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華人面面觀

人氣 17
標籤: ,

【大紀元5月24日訊】關心時事的中國人都不會忘記2000年6月的英國多佛港慘案,58名中國偷渡者在試圖從比利時非法進入英國時被悶死在他們所搭乘的冷藏貨車內。多佛港慘案之后,中國在歐洲的地下勞工(俗稱黑工)越發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在南歐和中歐几乎每個國家都有大量來自中國大陸的黑工,其中尤以意大利和西班牙為甚,原因之一是這些國家對外國人的管理相對寬松。据估計,意大利至少有30万華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勞工。中國勞工大多是偷渡過來的或者是持商務簽證逾期不回去的,因此意大利究竟有多少中國勞工几乎無法統計。意大利政府有時會實行大赦,給這些“黑戶”的外國人發放合法居留證。最近的兩次大赦分別在1998年和2002年9、10月份。黑工們得以以正當身份留在意大利的希望一般就寄托在大赦之上。

意大利的中國人中絕大多數是浙江人,其中又以溫州人居多,其次是青田人,零星地有些福建人和北方人點綴其中。一次我和一名溫州人開玩笑,說溫州人都到國外了,那溫州豈不是一座空城了? 他也笑了,告訴我留下的溫州人都是老弱病殘,年輕人都是來自外地的,溫州人的觀念就是能守住家業不是本事,能創業才是本事,所以在溫州本來就已過得有滋有味的人也一定要舍家棄業地出國作出個樣子來給大家看。

而近兩三年來悄然進軍歐洲的東北人的想法正好相反。對於北方人來說,能守住家業也是本事。然而這几年北方人,尤其東北人來歐洲一般來說實在是迫不得已。東北聚集了大量國營重工業企業,以前計划經濟時靠國家補貼,現在大型國企運轉困難,維持不下去,東北大量的重工業企業倒閉了。職工下崗了以后也很難拿到社會救濟,用一位來意大利的東北老鄉的話來說是“越活越沒路”。索性到國外拼一把,賭個前程。在米蘭的一個地鐵口,我遇到了從撫順來的趙先生,他來了兩年了,提起撫順的煤礦他就搖頭嘆气,說好几年前撫順煤礦挖出的煤就已經夠以后兩年的了。煤多了价錢就降下來了,連本儿都賺不回來.沒辦法,雖知前途未卜,他還是輾轉托人花了十几万塊錢來到了意大利,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出來的前几年他掙的錢都得用來還錢。即使如此艱辛,他的鄰居,朋友中想步他后塵的仍然大有人在。

走在羅馬或米蘭的華人區中,恍然覺得回到了中國,大街上中文招牌林立,中國的服裝批發店和小商品店一家挨著一家,貨都是從中國進的。配套的服務設施也相應而生,什么“复興食品店”、“姐妹美發廳”、“養生堂中藥店”、“求知書店”等等等等。而有些招牌上甚至只有中文,這些源源不斷的中國顧客就足夠使一個店鋪維持下去了。在這里早已見不到中國人的面孔淹沒在大鼻子中的情景了,相反意大利面孔倒成了稀有之觀。中國人在意大利的規模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每次當我經過米蘭華人區的一家鋪面很大的中國工藝品店時,我都要駐足觀望櫥窗里的精美的中式衣服,京劇臉譜和充滿中國文化神韻的工藝品。這家店是由八十多歲的王老先生的儿孫們掌管的。天儿好的時候,王老先生就會拖著悠閑的步子踱到他的店里來,店員們馬上端過一把椅子讓他落座,听他講他二十几歲時來到意大利的經歷。歲月的痕跡寫在他的臉上,他的眼昏花了,腿腳不利落了,但依然說著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談到他是如何到意大利時,他用手比划著,拖著長聲對我說:“那時我們在船上漂泊了好几十天呀!好——几十天呢!”從他只身一人來到這里,到現在儿孫滿堂,琳琅滿目的工藝品和首飾充滿了他的店鋪,這是他的一生中的六十年的旅程。

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腦子里裝著前輩們在這片土地上創造的奇跡,使用各种辦法蜂擁進意大利的時候,意大利的經濟卻和其他的歐洲國家一樣越來越不景气。一些新來的中國人剛到米蘭時天天在華人區的街上等工,有的已經在露天睡了好几個月了,因為一直沒活干,也就沒錢“搭鋪”。他們管租房子住叫搭鋪,一個八平米的小屋里上下鋪住三四個人。
比起他們來說“包身工”還算強些了呢。意大利不少地方都有中國人開的服裝加工厂,工人都是包吃包住,戲稱“包身工”,當然他們的境遇比真的“包身工”好得多,他們有工資,雖然不多,但不僅夠自己的生活,還可以往中國寄一些補貼家用。工作時松時緊,活儿來了催得緊節假日也得做,一天十几個小時地做或是干通宵是常有的事。沒活時很清閑,可以逛逛街,探親訪友。這樣的打工既辛苦也沒有多少錢掙,但畢竟生活有保證,不用露宿街頭。吃苦對于他們來說不算什么,本來就沒想來這里享福,唯一讓人撓頭的是生病。身為黑戶口怎么敢去看醫生呢?我的朋友小杜一次生大病,自己從國內帶來的藥不管用了,大家左思右想,想出了一個辦法,把她放到街上,讓人以為她是突發病,于是有好心人把她送到了醫院,急診就沒查她的戶口。朋友感嘆說:“也多虧是意大利,如果是中國可不見得有人管。”

