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為何密集抓捕中共間諜 專家解析

人氣 1191

【大紀元2024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今年5月初在中共黨魁習近平訪問歐洲三國的前後,整個歐洲大陸抓中共間諜的新聞突然之間多了起來。伴隨著中共與歐洲結構性矛盾的升級,最近對中共間諜的逮捕和調查增加,反映出歐洲對中共威脅的態度發生重大變化。

歐洲密集抓中共間諜

5月5日至10日習近平訪問歐洲三國,意圖在歐洲打下分裂的楔子。

不過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訪歐基本上沒有成果,更主要的反而是一種出口轉內銷式的宣傳,因為現在整個中共外交基本上都是在替中共黨魁塗脂抹粉,表面上是去促進中歐友誼,其實是去拉高習的形象。

就在黨魁訪歐之際,5月7日比利時和德國警方對歐洲議會德國議員馬克西米利安‧克拉(Maximilian Krah)及其華裔助手郭建(Jian G.)在歐洲議會的辦公室進行了搜查。郭建被指控涉嫌「多次將歐洲議會的談判和決策信息」傳遞給中共情報部門,並為中共情報部門監視在德國的中國異議人士。德國檢察官還表示,郭建是中共情報部門的雇員。

5月10日兩名英國人被告知將於明年接受審判, 4月份29歲的前研究員克里斯托弗‧卡什(Christopher Cash)和32歲的克里斯托弗‧貝里(Christopher Berry),被指控違反《官方保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向中共當局提供機密信息。

這兩起中共間諜案與習訪歐高度重合,可能是一種巧合。兩名被指控的英國人早在去年3月份已經被被捕,郭建在4月22日被逮捕,但歐洲政府密集抓捕中共間諜卻是一個顯而易見的趨勢了。

與郭建同日被捕的還有另外三位德國人,德國司法部表示,這三名德國人因涉嫌與中共情報機構合作移交可用於軍事目的特別是海軍技術而被捕。檢察官確認其中兩個嫌疑人是一對在杜塞爾多夫經營一家公司的夫婦,另外一位是中共國安部(MSS)特工。

今年4月初,瑞典也逮捕並驅逐了一名有該國居住許可、已在那裡住了20年的中國記者,稱該記者對瑞典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和平政策研究所所長、情報專家施密特-恩博姆(Erich Schmidt-Eenboom)對《日經亞洲》表示,中共間諜活動情況 「極其嚴重」,多年來一直在加劇,最近發生的逮捕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林子立(東海大學官網)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林子立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歐洲的間諜活動主要有三個目的:第一就是要了解當地最新的軍事、政治以及科技情報;第二類是希望能夠影響當地的政治氛圍,透過認識更多的社團、政治人物的捐獻,改變對中國(中共)的態度;第三是影響或去恐嚇、去威脅反對中共執政的異議人士,對象可能是藏獨、疆獨或各式各樣從中國逃出來的「政治犯」。這已經歷了非常長的時間、非常綿密,甚至在媒體、社群裡面都進行間諜活動。

最近歐洲中共間諜案還顯示出另外一個突出的特點是,無論是英國還是德國,從事間諜活動的主要都是本國公民(郭建有德中雙重國籍),而傳統上中共發展間諜對象通常會是海外華裔。另外他們身分更能接近政治高層,說明中共間諜的滲透程度在加深。

英國《泰晤士報》報導說,被捕國會研究人員是一名英國人,擁有議會通行證,多年來一直與國會議員就國際政策(包括與北京的關係)進行合作。他此前曾在中國生活和工作過,安全官員懷疑在那時被招募特工,並被送回英國,意圖滲透到批評北京政權的政治網絡中。

英國公民涉嫌滲透議會的事件引起了英國廣泛警惕,軍情五處負責人肯·麥卡勒姆(Ken McCallum)警告說,中國共產黨對英國構成了「最具改變遊戲規則的戰略挑戰」。

歐洲幾個大國政府已經成為中共間諜機構的關鍵目標。《中國共產黨間諜活動:情報入門》(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一書的合著者馬修·布拉吉爾(Matthew Brazil)對《日經亞洲》表示,對北京來說,「了解英國和歐盟國家正在討論哪些中國政策,現在比十年前更重要。 」

總部位於倫敦的智庫RUSI的副研究員斯蒂芬·布蘭克(Stephan Blancke)指出,意大利退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後,加大了對北京的批評,中共情報機構加大了對意大利的關注。

軍情五處處長麥卡勒姆。(MI5網站)

俄烏戰爭是分水嶺

在過去中共所謂改開時代,英國和德國曾設法與中共保持友好關係的,最近逮捕和調查的增加,反映出歐洲對中共威脅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

林子立表示,至少在這十年來其實中國(中共)間諜一直都很嚴重,德法英等國早存在大量的中國(中共)間諜。各個國家的情報機關也都在警告中國(中共)間諜行為,只是行政部門為了顧及跟中國的貿易關係,故意選擇視而不見。

但他認為,大概兩年前從烏克蘭戰爭發生的時候,歐洲已經改變了對中國(中共)態度。很多人說是因為香港、因為COVID19,其實真正的關鍵是俄烏戰爭。俄烏戰爭使得歐洲重新認識了俄羅斯,中國(中共)跟俄羅斯的不設底、不封頂的戰略夥伴關係,使得歐洲人更加害怕,他們不能讓俄羅斯贏得這場戰爭,可是中共與習近平也不能讓俄羅斯輸掉這場戰爭。所以歐洲已經在根本上不信任中國人了,這跟美中對抗一樣,是短時間之內改變不了的事實。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鄭欽模。資料圖。(鄭欽模臉書)

