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木: 霸道作風何時了?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10月25日訊】也許是厭倦了那種道德低下的社會環境,也許是想領略一下西方世界的宗教與文明。反正在那一年,我也隨著勢不可擋的出國淘金夢來到了美麗的悉尼。

不知從何時開始五千年文明基業上的禮儀之邦頭銜已被革命得體無完膚、名存實亡了,強行霸道、仗勢欺人也已漸漸的融入到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並擴散到了全世界,本以為這種文化只是與西方文明格格不入,但華人社會總是一脈相承的吧。

到了悉尼之後才發現,海外華人的文化素養竟然與大陸有著天壤之別,他們的身上還依然保留著一種儒家思想的禮儀,執著著一種博愛的理念。記得那時常去參加一些有領館召集的茶話會,不拘小節的官僚們,大大咧咧,滿口XX的公派留學生,與那些特邀而來的當地僑領形成一種同一個民族,不同文化的鮮明對比。

若想落地生根,首先入鄉隨俗,在洋人及港臺同胞的白眼與鄙視之下,淘金者們(假留學生)承受著一種被人瞧不起的強大壓力,那樣的壓力也很快使他們學會了些友善,至少在大庭廣眾已能化蠻橫為彬彬有禮。

近年來,中國經濟的繁榮,給海外華人帶來了另一種夢幻,領事館也已門庭若市,領事們更是頻繁地獲邀在各華人聚會上露臉,祖國的興起是海外炎黃子孫之榮耀,人的價值觀念依然差異,經濟利益卻能使彼此緊密相連。於是,專制在民主社會中占了一席空間也在情理之中,問題是,這樣的空間無限擴大時,我們的生意人是不是也該理智地平衡一下,畢竟民主社會是一種自由、寬容與博愛的理念。

落此感歎緣起早茶時茶友道來這樣一個故事,說是一組華語電視媒體記者在一個華人社區活動中遭到不公正待遇。

這一天,是悉尼一家關帝廟百年大辰,高朋滿座,香客雲集,熱鬧非凡。人們身著節日盛裝,笑顏逐開,以極其虔誠之心頂禮感謝關老爺多年來的法眼與垂愛。既然是人神合一的盛典,也吸引了各路媒體的報導,其中就有一對年輕女子組合的電視攝影小組,她們就是總部在紐約的一家華語電視臺悉尼記者站的成員。

本也平平常常,有人宣傳,何樂不為?市長大人也正準備接受該家媒體的採訪,忽報有外賓前來助興剪綵,外賓者,我們的領事大人也。據說當那位領事大人看到這家媒體後勃然大怒,要求組織者立即將他們驅逐,大有你死我活的打鬥架勢,驚恐萬狀的組織者趕緊過去伸手擋住攝影機鏡頭,示意攝影組離開,理由很簡單,壓力太大,中國官員要是不爽,那生意人就沒的玩了。

生命本無常,關帝亦無常,是否具有普世價值,還要看看是誰在供養。不知歡慶的喧雜也能沖暈了關爺的法眼,竟也容忍佛家淨地上演一出霸王戲,就好似關老爺一個走神,身後的青龍偃月刀瞬間變成了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

我問老茶友,為什麼會如此無大量,堂堂駐外機構官員,在大庭廣眾與兩位年輕女子過不去,豈不令人恥笑。答覆是,這家電視媒體為法輪功鳴不平,常常揭中國政府的短處,作為政府官員,怕尊容受到扭曲。

不是我要為他們作辯護,此言還真是有些多慮了。本人英文不識幾個,觀看該家華語電視的新聞聯播就成了我每天不可缺少的內容,在時事評論節目裏,一些特邀評論員就人權、宗教和體制等方面對中國現狀作出批評確也有之,常常也可以看到悉尼各界熟悉的身影,但醜化中國駐外機構官員的行為卻不曾見過。

記得在一次臺灣社區舉辦的晚宴上,有幸認識悉尼某華人報的總裁太太,談論中,我曾問她,是不是山高皇帝遠,作為一家臺灣背景的華人報刊,為什麼總愛揭臺灣執政黨的短,批評民選領袖,難道你們不愛臺灣? 她解釋說,臺灣的報紙就象反對黨一樣,真是因為愛臺灣,才批評與監督政府,希望政府變得更完善。

雖說澳洲為五斗米折腰者也比比皆是,但本人認為自由民主社會下的道德規範應該是進步的,霸道作風當被唾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0-25 8: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