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五毛使社會人為分裂

冉雲飛

標籤:

【大紀元7月2日訊】「五毛」是所有出沒於互聯網的網評員和網監網管網警的總稱,雖然大家不一定能從外延與內涵上來下個準確的定義,但幾乎沒有網民不知道五毛的。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網民們時常會在網絡上看到一些非常違背常識的怪誕言論,但與官方傳統傳媒的宣傳口徑卻非常合拍,思維套路也大同小異,由此大家推斷,這個人可能是拿錢吃官家飯,來製造民意的五毛。

五毛並非是網絡誕生才有的特殊產物,其實為官方說好話、抬轎子、粉飾現實、遮掩事實,在四九年後是個由來已久的傳統。我曾寫過一篇《五毛黨前輩們的教科書》一文介紹官方的文宣工作,並由此分析他們的一些套路。我主要介紹了一本《文教參考資料》(從刊,第八輯)之「宣傳鼓動工作特輯」(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編印,三聯書店1950年11月版)。該書前言寫道,「宣傳鼓動工作,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政治工作,特別是在美帝國主義擴大侵略的今天,宣傳鼓動工作的意義格外增加了。因為,我們知道,宣傳鼓動是提高人民廣大人民群眾政詒覺悟的一種有力手段,也是打擊一切人民的敵人、跟一切人民的敵人進行尖銳思想鬥爭的強大武器。」「其次,怎樣建立宣傳鼓動組織,培養宣傳鼓動工作幹部,怎樣在企業、農村、城市裡進行宣傳鼓動工作,以及利用一些什麼工具去增加宣傳效果,這方面我們除介紹了蘇聯的經驗之外,特別側重蒐集了國內各地的經驗;綜合研究這些經驗,不斷相互交流這些經驗,無疑地,將有助於宣傳鼓動工作的順利進展。」今天我們在網絡上看到的官方宣傳管理包括網絡宣傳管理文件和文章,與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宣傳鼓動員之培養等一系列引導方式,並無什麼本質的不同。

也就是說那時的宣傳鼓動員就是今天的五毛,只不過是宣傳鼓動員不像今天五毛這個稱呼充滿如此多的貶意。因為那個時代的宣傳鼓動員還包裹了一層正義的光芒,不像今天五毛早已被撕下正義的偽裝。事實上,官方與民間的壁壘從一開始就有,並不像宣傳鼓動所說的「軍民團結如一人」或者黨與民眾心連心之類。相反像鄭州規劃局副長逯軍質問媒體記者:你到底是為黨說話還是為民眾說話?這種對立與分野才是真正的現實。逯軍受到官方的批評是因為他把那件遮掩的外衣給拿下了,讓官方十分惱火,而網民則是因與官方的現實利益的對立,對他加以撻伐,所以才會出現官民兩面皆不討好的尷尬局面。出現兩面不討好的尷尬局面,有人說這都是現在的官員飛揚跋扈造成的,這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看法。飛揚跋扈是一切不受約束的公權力的「優良傳統」,這種「優良傳統」注定了官民之間的利益對立,而一些官員的不當說辭只是將這種對立具體化而已。如林嘉祥稱民眾為屁民,龍永圖視民眾為刁民,都只是折射不受約束的公權力給他們所帶來的底氣而已。如果他們身上不具備不受約束的公權力飛揚跋扈的「優良傳統」,如果他們只是庶民而說如上的話,一定會被民眾暴扁。

