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多倫多唐人街上慶五千萬退邪黨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奕報導)2月22日下午,由多倫多退出中共服務中心召集的「全球聲援五千萬勇士退出中共惡黨」的活動,在中區唐人街的龍城商廈門外舉行。


小合唱為「為你而來」(攝影:王奕/大紀元)

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和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在士巴丹拿大道兩旁拉出大橫幅陣寫道:「沒有了中國共產黨 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才能重朔歷史的輝煌」和「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退出這個邪黨就是自救


該活動的主持人王工石在集會上發言(攝影:王奕/大紀元)

該活動的主持人王先生在集會上發言說:「很多人都還記得,在2004年11月18日,大紀元網站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及全世界所有的華人同胞當中產生了巨大的反響,引起了波瀾壯闊的退黨大潮。

我記得最早是12月4日,有11位華人同胞在大紀元網站上宣佈退出中國共產黨。從十幾個人開始,在短短的四年之內,發展到了5000萬人宣佈與這個惡黨決裂。這種變化是非常巨大的。這種變化在中國大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種影響是在人們的內心深處發生的。許許多多的中國人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了中共邪黨在統治大陸的59年裡,給中華民族帶來的巨大的災難。已經把中華民族拖到了災難的深淵。作為一個中華民族的同胞,每一個人都是非常急切地要把這種局面改變,當他們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就明白真正的自救來源於退出這個邪黨。」

中華民族的精神覺醒

記者現場採訪了一個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劉先生,他感慨地說:「自從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發表以後,在全球引發了退出中共邪黨的大潮。這是中國人的精神覺醒,這種覺醒對於中華民族來講確實是太重要了。中共邪黨在這五十多年裡,利用謊言和暴力把中國人的思想扭曲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程度。

中共強調黨性高於一切,把人們都訓練得可以父子成仇、兄弟相殘、夫妻反目,這樣的事比比皆是。我記得有這樣一個例子。文革期間,在北京有一個男孩,當人們在批鬥他的父親時,喊出「砸碎他的狗頭」並遞給男孩一個啞鈴,孩子拿起了那個啞鈴竟然把自己父親給砸死了。這種把人性變成獸性的訓練,就是共產黨的黨性建立的過程,非常可怕。退黨呢,就是使人們逐漸認清中共,恢復到人的本性,讓人們知道我們中華民族的子孫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人。」

劉雪華:我曾親眼見到二十多人被當場槍斃


七十七歲的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劉雪華女士(攝影:王奕/大紀元)

七十七歲的老人劉雪華告訴記者:「我是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常在唐人街上勸我們的同胞退出邪黨,我真心希望他們都有美好的未來。有一次,一個香港人問我:「你說共產黨壞,怎麼個壞法?你說得出來嗎?不要人云亦云。」我告訴他:「我當然知道,你願意聽我的故事嗎?我曾親眼見到台上一個人領著喊了一陣口號,然後問台下的人:『該不該殺?』台下一起鬨:『該殺!』馬上二十多人被當場槍斃,這是土改時發生在我的家鄉的真事。《九評共產黨》裡也寫了這樣的事,可見這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共產黨草菅人命隨處可見。」

我再給他講我家裏的故事:我父親是貧下中農,是共產黨所謂的依靠的對象,我的親哥哥是從朝鮮「上甘嶺戰役」中生還為數不多的志願軍戰士,我的母親是「模範軍屬」。然而1958年共產黨搞「大躍進」時,我父親僅僅因為只說了一句:「秧不能插得這麼密,密了長不好。」就被打成「反革命」。我哥哥在文革時,被人揭發說是寫「毛主席」三個字時,將「毛」字寫在上一行的最後一個字,將「主席」二字另起一行寫在最前面,這是搞分裂,是「現行反革命」。我的弟弟被株連,考上中學都被除名。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任何人都如履薄冰,不知何時被莫名其妙地專政了。聽了我的故事,你還認為我是人云亦云,你會認為共產黨怎麼樣呢?他說:「我沒說它好。」笑了笑走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9/02/21)
休斯頓中領館前聲援5千萬退黨大潮
斥資400萬 多倫多重建聯合車站步行橋
奇蹟:患白血病華人 干細胞配對成功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