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故事
2020年6月20日,「天生藝術家」(Natural Born Artists)機構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辦「國家藝術大道(National Arts Drive...
夏寧是一位優秀的德國華裔醫學家,她的事業一帆風順,可是這一切並不能讓她感覺到人生有多美好,因為人再有學識再富有也無法超越生老病死,她希望找到讓生命昇華美好的路。她1997年得到一本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這本書給了她答案。
王大方認為,當一個人找到生命的意義與信仰的時候,這種力量是用強權、暴力無法改變的。
「我抽菸酗酒、精神憂鬱,我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但在修煉法輪功後,我的生命煥然一新!我萬分感謝師尊給了我修煉的機會!」西人學員斯考特回憶起自己的修煉歷程,總是忍不住激動的心情。 非同凡響 斯科特於1999年第一次聽說法輪功。「那時,我的生活一團糟。我抽菸、酗酒、精神憂鬱,迷失了生命的方向。」 在這種迷茫的情況下,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然後立刻體會到非同凡響...
劉敏南畢業於清華大學水利工程系,在加拿大著名學府亞伯塔大學取得土木與環境工程系博士學位後,目前在一家西方大公司擔任高級經理。 修煉 她從小體弱多病,1998年在亞伯塔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學習壓力巨大,不到一年的時間,掉了20磅,並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痛和便祕,不吃安眠藥,幾乎無法入睡。由於病痛的折磨,1999年5月,她想起2年前看過的《轉法輪...
年輕有為的音樂人Joseph,在國內音樂學院學習時,受風氣影響,抽菸喝酒過度,2008年年末,他患了大葉性肺炎,雙肺75%化膿壞死,無藥可治,醫學已經沒有回天之力。後來是怎麼恢復的?
雙肺75%化膿壞死,呼吸已經極度的困難,他已沒有任何的抵抗力,醫學已經沒有回天之力,人生的路似乎走到了盡頭,生死存亡間,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Joseph絕處逢生,躲過了這一大劫。讓我們聽聽他的人生經歷。
每年的五月十三日,對於每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對於無論散落在全世界的哪個角落的各族裔法輪功學員來說,都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這一天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是偉大的佛法——法輪大法洪傳於世的日子,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
台灣僑茂不動產董事長李育寬,帶著幾位企業界人士來到台北市一處法輪功9天學法煉功班。其中一位女士問:「李董,你帶我們來學法輪功,對公司經營有什麼好處嗎?」
李建中經過一番努力做到了學生會的領袖、僑界的頭領等多個頭銜。然而卻感到背後多了許多雙眼睛,其中有一雙眼睛更令人心驚膽戰。
李建中他同其他的海外學子一樣出國留學,開始也抱著苦讀書,畢業後能找到好工作的願望,可是後來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1月31日晚,於洛加大(UCLA)觀賞完紀綠片《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ia)的觀眾離去前大聲疾呼:「不要把共產主義帶到美國!」 洛加大法輪大法社團負責人Joyce表示,當初選擇播放《求救信》是為了讓學校更多師生認識法輪大法,同時了解中國人權遭扼殺的嚴峻情況,沒想到引起這麼熱烈的討論。影片放映結束後,分享答問時間不斷延長,直至九點...
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音樂盒,輕輕擰上發條,時光的記憶就在叮叮咚咚的樂聲中緩緩流淌。
歷經二十載的反迫害,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不畏寒暑一直堅持告訴大陸遊客及社會各界,中共打壓法輪功、活摘器官等真相,勸三退,並且傳揚大法的美好。
聽到紫雲說要修煉法輪功,很多人直覺反應都說:「哪有可能?經營這種行業的人,在那麼複雜的環境中迎來送往,過慣了浮華夜生活的人,怎麼可能修煉?」
一顆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韓國家人,瀕臨破碎的家庭重歸正軌;一腔善意,瓦解了電話彼端的防備,將真相傳播到無數民眾的心中。
大連上校軍醫王衛真女士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8年,於2017年1月5日(臘八節)被劫持至遼寧女子監獄,如今被關押在老殘監區。
我是2011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找到這麼好的大法,我很感恩師父及時把我從地獄裡撈出來! 女強人,心卻很累 得法前我算是一名職業經理人吧,一直在做企業管理方面的工作。作為職業經理人,在企業管理上我並沒有什麼智慧和高招,就是平時和公司裡被老闆器重的那些「核心」人物搞好關係;遇到拿不下來的問題時,就耍橫讓人家主動退讓;工作上出了紕漏,我幾...
