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上訪卻不斷受到打擊報復

人氣 1

【大紀元8月2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報導)黑龍江省七台河市訪民王清因煤礦事故致殘。他和妻子多年來不斷上訪,反映礦方瞞報事故,買通有關人員偽造住院記錄,壓低他的工傷等級,拒絕支付工資和醫療費等問題,卻不斷受到打擊報復

王清向本台記者透露說,他原是黑龍江省龍煤集團七台河市七煤公司新興二礦(現改名為勝利礦)瓦斯檢測員。2001年9月新興二礦被七煤公司經理田保海外包給劉中啟,該礦沒有通過安全驗收,違法使用國營新興煤礦的驗收頂替,違規生產。2002年10月17號晚7點,因為超負荷作業,絞車閘皮斷裂,煤車滑落回井下,把正在新興二礦三井井下工作的王清砸休克,右大腿粉碎性骨折,另有十幾名礦工受傷。王清的妻子田晶是礦上的翻車員,事故發生後,礦方並沒有通知她,幾個小時後,田晶才從別的礦工那裡得知王清出事了。

王清說,為瞞報事故,礦長劉中啟沒有把受傷礦工送到附近的七台河市煤礦總醫院救治,而是分送到外地。王清當晚被送到八大槓村的衛生所。第二天,昏迷不醒的王清被礦長劉中啟派人強行抬上車,送往外地。從以往經驗推斷,田晶認為,礦方是想把王清拉到外地火化:

「第二天,保衛科科長強逼我們,說往上級醫院轉,連嚇唬帶強制給他抬上車了,其實就是想送他到往外地醫院火葬場去。因為礦傷吧,我最明白這事兒,我在那兒住嘛,有時候人在井下死了吧,他偷著把人拉山上去了,然後人家裡人來找,他把名一改,說不知道,一分錢人家都拿不到。有的有一口氣,看人家不行了,他也不上醫院,就讓人挺著,挺40分鐘流血流死了,然後礦長給人家兩個錢兒,也不按文件給。我沒招了,我找個鄰居跟著去的,我跟礦長說,我知道,俺家這不行了,你就要送他要害他。我說,我告訴你,我知道你孫子在哪兒上學,你要把他整死了,我就跟你拚命。聽我一這麼說了呢,他不敢往煉人爐送,我不跟緊了,俺家就差點被活煉了。」

王清在車上甦醒過來後,被送往林口縣一傢俬人開的骨傷醫院,院長叫葛立言。礦方要求隨車前往的田晶不要說王清受傷的原因,只說是出租車撞的。在住院治療期間,王清多次出現吐血、便血、呼吸困難、胸腹漲疼等症狀,但醫院沒有對王清作任何內科檢查。一個月後,仍然臥床不起的王清被趕出醫院,沒有給出院證明。王清回家後,再次吐血,被家人送往七台河市煤礦總醫院。田晶說:

「吐血我就給礦長打電話,礦長就把他整到七台河市煤礦總醫院。好幾個街坊把他送去的,上那兒又開始二次住院。當時大夫說的是腹部有積液,下手術台就說是闌尾炎。檢查出來(腹部有積液)我們跟前兒好幾個鄰居都在那聽著呢。我們家在總院住了20天院,才給我17天病歷,後期的病歷也寫的驢唇不對馬嘴。」

田晶說,這份被改的亂七八糟的病歷後來也被礦長劉中啟的女婿新興法院辦公室主任張天宇拿走了。王清出院後,生活不能自理,田晶到七煤公司上訪,要求礦方繼續支付王清的醫療費、誤工費,並給田晶發放因護理王清造成的誤工損失。2003年4月2號,經劉中啟單方申請,七台河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鑑定委員會和七台河市勞動局有關人員給王清作了工傷鑑定和勞動仲裁,認定他為9級傷殘。王清對這一鑑定結果不服,認為這個勞動仲裁沒有經過他本人申請,是非法勞動仲裁:

「他們私自給我鑑定9級傷殘,因為9級有勞動能力,實際上我喪失勞動能力。治療期間不應該勞動仲裁,他們單方面申請,沒我本人申請,是非法的。」

2003年7月,礦方給了王清4千多元錢,之後不再給王清付醫療費和工資。田晶試圖通過司法程序,撤銷非法的勞動仲裁,但桃山法院和新興法院都不予立案。王清說:

「法院不作為,我們就得找人大。市人大說讓我們找國資委,龍煤集團歸省國資委。國資委當時說,通過調解,讓七煤公司信訪給處理,又推回去了。之後又到省人大,省人大給開份轉辦單,讓七台河市法院對我的對仲裁不服一案立案。但他們也始終沒立案。人大和法院的答覆是找國資委,就來回推。」

田晶從2003年12月起開始到北京各部門上訪,反映非法勞動仲裁的問題,要求獲得後續治療和賠償。2005年,恢復行走能力的王清也到北京上訪,並在上訪材料中舉報七煤公司經理田保海變賣國有資產從中漁利和隱瞞礦難死亡人數等問題。王清說,在2004年5月13號的一起礦難中,七煤公司上報死亡12人,實際死亡人數超過42人。他曾向包括煤礦安全監察和紀檢在內的各級有關部門反映此事,但被七煤公司用錢擺平。

本台記者致電黑龍江省煤礦安全監察局,詢問該局是否接到過有關七煤公司瞞報礦難死亡人數的舉報,及調查結果,黑龍江省煤礦安全監察局的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

「他向你反映的啊?這個我還真不清楚。」

黑龍江省煤礦安監局駐七辦的工作人員則表示:

「你是哪兒?不知道。」

田晶說,他們上訪和舉報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反招來更多打擊報復,上級機關把他們的材料層層下壓,七煤公司紀檢書記則把舉報材料轉手給了被舉報人田保海。田晶多次被截訪人員抓捕、關押,他們在七台河市的家也被抄。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七煤公司礦工家屬告訴本台記者,她丈夫也是因為礦難致殘,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王清、田晶的不斷上訪,使得七煤公司礦傷職工的待遇近年來有所改善:

「現在對我們挺好了,不像以前了。我們還得謝謝他們這樣上京城的人。」

目前,王清和田晶夫婦仍在北京上訪,靠撿垃圾為生,田晶有時打點零工。王清和田晶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中國國家領導人關注他們的遭遇。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上海訪民為八旬拆遷上訪戶喊冤
朱金娣 : 上海市民聲援馮正虎回國
武漢逾百名訪民上訪
福建三名被拘禁的維權人士及訪民否認誹謗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紅線被踩爆 蓬佩奧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秦鵬直播】美芯片峰會獨缺中企 加速脫鉤?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新聞看點】港大紀元報廠遭襲 美軍事協防台灣?
《意外》觀眾反響熱烈:《轉法輪》救贖靈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