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中共「以萬變應不變」的改革魔術

——從“利益取向癌變”看中共的現狀和出路(四)

司馬泰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9月17日訊】中共能夠生存下來﹐不斷適應形勢而變化是其一個根本的法寶﹐是謂“不改革就亡黨”。所以﹐歷史上中共的方針政策是不斷改變的。正因為它的“變”和“變的姿態”使人們總是能對它懷有期望。

1。“中共改良”常常引發外界興奮

中共是黑箱政權﹐於是﹐對中共行為的猜測就成為外界樂此不倦的事情。也許是太希望中共改良了﹐每當中共出台什麼改革措施﹐外界很容易興奮起來﹐認為中共將有多大的變化。特別是中共對國際呼籲有了什麼回應﹐在人權﹑言論自由﹑司法改革上有什麼變動﹐領導人講了什麼比較開放的話﹐人們就會報以熱切的希望﹐認為中共如何在和平演變﹐如何往民主自由的方向發展。

當然﹐事情的結果往往證明是外界的一廂情願﹐中共在人權﹑自由方面的反復﹐甚至倒退﹐就是明證。

2。中共的改革不過是“以萬變應不變”

“歷史的辯証法教會了中國共產黨人﹕應該變的﹐必須改變﹐不變則衰﹔不該變的﹐決不能變﹐變則自我瓦解。”(《人民日報》2004年7月12日頭版)

這裡“不該變的”指的就是維護“黨的集團利益”﹐中共改革的底線或者說目的就是不讓共產黨“自我瓦解”。所以﹐中共改革的出發點﹐在我們的“利益取向模型”中﹐很明白地把“國家利益”和“普世利益”放在了次要位置﹐而把“個人利益”和“集團利益”當做基本國策。

隨著黨的“主義”的消亡﹐能起凝聚作用的就只有越來越靠“利益”﹐中共逐漸演變成一個純粹的“利益集團”。“堅持黨的領導”成為集團利益的護身符。

鄧小平提出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實際上四個“堅持”都是“堅持黨的領導”的同義反復。“四項基本原則”在1982年載入黨章並作為總的指導思想寫入憲法﹐被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行為標準。中共的“集團利益”有了根本的法律保障。

最近十幾年來﹐在獲取“個人利益”和“集團利益”的過程中﹐中共積累了很多的“非法”行為或者說“原罪”﹐亡黨就意味“清算”﹐於是﹐維護“集團利益”成為保護中共“個人利益”的最好工具﹐也就是說﹐中共絕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

所以﹐中共的改革措施﹐不管千變萬化﹐都是在維護“黨的領導”“黨的利益”的根本前提下而進行的。一旦觸及根本﹐就會淺嘗則止﹐總在邊邊打轉轉。

3。不徹底的半吊子改革﹐讓中國社會愈加畸形化

中共頻頻出台的跛足改革﹐足夠欺騙外界﹐換取老百姓的期望和執政的“合法性”。是故意欺騙嗎﹖倒也不一定﹐而是它“ 想改﹐又不願動根本”的必然結果﹐客觀上造成了舍本逐末。從長遠看﹐這將積累更多的矛盾﹐累積變異畸形的社會制度﹐ 導致自身無法解脫的結局﹐日後的改革必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從某種意義上講﹐變比不變還壞﹐如同亂吃藥﹐最後是無藥可醫了。中共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而犧牲國家民族的長遠利益﹐其罪之大﹐不可言語。

4。在自信心之內最大限度的賜予人民“自由”

人們普遍感到現在比過去“自由”多了﹐從而對中共的改良前景充滿了希望。其實﹐人民被“賜予”的自由程度同中共本身的自信心有莫大關係。

只要有利于維護黨的集團利益﹐中共是什麼都可以做的。民主﹑自由﹑人權﹐要什麼給什麼。

毛澤東當年的“百花齊放”被後人稱為“引蛇出洞”的陽謀。事實上﹐毛澤東本人可能並不是真的故意誘敵深入。他是在自信滿滿之時﹐擺高姿態賞賜給人民一點“言論自由”﹐體現共產黨人的“高風亮節”和“偉大光榮正確”。結果﹐一些知識分子提出了很多證明共產黨不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意見﹐超越了毛澤東的自信心範圍﹐當然就把恩賜的“自由”收了回來﹐還要變本加厲鎮壓一番。

