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網易調查「下輩子還願做不做中國人」

人氣 11

【大紀元9月24日訊】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聯結收看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林曉旭。共產黨過去有三面旗幟,一面是馬列毛澤東思想;另外一面是共產黨代表窮苦大眾;第三面旗幟就是愛國主義,大家在網路上看到一些愛國奮青,就是熱愛祖國的人可以說是不少。

但是前不久《網易》做了一個民意調查,卻發現很多人說下輩子不想做中國人,這可使說是讓很多人跌破了眼鏡。在今天節目裡,我們就請本台特約評論員韋實跟我們一起來分析一下「網易事件」。韋實,歡迎來到我們節目中。

韋實:林曉旭你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韋實,首先請您跟我們的觀眾朋友介紹一下網易事件,為什麼《網易》要做這樣的一個調查?它的結果是怎麼樣?

韋實:《網易》做這個調查就是讓人選項,在網路上投票說:「你下輩子還願不願意做中國人?」加在一塊兒大概有一萬多名網友參加了這次投票,投票結果有超過60%的人說:「下輩子不想再做中國人了」。

那麼很多人說想要到歐洲小的國家去住,還有人說想回到中國歷史上五千年非常輝煌的時代去生活。

那麼問到一個理由:為什麼不要做中國人?超過30%多的網友就:說因為在中國做人沒有一個人的尊嚴,所以不想做中國人。當然也有些講窮啊,或者其他原因的,但是這個是非常主要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30%佔了一個相當大的比例,那具體的講,他們為什麼覺得在中國活得沒有人的尊嚴呢?

韋實:主要的原因是現有這個制度體系吧,它並沒有尊重人精神存在的層面,作為人如果要保持尊嚴的話,勢必要對「人」這個個體給予尊重,對他的精神世界尊重,保障他的權利。比如說是一個人,他要按照正常人那樣活著,那麼這才是有人的尊嚴。

如果你在生活中作為一個人,變成非常低下的一份子,四處都要看人家的臉色,在這個社會裡處於一種被排斥的狀態,或者在這個社會中有種種正常人的權利你享受不到,這種種不如意都會打擊一個人的尊嚴感。

我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這個「暫住證」制度,在這些大城市,一個外來人如果沒有暫住證,他時刻要提防著被城管、保安給抓進去或者被遣返,加上自己買房子、自己的子女上學、自己的醫療種種東西都受到歧視。

舉個最顯著的例子,先不講深圳孫志剛這類例子啦。北京辦08年奧運會,他說民工強制遣返,外地人你也別進來,奧運會就北京人看,為什麼呢?就不要把環境弄亂了,畢竟是個舉國工程嘛!

主持人:捐錢還得靠外地的人來做。

韋實:而且奧運捐款也不只是北京的事情,全國人民都沒跑得了。那就出現一個問題,北京人比其他地方人高貴對不對?北京人是人,別的地方人似乎不是人,或者就只享有二等公民的權利嗎?這種就是對一個人的尊嚴、一個人的權利非常不尊重的一個比較典型的表現。

主持人:但是這條思路是非常普遍的一件事情,包括最近因為毛澤東三十週年,很多人在批毛的時候就談到了當時整個城鄉戶口制度的建立,就是很明顯的歧視,中國廣大的農民就成為二等公民,如果人們對這樣的思路已經很習慣了,為了暫住證所以把你趕出去,所以我覺得人們恐怕也都習慣了。

韋實:這個東西就像共產黨自己講的:運動多少年就得來一次。它這個運動就是把人當作它自己可以去操縱、宰割的對象。共產黨自己講說共產黨要消滅階級,實際上共產黨一旦拿到政權的時候,再也不是無產者,整個中國是它的財產,它再也不是無產階級,它已經是有產階級了,而它的階級是凌駕在所有中國人階級之上。

它並沒有管這個運動對象願不願意參與運動,或者你有沒有權利做這個運動;最根本的,它這個理論指導實際上是唯物的這套體系,就是說物質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物質決定意識,所以它只在意人的物質存在的這個層面,所以共產黨講,人權首先就是生存權。

主持人:這是江澤民提出來的比較赤裸裸的一種理論。

韋實:它只在乎人作為物質,就是人體這個物質存在的一方面,所以人的精神它根本就不管了。物質第一性,好,現在就說經濟發展,這樣就可以了,連肚子都吃不飽了,你還講什麼人權,就忽略了人在吃不飽肚子的時候照樣可以講話嘛!對不對?並不等於說人要富了以後才能談民主,不存在這個問題。

比如說中共當時在反國民黨的時候它就講了,說現在這個民主絕不能等民眾受教育才能民主,那它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實現呢?

