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为何密集抓捕中共间谍 专家解析

人气 1179

【大纪元2024年0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今年5月初在中共党魁习近平访问欧洲三国的前后,整个欧洲大陆抓中共间谍的新闻突然之间多了起来。伴随着中共与欧洲结构性矛盾的升级,最近对中共间谍的逮捕和调查增加,反映出欧洲对中共威胁的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欧洲密集抓中共间谍

5月5日至10日习近平访问欧洲三国,意图在欧洲打下分裂的楔子。

不过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对大纪元表示,习近平访欧基本上没有成果,更主要的反而是一种出口转内销式的宣传,因为现在整个中共外交基本上都是在替中共党魁涂脂抹粉,表面上是去促进中欧友谊,其实是去拉高习的形象。

就在党魁访欧之际,5月7日比利时和德国警方对欧洲议会德国议员马克西米利安‧克拉(Maximilian Krah)及其华裔助手郭建(Jian G.)在欧洲议会的办公室进行了搜查。郭建被指控涉嫌“多次将欧洲议会的谈判和决策信息”传递给中共情报部门,并为中共情报部门监视在德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德国检察官还表示,郭建是中共情报部门的雇员。

5月10日两名英国人被告知将于明年接受审判, 4月份29岁的前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卡什(Christopher Cash)和32岁的克里斯托弗‧贝里(Christopher Berry),被指控违反《官方保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向中共当局提供机密信息。

这两起中共间谍案与习访欧高度重合,可能是一种巧合。两名被指控的英国人早在去年3月份已经被被捕,郭建在4月22日被逮捕,但欧洲政府密集抓捕中共间谍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了。

与郭建同日被捕的还有另外三位德国人,德国司法部表示,这三名德国人因涉嫌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移交可用于军事目的特别是海军技术而被捕。检察官确认其中两个嫌疑人是一对在杜塞尔多夫经营一家公司的夫妇,另外一位是中共国安部(MSS)特工。

今年4月初,瑞典也逮捕并驱逐了一名有该国居住许可、已在那里住了20年的中国记者,称该记者对瑞典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和平政策研究所所长、情报专家施密特-恩博姆(Erich Schmidt-Eenboom)对《日经亚洲》表示,中共间谍活动情况 “极其严重”,多年来一直在加剧,最近发生的逮捕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林子立(东海大学官网)

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林子立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在欧洲的间谍活动主要有三个目的:第一就是要了解当地最新的军事、政治以及科技情报;第二类是希望能够影响当地的政治氛围,透过认识更多的社团、政治人物的捐献,改变对中国(中共)的态度;第三是影响或去恐吓、去威胁反对中共执政的异议人士,对象可能是藏独、疆独或各式各样从中国逃出来的“政治犯”。这已经历了非常长的时间、非常绵密,甚至在媒体、社群里面都进行间谍活动。

最近欧洲中共间谍案还显示出另外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无论是英国还是德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主要都是本国公民(郭建有德中双重国籍),而传统上中共发展间谍对象通常会是海外华裔。另外他们身份更能接近政治高层,说明中共间谍的渗透程度在加深。

英国《泰晤士报》报导说,被捕国会研究人员是一名英国人,拥有议会通行证,多年来一直与国会议员就国际政策(包括与北京的关系)进行合作。他此前曾在中国生活和工作过,安全官员怀疑在那时被招募特工,并被送回英国,意图渗透到批评北京政权的政治网络中。

英国公民涉嫌渗透议会的事件引起了英国广泛警惕,军情五处负责人肯·麦卡勒姆(Ken McCallum)警告说,中国共产党对英国构成了“最具改变游戏规则的战略挑战”。

欧洲几个大国政府已经成为中共间谍机构的关键目标。《中国共产党间谍活动:情报入门》(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一书的合著者马修·布拉吉尔(Matthew Brazil)对《日经亚洲》表示,对北京来说,“了解英国和欧盟国家正在讨论哪些中国政策,现在比十年前更重要。 ”

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RUSI的副研究员斯蒂芬·布兰克(Stephan Blancke)指出,意大利退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后,加大了对北京的批评,中共情报机构加大了对意大利的关注。

军情五处处长麦卡勒姆。(MI5网站)

俄乌战争是分水岭

在过去中共所谓改开时代,英国和德国曾设法与中共保持友好关系的,最近逮捕和调查的增加,反映出欧洲对中共威胁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

林子立表示,至少在这十年来其实中国(中共)间谍一直都很严重,德法英等国早存在大量的中国(中共)间谍。各个国家的情报机关也都在警告中国(中共)间谍行为,只是行政部门为了顾及跟中国的贸易关系,故意选择视而不见。

但他认为,大概两年前从乌克兰战争发生的时候,欧洲已经改变了对中国(中共)态度。很多人说是因为香港、因为COVID19,其实真正的关键是俄乌战争。俄乌战争使得欧洲重新认识了俄罗斯,中国(中共)跟俄罗斯的不设底、不封顶的战略伙伴关系,使得欧洲人更加害怕,他们不能让俄罗斯赢得这场战争,可是中共与习近平也不能让俄罗斯输掉这场战争。所以欧洲已经在根本上不信任中国人了,这跟美中对抗一样,是短时间之内改变不了的事实。

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兼系主任郑钦模。资料图。(郑钦模脸书)

