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苗受害者屢屢維權未果 病毒專家提建議

人氣 1852

【大紀元2024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採訪報導)中國「新冠疫苗受害群體」的七十多位成員原計劃7月2日在北京遊行,尋求官方救助。但當局沒有回應遊行申請,許多疫苗受害者還遭到監控。多位疫苗受害者本人或家屬向大紀元述說患病之苦、維權之難。歐洲病毒專家董宇紅有感於疫苗受害者維權的艱辛,提出能有效恢復健康的新穎方法。

疫苗受害者維權 申請遊行未果

6月底,中國大陸「新冠疫苗受害群體」七十多名成員聯名向北京公安局治安總隊遞交遊行申請書,擬定在中共三中全會召開前在京請願,表達呼籲建立新冠疫苗傷害救助保障機制的訴求。但截至7月2日遊行當天,北京市警方或政府部門均未發出書面批覆。

據自由亞洲電台7月2日報導,聯署名單上有三十多人被當局24小時看管,其餘人士也早已被在京官員勸阻、扣留而無法參加遊行。最終,僅孫娜啦一人如期在北京的國家衛健委外現身,但她隨即被在現場的家鄉官員勸阻,對方承諾會補償其前期及未來的治療費用。

目前未知孫娜啦最終是否獲得補償。

根據收集整理新冠疫苗不良反應案例的民間機構網站www.vinjury.org的統計,截至2023年10月,中國民眾舉報多達2700起疑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英文簡稱AEFI)。其中,白血病和糖尿病比例最大,分別有1310例和878例;而其它涉及神經和自體免疫系統的疾病也有大約470餘例。

今年4月26日,曾研發在中國上市的首款新冠滅活疫苗的中國生物前董事長、首席科學家楊曉明落馬。網上一片悲憤質疑聲,認為其落馬與疫苗質量和後遺症的相關醜聞有關。

大紀元持續的一線採訪揭示,中國的疫情仍在延燒,但官方以多種方式掩蓋。更多民眾正受到疫苗後遺症和新冠後遺症的雙重困擾。(先前報導:中國人進入新冠和疫苗兩類後遺症的苦難

疫苗受害者訴苦況

長期以來,接種新冠疫苗出現疑似嚴重異常反應的受害者和家屬希望向中共政府尋求救濟,但過程異常艱難。

鄧女士7月3日對大紀元表示,她女兒是學校安排打的武漢生物疫苗,當時是政府通知到學校、學校通知家長帶學生去接種。

「打了第二針疫苗回來就有厭食、乏力、呼吸困難,開始我們打感冒劑了,打了兩個多月,(最後)確診白血病。」

鄧女士說,醫生說是打疫苗導致的,「只是跟我們說,跟政府、衛健委他不敢說。」後來他們也填了有關打疫苗後有不良反應的表格交給鎮政府,但沒有下文。他們去北京國家衛健委上訪,也被阻止;找廠商,去到門口不讓進去。

鄧女士說她女兒花了八十多萬元(人民幣)治病,現在身體沒有抵抗力,反覆感染、發燒。

「我們打的時候是國家強制打,打出事來都沒有人來承擔這個醫療費用,我們老百姓貧困,承擔不了這個醫療費用。」

另一位受訪者趙女士說,她自己打疫苗後得了白血病。

「當時是村裡面通知說現在能接種新冠疫苗了。我當時在上班,我們是個人企業,說是不接種不能乘坐公共交通、不能去什麼地方,沒有辦法我就接種了。」

她說,打完針以後,一直有乏力的狀態。開始沒當回事,慢慢的牙齦腫痛、骨頭痛、腰痛、流鼻血,然後高燒不退,她一直當成感冒去對待。退燒後,開始出現各種其它症狀,比如心慌、胸悶、氣短,老是上不來氣,後來到省醫院化驗得知是白血病,而且是危重病人。

「我(到)醫院總共化療了7次,2023年3月底截止,當地的醫院沒有別的方法,(我)就去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去治療,現在就是維持狀態。之前一個月去一次,現在三個月做一次。」

