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人:歌曲《婆羅花開》賞析

2006年11月06日 | 17:16 PM

【大紀元11月6日訊】在匆忙的人世間,您是否能感受到那歷史的腳步之聲?在喧囂的現代社會,您是否又聽到了從遙遠天邊傳來的陣陣鐘聲?2005年,三千年盛開一次的婆羅花在韓國寺院的佛像上綻放了。而根據佛經的記載,婆羅花開放的時刻,就是轉輪聖王下世傳法的時候。在這個歷史的機緣下,便產生了我們所聽到這首藝術歌曲——《婆羅花開》。

這首歌曲在歷史時空的轉換中展現了十分深遠的意境。「婆羅花開,三千年一回。婆羅花開,笑迎天門開。聖者歸來,婆羅花開。婆羅花開,聖者歸來。須彌寺院的高僧,眺望著遠方。金色的袈裟在洪鐘下膜拜。」在歌曲的一開始,通過「三千年一回」、「天門開」的描繪奠定了整個歌曲的基調,把人們的思緒帶回到遙遠的歷史時空當中。在時空的變化之中,「聖人」的「歸來」和「高僧」的「眺望」成為一個動態的畫面,這個畫面通過婆羅花的接續,使歷史和現在成為一個整體,從而構成了一個立體的時空映像。這種映像帶給人最大的感受,就是潛藏在人們頭腦深處的記憶彷彿被悄悄地打開了,讓人看到自己在歷史上的存在和生命的過程。

當然,整首歌曲的主旨並不是追溯歷史,而是對現實的啟示。從歌曲的第二段我們就能夠鮮明地感受到:「紅塵中的俗子,敬上一柱香,如夢般甦醒,在洪鐘下期待。三千年的婆羅花,向尋道人開,聖王的輝煌,正在向著人中來。」歷史是為了現在而準備的,因此,在走過了漫長歷史的「俗子」才會在聽到遙遠的洪鐘的時候甦醒過來,準備聆聽聖王的慧示。而在這個時候,聖王的輝煌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慈悲的展示出來。

從音樂的角度看,整首歌曲以中國民族音樂中的七聲宮調式為基礎。歌曲的旋律十分質樸、悠揚,其特點是旋律圍繞著1 3 5三個骨幹音展開,七聲音階中的兩個偏音4和7則是作為旋律的連接音出現。旋律音階的這個特點突出了歌曲明亮、柔和的特徵,保證了旋律的流暢。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曲的鋼琴伴奏。作為藝術歌曲而言,鋼琴伴奏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不僅僅是歌曲的陪襯,更是塑造藝術形象不可獲缺的組成部份。好的藝術歌曲在鋼琴伴奏的寫作上往往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婆羅花開》最初在「正見網」發表的時候,只有歌譜而沒有伴奏。但是在2006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公開演出時,配上了鋼琴伴奏。歌曲的伴奏是通過左手聲部份解和弦對旋律進行淡淡的「點描」,而右手聲部則點綴以和弦和淡淡的裝飾音。這種伴奏的寫作追求一種淡雅的藝術風格,加之民族傳統和聲的使用,有力的突出了歌曲所要表達的悠遠、淡雅的意境。

作為《婆羅花開》的曲作者和演唱者,女中音歌唱家楊建生對這首歌的藝術處理給人以「娓娓道來」的印象,彷彿在對人敘說著一個古老的故事。她的聲音渾厚且極具穿透力,仔細聆聽,能夠感受到一種強烈的空間感,這本身表現出她對聲音概念的獨特理解。另外,她的演唱沒有激情的渲染,也沒有對於聲音效果的刻意修飾,一切以自然、平和為目標,通過對聲音具有立體感的刻畫,追求與藝術作品內在精神的融合。這種藝術追求與中國傳統藝術精神有著暗合之處。據歌唱家自己講,正是由於通過法輪大法的修煉,通過對生命本身的了悟深化了對音樂藝術的理解,從而使聲音的表現和歌曲意境的把握較從前有了實質的突破。

作為一首法輪功歌曲,《婆羅花開》最大的藝術特色並不是對法輪大法進行直接的讚頌,而是通過象徵等藝術手法,巧妙地將眾生對大法的期盼和大法師尊下世傳法的景象在歷史與現在的對接中展現出來,讓人在各自的聯想中感受音樂的美和意境,因而令人回味無窮。

對於聲音的刻畫是這首歌曲另一個重要的藝術價值。首先,《婆羅花開》通過歌詞的描寫營造了一種歷史時空的氛圍。而歌唱家獨特的藝術造詣和表現技巧,巧妙地將這個「空間場」用音樂塑造出來。這樣一來,無形中打開了人們對於音樂的一個新的認識,同時也為音樂的表現提供了新的可能。

一般的觀念認為,音樂是時間的藝術。但是,中國傳統音樂在強調音樂的旋律感的同時並沒有忽視音樂的空間感,其表現是對於一個個具體的音空間特點的「透視」,無論是人聲的演唱還是樂器的演奏,都以塑造出一個個具有空間特點的音作為其藝術追求。因此在中國傳統音樂當中,一個音中包含了不同層次、不同色彩的聲音,這種極具空間感的聲音有力地表現出中國傳統藝術獨特的「神韻」特徵,同時也成為中國音樂區別於西方音樂最大的特點。當然,要在喧囂的世界當中去感受這樣的藝術特點,首先就必須讓自己安靜下來,然後再通過內心去感受聲音的力量。其實這也正是藝術欣賞的一般要求。@(http://www.dajiyuan.com)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