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中共經濟「國進民退」的假象

人氣 2

【大紀元9月4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48期,今天我講的題目是「中共經濟國進民退的假象」。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最近一段時期,大陸的媒體頻繁的報導國有企業當中的中央企業,簡稱為「央企」極力擴張的成果,造成了「國進民退」的一個事實,引起了社會和民眾的關注和討論。

那我們就要問什麼是「國進民退」?「國進民退」指的是在中國國民經濟當中,國有企業的擴張,民有企業的退縮。與「國進民退」相對應的是「國退民進」,「國退民進」指的是國營企業的退縮,民營企業的擴張。

這個口號在10年前是很流行的,也僅僅在10年前。如今風光無限的央企當初還在掙扎與瀕死之中。當時的經濟日報曾經是這樣報導過「國有企業的悲慘的局面」。

1998年,2/3以上國有企業是虧損。在國家統計局工業司統計的有5萬8千戶國有企業當中,國有以及國有控股虧損的企業,整個虧損額超過1千億人民幣。全國國有企業的虧損額比上一年同期增加了23%,其中國有大中型企業虧損增長額30.4%。國有企業處於瀕死狀態,成為上個世紀90年代後期最為引人注意的話題。

國企改革,對當時的朱鎔基政府來說,是個最難啃的骨頭,但僅僅在10年前。如今風光無限的央企,當初的目標還只是一個脫困,就是解脫貧困。1997年開始,為了實現國有企業三年脫困,中共當局除了要求在國企領域本身進行改革之外,還出台了多項配套措施,來剝離國有企業的負擔。

1998年,朱鎔基政府向四大國有商業銀行,投入2千7百億人民幣作為準備金,1999年為了降低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信達、華融、東方、長城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宣告成立,並以帳面的價格收購了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四大銀行的1.4萬億的不良資產。之後,上述四家資產管理公司的資產,大多以極低的價格賣給了外國銀行。

到了2006年第一季度末,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累計處置了不良資產8千6百億,其中現金收回了1千8百億,現金回收率是20.8%。也就是說1.4萬億不良資產當中的4/5,已經白白的送給了外國財團。

1999年9月22日,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在調整和改組中,要堅持有進有退,有所為有所不為,並且明確當時要「進」的是「三大行業」、「兩類企業」、國家安全行業,自然壟斷行業,提供公共產品的公益性事業,高薪技術產業中少數幾家關鍵性的企業,自助產業中的骨幹企業,這就是國有企業在國家保護政策下的「國進民退」。

同時,中共當局從5萬8千戶國有企業當中,無法自我生存的中小型企業中退出,這占有國有企業中的絕大多數。將這沉重的包袱丟給民間和社會,由此可見「國進民退」和「國退民進」這兩個政策,同時存在,這是針對不同的企業而言。

2003年國資委主任李榮融首次出訪到了新加坡,他參觀新加坡的淡馬錫集團的時候,被深深的觸動。新加坡的經濟模式被稱為是國家資本主義,也就是通過國家控制了私人企業來進行投資,主導以私營企業為主的資本市場。

李榮融在離開新加坡的時候,他說淡馬錫對國資委是一個很大的啟示,我們找到了圓滿的答案。這個啟示是國有企業之弊端與產業結構無關,假若給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套上一個現代公司的的模式,一樣可以扭轉乾坤。

在這裡我要說,中國是一個有14億人口的大國,並且地域相差極大。有北方、南方、西部和沿海地區,發展水平極為不同。其自立經濟的思路,竟然要完全模仿人口只有5百萬的城市小國的經濟模式,可見中共的經濟思路已經幾乎是一空二白了。中國是如此複雜的經濟狀況,竟然被濃縮到模仿新加坡的城市型國家資本主義運作方式,實在是太荒唐了。