她說治療全部自費,因為不知為什麼醫保聯不了網,沒有辦法報銷。

趙女士說,最初她和丈夫都以為得這病是個人不幸,後來其他病人還有醫院的護士偷偷地說可能是科興疫苗導致的,反映上去後,政府答覆說沒有關聯的,也沒有人給予救助。

「沒有人聯繫過我們,包括我去國家疾控局,人家說轉到地方了,但是我們地方的疾控(中心)從來沒有人跟我聯繫過,相當於我們這個事不存在,沒有人管我們這個事情。」

趙女士說上次去北京,她是被地方官員強帶回來的;這次因為他們說好要回來見面,她就配合回來了,但是回來後沒有人跟她談。

據悉,趙女士的丈夫去年因為向國家衛健委遞交收集的受害者材料反映情況,被判刑一年,後來減刑半年,理由是「尋釁滋事」。

打疫苗致死者的家屬吳華(化名)對大紀元說,他們有一個50、60人的去世者家屬群,沒有幾個得到賠償。有的有賠償,大多數人正在走維權的流程。

「我愛人走了一段時間(我)才開始維權」,吳華說,他的妻子打了兩針疫苗後,出現疲憊、乏力,半年以後莫名其妙地咳嗽,醫院說是肺炎,後來說是嚴重的動脈血栓。

吳華連說兩次,擔心維權被說成「抹黑政府」。他說自己並沒有打算7月2日去遊行,但這兩天還是被當地控制起來了,不讓出門。

歐洲專家董宇紅給疫苗受害者的建議

董宇紅博士是歐洲病毒學及傳染病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對於保健有獨到研究。她認為其實接種疫苗帶來的損害很難通過維權的方式得到恢復。原因是受害者面對的壓力不小,中國的普通百姓要自己舉證很難。而不管是不是疫苗引起來的問題,她建議人們先自己找一些比較實用的方法,把自己的身體想辦法恢復再說。

新唐人與紐約州健保市場合辦「2023紐約州健保諮詢會」,兩位病毒專家董宇紅(中)、林曉旭(右)講解如何提高人體免疫力。左為新唐人「健康1+1」節目主持人JoJo。(林丹/大紀元)

董宇紅7月3日對大紀元解釋說,人的身體與生俱來有一種先天的自我恢復能力,叫自癒力。身體受損了可以自己修復,從基因的水平上修復,從細胞的水平上修復,從身體的器官、系統各方面來修復。

「俗話說『三分治七分養』,醫生給做完治療了,只是當時的症狀緩解,真正要把這個病根治或者說讓身體得到徹底的恢復,靠自己去養。即使是維權得到一些補償了、醫院去治了,最後你還是得靠自己把它養好,而且有些東西是錢買不來的,所以咱們就是自己想辦法。」

她提到三個提高自身自癒力的途徑:

首先要吃一些天然的食物,因為裡面抗氧化劑的成分高,對身體有害的成分少;

第二是有一種新穎的方法,就是多聽古典音樂。她講到一個實驗,2022年6月份在西班牙舉行了一場古典音樂會,聽眾中有60名患老年痴呆症或者衰老引起認知障礙的人,另外還有一個健康對照組。科學家分析他們聽音樂之前和之後的基因,最後發現聽古典音樂的這些人自我修復明顯。

「我們知道還有一些很有趣的研究,那些聽搖滾音樂的人、聽流行音樂的人,他們比較短命,而聽傳統的古典音樂的人往往長壽,這是有大量的案例研究的。」

第三個途徑就是打坐這種傳統的生活方式,能讓身體處於一种放松的狀態,它起源於傳統文化。現在在西方也演變成各種各樣的練習,包括正念,意思就是放下一些雜七雜八的念頭,想一些好的事情,能夠讓身體起到一些變化,研究發現,人打坐能獲得促進正向的平衡的免疫力。

最後,就是平時改變自己的負面思維,會改善身體狀態。

董宇紅說:「有利他性的幸福觀的人,細胞的基因就容易出現一些正向的變化,其中之一就是他的抗炎症的基因會明顯下降。我們知道疫苗對人體的損傷很多都是引起慢性的炎症狀態,如果我們整個免疫細胞的基因從一個慢性炎症狀態轉向了抗炎的狀態,豈不是從根本上可以逆轉我們身體的一個體制嗎?」

責任編輯:李仁和#

推薦閱讀:
相關新聞
疫苗受害者擬亞運開幕式向習遞交受害名單
【菁英論壇】中共高層不打疫苗 百姓成小白鼠
中國疫苗受害家屬致兩會代表建議書
周曉輝:突下一銷毀令 中共在怕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