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焦點訪談》十周年述職 迴避法輪功

司馬泰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4月16日訊】1994年的愚人節4月1日﹐中央電視臺的《焦點訪談》正式誕生。

今年是開播十週年。

《焦點訪談》以輿論監督而著稱﹐曾被譽為“中國輿論監督第一品牌”﹐一直被視為輿論監督的“晴雨表”。

央視提供的數據顯示﹐1998 年﹐《焦點訪談》輿論監督內容佔到47%。但是﹐2002年﹐這一比例下降到17%。近兩年﹐那就低得央視都不願透露了。

新華社的薛記者在一篇相關評論中﹐引述了一位網友在央視國際網站表達的對《焦點訪談》態度的轉變過程﹐說是﹕

“由幾年前的每日必看﹑到後來的可看可不看﹑到如今遇到焦點訪談就換臺。”

當然﹐節目時間並沒有減少﹐輿論監督少了﹐別的東西自然就多了。

其中﹐增加的最重要的內容就是“輿論宣傳”﹐更貼切點﹐“輿論打手”。

央視稱98年輿論監督達到最高峰﹐為什么從99年起反而下跌了呢﹖

就是因為1999年7月﹐江澤民開始了全面鎮壓法輪功﹐揭批成為重中之重。

從那時起﹐《焦點訪談》播出了數十集誹謗法輪功的專題節目。特別是“天安門自焚案”(自殺型)“傅怡彬京城殺人案”(殺家人型)“內蒙古打死警察案”(殺個別他人型)“浙江溫州陳福兆殺乞丐案”(集體屠殺型) 等等一系列誹謗法輪功的重磅炸彈﹐外加數不清的“受害者控訴”“當事人懺悔”等名目繁多﹑不同角度誣陷法輪功的訪談節目。

這一輪輿論誹謗又直接導致了國家總體上更大範圍的對所有事物的“輿論鉗制”。

這樣﹐《焦點訪談》就“自然”完成了從“輿論監督”到“輿論打手”的角色轉換。

欄目主持人之一敬一丹坦言﹐《焦點訪談》在輿論監督上創下“三低”﹐“內容﹑收視率﹑觀眾期望值均歷史最低。”

這是《焦點訪談》面臨的空前危機。

在十周年之際﹐欄目組精心製作了一期名為《責任》的特別節目﹐回顧《焦點訪談》的10年風雨歷程。

令人意外的是﹐在這40分鐘的特別節目中﹐《焦點訪談》絕口不提這幾年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製作的“法輪功”專題節目。

《焦點訪談》對法輪功的批判﹐早已上昇到“亡黨亡國”“危及國泰民安”“殘害億萬人民”“阻礙民族發展”的高度了﹐好不容易“打到一個比老虎還大”的東西﹐怎麼能在十年“述職 ”中﹐一個字不提呢﹖

看來《焦點訪談》有些醒悟了﹐生存危機使得它實在想甩掉“輿論打手”的帽子了。

《焦點訪談》在十年述職中避提法輪功﹐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他們製作的那些法輪功專題是經不起“回顧”的。

有人出來說《焦點訪談》中專門製作誹謗法輪功節目的記者“李玉強”(幾乎從不在電視中正面露臉) 其實並不是央視的人﹐而是上面特別外調來的。

主持人翟樹杰多次在《焦點訪談》上憤怒聲討法輪功﹐在他的個人網頁介紹中﹐本來在重大報道活動裡列出過“報道法輪功”﹐後來﹐他把這一項“業勣”拿下去了。

在《焦點訪談》做了8年記者﹑編導工作的王同業更是說﹐最近兩三年《焦點訪談》的輿論監督報導少了﹐作為欄目的成員﹐他和同事都很著急﹐心裡也有壓力。

可是﹐被《焦點訪談》的“輿論打手”傷害過﹑蒙蔽過的無數百姓﹐豈不更著急﹖

“天安門自焚案”是《焦點訪談》10年來製作的影響最大﹐騙人最多的一個節目。

但是呢﹐這一案中的破綻又是最明顯﹐最有說服力的。天無絕人之路。

慢鏡頭清楚顯示﹐當場死亡的劉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打死的﹔“燒”得黑乎乎的王進東兩腿間裝汽油的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他左前方的地面上還能看到一個麥克風 (要不﹐他的口號聲音怎會這麼清楚)﹐12歲的劉思影“重度燒傷”﹐記者還能在她被抬上救護車的空檔兒﹐把她攔下﹐要錄下她撕心裂肺地喊“媽媽”……等等等等﹐破綻百出。

解鈴還需系鈴人。

《焦點訪談》真有勇氣脫胎換骨﹐重新做人﹐就應把“天安門自焚案”的真相還原給全世界人民。

這才是《焦點訪談》的十週年特別節目《責任》中真正的責任。

《焦點訪談》要想找回“中國輿論監督第一品牌”的感覺﹐首先就要監督江澤民﹐揭露他是如何在迫害好人的。

不拿出實際行動﹐誰能相信《焦點訪談》不故罪重犯﹖

相關新聞
司馬泰﹕溫的“農民結”和朱的“棺材論”
司馬泰﹕“兩會”揭露江時代GDP崇拜的惡果
司馬泰:某些人反對平反六四之謬論剖析
司馬泰:誰使台灣選民如此情緒對立﹖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