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棄惡從善乃普天之下之覺悟者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大紀元7月18日訊】共產黨一定要亡的,只是時間問題.在中共一黨專政的扭曲的社會中,我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從千萬富翁淪落到無家可歸,所有房產都被法院查封;父親在我被捕後3個月,承受不了巨大的打擊,於2005年2月份急性發作腦溢血死亡;現任妻子因我判刑而與我離婚,孩子回到前妻那裏。中共漠視人權,不把人當人。

國防大學朱成虎少將在香港的一次講話中說,如果美國出面干涉兩岸關係,大陸將做好中國西安以東的城市遭到破壞的準備,同時還告誡美國也要做好西岸100多個城市遭到破壞的準備。這分明就是不把人命當回事。我覺得中共就是黑社會和恐怖組織,他對中國百姓迫害得非常嚴重。我在此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團、隊)。

燕陵如
南京

幾千萬人為生命平安、也是為解體邪黨已經「三退

我們在消息封鎖的情況下得知有幾千萬人為生命平安,也是為解體邪黨緊急「三退」的消息。我們真感到興奮和激動,所以我們委託海外大紀元網站幫助我們快「三退」,讓我們也快加入共同解體中共邪黨的行列,迎接我們自己的新生和我們祖國的美好未來!謝謝大紀元和退黨中心全體同胞!並向你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唐勝、永濤、青山等
吉林長春

中共血腥屠殺前都「賊喊捉賊」然後再舉起屠刀

我在常州賣菜,今日驚聞法輪功被迫害、以及西藏同胞被無辜屠殺的真相。共產黨每一次在中國大陸對善良民眾血腥屠殺,都要「賊喊捉賊」的先造謠誣陷、栽贓陷害,然後再屠刀高舉。這個貪污腐敗集團害的中國老百姓民不聊生,早已成了過街之鼠。七十歲往下的人雖然對國民黨瞭解甚少,但大多數有了一定生活閱歷的中國人都認為,至少現在的共產黨不比國民黨好啊!我本人一九八三年加入中共,由於貪官橫行,工廠倒閉,成了失業一族,雖然黨費早已不交,但既然有「天滅中共」一事存在,就化名常順,退出曾經被騙加入過的共產邪黨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順天保命!

常順

我信棄惡從善乃普天之下之覺悟者

世界萬物,唯良心清白最寶貴,普天之下,乃棄惡黨為大覺悟,所以我們從今天起堅決退出曾經加入的紅衛兵、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黨等一切邪黨組織,抹去它強加於我們的邪惡獸記。

周煥成、寶妹、顧秀娟等
江蘇

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壞蛋

中共邪黨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八九年「六‧四」為了鎮壓學生和平請願,中共邪黨派人砸軍車,然後嫁禍學生,為用坦克、機關鎗掃射無辜學生找藉口;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共邪黨為了鎮壓善良的法輪功信眾找藉口,又誘騙幾個人到天安門廣場搞「自焚」,從而煽動不明真相的人們敵視和仇恨法輪功,為自上而下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提供依據;如今,中共邪黨為了屠殺藏人,又派特務混入和平示威的藏民中,帶頭打、砸、搶、燒,再嫁禍於原本和平示威的喇嘛,然後派軍警、坦克殺人。

西藏抗暴事件,再一次讓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更進一步認清了中共惡黨的流氓本性,「天滅中共」已經成為不可改變的歷史規律。我們特此向海外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等罪惡組織,以便在「天滅中共」之際保住性命,以免當中共邪黨的陪葬。

蘆輝、茂祥、張淮等
湖北

良心使然(精彩文章)

1912年,泰坦尼克號沉入冰海,這次海難死亡者多達1503名,僅704人獲救。倖存者約定,每隔10年到瑞士洛桑城舉行一次集會,以紀念這次事件。聚會時,裡德帕恩滿懷深情回憶起她的丈夫,當時他送她上救生艇,她不願一人獨活,緊緊地抱著丈夫不放,萬分無奈中,丈夫一拳把她打昏,等到醒來,她已坐在小艇中。為報答亡夫的深情,她一直沒有再婚。史密斯夫人這樣回憶:當時我的兩個孩子已經被拖上救生艇,因為超載我不能上了,出於母愛,我喊了一聲「讓我上船,孩子不能沒有母親!」聞聽此言,一位已經坐上此艇的女士離開了座位,回到了泰坦尼克號,並把我推上了小船。剎那工夫,船便沉沒了,那位女士連自己的姓名都沒留下。

在納粹下的德國,漢斯‧舒和和索菲‧舒和都是慕尼黑大學的學生,他們都曾經狂熱地信仰過納粹。但是,當面對橫飛的血肉和冰冷的死屍時,他們動搖了。他們認識到「沉默服從納粹的德國人即是納粹罪惡的脅從犯!」他們不願再做沉默的脅從犯,組織了抵抗納粹的「白玫瑰」小組。1942年夏,舒和兄妹開始散發他們自己印發的傳單,揭露納粹的暴政、虛偽以及在波蘭屠殺30萬猶太人的事實。舒和兄妹知道憑單薄之力同納粹的國家機器相對抗,只能是以卵擊石。他們的偉大之處,就在於他們敢於挑戰這種怯懦的「主流民意」,喚醒被蠱惑的民眾。後來舒和兄妹被納粹警察秘密逮捕並殺害,在刑場上,爸爸把漢斯擁入懷中,說:「你們一定會被載入史冊的,上天自有公理在。」索菲雖是個只有22歲的女孩,但她對死一點都沒有感到恐懼。媽媽對她說:「索菲,上帝與你同在!」索菲堅定地、有點像下命令似的說:「還有你,媽媽。」然後她也面帶微笑,無所畏懼地走了。

