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上訪路:岳飛後代蒙冤29載上訪千次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道)9月18日,是918大遊行之日,天安門廣場警察林立,便衣衆多,到處不時有此起彼伏的抗議,這些抗議人都被迅速的抓上了警車拉走。中午十分,天安門廣場旗杆的東邊,有人打開一面鬥大的冤字,穿著冤字狀衣喊冤,狀衣被警察搶下,一位看樣子有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昏到在廣場上,幾位兒女模樣的人站在她身邊。

這些子女來自江蘇徐州,是岳飛第29代世孫,昏倒的老人是他們的母親,她身患癌症,但死也要爲岳飛第28代後人的丈夫申冤。他們身穿的冤情狀衣被警察撕下拿在手裏,老母親被氣昏在太陽底下暴曬了一個多小時,沒有警察負責救援,而警察和武警們拼命的驅趕圍觀群衆,還威脅指責警察見死不救的上訪人士說,要逮捕你!

警察命令岳母家人將老人帶離廣場,上訪了兩千多次的岳飛第29代世孫表示:如果你們不管,那我們就死在廣場吧。一小時後,120救護車拉走了昏迷的老人。

岳愛華是岳飛的29代後人,今年49歲,是岳飛三兒岳霖的後代。她曾參加過2001年全國形意拳邀請賽,今年,她剛剛在山西省舉辦的國際形意拳邀請賽中獲得女子中年組金牌,賽後她直接來京參加家人的上訪。爲父親29年的沈冤呼籲。

※當代秦檜再度弄權 岳飛後代再度蒙冤 上訪千次沈冤九泉 寄語子女定討清白

岳愛華:我是江蘇徐州來上訪的,是爲了我爸爸29年的大冤案,我媽媽76歲,患癌症後期,病危,我們姊妹五個,全家除了一個病重的妹妹沒來以外,我們都來到北京了(哭),現在我們已經是第六次進京了,我們要討一個清白,要的我們人權,要憲法的尊嚴。

“我們是岳飛的後代,第29代,我們上訪了兩千多次,遞送材料已經二百多份,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證人證據都在,他們就是不還清白,得不到解決。有錯不改,知錯不糾,有冤不伸。在去年9月23日,把我的老母親活活氣死,經醫院搶救過來了。”

“我爸爸岳朝法是岳飛第28代傳人。他是徐州礦物局救護隊的大隊長、黨支部副書記,他一生出生入死,搶險救人。他們個別的人脅迫人作僞證,栽贓陷害我父親,撤銷我父親大隊長、黨支部書記職務,留黨察看兩年,下放井下當工人。原因是1974年6月份,我媽媽和鄰居發生糾紛,她被一個男同志打傷,而且他還拿刀子要殺我們家人,我媽媽是受害者,沒有我父親的事,他一生搶險救人落了一身病,我爸爸當時有病住院不在現場。事件發生後有兩個黨委、七個單位,聯合組成調查組,對此事已經處理過,對方是個男同志,他對事件負主要責任。”

“一年半以後,1975年12月份,我爸爸的上司叫我爸爸把他的兒子從井下調到救護隊來,因爲他不符合條件,我爸爸堅持原則,沒給辦。他就脅迫證人作僞證,給證人辦了半年多的學習班,叫他栽贓陷害我父親,說我父親叫他去打人了,我父親在這個期間有病住院,不在現場,沒參與,沒指使,卻強加給他莫須有的罪名,說我父親叫人打人,撤銷職務,下放礦井當工人。處分決定是口頭傳達,處分沒給本人看,也沒有給本人;違反黨章規定,沒開支部大會,沒經黨員討論,他一手遮天,製造了這冤假錯案。

記者:你父親是從什麽時候開始上訪的?

岳愛華:1975年12月份被陷害,76年1月份他就開始上訪,逐級上訪,我父親生前是他自己上訪找,他在97年11月25日去世。在他病重的97年8月,他叫子女、我媽媽一起繼續去爲他申述。他一直申述了二十三年。從那以後,我們子女就逐級給他上訪。

※ 上訪北京絕境彷徨 岳母“爬也要爬到天安門”

岳愛華:我哥哥叫岳方軍(音),他因上訪被開除了。家中女的我是老大。我們一次次的上訪,江蘇省委、省紀委、徐州市委、紀委他們一次次哄騙我們,一次次的答應回去解決,白紙黑字,簽字畫押,回去以後,他還是堅持原來的錯誤意見。

“去年人大開會期間,我的老媽媽和家人再次進京向人大呼籲,他們始終沒有答復,直到去年的3月13日,我們全家人晚上要坐車去北京,他們才害怕,徐州市紀委答復我們徐州市委正式給你們立案受理了,需時間一個月左右,給一個答復,我們當時問他們要一個文字,他們不給,經請示後還是不給,當時我們單位的領導、派出所的警察都在現場時他們說的。”

