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國家戰略儲備肉和儲備的國家戰略

謝田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8月25日訊】戰略一詞,人們一般將之與軍事戰略、國家戰略、戰略導彈、戰略轟炸等聯繫在一起。企業管理中,涉及跨國公司的長期規劃、全球佈局,才用市場戰略、經營戰略等名詞。至於戰略儲備,國際間多見黃金儲備、石油儲備、和稀有金屬儲備,都屬於或不可缺的戰略物質。最近,美國還有人呼籲建立白銀儲備。

  無論如何,這些儲備都屬於能源、礦物原料、或作為貨幣擔保的貴金屬,都可以長期存放、經久不壞。比方美國的石油儲備,其中許多是存在天然生成的巨大地下穹洞裡,把巖鹽溶解,灌進原油,擠出鹽水,利用造化賜予的天然保護層,原油放上一百年都沒問題。

  豬呢,千百年來一直是國人的主要副食,家字也就是房簷下養隻豬嘛。最近西安還發現了兩千年前的陶製豬俑,也就是說,人們還希望過世的人在陰間也吃得上豬肉。陰間返陽的記述中,多說地獄確實存在,勸人向善,應多積陰德,諸惡莫做,諸善奉行,沒聽說有甚麼人提起冥府的食材、食譜是甚麼樣的。

  在農村以前還養過、殺過豬。殺豬時孩子最高興,人多、熱鬧、好吃的多。家裏養的第一頭豬叫克郎豬,被殺的時候只有一百斤。父母是落難的知識人,不會養豬,整天餵好東西,那豬就是不長膘。鄰居農家也不餵甚麼精飼料,就是爛菜、雜草之類的,養的大肥豬輕易就有三、四百斤,膘厚得像豆腐。那時也沒有冰箱、冷櫃,豬用鹽醃起來、凍起來風乾,來年的肉食就是它了。

  在人類史上,「戰略」和「豬肉」兩詞彙好像還從來沒有一起出現過。所以呢,當最近中國的「戰略儲備肉」一詞驚天面世,商務部準備從「國家戰略儲備」中調撥豬肉,因為他們掌管著國家級的凍豬肉和生豬「戰略儲備」,全世界吃豬肉和不吃豬肉的人們,都齊齊的跌破了眼鏡。

  要說中國人的腦子,真是特別的靈活,當「戰略儲備肉」一出籠,有人就想炒這個東西。這可不是把它當肉來做青椒肉絲、紅燒肉、或粉蒸肉甚麼的,是說像炒股票那樣,來炒做戰略儲備肉。

  其實呢,豬肉,或者準確的說,豬肉的期貨,倒真是可以炒的。這是一個可以「儲備」豬肉、但又不需要豬圈的辦法。在芝加哥的期貨市場,你可以買豬肉的期權,合同從四萬磅起,按預定的價錢,比方六個月後就按這個價買賣。如果不斷的買期權,你就一直有按今天議定的價錢買未來豬肉的權力,這肉呢,也就算「儲備」上了。

  當然啦,購買期權是要花錢的,到時候你不買,權力就要作廢。但養戰略儲備豬也是要花錢的,要花錢準備豬圈、豬食。兩種投資,其實質是一樣的。豬肉期貨的好處是,不用擔心豬瘟、藍耳病或飼料漲價,也沒有難聞的味道。

  美國石油儲備(SPR)一九七五年建立,作為國策,必須存十億桶的原油。石油存在油罐裡、埋在地下,都是原油,也不會壞。豬肉如果儲備,如果是存欄生豬,雜交豬的出欄是五到八個月,過期咋辦呢?殺了投放市場,會降低肉價,損害豬農的利益,儲備的功能也沒了。如果冷凍儲存,在倉庫裡能放多久呢?半年、一年?這不成了「古老肉」了嘛。一旦投放市場,也會攪亂市場、失去「儲備」的作用。

  更要緊的是,豬肉如果要「戰略儲備」,其它肉呢?想想蘭州牛肉麵的風波,豬肉戰略了,牛肉恐怕也要。以此類推,雞肉、雞蛋、牛奶,甚至白菜、蘿蔔,恐怕都得加以考慮。

  這個「中國特色」的「戰略儲備肉」,怎麼看怎麼像是糊弄百姓的,多半是商務部那些尸位素餐的傢伙大話說慣了,把庫存吹成了儲備,並且還是「戰略的」。不過紅朝真把豬肉當「戰略問題」也是可能的。自詡的時候,他們說國人「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用有肉吃來顯示治國有方,那沒肉吃當然就是治國無力了。在任何東西都可能成為燎原星火的今天,豬肉被提到戰略的高度,也是可以理解的。

轉自 <<新紀元週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到五寨嘗嘗黑肉燴菜
廣州市面銷售用臭水沖洗的牛肉
瘦肉精風波 中縣活豬驗出禁藥
防治口蹄疫奏效  英國肉類出口禁令解除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政令失靈?中共大動作挑釁G7
【新聞看點】病毒來自哪?蓬佩奧驚住華萊士
【未解之謎】亞特蘭大石頭山神祕的龍珠
【財商天下】海運大混亂 中國撿了大便宜?
【秦鵬直播】北約劍指中共 中南海兩蠢招應對
【唐浩視界】G7北約8招點穴中共 十堰爆炸詭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