可是它上來了以後,又說要先有這一切什麼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只有經濟發展起來了,那些東西才會變好,比如說人權,比如說社會公眾的制度,比如說司法的透明、不腐敗,而事實卻相反,中國經濟越發達,這種越往下滑。

主持人:但是有一點我覺得,說到經濟發達,現在可能很多人也都不認同,包括中共自己的媒體,還不包括《光明日報》這些,官方的喉舌當然不看,即使它自己的媒體都講現在人們的生活水準就從購買力來看,還不如解放前。就說中共內部都承認達不到五十年前的水準,所以你說經濟發展了嗎?不見得!

韋實:經濟發展還算一個問題,就是經濟發展了,難道人的一生就為了經濟發展嗎?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網易》調查也是反映了一個問題,30%多的人他不是因為我們窮、不是因為我們物質不夠而不想當中國人了;他說是我沒有人的尊嚴,所以我們不想當。

主持人:所以這部份人是屬於有精神追求的人。

韋實:我想作為一個人,如果他只知道物質追求,那不和動物一樣了對不對?豬一天吃飽了,他不需要任何追求,那人肯定不是這樣嘛,人就會有精神上的追求,這種唯物的思維方式,他不給你精神上的追求,他認為物質決定意識。

所以說他拿這些精神上的追求,只認為有了物質之後,它可以改變你的思想;改變你的思想以後,你所謂的精神追求的那個目標,那一定不是你自己定出來的。是我在統治階級,我可以去定義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比如說現在叫「小資」是個好詞對不對?三十年前說你是「資產階級」你試一試,所以這個東西不是一個普世性的道德,為什麼呢?這不是一個人所能夠接受的,是人所認為好壞的,不具備一個普世的意義,它完全是統治者自己訂出來。

主持人:那就會不同的朝代或者不同的時代,想變就變。

韋實:對於人而言,比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把你扔到資產階級,資產階級本身是沒有甚麼錯的,不然你今天叫「小資」不就應該被槍斃嗎? 

主持人:像過去一不小心尾巴就被割掉了。

韋實:作為一個人並没有選擇自己成為資產階級,甚至有的人自己勞動有些錢,就要遭受這種非人的對待,他能有尊嚴嗎,對不對?

恰恰這一次次運動主因,比如95%,5%大家都「站隊」,但每次運動總有5%站不對隊,一次次下來,很可能很大部份的人都會被迫害,遭到沒有尊嚴這一層人裡面。

現在沒有受迫害的人,在單位裡要看領導的臉色,出去以後子女上學要看老師的臉色,住房、教育要看當時所謂有關領導臉色,這一切東西都不是一個正常體系,我求你辦事,你就應該給我辦,沒有這個事情。

現在出現了要不你有權、要不你有錢,整個國家這麼多億人有權有錢的人會佔多少?大部份人是作為一個正常人狀態生活,如果大家都「唯物」了一切向錢看,以利益、以權力來衡量一個人好壞,來衡量一個人是不是對你好,那很簡單,當然有權、有錢的人會受到尊敬,在中國活得跟皇帝一樣,那麼那一部份人怎麼辦?

這就出現整個社會你又窮又沒有權力就會被人歧視,這不是一個正常社會的狀態。  

主持人:所以現在這個調查也只是在網絡上,如果包括那些沒有辦法上網的人,這個比例恐怕就更高。

韋實:上網的人,畢竟上《網易》的還是特殊群體,他的思維還是比較開放,他還能夠上網,如果把它擴大到不上網的人群裡,那些人可能怨言更多對不對?

或者有的人並不一定有這個思想,因為他還沒有一個完全能夠接收這些信息的問題,作為網易的用戶也願意去接受這個調查,他還已經算是這社會裡不算失意的人了,最起碼可以這麼講。

主持人:換個角度我們來看這個調查,一般人如果對社會不滿或者覺得在社會中沒有得到尊重,沒有得到人的尊嚴,你可以想方設法,我要改變這個社會我做一番貢獻,讓這個社會朝良性的方向發展。

但是這個調查,我甚至下輩子不想做中國人了,我覺得這個調查本身反應了一種非常失落的心態,您覺得是不是這樣子?

韋實:下輩子不想做,就說他可以從新選擇,但這裡邊我想是所謂失落也不是,這裡面有個概念上的混淆,中國人並不是現在一直從有歷史以來,不是人們就不願意做中國人,恰恰不是的!

