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飛鞋砸了溫家寶的歐洲之行?(2)

【大紀元2月1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多時,我們現在先接一下紐約陳女士的電話,陳女士您請講。

下載收看

陳女士:你好。我想問一個問題,那個「鞋子」是不是大陸製造的?我覺得扔溫家寶就等於是扔共產黨,不是扔中國,要搞清楚,太大快人心了!他們老是在扔,第一次扔布什的時候,中國就說美國不得人心啊,布什做的太壞了。現在溫家寶也給扔鞋子了,他現在又怎麼樣了?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也不是什麼問題,我只是前一兩個禮拜沒有看到陳破空先生還有他的搭檔。這一組呢我非常喜歡看,沒有他們我就覺得好像少了很多內容,他們每次講的問題,都是講到點裡頭,我不懂的再聽到他們講,喔,是喔!是這樣子(都懂了)。

主持人:謝謝陳女士。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鄭先生的電話,鄭先生請講。

鄭先生:我看這件事情,剛才天笑講的很好,一個是為人民服務;一個是人民為我服務的心態。還有中共它一直是什麼呢?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以這種心裡在處理事情。那麼他(溫家寶)到了國外來了,自然也就是這麼的為祖國爭光。

我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從大陸來的朋友真的都應該好好的思考思考,到底這個共產黨真正是是為祖國、為中華民族爭光,還是怎麼樣?從這個事件你可以對比一下,思考一下這些問題。

主持人:好,謝謝鄭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加拿大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請講。

王先生:我對鞋子事件的看法,我認為要罵的是劍橋大學主持這個的校長,他最不要臉了,最沒骨氣了,他怎麼可以把世界上最有名的學術殿堂,最神聖的講壇,怎麼可以供作中共獨裁者演講,還讀稿,他是謊言滿篇,而且不允許任何異見,不提供參與的聽眾提問和爭辯的空間。說難聽一點,這些人進入劍橋大學像進入卡拉OK一樣,把這些華人交給中共這種毒草,而這批聽眾大部分是由中共組織的,組織來為他捧場喝彩的。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洛杉磯的郭先生,郭先生請講。

郭先生:兩位貴賓,跟您們拜年,牛年愉快。

陳破空:謝謝。

郭先生:兩點很簡單的意見。第一點,中國大陸的朋友,如果認為自己是公民,這個「丟鞋」事件是羞辱一個政客的話,就不會羞辱到公民。如果認為自己是奴才的的話,那羞辱一個組織,當然也羞辱到奴才。這是一個相對應的關係。

第二點,溫家寶都沒有記取布什的前例,人家布什很幽默,一看到這個鞋子就說這是10號的。那如果我是溫家寶的話,這個鞋子飛過來以後,我至少說「這是中國製造的」。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郭先生。我們再接一下西班牙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請講。陳先生還在線嗎?對不起陳先生掉線了。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中國大陸廣西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請講。

張先生:主持人、各位嘉賓新年好。

主持人:您好,新年好。

張先生:我想講一下有關新唐人對大陸的訊號,你看,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那歐洲議會提出來這個決議,那我想問,如果歐衛公司並不執行這項協議,那新唐人還會採取什麼辦法,什麼措施?那到現在它還沒有執行這項協議,你們還會採取什麼辦法?

主持人:您對今天的話題,有什麼要講的嗎?

張先生:溫家寶的演講遭到人家扔鞋子,我想這表明了西方是言論自由的,允許不同意見的表達,這就是西方社會,這就是民主國家,我就想說這些。

主持人:好,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然後其他的觀眾朋友就請稍等一下。我們接一位加拿大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請講。

李先生:大家好。其實我認為溫家寶代表的是一種偽善,有點像當年的周恩來。周恩來是白臉的偽善,毛澤東是紅臉,他們好像是你去做這種事兒,我去取那個角色,不一樣的。

溫家寶他是跟隨趙紫陽上來的,他要真的是在官場上不得意,是個正派人物,今天今日他也不會做得這麼長。因為他掩埋、掩蓋得更加深,這是一種偽善的狎梟,好像有點像小丑那個意思一樣。

但是中共從來不懂得什麼是面子和裡子,它就是亂七八糟的,神經不正常的,對內、對外、對國際都是這樣,亂來的一種外交,今天這樣,明天又好像吃錯藥了那樣。

我聽到國內有關這個扔鞋子的,在國內老百姓說什麼啊?我是原話引用啊,沒有什麼汙辱民族,那個開出租車的司機講,他說,這臭Y的,要是我,我就扔大磚頭砸碎他。他說,扔鞋還客氣了他,他說,砸他家的。就是這樣,這個是中國老百姓的原話,好了,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李先生。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飛鞋是不是砸了溫家寶的歐洲之旅?」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發表高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087995再撥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互動,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那我們請陳破空先生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意見。

