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工阿慶伯的故事 (3)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2‧

幾個月過去了,聰明的阿慶陸續學會了各式各樣的刨刀和鋸子的基本功夫,也學會了幾項較小件的生活用品–像是肥皂籃、畚斗和小圓椅–的製作,師傅們都很喜歡阿慶做的這些小東西,這些小玩意兒雖然只是附送給訂製整組家具做為嫁妝的顧客的贈品,但是贈品做的漂亮,總是也有些錦上添花的效果。

有天上午,那位教他刨刀功夫的師傅將阿慶叫到他面前,他先順手拍了拍著在身上的木屑粉,然後對阿慶說:「我今天要開始教你製作臉盆架,你不要看它和圓椅頭很像,不過想要做的漂亮可是難得多了,你要更用心學。」

阿慶一聽,真的是心花怒放,因為在作坊中已經待了一段時間的他知道,從臉盆架開始,才算是真正進入了家具製作的領域,以前他所做的不過是些小東西,接下來的臉盆架、太師椅、書桌、神桌、各式櫥櫃以及紅眠床等等,才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的」家具,是獨立的作品而不是被當作贈品的。

斜著眼睨著臉上露出躍躍欲試表情的阿慶,師傅又說話了:「我還是一句話,我們這行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只能在開始時教你一些,但是能夠學會多少,還要看你自己努力的程度,你如果學不上去,那也是你自己的努力不夠,怪不得別人。我告訴你,在我們這行中,有很多人一輩子就是只能做做圓椅頭的!」

阿慶點點頭,不敢多說話,他知道師傅所說的都是長久經驗累積下的心得,所以他收了收心、提起了精神,專心的注意著師傅接下來的示範與解說。

這些產品果然不如想像中的簡單,即使阿慶在之前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觀看過師傅們製作這些產品,但是要自己做起來,其間的差距卻是難以道里計的。

特別是在傳統家具製作的這一行中,講究的就是方正密合,看著師傅們一步步的做著似乎容易,可是自己一動手,才發現方正密合這樣簡單的標準,卻是從頭到尾毫不馬虎、用心極細才能做到的。從選料、切割、畫線、刨削到製作木榫、衡測、組合、收尾,任何一個步驟都必須小心翼翼的,而且光是小心還不夠,師傅們還講究「快」,所以「慢工出細活」也算不上是個好木匠。

阿慶邊做邊琢磨,細細體會著,工若要做到細且快,自己的那一顆「心」才是個關鍵,製作中許多步驟的要點都是「存乎一心」、「心神合一」,若能凝神專注、心無旁騖,即使不使用任何工具來輔助,也能夠達成要求的標準,但若是心浮氣躁,那麼使用再多的工具,也都只是徒費精力罷了。

現在說起來容易,可是當時阿慶要體會到這一點還真是難。開始時阿慶學的很快,所以很受到師傅的讚賞和作坊中師兄弟們的羨慕,因此,漸漸的,阿慶自得了起來,舉止中就開始有了些「大弟子」的派頭。

有天,作坊中一名比阿慶早來半年的師兄完成了一張太師椅,師傅和師兄弟們對於這件作品都十分稱讚,阿慶的心中有點不是滋味兒了,他想:「你行,我還做不到嗎?」心中便產生了「一較高下」的爭鬥心。

心急的阿慶想要盡早完成手中的這個太師椅作品–那是和那位師兄同一個客廳組的。可是說也奇怪,那天上午,阿慶的雙手像是上了膠的似地,怎麼樣都不好使,接連鑿壞了兩隻椅腳、弄斷了一個榫頭,眼看著那位師兄好整以暇的組合著一張茶几,阿慶的心更急更嫉了,這樣一來,一張太師椅的部件,倒被阿慶弄壞了大半。

頭家師父剛好進來看到了阿慶的狼狽相,不禁動怒對阿慶申斥:「你這個夭壽囝仔,手腳慢鈍的像頭豬!你弄壞這些東西我找誰賠去,你以為這些不要錢是嗎?」一心想做好的阿慶也不知今天是怎麼回事,這樣的難堪還是他拜師學藝以來的第一次,眼淚簌簌地流了出來。

頭家師父大發雷霆之後,就叫人把那些被阿慶弄壞的木料綑到後頭準備當柴燒,怒氣不可遏止,連帶著處罰阿慶不准吃午餐。

下午,頭家師父也沒有吩咐人準備材料繼續讓阿慶做,阿慶淚眼汪汪地站在作坊角落,也沒人上去和他說一句話,師傅們也只管讓他兀自在那站著,連吩咐他買涼水、買煙這些常做的事也不叫了。

就這樣一直站到了傍晚,師傅們忙著收拾工具、徒弟們忙著清理作坊、打理善後,大夥兒準備下工了。這時,那位教阿慶刨刀功夫的師傅走了過來,赤裸的上半身沾滿了木屑粉、披著一件汗衫和一條毛巾,似笑非笑的對阿慶說了句:「走吧,出去吃點東西。」說完,便逕自往門外走去。

