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達:中共冥頑不靈的反民主

吳達/編譯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4月29日訊】 十多年來,歷任的美國總統均宣稱政治自由化最終會引導中國走向民主,並且符合美國及全球的利益。例如布什總統雖公開質疑中共隱晦的軍事擴張及戰略性企圖,但仍鼓勵中國成為全球社區的「可信賴的參與者」以及支持民主。對美國而言,中國的民主化,是美國及全球獲致和平、富裕及合作的最佳保障。

史丹佛大學胡佛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2月第141期《政策評論》(Policy Review)期刊上,「美國企業組織」(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馬英(Ying Ma,音譯)的文章〈中共頑固的反民主〉指出,美國的中國民主期望顯然無法兌現,中共獨裁主義者仍然持續迫害人權。造成此一結果的原因是複雜的,有可能是因為美國對中共的幻想,或者是中共獨裁主義者的復甦及民族主義作祟。

中共往往在美國倡議民主及推動人權的同時,向世人展示其違反民主及人權的真實面,因此,美國決策者有必要檢視中共抵制民主化的原因、重新評估推動中國民主方案的工作,以及思考排除阻撓中國民主化障礙的新方案。

勿幻想中共經濟成長有助民主

樂觀的中共觀察家一直妄想,中共領導人面對統治挑戰會交出權力。事實上,他們絕不會輕易放棄貿易、網絡、鄉鎮選舉、法規等事務的統治權力。

自從2000年美國授予中共「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後,有鑒於台灣、南韓及智利在1980年代經濟自由化的轉型經驗,美國也許認為,中共也可以成功的轉型。然而,相較其他國家,中共的經濟自由化及政治改革是相對複雜及脆弱。

不幸的是,美國對中共獨裁主義的復甦,有著很大的錯誤認識,沒有認識到中共統治者會將經濟現代化與政治自由化脫鉤。當1998年中共推動全國鄉鎮選舉制度時,有許多觀察家相信,這必然有助於中國走向民主化;當中共在1997年及1998年,同意與美國進行有關法律訓練、教育及管理與商業法的法治合作時,有許多專家預期,此等合作將無可避免的促使中國政治法律的民主化;當1990年代末期中共境內發生互聯網改革時,美國人相信,中共將很快地屈服於信息自由流通所創造的民主化力量。

然而,每一次樂觀的預測都沒有實現,中共仍然掌控政治權力,以及貫徹經濟成長與政治挑戰的脫鉤政策。此等發展意味著中共權勢及其獨裁主義的抬頭,因此,美國應該及早放棄中共經濟成長有助於其民主化的幻想。

中共獨裁主義復甦

為有效促進中國的民主化,美國應更加了解中共獨裁主義復甦的原因,包括耀眼的經濟成長、政權制度化、鎮壓政治反對意見,以及對協調性權益的嚴格限制。

中國近幾年的經濟發展反而延長中共統治政權的壽命,某些分析家如章家敦,預測中共的經濟將在10年內垮臺,但也有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共未來的經濟發展態勢仍然十分亮麗。

諷刺的是,耀眼的經濟成長反而成為維繫中共統治政權的合法性,並且減輕其政治自由化的壓力。有鑒於此,為了鞏固權力,中共主席胡錦濤熱切期望國民收入在2020年能較2000年成長4倍。除了追求經濟成長,中共同時逐步使其官僚體系制度化。

中共政府部門的資深領導人逐漸由具備教育背景及技術能力的人士擔任,然而統治政權制度化的本身雖無法壓制政治異議人士,卻可以作為有效鎮壓民間團體的手段,如法輪功學員於1999年4月25日到中南海和平請願後,中共即透過官僚體系殘暴鎮壓法輪功團體;另中共在1998年鎮壓企圖成立中國民主黨的民主運動人士。

中共的鎮壓策略比不上對自由表達與組織抗議權利、免於恣意逮捕權,以及新聞自由等協調性權益的限制。布爾諾德米斯基達與喬治當斯(Bueno de Mesquita and Downs)主張協調性權益與民主化緊密相關,因其嚴重影響政治反對者協調與動員的能力,但其對經濟成長的影響不大,而經濟成長是維繫獨裁主義政權合法性的關鍵。

中共利用審查新聞媒體及互聯網的方式壓制協調性權益、鎮壓異議團體的結盟與組織、踐踏人權,並因而延續其統治政權。

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方案

長期而言,經濟自由化並不是不可能推動中國的民主化,但中共獨裁主義的抬頭將影響中國民主化的推進,美國必須更有所作為,以刺激中共的民主化。

有數項可行方案有助於美國推動中國的民主化。美國應提供資金支持中國互聯網的信息自由流通。美國之聲及亞洲自由廣播電台已投入300萬美元,以處理中共干擾所造成的互聯網封鎖問題,但這還不夠。自2002年開始,美國國會均支持〈全球互聯網自由法案〉的預算,最近一次是同意5,000萬美元預算,以解決網絡干擾問題。未來美國應增加預算,以協助及建立反干擾技術,排除中共對網絡監視、審查及干擾的惡行。

美國應更積極地支持另一項協調性權益——組織政治權利。單靠技術及信息無法達成中國民主化的目標,必須要有中國人民的請求。目前中國人民對民主的請求,由於遭到中共政權對組織及動員的刻意阻撓,而過於分散。美國應支持中國團體及個人的結合,包括為民主而奮鬥的人士,以及反對中共特定不公義作為的人士。

美國政府從上到下各階層都應持續支持中國的自由民主奮鬥人士,更為公開且持續地與政治異議人士會面、對中共施壓要求釋放被拘留的民主運動人士或遭受不公義對待的人士,堅定表達美國的目標。

過去美國並未使中國人明白,自由與富裕是相互支持的,因此未來美國應更參與公共外交事務,透過真相冊子、公共演說等方式,傳達自由民主國家所享有的民主,以及由獨裁主義體制轉型為民主體制的益處。

當然美國還應體認自身對中國民主化影響力的限制。持續批評中共政權對政治異議人士、運動人士及非政府組織的鎮壓都應該繼續,然而美國也應該了解,在持續對中共政權施壓的同時,中共有可能更為激烈地鎮壓中國人民,因此唯有中國人勇於對抗中共的獨裁體制,才會真正的使中國民主化,美國的協助只是催化劑。 ──轉自《新紀元周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共在東南亞的影響力輕乎不得
營區蔣公銅像移室內 台國部:肯定歷史定位
陳水扁核定上將人事調整 霍守業任參謀總長
吳達澎呼籲國人支持國防建設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拍案驚奇】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許家印跌慘了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