馬可波羅到中國的時候還是元朝,他就覺得中國一個簡簡單單守門的小官吏他的生活就比歐洲很多人過的都好。那個時候很多人非常嚮往中國,一直到了鴉片戰爭之前很多人到中國來,他還是抱著他認這是比較發達的社會。

恰恰到了1949年以後,可以這麼講,我們知道1945年國民政府取得抗日戰爭勝利的時候,很多日本人是入中國籍,現在當然完全反過來的。現在聽說中國人入日本籍,當然中國人都覺得很煩,一談到日本,這沒有幾個人喜歡。

可是這就是事實,中國人入日本籍多,日本人入中國籍的少,這個東西完全是這幾年造成,造成以後很多人把它混淆了,認為中國歷史就是這樣,不是這樣。

中國歷史上是中國中央之國,它的經濟文化一直是在世界的中心的,現在淪落了,就在這麼一個情況下,人的關心點還不是在經濟上,還是關心整個作為人在這裡活得舒不舒服。

我們可以想到,比如說以前中國人儒家思想,儒家教你仁、義、理、智、信,儒家從來沒有教你去「唯物」、「唯錢至上」沒有人教你金錢、美女、跑車、大官沒教你這個,到了今天中國人這些東西都沒有了,都去「唯物」了,都去「唯利益至上」了。

恰恰中國傳統的觀念都沒有了以後,對於一個人倫理的維持,道德的維持就馬上要下滑。不管今天再怎麼,如果唯利益唯大,不去強調精神層面,肯定一直往下滑的,所以說來世能不能做中國人,他肯定是不抱希望的,只能往下滑這個趨勢,不可能自我調節了。

主持人:另外一方面我也是覺得這些人本身能夠想到這個問題,這調查本身能想到這樣問題「我下輩子做不做中國人?」我是覺得他對現實很失望,覺得沒有辦法,一種無力感去改變這個社會,因為現在社會還是被控制的很牢。

韋實:其實這樣,如果一個社會是處於正常社會,允許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可以講,人們可以去選擇去評判。

主持人:對!我這輩子能做到,我不需要指望下輩子。

韋實:不需要下輩子,另外就是說,比如有人喜歡物質,可以,肯定也有人不喜歡物質,或者喜歡有精神的追求,這二方面的作用力是可以改變社會的,如果大家都希望有人的尊嚴,這社會是可以變化的。

現在中國社會不是這樣,中國社會是統治者要全民都去搞一個體系、搞一個系統,一旦出了這一個系統是不行的,你看前一段廣州這邊有人寫義和團,重寫中國歷史時候中國歷史教科書是狼奶,馬上《冰點》就給你整頓。

所以說聲音是發不出來,人家沒有一個選擇的權力,沒有選擇,統治者造成一種不尊重人的環境,他還維持這個環境,那你說這個社會怎麼改變?

主持人:另外一個剛才節目中最初談到,很多人按理來說在愛國主義教育下長大,應該愛國意識是非常強,既然這麼多的選擇下輩子不願意做中國人,這是不是說明整個愛國主義,其實教育本身也是失敗的。

韋實:因為愛國問題出現在這,很多人把愛國和愛中共給混淆,現在的中國是中共給把持了,但是中國不等於中共,比如這麼講今天共產黨沒了,中國肯定還存在。

就跟前蘇聯東歐一樣,比如說德國,東德共產黨沒了,德國還在!這一個例子已經證明了中共不等於中國!可是中共在中國做了一些事情使人非常傷心,所以這種東西是動搖人的愛國情緒,那怎麼辦呢?

中共知道如果把這兩個割裂開,人會唾棄中共,認為它不好,所以它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國給拉到一塊,你說中共不好就是說中國不好,很多人沒有辦法。

但是就這麼弄,人自己還是有評判標準,還是覺得這個社會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逼到這個份上,只能說下輩子不做中國人,不信在網上做個調查,你愛不愛國?沒有人敢投這個票,這是肯定的。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這個調查實際是換個方式把民意反映出來,實際上確實是不得不被中宣部整頓,他也看到這對社會的衝擊點很大是不是?

韋實:那肯定的,如果《網易》敢說你今天愛不愛中國,這其實一個道理,你來世願不願意做中國人,那不就肯定這輩子不滿意,直接寫我愛不愛中國要不要做中國人就完了唄,它不敢!

所以一定要弄這個東西來聽你的真實心聲,這個問題,中國的問題那没有辦法,現在是中共在把持的,是中共造成的,不是中國人自己造成的,只能這麼講。所以要去思考這問題的根本原因要往上看。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談到這裡,謝謝您精彩的分析。

韋實:謝謝林曉旭。

主持人: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2006/9/24 12:17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法輪功七年反迫害的社會影響(二)
【熱點互動】香港普選與陳太的關注
【熱點互動】中共活摘器官在波士頓引關注
【熱點互動】黑暗中的陳光誠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