中共當局把占有資源不到40%,其創造的GDP將近70%,吸納的勞動力更是在80%以上的民營企業不顧,並且更不顧占了幾億人口的廣大的農村經濟於不顧。可見中共當局的心態,是如此的低下和狹窄,也是多麼的鼠目蠢光和無能了,去模仿一個小小的國家,來治理中國這麼龐大複雜的經濟,實在是令人可笑。

按照中共中央的決定,央企進入三大行業、兩類企業,也就是國家安全行業,自然壟斷行業,提供公共產品的公共事業性事業,高薪技術產業中少數幾家關鍵性的企業,自助產業中的骨幹企業,也就是壟斷了這個行業裡邊的企業。比如石油、銀行、證券市場、電訊、發電、冶煉、鐵路,電視廣播等等,這些行業是國家至上又是壟斷地位,那當然賺錢的機會要大過於虧損的機會。

同時把絕大多數賠錢的國有中小型企業,推向了民間社會或者是關閉,這就是中共政權專挑肥肉吃,把骨頭丟給了社會和民間。把國有企業進一步集中到央企,把社會資產集中到中共政權統治下的央企之下。

今年4月19日,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也簡稱為國資委的主任李榮融,在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09年年會的時候透露,2008年140多家中央企業實現利潤6,652億元,其中有三大企業利潤超過1,000億。2008年度,中國石油淨賺利潤是1,144億,蟬聯為亞洲最賺錢的企業;中國移動盈利是1,127億,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電信企業;中國工商銀行稅後利潤是1,108億,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銀行。

在10年前,這些央企都是處於脫困狀態,甚至在幾年前,還都是列入需要救濟的名單。比如2005年、2006年中央財政就曾經兩次出台補貼政策。單單是中國石化,就分別得到一次性的補貼100億人民幣和50億人民幣。2008年上半年,中石化又獲得了300多億的補貼。

美國財富雜誌在2009年7月8日公布了09年世界五百強企業排名,中國大陸09年共有34家企業榜上有名。央企從奄奄一息的脫困狀態,轉變為貌似強大的巨無霸航母,中間只有5、6年時間。究竟是什麼動力使這些央企表面上得到翻身,把它們推向了世界舞台呢?

在我認為有三個動力使這些央企表面上翻身,並且將其本身的根本弱點隱蔽起來了。第一個動力,是央企的壟斷地位,1998年有5萬8千家國有企業,2003年到2006年國資委所管轄的央企就有236家減少到149家,2010年央企數量將會減少到80家到100家。

也就是說,中共要把國有企業更加濃縮到央企裡頭,把更多的資產往央企輸送。目前,中國石油的國內原油產量占全國的57%,天然氣國內年產量占全國的80%,煉化產品占全國的40%以上的市場份額。中國移動控制著4.57億戶的移動通訊,壟斷著十幾億百姓生活的必需品。被視為是中國石油、中國移動這兩家國有企業,一年之內占去了2,200億元以上的利潤的原因所在,因為它們是處於壟斷地位。

而全國的發電量的55%、民航運輸週轉量的82%、水運貨物週轉量的89%、汽車運輸週轉量48%,高附價值優質鋼材的60%,水電設備的70%,火電設備的75%,全是由央企提供。這些行業和事業被極少數的央企保護性的壟斷了,占了利潤歸央企,賠了本由銀行補貼,這就成為了只賺不賠的黃金企業。使這些央企急遽變化的第二個動力,是國家大力投資。

1997年開始,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鎔基提出,國企要三年脫困。就是成就國營企業的代價有多少呢?其中包括國家的資助、國際國內資本市場的融資,再轉股中央儲備金貼息貸款。

中央政府總共花了2萬多億人民幣,這在10年前是一個天文數字。當時的GDP值幾萬億?你拿出2萬億成就這些國營企業。那這個數字誰提供的呢?這個數字是由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承任國家體改委綜合規劃局局長,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方案研討辦公室副主任的楊啟先透露的。

