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脖子樹:專制在旗桿上升起--評五星紅旗

歪脖子樹

標籤: ,

【大紀元4月30日訊】一、「眾星拱月」天作圖

1949年春夏,是國民黨政府收穫失政惡果的季節。4月23日長江防線瓦解,南京陷落;5月3日,杭州棄守;5月27日,上海敗退。中華民國半壁江山難支,大廈將傾。蔣介石退居幕後策劃撤退台灣,試圖在復巢之下,搶回幾隻完卵。

上海經濟雜誌社的曾聯松處於十分興奮的狀態中。他還在中央大學讀書時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稱為「38式」老黨員。十餘年來一直在地下黨控制的刊物裡工作。現在一下子從地下工作轉到地上公開活動,頓時感到雲開日出,豁然開朗。

7月,曾聯松看到報紙刊登徵集新中國國旗設計方案的公告,不由得躍躍欲試。他連續多日搜索枯腸,構思方案。一個晚上,天空月朗星稀。此情景頓時激發了曾聯松的創作靈感--眾星拱月,不,眾星拱北斗--國旗設計圖案閃現了。他決定抓住新中國政權特徵作為主題,進行創作。

曾聯松用一顆大星代表中國共產黨,用四個小星代表毛澤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裡提到的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他把大星置於紅旗左上角,四小星布列右下方,那顆大星頓時有了一種居高臨下、統領萬物、俯瞰大地的氣勢。在尺寸比例上,大星的外接圓直徑為小星的三倍,凸現了主從、隸屬關係。他還在大星中鑲嵌入共產黨黨徽鐮刀斧頭的圖案,使得圖示意義一目瞭然,

曾聯松讓每個小星的一個星尖指向大星的中心。它們排成半環狀圍繞大星,如衛士般拱衛宿主。曾聯松之苦心孤詣,旨在展現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這個階段性的現實,也希望這樣的政治框架,能永久延續。

紅色代表了革命,紅色是鮮血的顏色,配以金黃色星星,光彩閃耀,燦爛輝煌。

曾聯松談到設計國旗的感受時說:「建立新中國,一直是縈迴在我心頭的願望,一經看到她如旭日東昇般展現在面前時,我能不為之興奮嗎?」「我不是藝術家,也不是從事美術設計的,當時之所以不量力度德,亦不計工拙,想到去設計國旗圖案,實在是一種歡呼新中國誕生的喜悅,一種熱切愛國的激情使然。」

二、眾說紛紜歸一統

正像尋常百姓家提前為新生兒準備衣服、尿片一樣,北京也在為即將誕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籌備國旗、國歌。政治協商會議籌委會設立了第六小組,專職負責這項工作。組長馬敘倫,成員有葉劍英、張奚若、田漢、沈雁冰、鄭振鋒、郭沫若、翦伯贊、錢三強、蔡暢、李立三、歐陽予倩、廖承志12人。

第六小組收到了全國寄來的2992幅國旗圖案。曾聯松的五星紅旗初選即被淘汰。小組篩選到最後,留下三幅進入最後一輪評定。這時評委們意見出現分歧,爭執不下。這幾幅基本上是紅底上佈置一個五星,代表新民主主義政權。但在表現中國特徵上,有的在旗幟下方設一條黃帶代表古老的黃河文明;另一些人認為應設兩條黃帶,一條代表黃河,一條代表長江。長江是中國第一大河,長江流域文化更代表現代文化;還有的主張設三條黃帶,除黃河、長江之外,珠江是國民革命乃至共產革命的根據地,此江在當代中國歷史的地位不容忽視……

最後,田漢建議將這幾個方案提交更高一層的擴大會議復議。他又從落選的方案中挑出一些,總共38幅,一起列入復議範疇。田漢對五星旗的圖案印象深刻,這樣,曾聯松的設計又鹹魚翻身,編為「復字32號」。此時的田漢同時分管國歌的遴選工作,是籌委會第六組的重量級人物。

9月25日晚上,毛澤東、周恩來等領導人在中南海豐澤園召集了18位社會知名人士共同議事。當討論到國旗時,意見又一次出現了分歧,大家只好把目光集中到毛澤東那裡,等待著他的意見。毛澤東從桌上拿起放大了的五星紅旗圖案說:「這是32號設計圖,大家看怎麼樣?」然後,這位未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微笑著把目光掃向擴大會議的成員,等待大家的回答。

