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上访路:岳飞后代蒙冤29载上访千次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9月18日,是918大游行之日,天安门广场警察林立,便衣众多,到处不时有此起彼伏的抗议,这些抗议人都被迅速的抓上了警车拉走。中午十分,天安门广场旗杆的东边,有人打开一面斗大的冤字,穿着冤字状衣喊冤,状衣被警察抢下,一位看样子有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昏到在广场上,几位儿女模样的人站在她身边。

这些子女来自江苏徐州,是岳飞第29代世孙,昏倒的老人是他们的母亲,她身患癌症,但死也要为岳飞第28代后人的丈夫申冤。他们身穿的冤情状衣被警察撕下拿在手里,老母亲被气昏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个多小时,没有警察负责救援,而警察和武警们拼命的驱赶围观群众,还威胁指责警察见死不救的上访人士说,要逮捕你!

警察命令岳母家人将老人带离广场,上访了两千多次的岳飞第29代世孙表示:如果你们不管,那我们就死在广场吧。一小时后,120救护车拉走了昏迷的老人。

岳爱华是岳飞的29代后人,今年49岁,是岳飞三儿岳霖的后代。她曾参加过2001年全国形意拳邀请赛,今年,她刚刚在山西省举办的国际形意拳邀请赛中获得女子中年组金牌,赛后她直接来京参加家人的上访。为父亲29年的沈冤呼吁。

※当代秦桧再度弄权 岳飞后代再度蒙冤 上访千次沈冤九泉 寄语子女定讨清白

岳爱华:我是江苏徐州来上访的,是为了我爸爸29年的大冤案,我妈妈76岁,患癌症后期,病危,我们姊妹五个,全家除了一个病重的妹妹没来以外,我们都来到北京了(哭),现在我们已经是第六次进京了,我们要讨一个清白,要的我们人权,要宪法的尊严。

“我们是岳飞的后代,第29代,我们上访了两千多次,递送材料已经二百多份,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证人证据都在,他们就是不还清白,得不到解决。有错不改,知错不纠,有冤不伸。在去年9月23日,把我的老母亲活活气死,经医院抢救过来了。”

“我爸爸岳朝法是岳飞第28代传人。他是徐州矿物局救护队的大队长、党支部副书记,他一生出生入死,抢险救人。他们个别的人胁迫人作伪证,栽赃陷害我父亲,撤销我父亲大队长、党支部书记职务,留党察看两年,下放井下当工人。原因是1974年6月份,我妈妈和邻居发生纠纷,她被一个男同志打伤,而且他还拿刀子要杀我们家人,我妈妈是受害者,没有我父亲的事,他一生抢险救人落了一身病,我爸爸当时有病住院不在现场。事件发生后有两个党委、七个单位,联合组成调查组,对此事已经处理过,对方是个男同志,他对事件负主要责任。”

“一年半以后,1975年12月份,我爸爸的上司叫我爸爸把他的儿子从井下调到救护队来,因为他不符合条件,我爸爸坚持原则,没给办。他就胁迫证人作伪证,给证人办了半年多的学习班,叫他栽赃陷害我父亲,说我父亲叫他去打人了,我父亲在这个期间有病住院,不在现场,没参与,没指使,却强加给他莫须有的罪名,说我父亲叫人打人,撤销职务,下放矿井当工人。处分决定是口头传达,处分没给本人看,也没有给本人;违反党章规定,没开支部大会,没经党员讨论,他一手遮天,制造了这冤假错案。

记者:你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上访的?

岳爱华:1975年12月份被陷害,76年1月份他就开始上访,逐级上访,我父亲生前是他自己上访找,他在97年11月25日去世。在他病重的97年8月,他叫子女、我妈妈一起继续去为他申述。他一直申述了二十三年。从那以后,我们子女就逐级给他上访。

※ 上访北京绝境彷徨 岳母“爬也要爬到天安门”

岳爱华:我哥哥叫岳方军(音),他因上访被开除了。家中女的我是老大。我们一次次的上访,江苏省委、省纪委、徐州市委、纪委他们一次次哄骗我们,一次次的答应回去解决,白纸黑字,签字画押,回去以后,他还是坚持原来的错误意见。

“去年人大开会期间,我的老妈妈和家人再次进京向人大呼吁,他们始终没有答复,直到去年的3月13日,我们全家人晚上要坐车去北京,他们才害怕,徐州市纪委答复我们徐州市委正式给你们立案受理了,需时间一个月左右,给一个答复,我们当时问他们要一个文字,他们不给,经请示后还是不给,当时我们单位的领导、派出所的警察都在现场时他们说的。”

