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耕:葉利欽的背影

秦耕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4月28日訊】對一個仍然生活在共產極權下的人來說,葉利欽的逝世是一件不尋常的事件,在某種意義上,就像繼續生活在法西斯鐵蹄下的人們突然聽到巴頓將軍或麥克阿瑟將軍去世的噩耗一樣震驚。葉利欽以自己巨大的勇氣、魄力和遠見卓識,帶領蘇聯人民終結了共產帝國的極權統治,使兩億多共產奴隸獲得自由。但在他的身前身後,總是伴隨爭論,有些爭論在他逝世很久也許仍會繼續,包括對他的污衊和誹謗。此時回望葉利欽走進歷史深處的背影,不能不感慨萬端。

爭論之一:500天休克療法

笑話是這樣講的:丘拜斯的哥哥把自己從全民所有制中分得的10000盧布股份,投資到一家公司,不幾天公司破產,自己落得赤貧,於是在家裡以「私有化之父」的哥哥身份破口大罵弟弟該死,使自己「一覺回到解放前」;而丘拜斯的侄子則把自己分得的10000盧布股份入資到另外一家投機公司,沒多久就暴發了,成為新富階層的一員,於是在任何場合總不忘記誇獎自己的叔叔…… 「500天休克療法」方案在其制定者丘拜斯家裡也面對如此針鋒相對的爭論,可見其在蘇聯的爭論可能激烈到什麼程度。

在諱疾忌醫、禿子忌光的中國,當時人們很難從媒體上瞭解俄羅斯的休克療法到底是什麼,生活在共產黨中國的人們,從媒體所瞭解的,只知道「這不是什麼好事」、「肯定又把什麼搞壞了」。我敢打賭,就是現在到中國的知識階層做調查,95%以上的人完全不知道休克療法是怎麼回事。他們如果要記得,也許只記得「休克療法的失敗使俄羅斯GDP幾乎減少了一半,GDP總量只有美國的1/10,居民生活水平更是一落千丈,到2000年底俄羅斯人的貨幣收入總量不足美國人的10%,健康狀況和平均壽命也在惡化。有專家估計,俄羅斯人均GDP生產要達到葡萄牙或西班牙的水平,GDP每年保持8%的增長速度也需要15年的時間……」以及通貨膨脹、物價飛漲等等字眼。

「500天休克療法」的核心,就是大規模推行私有化,一夜之間平均分光國有資產。經有關專家評估,俄羅斯的當時國有財產總值15萬億盧布,剛好人口是1.5億,以前財產是大家的,現在分到個人,也要童叟無欺,人人有份。於是每個俄羅斯人領到一張1萬盧布的私有化證券,可以憑證自由購股。記得當時人們跟著官方腔調、人云亦云諷刺俄羅斯的休克療法或列舉其所謂弊端時,我不客氣的回擊說:其實中國也正在進行私有化,甚至規模比俄羅斯的還要大,但區別在於,俄羅斯是公開的,我們是偷偷摸摸的,俄羅斯是合法的,我們是非法的,俄羅斯的起點是公正的,我們的起點是不公正的,俄羅斯是人人有份、公平合理的,我們是掌權者有份,老百姓無份而已。

十幾年過去了,現在來看我當初的判斷,大家發現果然與權力有關的中國人都獲得了財富,把原來全民共同所有的那些國有資產私有化到了自己名下。舉例說明,某國有企業100人,有國有資產100萬,俄羅斯的私有化是人人當場分到1萬,而中國是偷偷摸摸的拿,最後企業老闆名下也許私有化到了60萬,另外40萬私有化到了該企業的上級部門的各個領導名下,只不過中國的大街上增加了99個下崗職工罷了。

對比中國現實,葉利欽任用蓋達爾做總理,蓋達爾再用第一副總理丘拜斯推行的休克療法何錯之有?私有化和市場化進程在葉利欽手裡完成後,俄羅斯經過陣痛,到普京任期內經濟開始強勁增長,而且是持續、良性增長。此時的中國,經過近30年的改革,的確形成了一個富豪集團,一個據說其中91%的人都與權力有關的富豪集團。

