的委內瑞拉和中東的專制國家。

「不過這種方式很笨拙。」他說,看似市場跟國家安全之間兼顧,可是等它斷掉了所有的技術來源,還要從頭摸索,再加上中共不民主的體制,相關創新的能力都可能被黨給抑制住,所以中國共產黨變成一個最大的人因病毒,扼殺所有的創造力。從人類文明來看,這種創造力要是被扼殺的話,通常不會持久的。

中國電信2022-2023年服務器集中採購項目開標, G系列芯片的採購占比上升至26.7%。圖為中國電信示意圖。(Shutterstock)

中國大陸的電信服務器也逐漸取代美國產品,中國電信集採的服務器種類分為A,I,G三類, A系列指AMD芯片的服務器,I系列是英特爾芯片,G系列則為國產芯片。

陸媒報導,2018年中國電信與2019年中國移動的服務器採購,並未明確採購國產CPU服務器,採購的服務器以搭載Intel的CPU服務器為主;但2020年中國電信服務器採購中,搭載國產CPU(鯤鵬+海光)的服務器首次明確進入大規模集採,G系列占比為19.9%;I系列、A系列的占比則分別為79.4%、0.7%。

中國電信2022-2023年服務器集中採購項目開標, G系列芯片的採購占比上升至26.7%;A系列芯片的占比為2.4%;I系列芯片的占比最高為70.9%。

《中國經營報》2023年2月11日報導,中國電信研究院宣布已研發出芯片和器件國產化率100%的5G擴展型小基站。與手機等小型終端設備芯片不同,通信基站的芯片對於製程的要求不會過高。

蘇紫雲認為,這是中共改革開放40年來一直不斷重複的一個現象,不管是電動車或航空業都是,以合資的名目引進外國技術,得到自己摸底摸熟了,就把外資一腳踹開。這樣一來,中共企業跟經濟發展就變得沒有信用,就會讓外資更加裹足不前,頂多就是單賣你一個產品,不會再有技術合資這個事情了。

「海光跟鯤鵬的CPU,可以說是資訊界的比亞迪。不管是鯤鵬或是海光,」他說,它基本的架構、軟體指令集都來自ARM系統。不過擴大會有個難題,像海光或鯤鵬的處理器用到7奈米工藝,已經是到頂了。如果不能取得新的機臺,等於是沒有再往下走的可能性了。

「中共現在選擇全部自主性的軟硬體,從風險角度來看的話,它賭注非常的大。中共都想努力開發先進製程的機台,一般預估可能要20年、25年之後了。」

蘇紫雲表示,政治是它最大的短板,目前它遇到的科技圍堵已經給中共很大的壓力了。它還要追求自主,優先採購自己的國內芯片,國外的廠家就被排除在外,外企就會轉過頭來會支持對中共的圍堵。譬如馬斯克也公開說,要對中共的電動車採取關稅圍堵。所以這種情況下,才會說中共的做法風險挺高的。

為何要「清除美國科技 

對於中共為什麼要實施清除美國科技的信創計劃,馮崇義認為,根源在於政治,因為共產黨為了政權安全,為了其意識形態,要跟以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世界作對。

他說,習近平不僅要控制中國,還要控制世界。他知道遲早要跟美國西方攤牌,為了防範美國和西方卡脖子,就製造這麼一個計劃,就像之前的中國製造2025。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打伊拉克的時候廢掉伊拉克的整個指揮系統,幾乎是不費一兵一卒就把薩達姆幹掉,中共那時候是傾全國之力來搞北斗系統,不再用GPS了。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資料照。(馮崇義提供)

「他這個計劃是服務於與美國爭霸,如果打不贏美國,至少一個平行世界,美國搞一攤,我就跟第三世界亞非拉這些國家,在那邊當頭。」

馮崇義表示,現在他很壞的地方就是把責任都推向美國,但西方的封鎖其實是他自己招來的,因為他要改變國際秩序,破壞貿易規則,還要改變世界的顏色,破壞整個自由民主制度,當然世界主流不能允許。

「這個對中華民族傷害很大。」他說,中國人好不容易吃了十幾年飽飯,也加進全球化裡頭,中國人創造力也爆發出來。這樣一來,又把整個民族的智商、整個民族的知識和整個民族的開放的心靈,又扼殺在搖籃裡頭。

馮崇義表示,有前車之鑑,毛一直講自力更生、獨立自主,搞了幾十年中國窮到什麼程度。

「後來改革開放跟西方美國自由民主世界搞好關係,以市場換技術,吃上了幾天飽飯,加上全球化,經濟上的翻幾番。這樣的話中華民族就會得利,就會有很多紅利可以迅速改變技術水平和整個產業水平,經濟制度上跟西方接軌,生活方式,生活質量,生活水平都迅速提高。」

他說,但是現在他要搞極權復辟、要保政權之後,中國進一步發展的路就被堵死,又回到毛的自力更生、獨立自主,跟南方世界、跟有求於中國的一些落後國家搞聯繫,跟歐美日本脫鉤,自絕於主流文明,這是對中華民族新的犯罪,讓中國得不到發展。回到毛時代封鎖中國,整天關起門來搞階級鬥爭,不斷清理各種各樣的敵人,讓整個國民陷入極度貧困。

「現在中國還有一半人口還是用國際標準,還是貧困線以下,現在這樣的話,這些人就沒有機會再像以前那樣可以搭國際的便車發展。所以他現在這種方式對人類對全球造成非常大的危害,但受害最深的還是中國人,讓他們重新失去跟國際接軌、向先進文明學習,然後改善他的文明,改善生活的機會。」

「一定要把中國和共產黨政權區分開來。」他強調說。◇

責任編輯:林妍#

推薦閱讀:
相關新聞
中日韓將罕見舉行高層峰會 分析:預期不高
G7財長會議聚焦中共產業政策和援烏貸款
新唐人電視台今年將舉辦三個國際大賽
台灣國防部發視頻:威權利劍刺不破民主之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