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妻談逃亡 感謝各界營救

「一家四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 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誰會離開這個家」

人氣 4
標籤: ,

【大紀元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易帆採訪報導)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兒女,在美國政府的幫助下於3月11日順利抵達美國。12日早上,耿和及孩子們仍顯疲憊,耿和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數度哽咽,訴說此次帶著孩子離家出走的痛苦歷程,目前她最擔心的是丈夫在國內的處境,同時也感謝一路走來幫助他們的所有正義朋友。

1月9日,耿和帶著16歲的女兒格格和5歲多的兒子天宇,在朋友的幫助下,經化妝離開北京,並甩開了警察的跟蹤,1月16日到達了泰國。途中歷經萬般驚險,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在美國政府的幫助及保護下,於3月11日終於踏上了美國的自由土地。

耿和:為了孩子邁出這一步

耿和哽咽地說:「做走的決定讓我撕心裂肺,因為我又要面對想照顧高律師,又面對孩子天天在家……為了孩子,邁出這一步。因為我想高律師要知道了,他應該也很欣慰。最起碼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要不然他們(中共)老是對我們提些要求。」

她說:「所以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撇開了警察,從北京到了泰國。這一路很驚險,翻山越嶺,又過河又過橋的。要不往前走的話,咱們也沒退路了,真的沒有退路了,只能往前走。到了泰國之後,也是不能出門。一到這裡,我就在想,是不是格格能大聲說話了,天宇也能說話了,天宇也可以和小朋友玩了。」

耿和決定帶著孩子離家出國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她沒有勇氣直接告訴高律師,臨走時只能留一張紙條給他。她說:「我不忍心讓他知道我們都走了,我覺得我都沒法正面去跟他說,我都沒有勇氣跟他說,把他放在家裡我們走了。」

「常說我們家四人在一起,我們覺得就是最幸福的事,可能對常人來說一家人在一起都是正常的事,我們感覺很難,在一起的時間很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誰會離開這個家,所以我們都特別珍惜在家的時間,我就是為了孩子,需要帶孩子邁出這一步。」

孩子們經歷的苦難

耿和表示,高律師遭到嚴加看管後,當局長期對他們全家跟蹤、監視,讓他們跟外界隔離,想把他們徹底孤立起來,這種情況發展到去年的九月份,不讓格格上學,格格精神壓力很大,情緒也不穩,新陳代謝也紊亂,因為沒上學,她經常情緒很低落、發脾氣,自殘、自殺的趨向都有,特別著急。實在是走投無路,才帶著孩子逃出來了。

在泰國等待到美國的期間,由於害怕中共會找到他們,他們連門都不敢出。

耿和說:「我們不管換到哪個地方都不能出門,就是在房間裡面。所以說,在泰國孩子沒有可看的電視,沒有可玩的東西,也沒有書籍。所以,孩子脾氣性格就更糟糕。其中有一次格格就跑了,受不了這種壓力。格格跑了有30多分鐘……找到格格後我們都抱頭痛哭,再別出事了,我說我們離開北京,這一路太不容易了……」

高智晟被抓的那段時間,他的兒子天宇上幼稚園,每天由四個警察陪同接送,因此,學校的老師跟家長對他們都另眼相看,他的班級還特別掛了攝像頭。

耿和說:「天宇到08年後半年情緒就不好,他就不願意上幼稚園,可能在幼稚園有老師和小朋友說他不好。天宇有時候也不能聽山東,或者從電視裏面聽到山東(兩字)的聲音,他就會說我爸爸又到山東了,到山東的意思是他把監獄當做了山東。」高律師第一次被抓是在山東。

剛踏上美國土地的時候,天宇天真地問:「媽媽我能說話嗎,我能出去嗎?」耿和說:「我們在那個環境下(中國),不能說話,不能出門,就成為我天天給孩子說的話。一到了美國,我就說你可以講話了,你可以玩,人家跟你說話你可以回答,他就很自由,很輕鬆了。」


耿和說:「常說我們家四人在一起,我們覺得就是最幸福的事,可能對常人來說一家人在一起都是正常的事,我們感覺很難,在一起的時間很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誰會離開這個家,所以我們都特別珍惜在家的時間,我就是為了孩子,需要帶孩子邁出這一步。」

緊張擔心成生活常態

耿和講訴了自己在北京失去自由的日子,每天都活在焦慮、擔心和不安之中。

她說:「我只要聽一種聲音,從一樓就能辨別出我們六樓上所有人的腳步聲,每家的人上樓梯我都能聽出來,過了我們家門我才能踏實。一旦沒有過我們家門,我常緊張,就一直要盯著門口,就是這種緊張的心情,成了我生活中的一種常態。」

「比如,我要出門我就要想著,我要是一開門,就要看看我們家門上有沒有插個小廣告呀,墊子上有沒有誰給我留個條子、消息或者能揀個電話卡,經常做夢,感覺到我會突然間揀個手機,一個小靈通……到處在找。有時候高律師也是特別擔心我。」

她還說:「比如說我無意中要是甩掉了警察的話,我就會跑很遠的地方,我都會跑出南五環、南六環,離開我們家3個多小時的地方去打電話,就是想要聽一些消息。」

非常擔心高律師的安危

高智晟由於長期受到中共酷刑的折磨,他的身體狀況十分不好。耿和表示,雖然她和孩子們來到了美國這個自由的國家,但高律師仍在大陸,所以她非常擔心丈夫目前的處境。

耿和說:「我真是很擔心他的身體,他的身體太不好了,我都感覺到他的身體不如3歲的孩子……給他做食物就很難、很累,因為他的身體很糟糕,我有時候就說,簡直就像紙做的一樣,我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她說:「我1月9號就離開了,就沒有他的一點消息,我想如果我到了美國之後,中共可能對他又是詢問,有可能是嚴刑拷打,那真是……我真是很擔心他的身體。」

經歷了千辛萬苦,在美國政府的保護下,耿和和她的孩子們終於踏上了美國自由的土地。她表示,感謝美國政府的幫助和保護,還有一路護送他們進入泰國的朋友們。


http://www.youmaker.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玉清心:關注高智晟 自然會關注到法輪功
陳破空:我曾目睹中共監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21)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22)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