阿慶呆呆的跟在師傅身後,西斜的夕陽將師傅的身影拉得老長,只見師傅一路笑呵呵的對著路邊的鄰居、小販打著招呼,傍晚徐徐吹來的涼風讓失魂一般的阿慶開始慢慢的回過神來。

走到了城隍廟前的小攤子上,師傅將毛巾扔在桌上,穿起汗衫,便坐了下來,看到阿慶仍站在一旁沒有坐下,師傅笑嘻嘻的說:「站了一天還沒站夠啊?來,快點坐下來吧。」

和師傅同桌共食,對阿慶來說還是第一次,在作坊中總是要等師傅們吃食完畢,他們這些徒弟才能上桌的。

不一會兒,老闆端上了兩碗漂著油蔥的湯麵和一碟豆干海帶,但是看到師傅沒有動筷子,儘管那香香的油蔥氣味讓飢腸轆轆的阿慶猛吞口水,卻也不敢先動。

師傅笑著對他說:「你吃吧,我等一下回家再吃,要不然吃飽了再回家,你阿成姨又要罵我了。」

即使阿成師對他一直很親切,但是對於師傅的畏敬,還是讓阿慶不敢在阿成師沒動筷子之前就先開動。

阿成師像似知悉了阿慶的心理,也不再催促他,就拿起了筷子攪動著浸在湯裡的麵條,熱騰騰的蒸氣像層薄霧般地飄浮在阿成師和阿慶之間,阿成師垂著雙眼,若有所思的看著麵碗。

師徒間一陣沈默,只聽見身旁喝著小酒的苦力們不斷嬉鬧吆喝著。

阿成師終於挑起麵條往嘴裡送,並示意要阿慶也動筷子,阿慶此時才放心地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送入口中。熱熱的麵湯一下肚,阿慶覺得舒服了許多,心裡一陣暖意,先前那股委屈感似乎也隨著熱湯而化掉了。(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北國際木工機械暨木工材料展今天在台北世貿中心開幕,一連展出四天。
  • 香港土木工程研究表現傑出,根據科學網的最新統計,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的岩土工程研究組的學術成就,榮登全球排名第一。
  • 若說上個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讓世人們開始省思人性與科技文明的發展之間,二者不一定並行的事實--並且直接催生了〈世界人權宣言〉,以試圖落實在這樣的時代中對於人性和人權的保護與規範--那麼,這一對於人性和人的直接迫害的慘痛經驗與徹底反省,主要便是以德國納粹所成立的奧茲維辛(Auschwitz)集中營作為一個代表。
  • 青年時代就參加學生反對運動的台中健康暨管理學院教授侯念祖博士回憶當年說:「反對運動就是一味的要反對政府,當時也接觸過馬克斯思想,去年我讀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以後,把我以前對共產黨的想法完成否定了,因此為了要告別馬克斯,我還是上網辦退黨。」對於有人質疑退黨人數統計的正確性,他以現身說法的語氣說:「我有上網聲明退黨的經驗,聲明文要經過審核的,而且中國大陸的黨員有的不會上網,有的上不去網站,因為被中共封鎖了,所以到目前300萬退黨的人數,實際數字只會多不會少。」
  • 前記:本文作者過去十多年來曾積極參與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1990年時的「野百合學運」,作者時為東海大學校際代表,並因此成為進入總統府的請願學生代表之一,之後並曾擔任「全國學生運動聯盟」中區召集人,此後積極參與各項運動,並曾自詡為「左翼」知識份子。2005年初,《九評共產黨》出版後,作者在理性慎重的思考下,毅然向「左翼」思想告別,也緣於此,曾和部分過從密切的「左翼」朋友們有過一場對話。這封信,是在7月初接到這群朋友們「釐清組織關係」的信件後,對於他們的回覆和對話嘗試。以下信件中人名和組織名稱略去。
  • 在九三軍人節前夕,本報於台中縣太平市建國里活動中心舉辦了「抗戰勝利60週年,還原歷史真相」的九評座談會,座談過程凸顯了這個節日的意義。此次座談由國立霧峰農工教務主任邱添喜主持,邀請到的與談者有亞洲大學助理教授侯念祖博士及前上海醫科大學小兒科主任聶淑文醫師。
  • )韓國女星沈銀河前天宣布下月18日下嫁男友池尚旭后,韓國傳媒紛紛向她的未婚夫大起底:准新郎家底丰厚,有兩個妹妹,是家中的長子,其父親擁有數百億韓圓的企業,他在著名延世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留學美國史丹福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并在日本東京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精通英日語,曾任政府机构的建設研究員,他的名字在网上搜查率更打入十大。而他本身對健身甚有心得,去年5月,他曾出版健身書,介紹健身秘訣。
  • 由於一些歷史的因緣,這個鎮上以木工為業者非常的多,其中,八十九歲的阿慶伯,是最受到老老少少眾多木工們的推崇與景仰的。阿慶伯為人謙遜、隨和,而且在技藝的水平上,更是其他木工們所崇拜的對象。雖然在木製家具的製作歷史上,木工、雕刻以及髹漆很早就因為分工的緣故而分開製作與傳授了,但是阿慶伯卻一身兼具了這三種專長;不只如此,興趣廣泛的阿慶伯還專長於古詩詞的創作與吟唱、中醫醫理與藥理、周易風水勘輿等等,甚至這個鎮上許多廟宇在興建之時,都還是請阿慶伯幫忙設計與監工的。
  • 有過一年在師父家打雜當奴僕經驗的阿慶,這會兒隱隱約約的明白了,師傅們也是在觀察他、磨練著他,看看他是不是個可造之材。想通了這一點之後,阿慶做的更起勁了,心裡剩下那一絲的委屈感覺也消失了,他每天在作坊中提起精神專注的注意著師傅們的動作,只要哪一個師傅一抬頭,他就飛快的跑到他面前,聽候師傅的差遣;慢慢地,許多工作也不必等師傅號令,他就知道該怎麼做、做些什麼,雖然師傅們嘴上不說,但是阿慶可以感覺出來,師傅們對他的態度比起剛開始時要和善的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