法門寺的佛指舍利,從唐代開始深藏地宮,歷經千年,經過了很多的大德的高僧護持,才完好地保存到今天。文革中良卿老和尚,為了保護佛指舍利,為了不讓佛指舍利毀於一旦,曾發下殷重的誓言「佛在我在,佛走我走」。當時一群紅衛兵扛著橛頭、鐵鍬來到了法門寺,要把法門寺挖個底朝天,目標直指藏有佛指真身舍利塔的地宮。良卿老和尚挺身阻攔,但遭到一頓拳打腳踢,此時紅衛兵已經挖到離地宮石板很近處,再往下挖的話,地宮內的寶物就會面臨滅頂之災。見此情景,良卿老和尚平靜地穿上他的袈裟,凝望著直刺蒼穹的巍巍寶塔……然後,他把身旁所有的被褥、草墊、柴禾堆放在一起,澆上煤油,自己又不慌不忙地坐在其中,用他那飽經風霜的手劃著了火柴,點燃了自己……紅衛兵們一個個被嚇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然後爭先恐後地跑出寺外。烈火中,只見良卿老和尚雙手合十,巍然端坐……如果紅衛兵再多挖一尺,地宮就肯定在劫難逃,那麼今天的我們就看不到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和數千件價值連城的文物。

在深夜裡讀著這些淒婉而動人的故事,我們的眼睛被濕潤著,我們的精神被震撼著,我們的靈魂被洗滌著。中華民族自古就重德向善,講究做人要有良心,做事要對得起良心。而什麼是良心?雖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釋,但故事中的他們給了我們最好的詮釋。古人認為,有惻隱之心的人才是人,見死不救的人就不配做人了。而當自身處於危難中再捨己救人,更顯品格的高尚;先哲告訴我們,做人要正直,不能說假話,要說真話。而在暴政下不畏強權,勇於揭示彌天的謊言,敢於堅持說真話,更是真的境界;普世的價值觀都認為,做人不能傷天害理,人應該敬天畏神、虔誠篤信,因為佛法造就了宇宙,神佛護佑著人類。而在佛法的劫難中能夠捨身護法的,是最虔誠的信徒。

從前的故事讓我們淚流滿面,今天的故事你可曾關注?到目前為止,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已經被中共專制集團迫害了十週年,可貴的是他們沒有被打倒,而是依然屹立。在惡毒的誹謗下,在欺世的謊言中,它們沒有默不作聲,而是廣泛而深入地向中國人們講清真相,解體構陷與迫害,救度著因謊言而迷失的中國人,因為如果中國人偏聽偏信了中共對佛法的誹謗,就會在不知不覺中造下詆譭佛法、迫害修煉人的大罪,使生命處於危險之中;無論是欺騙恐嚇、威逼利誘與酷刑折磨,都無法改變正信者的堅定。在利益與信仰之間,在苟且偷生與挺身而出之間,在生命與佛法之間,他們義不容辭地選擇後者,這是修煉者的良心使然。

為什麼有的人奮不顧身地救人之後,平靜似水地悄悄地走開,為什麼修煉者冒著被抓捕、酷刑折磨、家破人亡的危險傳播真相卻不要世人的任何回報?因為在他們看來,救人如救己,如果見危不救,自己的良心會受譴責、會不得安寧,力所能及地扶危救困是做人的本份;為什麼法輪功修煉者寧可被活活打死,也不轉化與背叛,更不說一句謗佛、謗法的話?因為學了佛法的人就是覺悟了的生命,有信仰的人沒有生死恐懼。佛門中,從來就不缺少堅定的信徒與高貴的人格!修煉者是以謗佛謗法、趨炎附勢、苟且偷生為恥,他們的生命因覺悟而光輝偉大,不會為世間利益而放棄宇宙真理。人無法理解佛法與正信者,就像一個孩子無法懂得天體物理與博士一樣,是遙不可及的。

無私無畏,無怨無悔,無慾無求,只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只因責任的驅使、道義的召喚,他們默默地做著,默默地承擔著,默默地承受著,默默地死去著。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因維護佛法和傳播真相而被殺戮。我們也都有良心,他們已經被迫害十年了,我們也該覺醒和覺悟了。是站在暴政一邊還是站在善良一邊?是拒絕真相還是珍視真相、傳播真相?是助紂為虐還是呵護正義?罪惡不該延續下去了,我們不能再沉默了,我們也該表明自己的態度了。

「寧願說真話而被處死,也不願因為我沉默而使真相湮滅無聞。」(約翰‧比姆)有人已經為了真相而捨命,我們也不能只把良心掛在嘴邊,給善良一點點理解、給正義一點點支持、給勇敢一點點讚許,這也正是我們的良心使然吧。

良心為萬物具有,在天為天法,在地為正氣,規範著天理地法;在人為良知,引導著人類向善與正義。天地需要良心,人類需要良心,萬物需要良心。和平時需要良心,災難時需要良心,生活中的每個人每一刻都需要良心導航。我們呼喚良心,希望它無處不有、無時不在,與日月同輝,與宇宙同存。

欣然地接受真相,勇敢地傳播真相,發自內心地敬仰修煉者、維護佛法,這都是我們該做的,良心使然、道義使然、責任使然。

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我當過兵務過農 是這樣思考「三退」的
大紀元《九評》和退黨週刊(07/05-07/11)
兩格漫畫:「信」什麼?
江西人:冥冥之中似知曉通往未來之路
最熱視頻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