陳破空:剛才陳小姐講得很好,扔溫家寶鞋子就是扔溫家寶、就是扔共產黨,跟中國人民沒有關係,的確是這樣。當溫家寶說這是卑劣的行徑的時候,溫家寶應該想一想,你在國內逮捕異議人士、你迫害法輪功學員、你對外國領導人撒謊,你卑不卑鄙?是不是卑鄙伎倆?再一個,就算這個人比較粗魯一點、不禮貌,你在國內對自己老百姓是不是更粗魯?這其一。

第二、溫家寶說人民的時候,剛才美國鄭先生也講到了,人民為他服務,他習慣高高在上,讓人民完全俯首稱臣。所以這個時候,這個英國人、這個抗議的示威者,他不僅沒有阻擋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他恰恰是在增進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因為他在聲援中國人民、聲援受迫害、受壓迫、受奴役的中國人民,他是中國人民最好的朋友,這是一個。

另外,剛才郭先生講到,他講得很對,說如果你有公民意識,那麼你認為那個鞋就是扔向溫家寶一個人的,這跟我沒有關係,他就是對溫家寶不滿、對共產黨不滿、對這個政府不滿。如果你是奴隸意識,就像魯迅所說的「當了奴隸而不自知」,中國有一句古話叫「主辱臣憂」或者「主辱奴亡」,也就是說主人受了辱,他下面的僕從也感覺活不下去,所以憂了。

所以有一部分中國人認為這隻鞋打的不僅僅是溫家寶,打的不僅僅是共產黨,還打到所謂的中華民族的話,我想這個人首先就自己把自己定位在奴性人格上,是奴性人格。

這讓我聯想到在會場上有人打出什麼「我愛寶寶」這個辭語,我還以為他那個「我愛寶寶」是為國內結石寶寶請願,後來才搞清楚,不是為了國內受毒奶粉所害的嬰兒寶寶請願,他們也不是、也不愛什麼大地震中死於豆腐渣工程的花季少年,他們愛的居然是現年67歲、擅於作秀的溫爺爺老寶寶。這個東西把肉麻當激情,本身就是一個奴性人格,奴性人格莫此為甚!

李天笑:剛才陳女士問了一句,她說那個鞋子是不是大陸製造的?非常有可能。因為中國和歐盟之間的出口貿易,有很大部分就是鞋子。所以我剛才講了,溫家寶完全可以用幽默的話,比方說「是不是中國製造的?」肯定是中國製造的。但是我們知道這個鞋子,它不像大規模的殺傷武器那樣,你根本沒有必要這麼過度的反應,所以我覺得他是一種專制心理的反應。

主持人:您說鞋子沒有必要過度反應,可是我們看布什被扔了鞋子之後,中國的媒體反應很強烈。我今天還特意引了一句話,它說布什總統挨了這鞋,說明伊拉克人民對布什的強烈不滿。但是我們看到溫家寶被扔鞋的時候,剛才這位陳女士也談到了,它(媒體)並沒有說這是英國人民對中共的強烈不滿,而是開始都不提扔鞋的事情,等到後來回過頭來再提。

李天笑:我是講溫家寶沒有必要對鞋子有這麼大的反應,因為它沒有砸到你;再一個,本身它也不是說要砸你的;再一個,它也不是一種武器。種種方面來說,他都沒有必要這麼過度反應,過度反應的話,我覺得是一種專制心態在起作用。

中共媒體這次確確實實很有意思,第一、它在布什扔鞋事件中的報導完全是仇美和反美這種情緒在起作用,實際上是醜化布什,但是它話講過頭了,它沒有料到有一天中共領導人出國訪問的時候也會遭遇到同樣的情況,而且這種情況實際上要遠遠大於布什的機率,為什麼呢?

因為中共的專制、迫害人權在西方世界是不得人心的,從奧運期間火炬在歐洲、在其他國家不斷的被滅火,還受到各種各樣的抗議,這都可以看得出來。江澤民出國的時候也有人跟他對峙,當然胡錦濤在白宮的時候也有人嗆聲,所以說中共領導人出訪遇到這種抗議應該是在他們意料之中的。但是呢,他們這種反應,完全是把對國內人民採取鎮壓的心態轉移和延伸到國外,所以說就產生了這麼一個問題。

主持人:那對其他幾位觀眾朋友的意見您有什麼回應?

李天笑:我覺得他們說的都挺好的,比方剛才那位鄭先生講,人民是為我還是我為人民服務,這個問題他沒有認識到,所以他表面上很親民,比如在汶川地震當中,他跟民眾一起照相。這次到了劍橋大學的時候,人家送他一幅油畫,上面畫著他跟受難民眾在一起流淚,他很高興的跟這幅畫照相,他認為這是最典型的代表他自己。但是真正碰到國外民眾對他反應過激的時候,他本能的這種專制的、黨的有機成分馬上就顯露出來了。

主持人:鄭先生說,中國人都應該好好想一想,中共官員出去的時候,到底是給我們中國人爭光還是恰好相反?