中國的應試教育把學校、老師、家長、學生全部攪了進去,誰都沒有辦法。孩子們很壓抑,家長們很無奈,老師們很辛苦。
5月18日,5千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基督島排出壯觀的「真善忍」和法輪圖形,慶祝「世界法輪功大法日」和法輪功洪傳世界27周年。其中來自澳洲的一名樂團指揮、音樂碩士高德明表示,修煉大法後讓他開智開慧,很快在音樂上領悟精髓順利取得碩士文憑,並讓他能在專業樂團的各種演出中輕鬆應對,能有非常好的現場發揮。
人的思想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很多時候是無法控制的,過去看別人,有時思維中會帶著一種類似詛咒的想法,而現在我不管看到什麼人,即使他對我表現的很惡,我都會真心微笑的看著他,心裡祝福著他
我是一名教師,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我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被一票否決競聘教師資格,得不到任何說法,被趕出學校大門。無奈,我便利用我的特長,開設了一個學生課後作業輔導班謀生。
王威表示,修煉法輪大法對他之後成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幫助很大。他在中國經營過多家電子商務公司,在北京擁有兩套房產及三輛頂級進口車,每月收入豐碩。他表示,做生意時,要處處為他人著想,有時候不只是滿足客戶需求,還要有洞察力去滿足客戶的老闆、乃至整個行業的需求。這種為他人設身處地著想、宏觀的遠見等等,都是他修煉法輪大法後的體會。
自古以來人們在探尋功夫的真諦,種種絕世武功,是歷史的真實,還是虛幻的傳說?在忙碌的現代社會,到哪裡能找尋那一種初心和古意?又如何明瞭紛亂世事之外的真機?
溫哥華導演、曾獲皮博迪獎(Peabody Award)的李雲翔,繼《活摘》紀錄片之後,推出電影《求救信》,再次震撼人心,12月11日在清華大學舉辦台灣放映會,民眾觀賞後都表示很震驚,對影片中的殘酷迫害感到難以置信,也對導演和故事主角升起由衷的敬意!
住在舊金山的法輪功學員Kathy馬從事會計工作,與跟大家分享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的神奇故事。
「自小,我家村子周圍的沃野就是我的天地,一年四季都能帶給我不同的樂趣。夏季,溪水潺潺,我最愛傍晚坐在河邊,把腳泡在河水裡,目送夕陽落山。以致後來在監獄裡,每次隔著鐵窗,看見夕陽,就會想起我那逍遙自在的童年,心很疼。 」 或許回憶總是美好的,但對於原北京技校英文老師周孜來説,曾有7年半的「人生路」是令她不堪回首的黑暗歷程。而那時的她,僅有25嵗,就因説了...
許淑瑛修煉法輪功以前,有長達25年的偏頭痛,用盡所有方法就是沒有用,但現在都好了;從愛生氣抱怨計較的太太到放下配合退讓的溫柔妻;從打罵逼迫的虎媽到小孩的好姐姐、好朋友。許淑瑛說,「現在的我,身心靈感到非常的滿足。」透過煉功及修「真、善、忍」,使她徹底地改變。
一段花樣年華,被迫在黑牢和流離失所中度過。美國一位華裔專業人士回憶自己在中國大陸就讀大學期間被中共非法關押的人生經歷,以及來到美國後所遇到的挑戰。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為上、中、下篇連載。
法輪功這一名詞在大陸極其敏感,以至於即使在國外,法輪功修煉者也可能會被國人另眼相待。在北美許多法輪功修煉者都有高學歷、美滿的家庭、不菲的收入,甚至相當顯赫的地位。那麽為什麽他們要修煉法輪功呢?
共有約 7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