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農民難敵徵地 天堂家園迫遷沒商量

標籤:

【大紀元10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歐嘉報導)杭州西湖區政府根據杭州市政府2004年1月份審查批復的《關於西溪濕地保護總體規劃》,以濕地保護為名,徵定蔣村鄉15000多畝土地,該鄉周家村、王家橋村、深潭口村兩萬多村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農轉非」,並被要求強制限期離開他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土地。

* 保護濕地還是利益驅使?

據工人日報報導,杭州市「西溪濕地保護區」總體規劃是由杭州市政府於2004年1月份審查批復的。當時,提出濕地保護區的功能定位為以秀麗的濕地自然景觀、底蘊深厚的歷 史人文景觀為特色,融保護、利用、研究、遊覽為一體的近郊濕地保護區,規劃面積為10.08平方公里,涉及徵用土地上萬畝,農民們賴以生存的農田、魚塘都 被政府劃入「濕地保護區」範圍。

西湖區告訴記者:西溪濕地保護區總體規劃是由市規劃局提出,市政府批准的。保護區範圍約10平方公里,外圍保護地帶約15平方公里,周邊景觀控制區約50公里。    

許姓區長稱,在這一巨大的工程中,政府計劃投資40億元。他說,村裡的土地是以15萬元一畝或10萬元一畝補償給村裡,經過開發,把生地變成七平兩通的熟地,轉給投資商大約是500萬元一畝,政府每畝只能淨剩100多萬元。

在所定的保護區內,某開發商卻已經造起了西溪名苑商品樓,該樓盤的價格約在 8000每平方米,據說該開發商和浙江省市政府官員都有關聯。

* 農民被強制趕出家園

周家村、王家橋村、深潭口村兩萬多村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農轉非」,並限期離開他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土地。村民在有關材料裏寫道:「我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片土地上。要說保護濕地,首先是我們在保護濕地。這塊土地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命根子,沒有誰比我們更珍惜它。我們堅決反對以保護為名對這塊土地進行商業性開發。」蔣村鄉政府有關簽約拆遷的通知中,赫然寫著:「×××,限期到村委簽訂協議書,並按規定時間騰空交房,過期將你戶列為強拆對象,望三思而行以免經濟受損。」

居民反映:「相關工作人員在丈量、評估、簽約、拆遷的過程中存在違規操作,有的村民全家不得不住在危樓忍受拆遷的轟鳴聲,有的因不能接受被拆遷的現實,在強壓下被迫流浪在外不敢回家,甚至有的村民被關押。」

村民說,幾乎每天傍晚都會有鄉政府工作人員到農民家裏來動員辦理拆遷手續,不簽拆遷協議就一直待到第二天清晨,甚至還有警察在旁助陣,有些人就是受不了類似的折磨不得不簽約的。

2004年9月29日,公檢法機構包括武警大概出動了300餘人要強遷當地的住戶,甚至出動了救護車、消防車,就是怕強遷引起老百姓的抵抗。

而令人不解的是,鄉政府對周家村的拆遷已進入中期,但是,據指揮部的人員告訴記者,另一處用來安置拆遷戶建的多層公寓的土地卻還在報批之中。

*領頭維權者劉進成被抓

杭州機械工業學校退休教師劉進成,也許受他60年代任浙江省檢察長的父親的熏陶,提出在拆遷中以維護憲法賦予百姓的權利,通過和平、法治的抗爭的想法。2002年8月為了修建高級商品房 劉住的地方面臨拆遷,經過多方面爭取2003年10月9日,他家的房子依然被拆。劉進成決定用宣傳憲法的方式來保護自己的利益。

他認為,憲法明文規定: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一切國家機關,所有官員公僕,任何黨政團體,都不允許有凌駕於憲法之上的特權(見憲法第5條),都必須置於人民的監督之下(見憲法41條76條102條)。