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對大紀元表示,近些年中英關係不斷下行,特別是對香港的社運人士流亡到英國去尋求政治庇護,他們對中國大陸內部了解比外界多,這對中共海外大外宣是一種打擊,中共著急去滲透英國。

他說,這次被發現中共滲透到德國的極右黨派,介入到個別國家政治領域,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禁忌,造成德國的社會對中共非常大反彈。

鄭欽模表示,中共目前急於擴大在歐洲的影響力,不管是利用歐洲來平衡美國,或透過歐洲來消化產能過剩,都需要歐洲,所以可以預見中共在歐洲特別是德法英等國的間諜活動會不斷升高。

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對大紀元表示,之前英國就像歐洲大多數國家一樣,只是把中國(中共)定位為挑戰而不是威脅,但現在英國基本上是歐洲國家裡面最積極配合美國的了。歐盟對中國(中共)的定位是所謂的合作夥伴、競爭對手跟制度性的對手,現在定調也正朝著對手這個越來越負面的方向發展。

他分析了四個原因:一是中國(中共)對外的擴張主義企圖跟歐美叫板;二是現在歐洲最關心的就是俄烏戰爭,中國(中共)持續支持俄羅斯,讓俄羅斯的戰爭機器得以維持;三是中國(中共)不公平的貿易競爭,電動汽車就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四是歐洲跟中國(中共)在意識形態價值觀上面有根本性的差異。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鍾志東(鐘志東提供)

鍾志東認為,歐洲對中國(中共)將會日趨強硬,具體的反映就是持續跟美國來合作,採取一致的步伐;在認知上強化中國(中共)對西方國家的威脅,強化中國(中共)在科技上的管制以及涉入印太事務;最終以更嚴肅態度檢視中國(中共)支持俄羅斯的立場。

「軟土深掘」 中共間諜為何把歐洲當活動中心

中共已將歐洲作為美國之外的另一個間諜活動中心。4月18日荷蘭軍事情報機構MIVD在其年度報告中表示,中共間諜將荷蘭半導體、航空航天和海事行業作為目標,試圖加強北京的武裝力量;今年3月份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發布聲明表示,選舉委員會極有可能受到中共政府相關的網絡實體的攻擊;挪威情報部門今年早些時候稱,中共間諜在歐洲大陸各地活動,參與政治和工業間諜活動。

密切關注中共情報人員活動的人說,中共間諜活動的重點仍然是獲取與國內安全、外交和國家安全決策、科學研究和技術有關的情報。

2023年英國議會情報和安全委員會發布的一份報告說,中共的國家目標非常簡單,就是要確保中國共產黨繼續掌權,其它一切都服從於這一目標。中共幾乎所有的全球活動都是在與美國鬥爭的背景下進行的,美國和所謂台獨、藏獨、新疆分裂、中國民主運動,最受中共情報部門的關注,法輪功也受中共情報部門關注。中共對英國情報的重點,是挑唆英國和美國在對華政策上出現分歧。

歐盟與北約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已成為中共間諜之都,存在一個約有250名中國間諜的龐大中共情報人員網絡。2019年歐洲對外行動局(EEAS)緊急警告歐洲外交官提防中共的間諜活動,不要進入某些場所,包括歐盟委員會主樓和歐洲經濟事務局辦公樓步行範圍內的一家受歡迎的牛排館和一家咖啡館。

圖為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委員會大樓前的歐盟旗幟。(Emmanuel Dunand/AFP via Getty Images)

鍾志東將這種現象稱為「軟土深掘」。他表示,相較於美國,歐洲對華立場相較溫和,沒有像美國那麼嚴格的管制,這讓整個歐洲成為中國間諜比較容易活動的中心。

他分析說,歐洲基本上都是包容性很強的民主國家,一直希望能在美國之外成為國際社會多極體系的一極,相當程度有別於美國的思維,也是除了美國之外的一個科技重鎮,當然就成為整個中共情報工作的一個重點。

執政無合法性 中共有強烈不安全感

鄭欽模表示,中共的間諜活動是全球性的,不僅僅把歐洲作為間諜活動的中心,它對台灣也有各種間諜活動,甚至他自己所處的學術界其實就鬼影重重。

他說,因為中共沒有合法性,它的統治根本不是來自人民的同意,在這種自卑轉自大的過程裡面,它事事都要去掌控,除了國內操控,也要事事去操控外國,還透過網路駭客不斷地去收集資料。

「很多人好奇說它為什麼什麼資訊都要收集,就是中共內心包括習近平對政權內心的不安全感,造成了他越來越獨裁。匪夷所思在國內非常積極在抓間諜,不容許任何的外國人甚至本國人正常收集商業信息,這對中共來講都是間諜。」

鄭欽模表示,中國社會幾千年來都強調仁義禮智信,是一個互相幫忙的和睦社會。可是中共為了掌控,特工線民非常多,造成人跟人之間完全不信任。目前中國社會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人與人之間的疏離、碰瓷,甚至家人之間互相告密。甚至他們的官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中紀委好像在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所以讓每一個人都在互相猜忌之中,這就是中共對中國社會最大的一個危害。

「其實這是很悲哀的,我想在中共政權崩潰以後,中國可能要用非常長的時間來做文化復興跟所謂心靈的療養。」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傳美擬禁卡巴斯基殺毒軟件銷售 釋何信號
歐盟首次針對俄羅斯天然氣實施制裁
法12歲猶太少女遭強姦 馬克龍譴責反猶主義
高溫熱浪襲擊印度 新德里數十人熱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