那麼清華大學一個教授叫魏杰曾經寫過文章批評過,三年脫困。但三年脫困當時的目標不是為了改革,而純粹是為了營救國有企業,為了營救國企。把存款利息降低,把企業貸款的利率也降低,結果是把老百姓的錢填進了國企的黑洞。

就在2008年金融危機傳播全世界的時候,中共當局拿出4萬億人民幣「保八」。這4萬億當中,絕大部分是政府推動的投資項目,近九成的項目,是被國有大中型企業所擁有。央企成為大規模投資的最主要的受益者,其中有中國的中鐵,中國鐵建就占據了6千億鐵路基本建設的主要股份。中國南車、中國北車共享今後兩年的3千億元的鐵路機車車輛購置投資;中交集團成為1萬億交通固定資產投資的主要得益者。

並且2009年1月到6月,中共各級銀行發放低息鉅額貸款高達7.4萬億人民幣。絕大多數進入了央企、國企、股市、樓市,同時中共當局動用2.1兆美元外匯儲備,投入了中石化、中石油和中鋁等公司,進入到國際能源的資源市場。

央企的這樣的待遇,是民營企業是難以望其項背的。一直到現在為止,外資和國企的超國民待遇,民營企業也沒有享受到。在銀行有放貸壓力的情況下,央企很容易獲得廉價的信貸。並且將這些信貸轉換為可能升值的土地資產,此外相比較,非國有企業通過貸款融資,央企通過票據融資的成本也大大降低,具有特別的優勢。

央企迅速成長的真正原因,不僅僅在於國家真金白銀的付出,其真正的原因是第三個動力,也就是股市集資和資本放大。過去幾年間,央企全部上市,有A股、B股、H股,還在紐約、新加坡、倫敦等市場上市。

財政部財科所研究員文宗瑜曾經寫過文章解釋,央企發展的這一種井噴現象,石油一開發的時候有種井噴的這種現象,對於央企的這種資本的井噴現象,他做了一個解釋。在他看來,央企資本倍增以及價值放大的根本原因,在於資產資本化。被國家控制的土地、資源在無價或者廉價的被央企支配之後,隨著股市的迅猛發展,迅速被轉化成巨大的資本。

央企在過去幾年利潤的大幅的增長,是因為在過去4、5年間中國的土地和資源價格,五倍十倍的翻身。這個翻身跟利潤都給國營企業,尤其央企掠奪了。而被剝奪了土地的農民、市民他們所有的這些利潤沒有得到享受,而被央企剝奪了。這是央企能夠擴大資本的根本原因。

中國的A股證券市場上,上證指數從998點上升到6300多點,連續上漲最大的受益者,是國有企業。把法人股、不流通股,全部變成流通股,按照二級市場的計價,使得國資產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放大,也就是說把過去股民們所投入的資產相當大的一部分,被國有資產剝奪,因為他們拿的是流通股,而國有資產70%是非流通股,突然一下釋放到市場,也從百倍的放大。

但是極少數的央企擴張獲利,並不表示國有企業都在擴張獲利賺錢,更不代表中國經濟復甦和好轉,相反的表示中國的經濟供養了幾頭怪獸,不公平的侵襲社會財富,製造更大的社會矛盾,這一點社會資源60%以上國有企業,每年對GDP的增長的貢獻還不到30%,他所吸納的勞動力不到20%,而相反,在有資源不到40%的民營企業,創造的GDP增長將近70%,吸納的勞動力更在80%以上。

你看這兩個對比,國營企業和民營企業他們的創造價值的利潤以及吸納的勞動力,所做的貢獻,民營企業是占絕大部分,央企和國營企業只占20%勞動就業力,可見這種資源分配,是非常非常不合理,就央企來講,從總的數量來看,利潤好像增長的很快。

但實際上央企的利潤80%以上來自於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聯通,中移動,中電信等,不到十家國壟斷企業,絕大多數國有企業,要麼還是資金經營困難,要麼產能過剩,要麼因為政策因素,每年面臨大面積政策性虧損局面。