李天笑:其實這次溫家寶歐洲之行本身就沒有什麼光可爭,因為這次已成了「報復之旅」,圍繞著法國轉一圈,達到了什麼目的?一個是銀彈外交,用錢採購來贏得這些外交關係,而且帶著一種非常卑劣的妒忌心:我要報復你法國。在外交方面,我覺得這非但不能顯示出一個大國的風範,而且是一個非常小肚雞腸的反應,本身就不是成功的。

那麼這個飛鞋事件就更進一步襯托出他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扔鞋事件就告訴我們,為什麼中共的外交會產生這樣一種小肚雞腸的報復心態?它的底蘊在什麼地方,在於領導人本身是帶著一種共產黨的專制心態出來訪問的。他跟人民之間是對立的狀態,所以表現出來以後,就加了一道非常明顯的註解,說明了為什麼中國的外交會造成這麼一種情況。

主持人:剛才加拿大王先生提到了,說那些給溫家寶回應喝彩的人都是組織來的,那我們也看到中國大陸的媒體說,溫家寶在斥責示威者之後,贏得全場長時間熱烈的掌聲。我覺得這也是值得人們去想,因為溫家寶當時講的是中文,然後掌聲馬上就響起來,那麼這些人是不是有可能是組織來的呢?

陳破空:對,如果仔細看視頻,中共的媒體報導說溫家寶回應說什麼卑鄙、什麼阻撓人民的友誼之後,現場響起長時間的掌聲,這是一句話。另外還說一句話,什麼肇事者在一片斥責聲中被帶離現場。然而我們仔細看視頻,發現這些所謂長時間的熱烈掌聲都是現場那些中國學生或者中國面孔的人,他們占據了座位達2/3之多。

所以應該說,根據中共的慣例,領事館或者他們所說的學生會早就提前占領了場內大部分位子,溫家寶所謂的劍橋演講就相當於在國內對中國人演講一樣,而當地的英國人好像成了外賓,這是其一。

其二呢,所謂一片斥責聲,我們也可以清楚的從視頻中看到,都是中國人發出來的。而且剛才我談到會場外舉著所謂「我愛寶寶」這些紅色橫幅、肉麻標語的也都是中國面孔。但它在國內報導的時候完全不提中國留學生,不提華人,只說現場長時間的掌聲,又是什麼斥責聲,又說有學生打著「我愛寶寶」的橫幅。這完全是混淆,是對國內老百姓的一種欺騙,國內老百姓會以為是外國人在這麼做,或者現場都是外國人,因為在外國演講嘛,結果我們看了視頻,完全是這麼一回事!

這一點我們也可以看出來,我們對中國在80後、90後成長起來的這一代的憂慮。當時六四屠殺之後,鄧小平說了一句話,他說:殺20萬人換20年穩定。那麼這20年,實際上他是指望一代人成長起來對什麼都不知道。

在89年出生的這一代人,今年都二十歲了,或者在這之前出生的都二十幾歲了,他們被隔絕了歷史,他們的教科書完全被歪曲了,而且他們又是獨生子,他們相對生活條件比以前好、經濟條件比以前好,家裡又只有一個孩子,受到溺愛,加上共產黨對他們進行單方面灌輸,從小學、初中、高中、大學一直灌輸過來,然後又到了國外。所以這些人完全被中共當成了工具,利用他們進行對內的煽動民族主義的狂熱,對外也在煽動民族主義的狂熱。

剛才您提到這個報導,說為什麼中央電視台一開始中斷直播,然後又迴避扔鞋事件,最後隔了一天,突然又大肆報導,全程播放?它主要是想煽動極端民族主義的熱潮。就好像奧運會前夕說有一個殘疾的運動員在法國被人搶奪了火炬,這個畫面傳到了國內,激起了強烈民族主義狂熱的情緒,中共這次就想故計重施。

所以它並不是要開放媒體什麼言論,它是想要激起民族主義的狂熱,看這些海內外華人能不能憤怒起來,然後去英國抗議等等。但是很不巧的是,它完全沒有激起這種民族主義狂熱,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類似於奧運會前夕那種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到處去遊行等等,所以說中央電視台、中共官方媒體這次是打錯了算盤。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熱線直播】飛鞋砸了溫家寶的歐洲之行?(1)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熱線直播】飛鞋砸了溫家寶的歐洲之行?(2)(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人權律師高智晟揭露受到酷刑折磨
橫河:溫家寶歐洲之行及插曲
畢和英:「扔鞋」有感
【熱點互動】奧巴馬對外政策初探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陳歌辛農場受難
【拍案驚奇】中共是台獨鼻祖 升級三空軍基地
【馬克時空】U-2偵察機超越RQ-4全球鷹 更勝無人機
【未解之謎】透視千里之外 日本「千里眼之女」
【遠見快評】歐金中揮刃輿論沸騰 胡錫進心驚?
【秦鵬直播】大陸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產稅或出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