“但是,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说法。我们家在十月一日要再次进京,他们害怕我们进京,9月25日,徐州市委派了100多口人监视我们全家,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对我们24小时监控,他们监视三班转;9月28日,把我的老母亲活活气昏,一直住院抢救,住到今年的4月底才出院;徐州市公安人员还把我和我妹妹打伤;去年9月28日,我在北京,参加集训比赛,夜里三点半,我穿着胸罩和裤头在睡觉,他们把我从被窝里强行拖出来,押回徐州24小时监控,他们违法办案。”

“去年9月26日,他们答复,11月中旬一定给个说法,11月中旬过去了,也没有给个说法,说话不兑现。我们多次催要,直到去年12月11日,徐州市委与我们见面,说明了他们的处理意见,他们撤销了1975年矿物局对我父亲岳朝法的处分决定,撤销了1998年12月对岳朝法处理的决定,但是后边,他又补了一句话:岳朝法对邻居纠纷处理不当,负有责任,本应给予党籍处分,鉴于人已于97年去世,处分决定不再下达。对于这句话我们不服,我们不能接受,我老母亲向徐州市委提出:这儿不对,与事实不符。既然你们要给他定罪,那就把处分放在骨灰盒里,我要带到北京、党中央去定罪。”

“到现在,他们只字不提有人打击报复,对历史冤案,有冤不伸,有错不纠,而且继续迫害,死后还要给党籍处分,我们不服。我们要还我父亲的清白,还他的人权,我们要追究责任。”

记者“你们到全国人大去上访了吗?

岳爱华:各个部门都找过了,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组部、煤炭部、对外贸易……凡是能找的我们都找了,已经反映了两千多次,他们都推到中纪委,推到现在就是得不到解决。人民日报、新华社、电视台、中央党校,凡是有一线希望的,能找的我们都找了。

“江苏省、徐州市委对案情都知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就是不追究,他们是有意陷害我父亲。他们不但对我父亲打击报复,相隔半年,又对后任大队长进行了打击报复,还是因为没有把他儿子郭玉军(音)从井下调到救护队,后人大队长又遭到同样的打击报复,把他下放到矿井当工人,现在这个大队长人还在,还有律师可以取证。”

“邻里纠纷的一件小事,事实清楚,与我爸爸没有关系。为什么我父亲一直冤了29年?为什么至今得不到昭雪?希望你们在网上呼吁一下,到底岳飞的后人要冤到何时?何时能够昭雪?我老先祖岳飞精忠报国,被奸臣陷害,冤了21年。我爸爸一生出生入死、抢险救人、任劳任怨,遭人打击报复冤了29年,至今还在冤,我们不服!我们要求还我们一个清白。”

记者:你们上访了这么多年,你们看到了有谁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了吗?你们还抱有解决的希望吗?

岳爱华:上访了这么多年,在我的认识之中,我没有看到有谁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我们的问题本是一个很小的邻里纠纷,迟迟冤了29年没有解决,但是,我们坚信有理走遍天下,我们向世界人民呼吁,向全世界的人权组织呼吁,帮助我们,伸张正义。

岳母身患癌症,在便血,消瘦,脸色苍白,自感大限不远,子女们也说母亲“没有几天活头了”,岳母对自己与邻居的纠纷使丈夫冤枉了29年感到很内疚,如果有生之年,她能替丈夫讨得一个清白,那死也瞑目了,她表示在四中全会那一天,爬也要爬到会场去抗议,要向党中央讨要清白。

2004年9月8日,岳飞的第29代传人抬着老母亲再度上京,这是他们两代历时29年、两千多次上访中的又一次。

此次进京后,他们在中纪委填表并递进窗口后,窗口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答复说,我们只能按照以前的处理了,错了不能全纠,已经到位了。

岳爱华说:115号接待员,你给我的答复是错了不能全纠,你不是实事求实,你没有还我们的清白,我们不能接受,我要去告你。

但是四中全会期间,因北京政府对会场严格保密,岳母无处向中央申冤,于是,9月18日的天安门广场上,终于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岳爱华住址:江苏省徐州市矿山东路
电话:1355-201-3743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我忧伤的手儿把你的手儿来牵
张林:截访!截走了民众对中共最后的幻想!
胡温政权之下 截访何时是个头?
中南海跳楼女控告大连警察渎职犯罪 法院枉法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美军头被曝秘电中共 恒大遭当局补刀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严重 传许家印突进京
【新闻大家谈】恒大巨雷 谁的噩梦?
【远见快评】美军将领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机?
老牌报变成喉舌 星岛前总编揭内幕
【重播】美将领被曝秘通北京 五角大楼回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