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桃園縣 朱立倫縣長的一封公開信

請您協助救援我的婆婆和小姑,讓她們獲得自由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8月7日訊】我叫盧臆暄,今年三十一歲,出生於台南市,五歲後和父母搬至桃園定居,我們全家人一直在桃園生活。我先生張軼淵,今年三十六歲,上海出生,他十歲時和他的外公搬到台灣定居。我的公婆和唯一的小姑因為當時法令的限制沒能一起搬,留在上海。我先生目前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牙醫學院教書。從小在台灣長大的我們,一直受著民主法制的教育,享受著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權,亦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1999年7月20日,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單方面宣稱法輪功妨礙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認定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並成立了凌駕中國法律之外的中央處理法輪力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 (簡稱“六一零”辦公室) ,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自1999年打壓已來,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迫害致死的超過3,29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中共當局對中國法輪功學員人權的殘酷迫害及打壓手段,是身長在自由民主國家─台灣的我們,既無法想象、也難以置信的。

反觀,與大陸海峽相隔的寶島台灣,修煉法輪功的人從1999年的兩千多人增加到七十萬人,近一千個煉功點涵蓋全台灣300個鄉鎮。法輪功在台灣地區的自由蓬勃發展,與在中國大陸遭到的鎮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就在200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20週年,當日半夜,上海徐匯區公安分局六一零辦公室的國保和田林新村派出所的數名警員,在無拘捕狀的情況下,強行闖入我公婆的住家,非法拘捕我婆婆和小姑。我公公張建功當時上夜班不在家,等早上回到家中,發現家裡被翻的亂七八糟,部份私人物品、如:個人電腦,被強行搜走。事發二週後,我公公才接到上海田林派出所副所長孔榮輝警員打來電話,通知我婆婆和小姑因為法輪功的關係被抓捕。

我婆婆李燿華女士,今年63歲,是居住在上海市的香港居民。她待人真誠,與鄰居相處和睦,是左鄰右舍公認的好人。她年輕時體弱多病,脊椎骨先天性呈S型,經常痛疼,病情嚴重時會下肢局部癱瘓,不能行走。1996年修煉法輪功不久後,全身病痛都消失了。由於切身體會法輪功的超常與神奇,她一直堅持修煉。

我小姑張軼博,碩士畢業,今年29歲。在上海西門子通信公司擔任財務經理,受公司老闆的重用。但她自小單薄瘦弱,患有胃病,一直無法根治改善。後來,看到我婆婆修煉後健康狀況明顯改善,也開始學法煉功。自此之後,她的健康情況馬上改善,個性上也變得比較寬厚,與同事和下屬間的相處變得比以前融洽。

至今,我婆婆和小姑被上海徐匯公安當局非法關押拘留已超過63天,她們目前仍被拘留在上海徐匯區看守所,徐匯公安當局不準她們和家人見面,我公公和我先生的外公根本無從得知她們在看守所中的情況,抓走他們的公安態度十分強硬,我公公家中電話也被監聽。目前案子仍在徐匯區公安國保處待審。據悉,原因是我婆婆李燿華、小姑張軼博不願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自1999年中國政府打壓法輪功以來,每當所謂的敏感日,我公婆居住的上海盧灣區的片警不是打電話,就是上門來騷擾他們的正常生活,並且在弄堂裏唆使一些不明真相的鄰居、小區居民充當幫手來監視我公婆一家人,這哪裏還有人身自由,更不用提一個公民的合法權益了。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我婆婆又遭到監控迫害,每天守在家門的片警都要了解她的去向,可笑的是出門買菜也要受到盤問,使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這段時間也維持了1~2個月。

我先生的外公李善楨,91歲高齡,三年前從台灣搬回大陸居住,落葉歸根,原是指望由我婆婆來照顧晚年生活的。在婆婆和小姑被非法拘捕後,於2009年7月1日,按照中國正常法律程序,為我婆婆李耀華申請取保候審,理由是我婆婆患有脊椎S型畸形,醫生叮囑提重物不得超過3-5公斤,不能久坐、久立等,此病後果會導致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但是,上海徐匯公安分局國保人員無視一位91歲高齡的台灣老人的疾苦,為營救女兒和外孫女四處奔走尋求協助,對他提出的合理申請在法定時間內不給答復,並且也沒有讓我婆婆拍X光片檢查,以證實其申請取保候審的理由,於7月15日無理拒絕一個台灣公民的正當要求,使我婆婆李耀華本人和我先生的外公李善楨的合法權益再次受到侵害。

在我們尋求中國司法體系協助的過程中,愕然的發現整個上海市,竟找不到一位律師願意幫我婆婆和小姑辯護,據悉,是因為上海律師協會口頭公告,若有在上海註冊的律師幫法輪功學員辯護,他們的律師執照就會被強迫吊銷。六月底,我們透過協助,找到北京維權律師韓志廣先生和張傳利先生替我婆婆和小姑辯護。然而,在7月20日,韓志廣律師依法向徐匯公安分局申請會見在居留所中的婆婆,卻遭到當局拒絕。日前,我們得知,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律師依法申請探視而遭拒的情況,在中國非常的普遍。甚至,有許多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其負責辦理及審查案件的檢查院及法院,在不通知家屬和辯護律師的情況下,直接對其起訴和判刑。我們的律師韓志廣先生,在電話中也語帶無奈和遺憾的表示,這是中國法律上存在的瑕疵。

自婆婆和小姑出事後,我和我先生曾數次打電話給上海徐匯區當地警員和拘留所,但每次都遭到推托塘塞或被直接掛斷電話待遇。目前,63天過去了,在上海的家人從未見她們一面,作為媳婦和兒子,我們感到十分著急與擔憂,我和先生日夜掛念她們。

我們目前能做的,就是向台灣政府當局請求救援。我們已於7月23日致信馬英九總統,請他出面協助讓我的婆婆和小姑獲得自由,但截至目前,只在8月3日收到總統府方面的”已將來信移請行政院卓處”的回覆發函。

我們實在是心急如焚,請您致信馬英九總統,表達您對我們家人案情的關切,請馬總統出面聲援,呼籲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立刻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迫害。我們懇請您致信上海市市長韓正先生,要求上海市徐匯公安局立刻釋放我們的家人。我們深信,為自由和人權的議題說話,是不分國界的,希望您能伸出援手,幫助我婆婆和小姑早日獲得釋放,恢復自由。

盧臆暄
張軼淵

2009年8月7日

連絡資料:
Email: chanyi@ucla.edu
營救我們家人的網站網址: http://freemymom.blogspot.co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給馬英九總統的一封公開信
截訪者「完美接管」省信訪局——鳩佔鵲巢?
投書:十月一日紀國殤 罪魁禍首共產黨
顧國平:中共與人民的關係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南海內鬥激烈 習近平連讓三步
【拍案驚奇】習拚連任 一天換下5省「一把手」
【新聞看點】財新被踢出白名單 胡舒立麻煩了?
【新聞大家談】全球食品價格大漲 北京遇挑戰
【財商天下】全球物價大漲 中國面臨滯脹危機
【秦鵬直播】中共演繹真實「魷魚遊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