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对大纪元表示,近些年中英关系不断下行,特别是对香港的社运人士流亡到英国去寻求政治庇护,他们对中国大陆内部了解比外界多,这对中共海外大外宣是一种打击,中共着急去渗透英国。

他说,这次被发现中共渗透到德国的极右党派,介入到个别国家政治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禁忌,造成德国的社会对中共非常大反弹。

郑钦模表示,中共目前急于扩大在欧洲的影响力,不管是利用欧洲来平衡美国,或透过欧洲来消化产能过剩,都需要欧洲,所以可以预见中共在欧洲特别是德法英等国的间谍活动会不断升高。

台湾国家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钟志东博士对大纪元表示,之前英国就像欧洲大多数国家一样,只是把中国(中共)定位为挑战而不是威胁,但现在英国基本上是欧洲国家里面最积极配合美国的了。欧盟对中国(中共)的定位是所谓的合作伙伴、竞争对手跟制度性的对手,现在定调也正朝着对手这个越来越负面的方向发展。

他分析了四个原因:一是中国(中共)对外的扩张主义企图跟欧美叫板;二是现在欧洲最关心的就是俄乌战争,中国(中共)持续支持俄罗斯,让俄罗斯的战争机器得以维持;三是中国(中共)不公平的贸易竞争,电动汽车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四是欧洲跟中国(中共)在意识形态价值观上面有根本性的差异。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钟志东(钟志东提供)

钟志东认为,欧洲对中国(中共)将会日趋强硬,具体的反映就是持续跟美国来合作,采取一致的步伐;在认知上强化中国(中共)对西方国家的威胁,强化中国(中共)在科技上的管制以及涉入印太事务;最终以更严肃态度检视中国(中共)支持俄罗斯的立场。

“软土深掘” 中共间谍为何把欧洲当活动中心

中共已将欧洲作为美国之外的另一个间谍活动中心。4月18日荷兰军事情报机构MIVD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中共间谍将荷兰半导体、航空航天和海事行业作为目标,试图加强北京的武装力量;今年3月份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发布声明表示,选举委员会极有可能受到中共政府相关的网络实体的攻击;挪威情报部门今年早些时候称,中共间谍在欧洲大陆各地活动,参与政治和工业间谍活动。

密切关注中共情报人员活动的人说,中共间谍活动的重点仍然是获取与国内安全、外交和国家安全决策、科学研究和技术有关的情报。

2023年英国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共的国家目标非常简单,就是要确保中国共产党继续掌权,其它一切都服从于这一目标。中共几乎所有的全球活动都是在与美国斗争的背景下进行的,美国和所谓台独、藏独、新疆分裂、中国民主运动,最受中共情报部门的关注,法轮功也受中共情报部门关注。中共对英国情报的重点,是挑唆英国和美国在对华政策上出现分歧。

欧盟与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已成为中共间谍之都,存在一个约有250名中国间谍的庞大中共情报人员网络。2019年欧洲对外行动局(EEAS)紧急警告欧洲外交官提防中共的间谍活动,不要进入某些场所,包括欧盟委员会主楼和欧洲经济事务局办公楼步行范围内的一家受欢迎的牛排馆和一家咖啡馆。

图为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委员会大楼前的欧盟旗帜。(Emmanuel Dunand/AFP via Getty Images)

钟志东将这种现象称为“软土深掘”。他表示,相较于美国,欧洲对华立场相较温和,没有像美国那么严格的管制,这让整个欧洲成为中国间谍比较容易活动的中心。

他分析说,欧洲基本上都是包容性很强的民主国家,一直希望能在美国之外成为国际社会多极体系的一极,相当程度有别于美国的思维,也是除了美国之外的一个科技重镇,当然就成为整个中共情报工作的一个重点。

执政无合法性 中共有强烈不安全感

郑钦模表示,中共的间谍活动是全球性的,不仅仅把欧洲作为间谍活动的中心,它对台湾也有各种间谍活动,甚至他自己所处的学术界其实就鬼影重重。

他说,因为中共没有合法性,它的统治根本不是来自人民的同意,在这种自卑转自大的过程里面,它事事都要去掌控,除了国内操控,也要事事去操控外国,还透过网路骇客不断地去收集资料。

“很多人好奇说它为什么什么资讯都要收集,就是中共内心包括习近平对政权内心的不安全感,造成了他越来越独裁。匪夷所思在国内非常积极在抓间谍,不容许任何的外国人甚至本国人正常收集商业信息,这对中共来讲都是间谍。”

郑钦模表示,中国社会几千年来都强调仁义礼智信,是一个互相帮忙的和睦社会。可是中共为了掌控,特工线民非常多,造成人跟人之间完全不信任。目前中国社会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人与人之间的疏离、碰瓷,甚至家人之间互相告密。甚至他们的官员,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中纪委好像在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所以让每一个人都在互相猜忌之中,这就是中共对中国社会最大的一个危害。

“其实这是很悲哀的,我想在中共政权崩溃以后,中国可能要用非常长的时间来做文化复兴跟所谓心灵的疗养。”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记者面临俄罗斯起诉 《华日》要求无罪释放
秘鲁邀美投资新港口 制衡中共影响力
拜登:中共为俄提供生产武器的能力和技术
【新闻大破解】欧议会向右转 牵动欧美中关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