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文希:中共的法西斯主義本質

林文希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日訊】哈耶克曾在其廣受讚譽的著作《通往奴役之路》中道出:”社會主義從一開始便直截了當地具有獨裁主義性質。”此言不虛,堅持社會主義信條的人們終將會走向一條奴役之路。

最近,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孫東東精神門事件、河南靈寶市政府跨省抓捕發帖者事件都再一次證實了社會主義的本質及中共一再宣傳的各種謊言。

孫東東說:”對那些老上訪專業戶,我負責任地說,不說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問題,都是偏執型精神障礙。”此言一出即引發民眾尤其是廣大訪民的憤怒。網友認為這是對訪民的行動和人格的侮辱。連日來訪民一直堵在北大找孫東東討說法,卻遭遇政府的驅趕抓捕,可見中共卑鄙猙獰的本來面目。

據國內媒體報導稱,2008年5月,河南靈寶市政府違法”租”用了大王鎮農地28平方公里,約3萬餘農民將失去土地。身在上海的王帥多次舉報家鄉政府的非法作為無果後於今年2月12日在網上發了一篇批評帖子,沒想到靈寶市網警跨省來到上海將其抓捕。經媒體曝光後,被冠以”誹謗政府”罪名的王帥無罪獲釋並得到了783.93元的國家賠償,可是諾大的專制中國還有多少”不幸的王帥”被剝奪自由、遭打擊報復呢?沒有制度的革新,這種侵犯公民人權的行徑就不會停止。

在專制國度生活久了的人們難免帶點奴性,本來長在自由之境香港的影星成龍卻為了討好大陸主子跳出來說些不著調的奴才之語,招致民眾反感。4月18日,以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身份參加海南博鰲亞洲論壇2009年年會的成龍在”創意亞洲”分論壇上發言稱現在自己對於到底自由好,還是不自由好感到很矛盾,因為太自由了,就會像台灣和香港一樣,變得很混亂。所以他慢慢覺得,”中國人還是需要被管的。”被中共封了官的成龍拋出不珍惜自由民主環境的”被管論”是不足為奇的,做穩了奴才的人總要時刻如韓寒所言”學會揣摩聖意”,這是專制國度的生存之道。

托克維爾清楚地意識到:”民主本質上是一種個人主義的制度,與社會主義有著不可調和的衝突。”甚至當年列寧的老友馬克斯·伊斯門也不得不承認:”斯大林主義與法西斯主義相比,不是更好,而是更壞,更殘酷無情、野蠻、不公正、不道德、反民主、無可救藥……斯大林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它是國有化和集體化不可預料但卻是不可避免的政治附屬物,而這兩者都是他賴以建立一個無產階級社會計劃的一部分。”

中共繼續著蘇聯的血腥且變本加厲。今年是胡耀邦逝世20週年,中共想盡辦法阻止、破壞民眾自發的悼念。非但如此,就連海峽對岸的蔣經國也成了他們的眼中刺。4月13日是蔣經國百歲誕辰,《南方週末》發表了長平的署名文章《記住蔣經國》褒揚了蔣,卻招致中共傳聲筒《北京日報》的棒喝《長平為何要記住蔣經國》。中共60年來在社會方方面面的法西斯主義行徑日漸暴露無遺。難怪英國早有論者於1939年總結道:”馬克思主義已經導致了法西斯主義和民族社會主義,因為就其全部本質而言,它就是法西斯主義和民族社會主義。”

哈耶克毫不留情地譴責:那些通過人們的”小組”組織和手段來經常地監督私人生活,創造了極權主義政黨原型的人們,也就是社會主義者們。

2009年6月4日,更是一個令中共如臨大敵的敏感日子。60年來的謊言、罪惡與處心積慮,使他們害怕今人知道太多六四真相。在網絡上我看到一些這樣觸目驚心的記載:王楠,19歲,居北京,北京市月壇中學學生。6月4日凌晨,王在南長街南口拍照時遭解放軍戒嚴部隊射中頭部倒地,倒地的王楠作出”V”字手勢後昏死;軍人禁止救護隊送醫院搶救,一老太太跪下呼天搶地懇求軍人開恩讓送醫院,軍人不從,兩三小時後王身亡;守護在王身旁的醫生學生民眾要求移屍醫院或家屬,軍人仍不從。屍體被軍人埋於天安門西側北京市28中學校門前綠地內。6月7日,屍體發出異味,經校方交涉,將屍體挖出。6月26日,北京市公安局為其出具”外出死亡”證明。

李蘭菊,女,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學生,6月3日夜在天安門廣場竭盡全力勸民眾不要以暴易暴,不要手執棍棒作無謂的犧牲。她勇敢地走向荷槍實彈虎視眈眈的解放軍戒嚴部隊,拉住一位軍官的手,哽嚥著說:”我是香港的學生。天安門廣場裡的人都是大學生,是國家的精英和棟樑,他們是和平請願,絕不是暴徒……你們不能開槍,求求你們,不要朝他們開槍!”李蘭菊痛苦失聲,跪倒在地。一位15、6歲孩子放聲大哭,要去和軍人拚命,李蘭菊拚命勸阻,百般撫慰,孩子伏在李蘭菊肩上,淒厲哭叫”哥哥,哥哥!”當李蘭菊再次見到這位孩子時,孩子已是渾身鮮血躺在一位工人的懷裡。李蘭菊悲憤痛心,當場暈倒在地,被人送到急救站再轉同仁醫院。

……

屠殺的真相總會隨著專制的一步步瓦解而清晰揭示。隨著網絡時代的興起,傳播工具不會只為中共所掌控。雖然哈耶克指出:傳播知識的整個機構–學校和報紙 –廣播和電影–都被專門用來傳播那些不管是真是假都會強化人民對當局所做決定正確性的信心的意見;而且,那些易帶來疑竇或猶豫的信息將一概不予傳播。人民對這個制度的忠誠會不會受到影響,成為決定某條信息應否被發表或禁止的唯一標準。凡是可能引起對政府的智慧產生懷疑,或者可能造成不滿的東西都是不會與人民見面的。

歷史、法律或經濟學等,對真理的無私探討在極權主義制度裡是不可能得到許可的,而對官方意見的辯護卻成了唯一目標。在所有極權主義國家裡,這些學科已成了製造官方神話的最豐產的工廠,而統治者就用這些神話來支配他們的子民的思想和意志。因此,在這些領域裡甚至連追求真理的偽裝都被拋棄了,什麼學說應當傳授和發表都由當局來決定,這是不足為奇的。

哈耶克的分析和認識可謂獨道深刻,不過我也驚喜地發現處於網絡時代的中國是可以憑藉民間力量的崛起來衝破中共的法西斯式控制的。正如一首紀念六四二十週年的歌曲《一起去》中唱道的:雖然坦克壓過我們那追求民主的身軀/可是他們永遠壓不倒追求民主的命運/雖然機槍結束了我們年輕的生命/可是他們永遠帶不走永恆的真理/雖然他們殺了我們那追求自由的身軀/可是他們殺不了我們追求自由的命運……

自由之境應為世人所想往,奴役之路畢竟只是一條踉蹌的不歸路。所有珍愛自由的人們都不該選擇無聲的沉默,行使你作為真正的人、作為公民的權利行動起來,因為每個人的不幸都會加重我們自己的苦難,每個人的命運都與我們自己息息相關。

--原載:《民主中國》,2009-04-28(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5-02 9: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