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致NYUCCC的第二封公開信

——兼答網絡辯論的要求及征簽網頁上的詭辯

章天亮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6月22日訊】<--ads-->
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

由於NYUCCC的負責人們在互聯網上刪除了聯絡信息,並且堅持對新唐人舞蹈大賽的抵制征簽,所以我不得不第二次以公開信的方式對你們發出邀請,並回應在你們征簽網頁上出現的詭辯伎倆。

我知道NYUCCC只不過是紐約大學的「中國文化俱樂部」(Chinese Culture Club),但是卻在征簽信上屬名「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你們未必能夠真正代表紐約大學的中國留學生,至少從你們支持殺人和賣國的中共來看,就代表不了那些真正愛中國而不愛中共的留學生和學者。

誠然我承認你們有反對中國舞舞蹈大賽的權利,但是這種反對不該基於謊言。如果你們明確表示「我知道中共殺了幾千萬中國人,我也知道中共出賣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但是我就是愛中共這個殺人黨、賣國黨」或者「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就是要反對『真善忍』」,那麼我無話可說,更不會邀請你們辯論。問題是你們在抵制舞蹈大賽的時候,關於中共、關於法輪功和新唐人造了太多太離譜的謠言,欺騙和誤導了許多不明真相的人,這才是我要求與你們辯論的原因。

自公開信發出後,我看到的反應有四種。第一種是對辯論表示支持的,這部份人無一來自NYUCCC,這不免讓人感到遺憾;第二種是NYUCCC這種默不作聲的鴕鳥態度,甚至連拒絕辯論的聲明都不敢發;第三種則是冒用大賽組委會的名義往我公佈的電子信箱裡發病毒郵件,這種做法讓人十分不齒;第四種就是要求在網絡上辯論的。在NYUCCC的簽名網頁上,還有許多對我指名道姓的挑戰,可惜裡面有太多的詭辯伎倆。

我已經在網頁上留言,暫不考慮網絡辯論的選項。原因很簡單,一個面對面的辯論會有結束的時候,但是網絡辯論可以無休止的進行下去。誰能堅持到耗盡對方的時間和精力,誰似乎就是最後的勝利者。中共盜用了整個國家資源,可以讓特務在網上沒完沒了的造謠、謾罵和製造邏輯陷阱,而我卻需要學習和工作,不可能對無理智、無邏輯、無休止的糾纏一一回應下去。另外由於網絡辯論的匿名性質,很難做到文責自負,各種刷屏、灌水等網痞手段屢見不鮮。這種網絡辯論多年來在各大論壇上比比皆是,最後都不了了之。

我邀請面對面地辯論就是可以請第三方控制雙方發言的時間,可以請警察到場維持秩序,雙方由於看得見對方,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就使不出來(或者不好意思使出來)。辯論自有結束的時間,可以讓雙方在平等的時間和機會下陳述自己的觀點。這些都是網絡辯論所無法保證的。

在NYUCCC的簽名網頁上,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很多網絡上常見的詭辯伎倆。因為許多都是指著我的名字進行的,所以不得不簡要反駁如下:

一、匿名性。在簽名部份直接寫「To章天亮」,而不敢署名。

二、假裝無辜。「To章天亮」本身並不是註冊的名字,任何給我留言的人都可以寫「To章天亮」。不敢署名的人卻假裝無辜地說「然而你的一位同修(我希望不是你自己)卻已經冒我之名鬧過場了」(甚麼叫「冒我之名」,難道你的名字就叫「 To章天亮」嗎?再説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左右互搏”,然後又栽贓法輪功鬧場?)。

三、出爾反爾。「To章天亮」一會兒說「我昨晚思考再三,決定取消我們之間所謂的辯論」,過了一天又說「我只是想在這裡約你辨論而已」。(當然也可以藉“匿名性”來辯解)。

