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上访却不断受到打击报复

人气 1

【大纪元8月2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报导)黑龙江省七台河市访民王清因煤矿事故致残。他和妻子多年来不断上访,反映矿方瞒报事故,买通有关人员伪造住院记录,压低他的工伤等级,拒绝支付工资和医疗费等问题,却不断受到打击报复

王清向本台记者透露说,他原是黑龙江省龙煤集团七台河市七煤公司新兴二矿(现改名为胜利矿)瓦斯检测员。2001年9月新兴二矿被七煤公司经理田保海外包给刘中启,该矿没有通过安全验收,违法使用国营新兴煤矿的验收顶替,违规生产。2002年10月17号晚7点,因为超负荷作业,绞车闸皮断裂,煤车滑落回井下,把正在新兴二矿三井井下工作的王清砸休克,右大腿粉碎性骨折,另有十几名矿工受伤。王清的妻子田晶是矿上的翻车员,事故发生后,矿方并没有通知她,几个小时后,田晶才从别的矿工那里得知王清出事了。

王清说,为瞒报事故,矿长刘中启没有把受伤矿工送到附近的七台河市煤矿总医院救治,而是分送到外地。王清当晚被送到八大杠村的卫生所。第二天,昏迷不醒的王清被矿长刘中启派人强行抬上车,送往外地。从以往经验推断,田晶认为,矿方是想把王清拉到外地火化:

“第二天,保卫科科长强逼我们,说往上级医院转,连吓唬带强制给他抬上车了,其实就是想送他到往外地医院火葬场去。因为矿伤吧,我最明白这事儿,我在那儿住嘛,有时候人在井下死了吧,他偷着把人拉山上去了,然后人家里人来找,他把名一改,说不知道,一分钱人家都拿不到。有的有一口气,看人家不行了,他也不上医院,就让人挺着,挺40分钟流血流死了,然后矿长给人家两个钱儿,也不按文件给。我没招了,我找个邻居跟着去的,我跟矿长说,我知道,俺家这不行了,你就要送他要害他。我说,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孙子在哪儿上学,你要把他整死了,我就跟你拚命。听我一这么说了呢,他不敢往炼人炉送,我不跟紧了,俺家就差点被活炼了。”

王清在车上苏醒过来后,被送往林口县一家俬人开的骨伤医院,院长叫葛立言。矿方要求随车前往的田晶不要说王清受伤的原因,只说是出租车撞的。在住院治疗期间,王清多次出现吐血、便血、呼吸困难、胸腹涨疼等症状,但医院没有对王清作任何内科检查。一个月后,仍然卧床不起的王清被赶出医院,没有给出院证明。王清回家后,再次吐血,被家人送往七台河市煤矿总医院。田晶说:

“吐血我就给矿长打电话,矿长就把他整到七台河市煤矿总医院。好几个街坊把他送去的,上那儿又开始二次住院。当时大夫说的是腹部有积液,下手术台就说是阑尾炎。检查出来(腹部有积液)我们跟前儿好几个邻居都在那听着呢。我们家在总院住了20天院,才给我17天病历,后期的病历也写的驴唇不对马嘴。”

田晶说,这份被改的乱七八糟的病历后来也被矿长刘中启的女婿新兴法院办公室主任张天宇拿走了。王清出院后,生活不能自理,田晶到七煤公司上访,要求矿方继续支付王清的医疗费、误工费,并给田晶发放因护理王清造成的误工损失。2003年4月2号,经刘中启单方申请,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委员会和七台河市劳动局有关人员给王清作了工伤鉴定和劳动仲裁,认定他为9级伤残。王清对这一鉴定结果不服,认为这个劳动仲裁没有经过他本人申请,是非法劳动仲裁:

“他们私自给我鉴定9级伤残,因为9级有劳动能力,实际上我丧失劳动能力。治疗期间不应该劳动仲裁,他们单方面申请,没我本人申请,是非法的。”

2003年7月,矿方给了王清4千多元钱,之后不再给王清付医疗费和工资。田晶试图通过司法程序,撤销非法的劳动仲裁,但桃山法院和新兴法院都不予立案。王清说:

“法院不作为,我们就得找人大。市人大说让我们找国资委,龙煤集团归省国资委。国资委当时说,通过调解,让七煤公司信访给处理,又推回去了。之后又到省人大,省人大给开份转办单,让七台河市法院对我的对仲裁不服一案立案。但他们也始终没立案。人大和法院的答复是找国资委,就来回推。”

田晶从2003年12月起开始到北京各部门上访,反映非法劳动仲裁的问题,要求获得后续治疗和赔偿。2005年,恢复行走能力的王清也到北京上访,并在上访材料中举报七煤公司经理田保海变卖国有资产从中渔利和隐瞒矿难死亡人数等问题。王清说,在2004年5月13号的一起矿难中,七煤公司上报死亡12人,实际死亡人数超过42人。他曾向包括煤矿安全监察和纪检在内的各级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但被七煤公司用钱摆平。

本台记者致电黑龙江省煤矿安全监察局,询问该局是否接到过有关七煤公司瞒报矿难死亡人数的举报,及调查结果,黑龙江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

“他向你反映的啊?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黑龙江省煤矿安监局驻七办的工作人员则表示:

“你是哪儿?不知道。”

田晶说,他们上访和举报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招来更多打击报复,上级机关把他们的材料层层下压,七煤公司纪检书记则把举报材料转手给了被举报人田保海。田晶多次被截访人员抓捕、关押,他们在七台河市的家也被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七煤公司矿工家属告诉本台记者,她丈夫也是因为矿难致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王清、田晶的不断上访,使得七煤公司矿伤职工的待遇近年来有所改善:

“现在对我们挺好了,不像以前了。我们还得谢谢他们这样上京城的人。”

目前,王清和田晶夫妇仍在北京上访,靠捡垃圾为生,田晶有时打点零工。王清和田晶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中国国家领导人关注他们的遭遇。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上海访民为八旬拆迁上访户喊冤
朱金娣 : 上海市民声援冯正虎回国
武汉逾百名访民上访
福建三名被拘禁的维权人士及访民否认诽谤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近平一句话让富人不寒而栗
【新闻大家谈】两暗桩 美国会警长曝悲剧内幕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探索时分】从未被敌机击落过的战机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政要发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