張治中第一個表態:「我同意32號!」賀綠汀接著表態:「我也同意32號!」隨後,會場上出現此起彼伏的應合之聲。

待大家意見基本一致後,毛澤東慢慢地說道:「大家都說這個圖案好,我看這個圖案也是個較好的圖案。」「這個圖案反映了中國革命的實際,表現了革命人民的大團結,不但現在要大團結,將來也要大團結。現在也好,將來也好,我們是又團結又革命,大家看好不好?」

毛澤東迴避32號方案帶有「一黨獨大」專制色彩的敏感話題,用「又團結、又革命」這樣一個機巧玲瓏的修辭,令反對者不好開口。

民主人士第一次領教這種「上級引導、下層服從,不投選票、當面表態」的民主協商的奧妙。

毛澤東接受了部分代表的皮毛建議:一、在「大星」之中省略鐮刀斧頭的黨徽標記,使得32號方案的「黨國」色彩隱晦了些;二、行文中不用「大星」「小星」的稱呼,統稱為五星,以廢除修辭上的諸星不平等。這樣,民主黨派感覺上舒服了一些,大家鼓掌通過。

不久,曾聯松收到了中央人民政府辦公廳的一封信,上面寫著:

「曾聯松先生:

你所設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業已採用,茲贈送人民政協紀念刊一冊,人民幣五百萬元(合現在五百元--編者注)作為酬謝你對國家的貢獻……」

一年後,五星圖案也被收入國徽的設計中。曾聯松被邀請到天安門城樓出席國慶觀禮。曾聯松為自己忠於共產黨、熱愛新中國的赤誠之心得到高度評價而自豪。他覺得自己和黨中央、毛主席心連心。

三、是是非非說五星

建國之初,共產黨挾持著打敗國軍八百萬的勝利的餘威,聲勢不可阻擋。共產黨執政大勢所趨,毛澤東出任新中國元首也是歷史選擇。毛澤東抓緊有利於共產黨傾斜的歷史時刻,趁勢展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政治藍圖。他要把「打天下者坐天下」這一暴力規則,列入新中國的永恆法典。

曾聯松的五星紅旗是對毛澤東意圖非常明確的詮釋,毛澤東一見鍾情。從此,一黨專制的政治含義,標示於國旗之上。一個違背民主憲政的倒退理念,實現了合法化、神聖化。

共產黨忘記了他們是怎樣批評國民黨政府專制的,忘記了他們是怎樣反對蔣介石獨裁的,忘記了他們對統一戰線中的夥伴以及追求民主的人士是怎樣承諾的。

民主黨派方面,他們為共產黨眼花繚亂的成功所眩暈。好多民主人士見了毛澤東直伸大拇指稱讚。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主席李濟深,當面直說毛主席偉大,弄得最能容納奉承的毛澤東都有些不好意思,回答說:「李老先生,我們都是老朋友了,互相都瞭解,不要多誇獎,那樣我們就不好相處了。」

民主黨派在國共爭奪天下的角力中,沒有寸尺武功。至多在國共合作時期,用舌頭尖子幫過共產黨的忙,反對過蔣介石。現在共產黨革命勝利,他們被延請入京,共商國事,已經受寵若驚。那幾位飄然長鬚,儼然一身正氣的民主君子,過去抱怨在蔣介石手下不好做官,這下子入閣新民主主義政府,看起來順風順水,不由得樂顛顛的,題詞賦詩,道萬福說吉祥。也忘記了民主政治中的在野黨的功能。

五星紅旗具有明顯的政治錯誤。泱泱大國之旗,突出的是一個泱泱大黨。表現的主題是黨大民小,人輕官重。使得剛要邁步走向新民主主義的中國,從一開始就滑向一黨專制主義。這個歷史的倒退,沒有在它溜坡的開始階段剎住車,下滑速度愈來愈快,以致後來要制止它,需要付出被碾死的生命代價。

毛澤東早在1949年,就著手削弱民主黨派的監督作用,推出「一黨獨大」;到了1957年,通過反右,他徹底擺脫民主黨派的監督,實現了「一黨專制」;最後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又擺脫黨內制約,成為這個專制政黨的至高無上的終身領袖,終於實現了由「一黨專制」向「一人專制」的轉換。

這一切都是從天安門廣場升起五星紅旗的那一刻開始的,是在迎風招展的五星紅旗下進行的。

五星紅旗的政治錯誤還表現在四小星的代表意義上。除去毫無掩飾地矮化民眾的一層意思,即使是在1949年,把人民劃為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也是不全面的。例如知識分子對於社會的作用,在於他們的知識精深與否,而不能以他們自身財產的多少而論。他們不屬於哪一個階級。毛澤東的粗糙階級理論搬到國旗上,讓好多人在旗子上找不到他們的影子。國旗缺乏了國民的代表性。