爭論之二:解體蘇聯

蘇聯消亡後,重新登記成為合法政黨的俄羅斯共產黨,在很長時間把追究葉利欽分裂蘇聯的罪行,當作其重要工作目標之一,妄想把他送進監獄。戈爾巴喬夫本人在其回憶錄中也說:他自己的意圖是在原蘇聯的版圖內終結共產專制,把蘇聯改造成為一個可以與美國協同發展的民主大國,與美國一道帶領人類走向未來,但這個宏偉計劃慘遭葉利欽破壞。他認為葉利欽本人無任何民主理念,只貪戀權力,以解體蘇聯的極端方式終結共產極權,雖然達到了實現民主化的目標,但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已經無法以平等身份作為美國的民主夥伴,從而導致世界上失去了另外一支可以與美國協同與制衡的健康力量,這對人類來說,禍福未料。生活在共產黨中國的人,從中共媒體上所能獲得的信息,幾乎全部是關於如何避免蘇共亡黨亡國的前車之鑑,或者是蘇聯滅亡後官員們的悲慘遭遇,以驚醒人們防範和平演變。

這裡我不想評價蘇聯是否可以像戈氏預期的那樣作為一個完整的民主國家保留下來,我的觀點是,首先,前蘇聯帝國是靠刺刀建立起來的,各加盟共和國進入蘇聯版圖是武力吞併。所以,這些加盟共和國有權要求獨立,與其說是葉利欽接替了蘇聯,不如說是靠刺刀維繫的帝國或遲或早總要解體。其次,蘇聯作為一個國家,在其延續的70餘年裡,主要是作為一個兇惡、殘暴的邪惡帝國而存在的,它帶給國內的是殘暴屠殺、滅絕人性、慘絕人寰的專制和奴役,其歷史是用一系列反人類的纍纍罪行和鮮血編織起來的;它帶給世界的,則是冷戰的恐懼和核戰爭的人類末日威脅,在世界各地挑起衝突,扶植、輸出共產災難。將這樣一個暴政國家解體,無疑是包括蘇聯人在內的全人類的福音。

如果有什麼遺憾,那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蘇聯作為反法西斯同盟一員的光榮回憶。蘇聯雖然消亡了,但其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光榮,則不會消亡,它將被人類永久紀念、永恆不忘,即便在千年以後,人們還會像談論特洛伊戰爭一樣,談論那些反法西斯英雄。這一點與蘇聯的存在與滅亡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城邦國家雅典消亡了,雅典的英雄永不消亡。

爭論之三:與戈爾巴喬夫的恩怨

很多人對葉利欽與戈爾巴喬夫的關係搞不明白,他們既像敵人又像朋友,令觀者撲朔迷離。我從來沒有看到葉對戈有什麼人身攻擊或負面評價,到是看到很多戈對葉的公開指責。這也許與他們的個人性格有關,葉豪放不羈、熱情爽朗,戈則溫文儒雅、生活拘謹,二人性格完全相反,可能互相看不上眼。戈氏說到對葉的第一印象,就是有一次中央會議正在進行,他看見州委書記葉利欽爬在一個人的肩膀上正在擅自離開會場,戈在主席台上連忙喊叫,但葉好像完全沒聽到,這時會場哄堂大笑,有人這才告訴戈,說葉喝醉了,無法繼續開會。不吸菸不喝酒的戈也許這時就對葉沒有好感了,但後來他們之間的分歧,主要是改革路線上的分歧。

