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溫的“農民結”和朱的“棺材論”

司馬泰

標籤:

【大紀元3月8日訊】3月5日在中國“人大”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溫家寶把“解決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定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承諾從今年起﹐五年內取消農業稅﹐並將採取更有力的政策措施﹐努力增加農民收入。

新華社關于溫家寶發言的“網友熱評”中﹐感動的人們已然情不自禁﹕“溫總理是好總理”“愛民親民”“大得人心”“農民的福音”“振奮人心”……

外電更是讚美溫家寶展現“平民總理”風范。

溫家寶也熱血沸騰﹐發誓“決不辜負人民的期望”。

人民大會堂的掌聲﹐震聾發聵。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了幾年前同樣的地方﹐人們為同樣的“人民的好總理”﹐鼓起的同樣的掌聲。

一九九八年三月﹐朱熔基頂著“朱青天”外號出任總理﹐上刀山下火海﹐萬丈豪情“前面有地雷陣我也去踩”﹔風蕭蕭兮“準備好一百口棺材﹐一口裝我﹐九十九口裝貪官﹗”﹔對于艱難龐大的國有企業﹐保證只要3年時間就讓國有企業走出困境。死而後己的悲壯誓言﹐讓海內外人士激動得血脈一片噴張。

幾年下來﹐朱熔基心灰意冷﹐興意闌珊﹐終于感到在獨裁官僚體制中的作為個人的無奈﹐默默但果斷地退出了歷史舞台。

事實證明﹐朱熔基並不具備一位“青天”擁有的高貴人格﹐沒有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無量勇氣﹐更沒有拋頭顱灑熱血為百姓寧丟烏紗帽的青天素質。

他對獨裁者江澤民的遷就和姑息﹐直至附和﹐一開始就註定了他的豪言壯語不過是想入非非而已。

“青天的本質”就是任何時候都為人民說話﹐“人民的好總理”就必須在任何情況下都站在人民一邊。

朱熔基做不到。

最讓我看出朱熔基完全沒有“青天人格”的﹐就是他竟不敢承認他曾接見過法輪功學員。

在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為天津警察無理抓捕45名學員而上訪北京﹐朱熔基親自出來接見﹐並妥善處理﹐當時海外有廣泛報道和好評。

3個月後﹐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全面鎮壓﹐把425上訪事件定性為圍攻中南海﹐江澤民矢口否認朱熔基曾親自接見過法輪功學員﹐江澤民這樣做的目的很明確。因為425事件發生後﹐當時外界報道﹐朱熔基作為總理出來接待學員﹐和平解決人民的訴求﹐體現了中國政府處理大規模群眾上訪事件開明進步的一面。既然問題妥善解決了﹐還要全面鎮壓就是無稽之談了。所以﹐江澤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隱瞞當時已經妥善處理的事實﹐要拉朱熔基下水﹐好為鎮壓重開借口。

“青天本質”不是體現于在和平時期能不能出來接見群眾﹐而是當獨裁者發動對數千萬善良百姓的迫害的嚴峻時刻﹐敢不敢站出來為民請願。

我無意要求太多﹐至少﹐朱熔基有沒有責任出來澄清江澤民製造的有關他自己的謠言呢﹖

朱熔基選擇了沉默。在自己人民的苦難和他自己的烏紗之間﹐“人民的好總理”選擇了後者。

這其實就是選擇了對獨裁者的邪惡的遷就和姑息。

一個人的行為是他的人格決定的。朱熔基在法輪功事件上對人民權利的漠視和對獨裁者的遷就﹐就決定了他不可能在官僚體制中的反腐敗和整治盤根錯節的國有企業中能有多大的建樹﹐那“100口棺材”不過是意氣風發而已。

道理很簡單。當面對落水兒童能夠奮不顧身跳水相救的人﹐在面對一個暴徒強奸少女時﹐他會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因為他的人格決定了他的行為。相反﹐對於不敢跳水救人或者不願幫助呼喊救人的人﹐當他面對強奸少女的暴徒時﹐我們又能指望他什麼呢﹖

中國就象一個戲臺﹐一拨剛下去﹐一拨又上來。

戲臺又轉到了溫家寶。一樣的豪情﹐一樣的壯語﹐一樣的誓言。

別的我們不說﹐對法輪功的處理就是一個試金石﹕一個在面對獨裁者能不能堅持原則的試金石﹐一個是不是真正關心平民生死存亡的試金石﹐一個有沒有解救10億農民于窮困的人格力量的試金石。

今天的溫家寶擁有比朱熔基更好的機會。昔日的獨裁者江澤民已經每況愈下﹐如果溫家寶同他的前任一樣﹐仍然對獨裁者集團的余威只是一味地遷就和姑息﹐幾年之後﹐他向人民交代的同朱熔基又能有什麼兩樣呢﹖

我曾跟朋友有一次有意思的對話﹕

我﹕如果人民的總理不怕殘暴的獨裁者﹐敢于為堅持真理挺身而出﹐如何﹖
對方﹕被罷官。
我﹕如果第二位總理具有同樣人格﹐如何﹖
對方﹕再被罷官。
我﹕如果第三位總理還是具有同樣人格﹐如何﹖

對方被震驚了﹐說如果真有這麼多不在乎自己只在乎人民的好總理﹐光是這個為真理獻身的磅礡氣勢﹐獨裁集團自己就垮掉了。可是哪能找到這麼多寧為真理不要命的人呢﹖

沒有嗎﹖幾年來﹐無數法輪功學員失去工作﹐家庭﹐甚至生命﹐不就是為了說一句真話嗎﹖連一個普普通通的法輪功學員都能做到為真理放下生死﹐國家的總理為什麼不能呢﹖

如果不能﹐還有什麼資格用豪言壯語套取人民稱呼“人民的好總理”呢﹖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司馬泰﹕重慶大學新任院士與魏星艷被強暴案
【專欄】司馬泰﹕周永康和“尿泡飯”
司馬泰﹕小心﹗周永康在制定造謠時間表﹖
司馬泰﹕麻原彰晃被判死刑對江澤民的警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