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所得到的“自由”沒有法律保障﹐這個自由跟中共的利益有著根本的衝突﹐一旦這個衝突激化到超越中共的容忍程度時﹐中共就會收回一切“自由”。中共歷史上出現過幾次言論相對自由的時期﹐後來又跌入嚴厲管制時期﹐反反複複﹐就是中共的這個“自信心恩賜自由”模式造成的。

所以﹐如果看到中共釋放出什麼改善人權的善意﹐大可不必認為中共就脫胎換骨了。中共在推翻國民黨的鬥爭中﹐本來就是以民主斗士的面目出現的。中共的一切都是靠不住的。

大家如果去讀新華網或者人民網﹐你會發現它已經不是只“報喜不報憂”了﹐確實有相當分量的負面消息。一是現在壞消息太多﹐傳播也快﹐行業競爭﹐不報不行﹔二是這個報道的基點符合了黨的利益——“小罵大幫忙”——壞事的原因都是歸到某個人﹐與黨無關﹐“解決的途徑”多半要落腳到非“靠黨的領導”不可﹐而且社會局面越複雜﹐越能突出黨的作用﹐黨關心人民的姿態﹐黨不斷改革的決心。

中共對於什麼該報﹐什麼不該報﹐報到什麼程度﹐如何把壞消息“昇華”為凝聚民心的好消息﹐可謂爐火純青。有了這個自信心﹐當然就會在媒體上給予一定的“自由”。要是什麼都不說﹐人們就會發現中共在掩蓋什麼﹔如果說一點﹐人們就會相信中共宣傳的“真實性”。許多大陸年輕人覺得現在中共言論挺自由的﹐從而對中共恩愛有加﹐就是中共這種媒體策略的犧牲品。

5。中共的“無神論”信仰同其非常“宗教式”的改革相衝突

強調“自我”反省﹐“自我”提高﹐“自我”昇華本是宗教和修煉中的根本。可是﹐我們發現搞“無神論”的中共﹐其改革方針也具有強烈的“宗教”色彩。

從早期的“自我批評”﹐到後來的“自我”監督﹐“自我”完善黨的領導﹐到最近的“自我”提高黨的執政能力﹐中共強調的都是共產黨具有“自我改善”的強大功能。

“反腐敗”要求“紀檢監察幹部要加強學習……自覺接受各方面的監督……” (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講話)﹔

“執政為民”的手段是“(我們的各級黨政部門)自覺自願地接受百姓的監督與批評”“真正地自覺抵制各種腐朽思想的侵蝕。”(新華網2004年4月)

“搞民主”要求人們相信“中國共產黨有能力自我更新﹐自我完善。”(新華社2004年9月2日評論文章)﹔

“和平崛起”的秘訣要領是“提高執政能力可看作中國共產黨的自我糾錯﹑自我淨化的一種努力。”(十六屆四中全會再戰“興亡週期律”《瞭望東方周刊》2004年9月)

強調“自我”有錯嗎﹖對宗教而言沒有錯﹐對中共來說就錯了。

因為宗教的根本是信仰神﹐相信有超越人的神在主宰人的行為。宗教中的“自我”是在神的關注﹑庇護之下﹐人有發自內心的對神的敬畏﹐從而自動按照神的教導去規範自己的行為。可以說﹐“自我提高”是在人同神的溝通中的一種昇華行為。

而中共不相信神 (最多是獨裁者搞個人崇拜造出的“神”)﹐沒有神的制約﹐沒有神來監督它的反省﹐中共的“自我”就成為了他們拒絕外界監督﹑拒絕開放黨禁報禁的借口。用宗教的話講﹐就是“自心生魔”﹐不過是為維護其集團利益和執政“合法性”所用來糊弄人民的幌子。

也許在過去中共還有自身改良的機會﹐而現在由于長期的“利益取向癌變”﹐貪污受賄﹐中共己積累起了巨大的“原罪”﹐使得中共已經很難下決心走出一條自我了斷的路來。

正是由于“利益取向癌變”﹐中共的改革不可能徹底﹐只是在它自己利益不受侵犯的時候﹐為了鞏固自身的利益﹐為了爭取“合法性”而不得不做出的半吊子改革﹐走一步算一步﹐是謂“摸著石頭過河”。

在接下來的篇幅中﹐我們將進一步討論中共“利益取向癌變”的歷史原因和外在環境。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司馬泰﹕評新華社推出的“天才反腐傻瓜機”
司馬泰﹕撥開中國走向「崛起」還是「崩潰」的迷霧
司馬泰﹕解讀中國「崛起」還是「崩潰」的基點
司馬泰﹕「利益取向癌變」是中共的病根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