小杜在一個中國人開的服裝厂工作。這种工厂的老板一般都是那些來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已經在意大利扎下根了的華人。在當初意大利經濟繁榮的時候,他們靠打工存下了錢,辦了居留,然后不只是辦了工厂,把老婆孩子辦出來了,而且他們的七大姑八大姨也靠著他們的關系在羅馬、那波里、巴賽羅那、巴黎、布魯塞爾等地安下了家。一來二去,家族生意如滾雪球般越做越大,中國人不是講個衣錦還鄉嗎?現代人又近了一步,只穿上好衣服回去不算什么,還得回鄉投資,造福于鄉里。于是這些偷渡前輩們的輝煌在家鄉人口中傳頌著,他們得到了更多的人羡慕的目光,年輕人的心也被他們帶動著飛向了那片未知的土地。

當人們在黑暗中時,人們的臉通常是轉向黑暗的背景襯托下的那几點輝煌。他們有意無意地不把目光投向那些在華人區里餓著肚子蹲牆角等工的衣衫襤褸的人。然而多佛港慘案使他們警醒,使他們感受到了那似乎不存在的襯托輝煌的黑暗。那是58個在一個國家找不著工作而想偷渡到另一個國家賭賭自己運气的打工仔。他們和任何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仔有什么不一樣嗎?只不過那一天他們不幸登上了那輛卡車,而其他的人用了另外的辦法偷渡邊境。

還有一批人數極少的中國人,他們雖然人少,但因為他們經常在旅游點出現,所以就很引人注目,就是那些街頭畫畫的。在這里的街頭畫畫可不是一個單純的繪畫技巧問題,畫家還得有一雙敏銳的眼睛,知道警察什么時候來了,還不是所有的警察都管這种事,得注意著管這种事的警察是否出現在視野之內,一看到就得飛快地收起畫板和那几張范畫迅速撤离。運气好的時候能掙個百八十歐元,不好的時候白白站在那里一天,任憑你怎么贊美路過的意大利小姐的姣好的容顏,她依舊目不斜視地從你身邊擦過。這樣的掙錢方法雖然不象打工那么辛苦,但沒有穩定的收入,有時真是吃了上頓,不知下頓在那里。

我見到的運气最好的可能要數周先生了,他是個醫生,剛來意大利時也是做拼體力的流水線工作,一個月下來實在受不了了,在中國一個醫生大概是從來不會有這樣的机會碰這樣的工作的。之后命運的安排使他認識了一個意大利貴族,從此他每天和這個貴族聊一個小時天,主要是關于中國文化的內容,這樣他就住在這個貴族的家里。意大利大赦時他還得到了他的幫助。他的生活富足而悠然自得。然而這樣的事實在是鳳毛麟角,絕大多數意大利的中國人在時時刻刻為他們的溫飽問題辛苦地奔波。他們沒有時間思考將來,沒有時間思考為什么他們背井离鄉,也沒有時間思考讓他們成為异鄉之客的中國的經濟現狀。他們也不認為這是他們的事,或是他們能改變這一切。日复一日的高強度的枯燥工作中,于無形中,他們中的大多數不再思考,而是承認現狀,拼命掙錢,默默地承付起生活中的沉重。因為這過于激烈的競爭,人与人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緊張,人情極度淡漠,不少中國人不無寒心地說:“欺負中國人的人還是中國人,出了問題大使館也不出面,我們受了委屈和誰說?”中國人看到同伴的錢眼紅而把同伴綁架來勒索他的家人的事在意大利并不是什么新鮮事,這种事如果找到中國大使館,他們是一律推到意大利警察身上而不管的。

這就是在意大利的中國人的真實寫照,有得意的,也有失意的,有成為大老板的,也有給別人打了几十年工的,還有日日在街上轉悠找不到工的,更有作了他鄉之鬼的。但不管怎么樣,几乎每個在异國它鄉謀生的人身后都有一段艱苦奮斗的經歷,一個充滿酸甜苦辣的故事。而每一個故事都是給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生動的注腳。人們在絕望和嚮往的交織中,用腳做著選擇。 ◇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緊急召回 問題炸雞或已致英國五人死亡
英國解封 中學生上課需戴口罩
英國最新解封計劃詳解
組圖:波蘭克拉科夫用無人機監測空氣質量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新聞大家談】力挺川普 佛州州長躥紅
【秦鵬直播】民主黨窩裡反 拜登被奪核武權?
【軍事熱點】中共南海部署戰機 台海衝突升級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財商天下】習點讚航天股價大跌 二十大開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