“但是,半年過去了,還是沒有說法。我們家在十月一日要再次進京,他們害怕我們進京,9月25日,徐州市委派了100多口人監視我們全家,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對我們24小時監控,他們監視三班轉;9月28日,把我的老母親活活氣昏,一直住院搶救,住到今年的4月底才出院;徐州市公安人員還把我和我妹妹打傷;去年9月28日,我在北京,參加集訓比賽,夜裏三點半,我穿著胸罩和褲頭在睡覺,他們把我從被窩裏強行拖出來,押回徐州24小時監控,他們違法辦案。”

“去年9月26日,他們答復,11月中旬一定給個說法,11月中旬過去了,也沒有給個說法,說話不兌現。我們多次催要,直到去年12月11日,徐州市委與我們見面,說明瞭他們的處理意見,他們撤銷了1975年礦物局對我父親岳朝法的處分決定,撤銷了1998年12月對岳朝法處理的決定,但是後邊,他又補了一句話:岳朝法對鄰居糾紛處理不當,負有責任,本應給予黨籍處分,鑒於人已於97年去世,處分決定不再下達。對於這句話我們不服,我們不能接受,我老母親向徐州市委提出:這兒不對,與事實不符。既然你們要給他定罪,那就把處分放在骨灰盒裏,我要帶到北京、黨中央去定罪。”

“到現在,他們只字不提有人打擊報復,對歷史冤案,有冤不伸,有錯不糾,而且繼續迫害,死後還要給黨籍處分,我們不服。我們要還我父親的清白,還他的人權,我們要追究責任。”

記者“你們到全國人大去上訪了嗎?

岳愛華:各個部門都找過了,到國家信訪局、全國人大、中組部、煤炭部、對外貿易……凡是能找的我們都找了,已經反映了兩千多次,他們都推到中紀委,推到現在就是得不到解決。人民日報、新華社、電視臺、中央黨校,凡是有一線希望的,能找的我們都找了。

“江蘇省、徐州市委對案情都知道,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他們就是不追究,他們是有意陷害我父親。他們不但對我父親打擊報復,相隔半年,又對後任大隊長進行了打擊報復,還是因爲沒有把他兒子郭玉軍(音)從井下調到救護隊,後人大隊長又遭到同樣的打擊報復,把他下放到礦井當工人,現在這個大隊長人還在,還有律師可以取證。”

“鄰裏糾紛的一件小事,事實清楚,與我爸爸沒有關係。爲什麽我父親一直冤了29年?爲什麽至今得不到昭雪?希望你們在網上呼籲一下,到底岳飛的後人要冤到何時?何時能夠昭雪?我老先祖岳飛精忠報國,被奸臣陷害,冤了21年。我爸爸一生出生入死、搶險救人、任勞任怨,遭人打擊報復冤了29年,至今還在冤,我們不服!我們要求還我們一個清白。”

記者:你們上訪了這麽多年,你們看到了有誰的問題得到瞭解決了嗎?你們還抱有解決的希望嗎?

岳愛華:上訪了這麽多年,在我的認識之中,我沒有看到有誰的問題得到瞭解決。我們的問題本是一個很小的鄰裏糾紛,遲遲冤了29年沒有解決,但是,我們堅信有理走遍天下,我們向世界人民呼籲,向全世界的人權組織呼籲,幫助我們,伸張正義。

岳母身患癌症,在便血,消瘦,臉色蒼白,自感大限不遠,子女們也說母親“沒有幾天活頭了”,岳母對自己與鄰居的糾紛使丈夫冤枉了29年感到很內疚,如果有生之年,她能替丈夫討得一個清白,那死也瞑目了,她表示在四中全會那一天,爬也要爬到會場去抗議,要向黨中央討要清白。

2004年9月8日,岳飛的第29代傳人擡著老母親再度上京,這是他們兩代歷時29年、兩千多次上訪中的又一次。

此次進京後,他們在中紀委填表並遞進窗口後,窗口裏幾個人商量了一下,答復說,我們只能按照以前的處理了,錯了不能全糾,已經到位了。

岳愛華說:115號接待員,你給我的答復是錯了不能全糾,你不是實事求實,你沒有還我們的清白,我們不能接受,我要去告你。

但是四中全會期間,因北京政府對會場嚴格保密,岳母無處向中央申冤,於是,9月18日的天安門廣場上,終於發生了上述的一幕。

岳愛華住址:江蘇省徐州市礦山東路
電話:1355-201-3743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我憂傷的手兒把你的手兒來牽
張林:截訪!截走了民眾對中共最後的幻想!
胡溫政權之下 截訪何時是個頭?
中南海跳樓女控告大連警察瀆職犯罪 法院枉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中共入聯黑幕 美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