毛澤東的階級理論,強調工人階級為主導,工農聯盟為基礎,團結利用小資產階級,鬥爭改造民族資產階級。把一國公民政治上分為三、六、九等。「四小星」代表四個不平等的階級,有悖於一個民主國家,公民的政治權利一律平等的原理。

五星紅旗是一個謬誤。高舉著它就可以準確無誤地走入一個荒謬的時代--毛澤東時代。

四、打著紅旗反紅旗

70年代末開始的改革開放,首先是對人的解放。隨著改革的深入,鄧小平不得不廢除毛澤東摧殘人性的階級鬥爭理論。以階級劃分做為國旗設計的理論廢除了。

引進外資,採用資本主義經營管理方式,顛覆了毛澤東對資產階級改造、鬥爭、以致鎮壓的專政理論。代表民族資產階級的那顆星,一星獨亮,輝壓群鬥--這也不是原教旨所提倡之主義。

鄧小平提出「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是因為國旗上從來沒有給知識分子留有位置,只好讓他們暫時寄居到工人階級的星座裡。知識分子有了名份,人心大安。鄧小平利用同一個攤位,既賣羊肉,又賣狗肉,實用性很強,雖然人們知道羊和狗屬於不同科目的動物。

江澤民提到的資本家可以吸收入黨,資本家不僅可以持有鈔票,亦可持有黨票,疏通了資本家的從政之路,賦予了資本在政壇的發言權。

當然這一切的改變,都是不改變共產黨這顆大星的主宰位置為前提的。本質還是一黨專制。

對於一個小從小學就戴著紅領巾向國旗致敬的人來說。一黨專制的灌輸因為習慣而成為自然。國際人士則往往只籠統地把五星紅旗當作一個中國的標誌符號,並不求甚解。但是,對於一個正常的人,瞭解到五星的含義,則頓時感到它的專橫狹隘而心生厭惡。對於台灣人來說,更是一個強烈刺激:既然你共產黨把一黨專政標示於國旗,列之於法典,容不得異黨異派,那還和我們談什麼呢?

海峽兩岸談判的契機在於,江澤民和一些中國領導人在不同場合表示,只要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包括國號、國旗、國歌等。這表明中共若干人還是有自知之明。他們認識到在國旗上公開張揚一黨專制理念,炫耀大黨小民,已經不得人心,逆世界潮流,改變是遲早的事情。

一些愛國發燒友視五星紅旗如聖物,就像基督徒見到基督的裹屍布,油然升起一股神秘感和宗教崇拜情緒。遇到遊行集會表達愛國情操時,揮舞著它,頓時血壓升高,血管暴突、激情迸發。建議這些發燒友仔細聽一聽江澤民等談論可以更改國旗的話,應該有抑制激動降低血壓作用;如果發燒友能平心靜氣在幾顆星星中間找一找,究竟哪一顆星代表著你自己。等探查清楚了,恐怕有人會從高血壓轉化為低血糖。

然而新的國旗還沒有出現,泱泱大國只能繼續用這個立意狹隘的五星紅旗濫竽充數,有識之士的心情是矛盾的--這是時代的心理病。我們不妨稱這個時代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時代。據法律雲,反五星紅旗是違法的。可是連鄧小平、江澤民都有篡改國旗、違反憲法之嫌,小老百姓起而傚尤,何罪之有呢?

那麼有沒有一個臨時解決辦法呢?根據胡錦濤主席的「以民為本」的思想,同時參照北京奧運會凸現的「人文」理念,重新解釋五星紅旗。新理論為:那顆大星代表人民,拱衛人民的四小星是:政府、立法、司法和新聞媒體。

如果真的能做這樣的解釋,我會豁然釋去對五星紅旗的前嫌,撲倒在天安門廣場,抱住旗桿呼喊:啊哇呀,噫嗚呼!雅克西,亞古都!哈拉所,旺得福!……激動得混天黑地。

這樣的解釋真是太偉大了,可惜並不符合中國現狀,也不符合執政黨心態。看來這個難題,還得留給大智慧者稍後解決。

只要五星紅旗依然作為一黨專制的象徵,作為黨國一體的符號,我只有盼著它早日從旗桿上落下來。

──原載《右派網》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石濤:致海外愛國(愛黨?)人士
肖遙:由星戰系列電影看中共
夏飛巖:紅旗下的罪惡
飄蕩在半空的美麗女屍,你是誰的招魂旗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重播】川普訪賓州三地演講:民調在上升
【時事軍事】台灣鋪路爪雷達 掌握中共空中活動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遠見快評】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