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22)

外婆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本來,步行到鳳山只需十天半月,但是三妹老是搞錯方向,耗了近兩個月,繞了一大圈才進入鳳山境內。要不是遇到小牛和書僮,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鳳山呢。也好,鳳山有外婆,權且在外婆家住幾天再說。過去的每一年裏,三妹都要隨母親至少來兩趟鳳山探望外婆。一是年初二隨母親「回娘家」,一是秋季的中秋節。從來沒在冬季來到鳳山。沒想到,初冬的鳳山比宜山暖和。三妹的外婆就住在鳳山城外的烏鸞山下。清清的柳江繞城而過。
劉三妹的外婆,是遠近聞名的慈善之人。儘管生活不算富裕,但總是不斷地救濟窮人,特別是遇到災荒年,更是將災民接到家裏住。今天是冬至,當地人有「冬大過年」之說。外婆帶著些酒菜,早早就到村外的西來寺進香去了,沒想到,當她從寺廟回來時,迎接她的竟然是外孫女劉三妹,令她喜出望外。兩人緊緊相抱久久不放開。
持續幾天裏,三妹在外婆家靜靜修養,足不出戶。但這樣靜養的好日子持續不了多久,外婆家便漸漸熱鬧起來,因為大家陸續知道三妹的到來。最後,幾乎全村的人都來看她,門庭若市。
三妹的漂亮本來就名聲在外,歌聲更是名揚四海。因此許多年輕人慕名而來,而老一輩的鄉親則對三妹小時候的唱歌天分記憶猶新:
還在呀呀學語時,山歌就唱得字正腔圓;還在跚跚學步的時候,歌聲就已響徹四方鄉鄰。
這聽起來實在是太誇張,但老一輩的人卻深信不疑。
到了五、六歲的時候,三妹已經能「指什麼唱什麼」。每次來到鳳山,大人們都喜歡逗她玩,要她唱水中的石頭,她就不假思索地唱起了不同種類的石頭來;叫她唱山上的夾竹花,她就唱夾竹花在風裏、雨裏、霧裏和陽光下的不同。大家覺得好奇怪,怎麼這麼快就編出唱詞,好像不用想似地脫口而出。那時的劉三妹,已是鳳山墟場上的中心人物。
劉三妹忙於應付客人的時候,她的兩位表哥正幫她打包行裝。這時已是初冬,要多帶些衣物。
三妹在外婆家只住了兩晚,第三天就繼續上路了,兩位表哥將護送她到安塘,安塘是最靠近苗國的一個漢人小鎮。有表哥的護送,自然就不需要女扮男裝了。臨行前,外婆不厭其煩地一再叮囑兩位表哥:
「到了古砦,住到龍頭客棧去,那裏又便宜又安全。」「也不要省錢,一路都有墟場和酒家,吃飽才能行路。」「記得不要喝酒,喝酒會誤事。」「要加水,每到一處就將葫蘆灌滿。」「走前邊的要勤用小竹竿打草驚蛇,走在後邊的要不斷地回頭觀望。」
說得兩位表哥不停地點頭。
外婆對三妹說:「你平時積德不少,有事自有菩薩保佑。但遇到緊急情況,千萬記得還是要默念:『求菩薩保佑』,聽外婆說的沒錯!另外……」
外婆將頭上的純銀髮簪取了下來,戴到了三妹的頭上說:「戴著它,很靈驗的!」
「靈驗?」三妹不解。
「是的,因為它是失而復得的。」外婆得意地說。
原來,半月前,外婆不小心把銀髮簪放在一籃子裏,連同五色糯米飯一起賣了出去,之後外婆在墟場找了好幾天都沒找到,在不抱希望時,竟有人把它送了回來,還連聲道歉。這難道不神奇嗎?所以外婆認為這個髮簪是可護身的。
幾個時辰之後,三妹和兩位表哥踏上了去大苗山的路。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白鶴的父親是一位教書先生。他的頭髮和鬍鬚都是銀白色,而鬍鬚長到足可遮住肚臍。他開辦的私塾“龍江書院”,就設在江邊的積古山下。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 自從知道三妹「變心」之後,白鶴終日茶飯不思,夜不能眠。幾天下來,人也瘦得不成樣子,好在有父親的悉心照料,才得以挺過來。沒想到今天又傳來王家為三妹建樓閣的事,對白鶴的打擊就像雪上加霜。
  • 經過幾天的準備,應該是萬無一失了,行動的時間就定在今晚。三妹的心情緊張到呼吸都有點困難的地步。
  • 這時三妹的心情可想而知,只要打開這扇門,就可以和白鶴一道遠走高飛了。三妹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再次左右觀察覺得平安後才上前敲門。
  • 帳房佬說的,把王員外弄得暈頭轉向,雖不全信,但他還是請來一位道士,察看屋裏屋外,除除妖氣,變變風水才算了事。
  • 三妹要去的苗國,是在宜山西面的崇山峻嶺裏,人稱「大苗山」。但三妹走錯了方向,一路南下去了。這一路南下,陰差陽錯地避開了王員外的追截。王員外按當時的習慣,重點防範北上和西進的路。因為那年頭漢人多是向西北方向遷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