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誰使台灣選民如此情緒對立﹖

司馬泰

人氣 7
標籤:

【大紀元3月22日訊】選民的高度情緒化是台灣總統選舉的一大特點。

有人歸咎于這是台灣民主的不成熟所致﹐這當然是一個原因﹐但是﹐這種相當極端的情緒化對立即使在其他國家民主化的初期也並不常見。

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台灣人民剛學會投票﹐就被要求在“生死”難題之間做出抉擇﹐“生死攸關”的感覺使得人們的情緒被自然激發。

支持泛藍的認為泛綠會刺激中共﹐可能遭到武力打擊而讓台灣毀于一旦﹔

支持泛綠的斷定泛藍是飛娥扑火﹐落入中共圈套而不能自拔﹐臺灣前途早晚會斷送在中共獨裁之手。

無論什麼立場﹐泛藍泛綠都認為對方執政會使台灣遭到中共的滅頂之災。

當那些老牌的民主國家的選民不過是在“稅收福利”政策上權衡候選人利弊之時﹐剛享受民主的台灣百姓﹐被要求作出的第一個選擇﹐居然是如何避免有亡國之虞的“滅頂之災”。

這對於臺灣人民是極不公平的。他們被剝奪了新生民主社會慢慢適應民主的學習過程﹐而一下子被推到了連老牌民主國家的人民都束手無策的大考場上。

所以﹐他們會表現得如此激動﹐如此情緒大作﹐如此不容對方﹐因為他們認為對方會把自己後半生和子孫的性命都搭進去。

中國官方新華社在報道台灣大選時﹐強調“台灣人民是在一種極不正常的環境下進行選舉的﹐自始至終陷入省籍﹑統獨等情緒性的氛圍中﹐已無理性可言。”

中共沒有說明的是﹐這個“極不正常的環境”﹐這種“已無理性可言”的氛圍﹐正是中共自己強加給台灣人民的。沒有中共的武力威脅﹐台灣選民的情緒就不會因為“生死大劫”而變得如此水火不容。

情緒化的後果是﹐人們可能更在乎指責對方﹐而忘記了這一切都源于海峽對岸的同一個威脅﹔

情緒化的後果也容易導致台灣人民把“台灣的民主化”僅僅當作是他們自己的內部紛爭﹐一個選擇自己候選人的機會而已﹐而忘記“台灣的民主化”是台灣立足世界的一個籌碼﹔

情緒化的後果還會讓台灣人民忘記“台灣的民主化”是關乎世界所有華人﹐特別是中國大陸十幾億民眾是否也有機會享受民主的大事。

中共真正害怕的不是哪一個人當選﹐因為那不過是暫時的﹐輪替的﹐而臺灣的民主化進程才是永久的﹐中共最感無能為力的。

中共低調報道台灣選舉﹐卻強調台灣選舉的“不理性”﹑“爭議”和“疑雲重重”﹐正是中共懼怕台灣民主化正常發展的心態的流露。

全世界都在看著台灣的民主化﹐這是嬴得世界同情的保障﹐也是制約中共武力犯臺的真正武器﹐台灣的民主化必然給中共樹立一個正確的發展模式和方向﹐並為真正的統一奠定堅實的基礎。

所以﹐在今天的台灣﹐控制情緒﹐維持理性尤為重要。無論哪一方﹐無論什麼理念﹐都是為了台灣的前途。有爭議﹐敢于說出爭議﹐有機會表達爭議﹐這本身就是民主的表現﹐是臺灣社會進步的標志。但是﹐如果讓情緒超越了民主的理性﹐民主就完了﹐臺灣也就完了﹐華人期待的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也就完了。

一個靠武力統一的大中國﹐將埋下無數內亂的隱患﹐這對于歷經滄桑的中華民族而言﹐是一場悲劇﹔而有一天和平統一的民主自由的中國﹐將為振興中華民族提供真正的挈機。@(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游揆下午四時三十五分巡視中央選情中心
桃園縣開票結果連宋贏水蓮十萬多票
國親提選舉無效之訴 須公告當選十五天為之
中央社新聞小百科:選舉無效訴訟與查封票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