中石油,在壟斷的幾年中間,基本上是資本急遽擴張並且上了市,進入了世界的五百強,可是還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至今內部制度改革的非常緩慢。

是2000年上市之後,像新一代的企業轉型步子放慢了,現在更像了老牌的國有企業,即便是美國嚴重受挫的2008年,中石油的淨利潤,也僅僅是美國美浮石油公司的1/5,但中石油的員工卻是美國美浮石油公司工薪的16倍,利潤就人家1/5,你的員工是人家的16倍,可見你的生產力是多麼的低下,你現在表面資本全是靠股票市場吸引來的,靠壟斷資本,靠國家資金投入給你的,並不是你本身創造出來的。

今年一月到四月,儘管中共當局,投入了4萬億的資本,主要的是央企為代表的國營企業承擔,但是央企,仍然出現了「雙降」,也就是說一月到四月份,中央企的營業收入下降了9.2%,利潤下降了36%,這是第一個雙降。

第二個雙降,今年的七月份的居民消費的價格指數(CPI),下降了1.8%,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下降8.2%,在這個同時,國營企業總的利潤下降,而中央或地方政府的收入,財政收入也在下降,這就變成了中共豢養了這麼幾個巨無霸的怪獸,可是中國的經濟沒有好轉,並且還走上了一條絕路。

這樣人們就要問,為什麼中共要養這一批怪獸呢?究竟誰在管理這個怪獸?現在我們要問,誰喜歡央企這樣作法?把全國的大部分的資產集中到央企上面來在世界舞台上亮相,而對整個中國經濟沒有多大幫助,誰喜歡呢?

那麼我們就看看誰在管理這些央企?根據中國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等部門,出爐一份關於社會經濟狀況的調查報告,詳細的記錄了社會不同階層的經濟收入。這個報告表明,中國的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有2千9百多名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2萬多億;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有85%到90%都是高幹子女。

他們實際上就形成了官僚資產階級,也就是國家資本主義。他們掌握了金融、能源、油電、運輸、基礎建設等領域的國有壟斷企業,也就是央企。他們長期形成壟斷,為維護壟斷龍頭的地位、維護維持獲得壟斷的利潤,有些壟斷企業在政界、學界、傳媒界、網絡代言人,影響甚至操控話語權。在電視台、廣播電台、在雜誌上發表他們的言論,甚至他們認為自己所謂的高見,去影響整個社會輿論以及影響經濟政策的走向。


一外地勞工在晉江的人力市場等待雇主。(Getty Images)

所以,他們這些太子黨是獲得了巨大的利潤,而這樣的作法受損害的是誰呢?受損害的是中國廣大的農民、工人、普通公民。無論中共的央企是如何發展,都沒辦法解決民營企業農村經濟的問題,更無法解決中國的經濟結構問題,毫無辦法解決中國上千萬的失業人口的問題。所以央企的無限度的擴張,只有帶來更嚴重的經濟危機,使中國經濟走上了絕路,加速中共政權的垮台。

中共的央企還存在著一個潛在的問題,那就是它名譽上是國家企業,是由國家投資的,而同時它又是上市的,吸收了大量的私人資本去買它的股票,所以它的身分是雙重的。一旦中共政權垮台,而這些太子們所掌握的央企,他們是非常容易把它完全轉變為私人財產,而逃避了到國外,成為一個私人的財產。這是把中國民眾納稅人的錢以及私人的財產全部捲款而逃,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是潛在的、是未來要解決的問題。

可見,中共要製造一個假象,讓全世界的人認為中國的經濟是強大的、是有力量的,而實際上它內部是空虛的、是假象製造出來的、是不可能維持長久的,也對中國的經濟實實在在的改善或復甦是沒有幫助的。這是今天我所講的題目到這裡為止,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新紀元】改革,下崗工人 不能承受之重
伍凡:中共政權死穴互聯網和網絡戰
經濟誠信度低 中共「復甦」說遭疑
中國1,200萬人工作無望 體制成焦點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