在終結共產極權統治、實現民主化的目標上,他們觀點一致,可以說是朋友甚至戰友,但在終結方式上,他們卻存在尖銳分歧,葉堅持激進路線,而戈則想嘗試溫和的漸進路線。在戈氏主政蘇聯、進行改革的時期,蘇聯其實存在三種嚴重分歧的路線,葉和哈薩羅夫等人的「民主聯盟」極右路線與「8.19分子」的極左路線針鋒相對,而戈代表的當權派則處於二者之間,腹背受敵。極右派看不上戈的小腳女人走路,認為會喪失民主化的機會和時間,極左派則認為戈遭到了葉等人的挾持和利用,即將導致偉大的共產主義運動滅亡,坐在總統寶座上的戈,一邊要想方設法和企圖回歸勃列日涅夫時代的極左派鬥爭,一邊要想法壓制葉等人即將爆發的急躁情緒。三派之間的遊戲終於以「8.19政變」為爆發點,唱了一出精彩的俄羅斯版「三岔口」,戈與葉二人的命運在這時聯繫得最緊,而兩人的分歧也達到頂點。

政變分子的策略也很有意思,對戈採取的是軟禁,打算以脅迫、治病救人的方式拉攏挽救,但對葉則準備下毒手。他們欺騙被軟禁的戈,說葉這個反革命已經被逮捕了,現在只要戈下命令把葉這夥人收拾了,緊急狀態立即結束,戈就可以重新返回莫斯科當總統了。但戈很清楚,其代價是民主化必須叫停,一切向過去恢復。戈在他的一生中,可能再也沒有這個時候更需要葉了,他在被軟禁中默默的等待葉的消息,等待俄羅斯聯邦的消息。果然,葉從外地趕回莫斯科,帶領俄羅斯聯邦人民走上街頭,向蘇聯共產黨反擊,「8.19分子」很快就瓦解了,葉派出飛機把戈接回莫斯科,當飛機飛到度假地時,只有確信是俄羅斯聯邦的飛機和來人,而不是蘇聯的人、更不是蘇共的來人時,戈才知道自己安全了,政變也結束了……

接下來的形勢發展值得品味,在蘇聯的三駕馬車中,戈知道只有自己落在最後,左右搶跑,已經把中間的他遠遠甩在後邊,如再不斷然行事,將貽誤戰機。於是他宣佈辭去蘇共總書記職務,並建議蘇共自行解散,葉接著宣佈蘇共在俄羅斯為非法組織,在葉的別羅韋日協議簽署後,戈又宣佈辭去蘇聯總統職務……戈與葉這兩個敵人堪稱配合默契,就這樣聯手剷除了世界上當時最龐大、最恐怖的專制政權。在後來剖白心跡時,戈對自己在「8.19政變」後的作為十分坦然,有人說他背叛了蘇共,他理直氣壯的回擊:首先是蘇共背叛了自己的領袖!戈相信,如果不是「8.19分子」發動政變,自己的溫和路線就不會終結了,最後也就會把蘇共改造為多黨競爭制下的執政黨,正是「8.19分子」的政變徹底斷送了蘇共的未來,也斷送了政變分子自己回到極權時代的夢想,而此時的俄羅斯,只有剩下一個選擇,這就是歡呼著以翻跟頭的速度實現民主化。

我認為葉與戈其實沒有根本的矛盾,下台後的戈,正是在葉的庇護下,過起了退休老人的安適生活,他一生深愛的夫人去世後,俄羅斯給予國葬般高規格的禮遇。這一切充分說明,不論戈怎樣指責葉,葉從來都沒有把戈當作自己的敵人。

葉利欽今天走了,告別了他熱愛著的俄羅斯,但俄羅斯不會忘記他,仍然生活在極權下的人們也不會忘記他,他正在離去的背影,也許還有更多值得人們思索和緬懷的。

2007-4-24

──原載《民主中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葉利欽解體蘇共 魏京生:關鍵一念
葉葬禮世界政要雲集未見中共代表團
陳破空:葉利欽 二十世紀最後的巨人
組圖:葉利欽國葬 場面備極哀榮
最熱視頻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新聞看點】鮑威爾或炸翻喬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領袖】戈薩爾:媒體無權宣布大選結果
車評:是儀表還是螢幕!? 2020 M-Benz GLB250
【遠見快評】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種豆煮湯喝去濕氣 中醫妙方擊退濕疹、乾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