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熊焱伊拉克歸來談戰場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韋實紐約報導) 熊焱曾是八九學運時參加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團員,與中國前總理李鵬在人民大會堂唇槍舌劍,事後被列爲21名學生領袖之一,遭全國通緝,因而被迫逃離中國。抵美後先攻讀英美文學,再讀神學,一九九四年加入美國陸軍。至2003年出兵伊拉克,加入軍牧軍團,以上尉牧師的身份又受嚴格軍訓,2004年奔赴戰場,隨第一裝甲師第四旅駐紮在離巴格達40多英里的Camp Taji。近日熊焱自伊拉克前線撤回美國本土,在美國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以下是熊焱的專訪內容:

記:請您介紹一下伊拉克在民主選舉後,目前的局勢如何?

熊:總的形勢非常不錯,選舉成功,新政府建立,人民得到了相當程度的自由。雖然還是有很多限制,但是照薩達姆時期已經有相對的自由,總的趨勢和取得的成果舉世矚目。到目前爲止,孩子們已經回到學校,部分通訊設施已經恢復。曾被薩達姆嚴禁的通訊衛星電視,現在已經把世界各地的新聞送到各家各戶。美軍也作了很多的建設。

當然衝突和破壞還有,某些地區情況很嚴重,美國國會議員到前線一看,覺得一年以前巴格達還敢走路,現在開車也不安全。

記:美國軍隊的基層士兵們主流的意見對伊拉克戰爭怎麽看?

熊:我們接觸媒體是有規則,你知道軍人是有紀律的,我就講能講的。美國軍隊內部意見是不統一的,因爲戰爭不是皆大歡喜的,戰爭要付出代價的。但是我們作爲經歷過戰爭的人,親身經歷了這個歷史的重大時期,我們體會到還有比戰爭更壞的,比如說專制政權, 比如說對老百姓的壓迫,這些比戰爭更殘酷。有人曾經講過,戰爭是醜惡的事情,但是不是最醜惡的。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大部分美國將士認爲是有意義,也無所謂象國內分成幾派,在軍中某個人的某個意見不成爲體系。


記:那伊拉克人對美軍和戰爭怎麽看?

熊:我沒有看中共和美國的電視,我親身的經歷和電視報紙的報導不同,因爲媒體有政治觀點。我看到的是所到之處,皆大歡喜, 婦女兒童老幼都很高興,當然不是所有人,也有少數放炸彈的。薩達姆統治下,伊拉克人民太貧窮了。耶誕節我們帶4大卡車的禮物到孤兒院,伊拉克的孩子們很歡迎,很高興的。雖然他們生活很貧困,可是你看他們臉上的笑容就感覺不到戰場上的悲慘,我們看到他們笑諸顔開,臉上笑容的自在真是大爲吃驚。

記:美軍在伊拉克的生活條件似乎著美國本土有很大差距,美軍如何適應惡劣的生活條件?

熊:美軍在戰場上的確很艱苦,伊拉克氣溫很高,人們容易緊張,容易疲勞。想想華氏130度(攝氏54度)的氣溫,還要穿5、60磅重的防彈衣,加上全副武裝,很容易暈倒。過去看電視,二戰時在戰場上太冷,大雪封膝,戰士們挖一土坑,倒上柴油,用火一點,就可取暖。現在這防彈衣一穿,走在大太陽沙石路上,全身濕透還是正常現象。有時還要半夜爬起來到掩體裏躲炮火。從軍人的本人看,物質條件當然和美國本土有無法比擬的差距。但是軍人本身受的訓練就不是以艱苦爲念的,否則軍隊不會有力量。


當我們走出China Buffet,拍拍自己的肚皮,上帝存在,好像是無所謂了。可是在這裏情況不一樣了,人們知道個人得力量是弱小的,信心是在個人生活裏非常現實的,沒有一個戰壕裏的人不禱告的。


在美國,人們過著相當優裕的物質生活,美國也越來越世俗化。好萊塢的電影,大型螢幕電視裏豐富多彩的節目,數不盡的流行音樂,都叫我們應接不暇,根本沒有心思在感受和思考神的國度和恩典。伊拉克是一個充滿危險的環境,人的體力和精力在與大自然惡劣環境搏鬥下,在緊張繁勞的工作中,很容易感到人是多麽的有限。這種情況下容易出現兩個極端。一種當然是使人更加心灰意冷、心意下沈,離精神的世界更遠,更不易相信神的同在與恩典。另一種情況乃是突然省悟,人是有限的。我們在這世界上的生活如同這沙漠中短暫的帳棚一樣,從而有一種精神的覺醒。從最深厚的根基來看,這個國家的人仍是有信仰的,他們的軍人當然也不例外。

記:美軍在伊拉克的生活是怎麽樣的,他們一天之中做些什麽?