他說:普通公民行使違憲審查的權利,就是人民群眾能夠限制政府權力的關鍵的第一步。就是有可能在中國避免極左之災腐敗之害的最基本最紮實的第一步。而不讓公民作違憲審查,實際就是剝奪了公民維護憲法的權利,實際就是讓官員們擁有了腐敗害民的無限權利。所以,普通公民不能行使違憲審查的權利,憲法永遠也不可能真正樹立,政府永遠也不可能受到有效的限制。極左、腐敗等等災難,就一定會不斷禍從天降,慘害人民。

在一年多時間裏,他和眾多拆遷戶向各級政府部門上訪了近百次。2003年的3月,他聯合116位公民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啟動違憲審查程式,廢止國務院《拆遷條例》,他和數百名公民聯名提出「公平補償」入憲的建議,7日,在杭州市上城區區委馬路對面,他與10多名群眾身穿白大褂,上書6句話﹕
  「維護憲法人人有責!」「公民住宅不受侵犯!」
  「住房所有權不許剝奪!」
  「強逼簽約強制拆遷,嚴重違憲!」
  「容忍違反憲法,腐敗瘋狂害民!」
  「堅決維護憲法,人民才能幸福!」
劉進成公開宣傳憲法的行動,後被杭州市上城區行政拘留10天。

2004年9月29日那天,劉進成趕到蔣村鄉,替拆遷戶發出不平之鳴。西湖區公安局局長威脅劉進成,如果繼續宣傳憲法,抵制強遷,將對他進行勞教 。劉進成當時對公安說:抓人是你們的權力,我維護憲法,維護人權是正義的,由你們抓吧。

後來,劉進成是在離開村的路上被伏擊給拖上警車,好多村民都看到,因為劉進成在當地是知名的維權人士,公安怕引起騷動,下午就轉給法院了,以妨礙執行的罪名拘留10天。






* 村民說拆遷實為搶錢

大紀元記者採訪了一位現場目擊者鄒先生。鄒說,我們國家的拆遷政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搶錢政策,搶老百姓的腰包。老百姓戲言:老百姓搶銀行還有風險,政府搶地搶房沒風險,而且在國家目前的法制狀況下還是合法的。拆遷現在本身就是比較敏感的問題,房地產業具有暴利,牽涉到很大的經濟利益,而蔣村村民只是想維護自己的基本利益 ,內地很多房地產開發商,本身就有政府背景 。政府以旅遊開發為名,逼遷村民,實際上旁邊在新建的是高檔商品房。政府官員跟開發商在這個方面搞權利尋租,就是把政府的權用來牟利,而且愈演愈烈,在這種情況下,劉進成能夠站出來是很不容易的。

杭州這邊屬於江南水鄉,老百姓個性都是比較溫順馴服的,一般來說都比較平和沒有反抗,當時就是圍繞警方人員和法院的人跟他們講道理,因為從我們國家的憲法制度來說也是不太站的住腳也是違憲的。劉先生當時就是手拿著一本憲法,向旁邊老百姓講了話,當時老百姓一片鼓掌。

當記者問鄒先生,您當時也在現場嗎?
鄒說:是的。當地拆遷官員非常害怕劉先生這樣的人,公安對於像我們這樣受過一定教育的人,都是打過招呼:「在網上在家裏想寫文章你們去寫,不要到外面去管閒事。」那麼他們對劉先生這樣做比較火惱,劉進成當時就是舉著憲法在當時被強遷的村莊裡指出強遷是違憲的,甚至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名字、身份的都報出來,因為宣傳憲法是維護老百姓的權益不是見不得人的事。

鄒先生最後告訴記者:這種現象目前的確非常的普遍,因為是直接侵犯百姓的利益,所以民怨也很大,我們都希望我們的國家走向憲政,法治,希望國家的老百姓都生活在有法律秩序充滿道德的環境下,包括我們的政府能講法治,注重道德。因為一個國家走向法治、民主,老百姓的權利會得到尊重,社會重倡人權,那是一個國家走向進步的必有之路,尤其是像中國這樣的文明古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劉曉波:私產權才是公正的基礎
是誰在切割「中國的肺葉」?
無理征地 長春市黑咀子村村民不懈上訪
珠海市逾千村民與警發生衝突流血事件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