四、雙重人格。不敢署名的人一會兒假裝大義凜然地來「挽救」我,一會兒又承認自己膽子小,所以不敢透露私人信息。用一種不存在的“威脅”掩飾自己的怯懦,順便栽贓法輪功。需要指出的是,不敢透露私人信息是真的,但理由卻並不成立。法輪功是一個和平的功法,其和平精神在八年的鎮壓中已經盡顯無疑。即使要海外法輪功學員討公道也都是因循所在國的法律。所以來自法輪功的所謂「騷擾」並不存在,也不能作為不敢公開出來辯論的理由。其次,在海外揭露中共才面臨著真正的危險,大紀元時報的技術總監李淵被歹徒入室襲擊搶劫,歹徒對財物不屑一顧卻搶走了李淵的電腦,就是因為他開發了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技術;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受到電話死亡威脅;大紀元香港報館被砸;日本大阪報館被盜;種種騷擾、威脅、毆打、搶劫,非止一端。可是我卻仍然要站在陽光下和你們辯論,你們有甚麼不敢?是謊言怕見陽光,還是怕FBI介入調查你的真實身份?

五、栽贓陷害。例如荷蘭發生一起精神病人殺人事件,被栽贓到法輪功頭上。這樣的陷害在國內八年以來數不勝數。這些陷害者從來沒有論證過殺人者是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的行為與法輪功的教義有何因果關係。陷害者因為知道是陷害,所以從來不敢正面回應澄清事實的挑戰,反而編造出更多的類似謊言來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法輪功在海外起訴的官員無一敢于應訴,全部落荒而逃,就是撒謊者心虛的典型體現。

六、偷換概念。比如一個媒體是否容忍不同的聲音與言論自由無關。所謂的一言堂是指不讓別人說話。如果中共媒體不刊登法輪功的東西,對我來說不算一言堂,但是中共不讓法輪功或其他團體辦網站、報紙、電台、電視台,動輒抓人殺人,這才是一言堂。一言堂是靠暴力保障的,而法輪功卻是個和平的團體。你說了中共不高興的話就把你抓起來迫害你。法輪功這些事情幹過嗎?甚麼時候法輪功封鎖過人民日報的網站?把那些對法輪功持不同意見的人抓起來?沒有吧?!當我指出「你到基督教的媒體上寫文章攻擊基督教,基督教的媒體也不會給你刊登」來類比時,對方拿出某論壇來抵擋。這裡又有兩個概念被對方偷換,即「基督教的媒體」和「基督徒辦的媒體」是兩回事(儘管我懷疑某論壇是不是真正的基督徒主辦的)。或許我們可以另打一個比方,如果你把攻擊天主教的文章送到梵蒂岡教廷的網站上,他們也不會刊登。這與言論自由毫無關係。

七、代人表態。有人自己胡編了一句話,然後說成是法輪功修煉者的看法。特別是我堅持面對面的辯論而暫不考慮網絡辯論時,對方竟然會得出“看來章天亮不敢辯論”的結論,還假裝同情地說我“躲躲閃閃的也怪可憐的”。

八、斷章取義。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著作進行斷章取義,然後下一個荒謬的結論。

以上僅僅是列舉了常見的幾個伎倆,如果一一剖析則無必要,這裡只是想指出這些見不得人的手段而已。這些手段也必然是論壇辯論無法避免、但卻可以在面對面的辯論中基本可以避免的。

在舞蹈大賽舉辦前,NYUCCC還有機會公開回應我的辯論邀請。我的電子郵件是:zhang_tianliang@yahoo.com 。其它人如果受到NYUCCC的委託,願意公開面對面的辯論的話,本人也可以奉陪。另外我聲明如果是我貼出的帖子,我會堂堂正正地署名“章天亮”,也請其他人不要冒我之名。那些在NYUCCC網站上最早簽名的人,如NYUCCC的主席、副主席、版主等,怎麼就無人願意站出來呢?@*(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被指侵學術自由 港前教育官請辭
前駐法中使館隨任人員:操控留學生會(1)
前英曼城學聯主席述中領館控學生會助延伸政治意圖
華人僑團中國學生會遭檢舉為中共特務機構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報應太快?政法委「點火」成殘骸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珍言真語】袁弓夷:疫情加速國際反共
【未解之謎】臨死體驗 讓中共黨員擯棄無神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