熊:我們是陸軍裝甲師,不象海軍陸戰隊那樣直接拼殺。但我們有很多事情作,一個禮拜至少工作六天。

美國是專業化軍隊,每個人的工作不同。基本作息時間表是9點起來,象上班一樣幹活。如果有執行任務,那一般是早上3點,因爲是敵人最疲憊的時候。就要晚上12點集合。士兵們有周末,每周休假一天。因爲沒有家庭, 工作以外就休息,沒有太多的娛樂。

現在感謝科學技術發達,有DVD,有電腦。美國士兵們幾乎人人都看了幾百部電影。當然還有電話、可以上網,在網上可以看到各種消息,比如大紀元的九評也可以看到。美國人一般都在網上看家人,一般家裏有孩子的在網上看孩子,沒孩子的看父母。我就看看兒子講話、女兒彈鋼琴,跟太太講話。


記:談到九評,原來您在伊拉克也能看到,目前九評掀起的退黨風潮已經是世界性的了,目前有超過18萬人退黨,您看了九評感受如何?

熊:寫得非常好,我是學黨史的,後來學了西方的法律哲學,我個人非常熟悉九評裏寫的東西。但是九評出得太晚了,對我們來說晚了,當年要是知道九評就好了,真是非常非常好的東西。九評要是出在88年,那真的就象原子彈一樣。

參加89運動時,我們在秦城監獄裏很多人有自己的觀點。但是我們水平再高也寫不出九評,寫出兩三評就很不錯了。現在終於看到有人做很系統的闡述共產黨的工作。

那些堅持共產黨的文化觀點的人,今天終於有條件瞭解歷史的真相了;對想關心社會的人,九評是強大的武器。過去受共產黨欺騙的人看到九評,帶給他醒悟力量會很大。

記:在伊拉克有沒有什麽感觸?

熊:經歷戰爭後,當然覺得和平好。可是如果政府是專制的,那難怪有人要推翻他。講民主運動,民主運動不是口號,要努力,伊拉克有民主政府,是鮮血換來的。中國人要做是不容易的,但是如果真想做這個事情,中國也是社會,也是人,也會出現自由民主。

經歷了追悼會、130度高溫、深更半夜起床、穿防彈衣,我覺得自己有幽默感了,應付苦難的能力也增強,更願意欣賞美好的東西。而且每個士兵都作出了不同程度的犧牲,比如生命、身體、還有其他的看得見看不見的東西。但是覺得這個機會很難得,參與了這樣的事情,很有滿足感。

以上圖片由熊炎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她走進了一間古厝,裡面有著一口井,一旁有小橋流水,這時她兩個月大的兒子,變成了一個莫約五歲光著頭的小沙彌,從裡面跑了出來,然後從水中撈起了一本金光閃閃的黃皮書,遞給了她:「媽咪,求求你一定要念!」
  • 繪畫《鄉村福音》,作者:方外。(明慧網)
    來,坐到我身邊。聽我對你講一個故事,關於活著,關於生命和愛,關於靈魂的終極歸宿。這是一個長長的上海故事,來到上海和離開上海的故事。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今天上午我沒有出門。中午十二點四十五分,我開車赴家庭教會,參加禮拜日禱告,坐在我車上的還有跟蹤採訪的境外媒體的記者朋友,因為其中有攝像的記者在工作,他們原本是按自己的程序在工作,並無刻意要攝便衣車輛畫面的意思,但車裡有攝像記者的情況還是被便衣發現。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那些長年躲在陰暗處,通過便衣、監獄、槍彈、坦克與中國人民打交道的「黨和國家的領導同志」最近變得越來越失態。而且這種越來越失態的趨勢還在快速發展中,他們可能又會厚著臉皮給人民解釋說,「這種失態及精神分裂狀」是發展中的問題。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今天一大早我到公園鍛鍊,幾名便衣始終散圍在我的四周,較前兩天相比,今天跟蹤的規格有明顯提升。返回家的路上,數名便衣緊隨身後。
  • 對於一位18世紀女性藝術家來說,安吉莉卡‧考夫曼(Angelica Kauffmann,1741—1807年)的生平和藝術生涯非同尋常。她出生於瑞士一個貧寒的畫家之家,作為獨生女,她仍接受了廣泛的教育,在十幾歲時就已展現出肖像畫和歌劇演唱的驚人天賦。她很早就掌握了德語、法語、意大利語和英語,這為她日後在國際上取得成功──成為首屈一指的新古典主義藝術家、歐洲上流社會的傑出女性奠定了基礎。
  • 小德如曾有一個幸福的家,「爸爸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幸福美滿,親朋好友也都修煉法輪大法 ,祥和而幸福。1999年,中共開始了一場滅絕人性的迫害……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今天的北京刺骨寒風,聲動天地,可那群「因為我」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的便衣兄弟,卻仍堅忍地守在我的辦公室外面。無人性的刺骨寒風顯然沒有在意裹脅在它漫無邊際嚴寒中的這些生命。
  • 中華文化總會今天(20日)發表最新一集《匠人魂》影片,記錄台南黑糖製糖師以柴燒古法煉糖的故事,找回台灣的「甜蜜」記憶。
  • 法度的父親因為堅持信仰,於2001年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這一年法度才1歲。自此,戴志珍帶著女兒走遍全世界,喚醒人們的良知,制止迫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