進而言之,官方視自己為高人一籌的統治者,而民眾只是他們「牧」的對象,這就使得官民天然對立。民主社會制度下,民眾和官員之間是個選舉和被選舉的關係,其決定權不在官而在民,故官民不存在不可調解的對立關係。而專制制度下,官民的對立幾乎是命定般不可解,之所以有暫時的安穩,只不過是沒有到對立衝突爆發的臨界點罷了,並非高枕無憂。在這種官民對立、你死我活、階級鬥爭、仇恨敵對的思維中,官方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他們會用盡一切辦法,而豢養宣傳鼓動員,豢養五毛,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由於官方掌握大量的壟斷資源,擁有強大的軍隊(包括武警)和豐盛的稅收,自然會使一部分人樂於聽命他們的指揮,為了自身的利益,成為不折不扣的五毛黨。只要能夠促成自身利益的短暫實現,他們也會心甘情願做著許多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事,說著許多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只有利益,沒有是非;只有利害,沒有底線,這是許多五毛最實際的行事考量。五毛所做的事就是為了混淆視聽、顛覆真相而符合官方的「主旋律」。對於新聞來說,提倡「主旋律」就是提倡說假話,因為「主旋律」就是「主子的旋律」。提倡主子的旋律,必然對民眾利益有莫大的傷害。

社會本來沒有這麼多複雜的矛盾,但官方為了控制別人爭取自己的權利,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不惜人為地製造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鬥爭哲學,互相舉報,挑起群眾斗群眾,把人進行原子化切割和馬鈴薯般的管理,而其間最好利用的工具便是「五毛」。中國如今這個社會互信度相當低,特別是政府的公信力幾乎到了潰敗的地步——在這方面,學者孫立平和鄭永年二位都有很好的論述——民眾對政府許多措施和大言玄玄的說辭,只是慣性式的唯唯,並不真當回事。以前示(市)恩式的「偉光正」宣傳,在民眾知道許多真相後遭受重創,而現在哪怕五毛黨人數眾多,也挽救不了民眾對官方的不信任。在這樣的基礎上,只有靠武力來威脅,而武力的剛性及負作用是顯而易見的,這就對官方的管理方式提出了更大的挑戰。

五毛黨人數眾多,花費納稅人的血汗來愚弄納稅人,但他們的效果恐怕不會像官方所想像的那般巨大,只不過在官民對立之間加深了鴻溝而已。五毛多以數量取勝,當要製造一種服從官方意願的所謂民意的時候,其人數的優勢便體現出來了,自然這會在網絡上形成對民意的強姦,但這種做法很容易被人識破,而成為笑柄。但五毛黨由於他們偽造民意,模仿普通網友而拿錢替官方引導輿論,以至於網民把有點表揚政府傾向的跟帖和文章,都視為五毛的言論,均欲罵之而後快。而這個過程中有可能會誤傷非五毛人員,從而增加社會混亂和群體之間的裂痕。排除對人肉搜尋的故意惡評,如果此消息不是杜撰的話,那麼「網友公開擁護遭人肉搜索」的例子,就表明了五毛給整個社會帶來的混亂,同時也說明民眾對官方的恨意到達了何種程度。五毛不只是為官方利益最大化而造成對民眾利益的剝奪,而且還因為其偽裝民意增加了社會的裂痕,這對一個誠信本來就已蕩然無存的社會,可謂雪上加霜。

更為要命的是,五毛所作所為不只是大言欺世,而且欺騙給他們錢給他們下命令的領導。當然,你可以說是領導好這一杯,是他們喜歡聽欺騙之言。就像石扉客兄所寫的《解剖一隻網評猿》一文中對網評員領導人「大隱」的分析一樣,其實五毛的確是沒有什麼獨立意志,很多時候是具體官員的跟屁蟲而已。如此一來,就造成官方與五毛之間的互相欺騙,而大家都感滿意的其樂融融,其實對解決實際問題根本沒有什麼幫助,只是捏著鼻子哄眼睛,群體事件的不停出籠就是證明。我認為官方的文宣套路已然陳舊,包括他們不惜重金培養的五毛,都只是標本兼失,對社會問題的真正解決起不了任何作用,還加重了整個社會互不信任的潰敗程度。

延伸閱讀

——————————

一:解剖一隻網評猿。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50539。

二:網友公開擁護政府遭人肉搜索。http://news.sina.com.cn/s/2009-05-23/064117874269.shtml。

2009年6月30日晚十一時於成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冉雲飛:違法三章──封網、喝茶、軟禁
冉雲飛:感天動地二十年
冉雲飛:政府壟斷的惡正在四處發酵
冉雲飛:每天都是六四--六四二十週年祭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