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心靈摯友 人生良伴——新唐人【細語人生】節目

【細語人生】FBI盯上了他(上)

李建中。(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3854
【字號】    
   標籤: tags: ,

讓我們跟隨主持人宇欣一起細細的品味法輪功修煉人親口講述的真實故事……

中共不惜下大力氣,耗費巨資,人力物力,通過中領館,並試圖發展線人,在美國建立特務網絡,包括滲透和收買政客,華人社團,學生組織等。對於所需要的情報,或者偷竊,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內部,或者利用線人獲得……

他同其他的海外學子一樣出國留學,開始也抱著苦讀書,畢業後能找到好工作的願望,可是後來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我們今天節目為你請到的嘉賓是李建中。」

李建中他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前任主席,而且曾經任中華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還有很多的頭銜等。他和許多的海外留學生一樣,抱著一個遠大的理想和抱負,隻身來到美國這塊自由的土地上來發展,可是在他擔任這些頭銜的同時,據建中他自己講,他曾經受到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關注,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接下來就請建中給我們講他的故事,建中你好。」

李建中:「你好,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宇欣:「建中,你是什麼時候來美國讀書的呢?」

李建中:「我是1988年。」

主持人宇欣:「1988年就來美國了,是屬於公派呢還是自費留學呢?」

李建中:「我是自費又是公派。」

主持人宇欣:「這怎麼解釋呢?」

李建中:「我是通過考試獲得了美國學校的這個資助,而不是拿的國家的錢,但是我所有的出國手續又是由我當時工作的單位和工業部給我發的公派護照。」

主持人宇欣:「你在加州理工學院讀書的時候,擔任學生會的主席,另外還有一個頭銜就是中華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你自己介紹一下。」

李建中:「對,那個時候我不僅擔任了我們學校的聯誼會主席,同時也擔任了我們加州理工學院的企業家協會主席,還有在社會上當時洛杉磯的這個僑界,幾乎附屬在一個組織叫作「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那麼下屬有200來個僑團,其中這個學界的代表就是由我來擔任,當時在南加州有很多大學,每個大學都有自己的中國學生會,當時就是由我來統一代表這個南加州各個學校的學生、華人這些個學者。」

李建中時任加州理工學院企業家協會主席。(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滿重要的這樣一個人物了,就是負責整個學生,還不是一個學校的。」

李建中:「不是一個學校。我那時候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社會上得到一種認可,那時候我還同時擔任天津海外聯誼會的副主席。」

「學校的這些都是民選上的,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是由當時的主席熊德龍,當時他在洛杉磯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洛杉磯當時是第一僑領,幾乎每年新年晚會上大家都會看到他。那時他擔任主席,他就選擇了一個他認為能夠代表學界的,就是在各個學生會中威信最高的,所以就選擇了我來作為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常務理事。還有一個原因,之前,其實洛杉磯的中領館已經是讓我擔任,很多像這些大型的學生活動都是由我來統一協調,當時還有另外一個大學同學我們兩人在那負責、統調。跟社會上的僑界這方面主要就是由我來負責。」

主持人宇欣:「你怎麼當時那麼有名氣,那是來美國幾年了?」

李建中:「我當時來了已經8年了。」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也在講,為了自己能夠有所作為有所造就,然後就一直在努力想出人頭地,然後得到了中國領事館對你非常的器重,這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

李建中:「他器重倒不是因為我成績如何,關鍵是他發現我在這個同學當中威信比較高,比較有社會能力、社會組織能力,所以他就希望找一個學生能夠代表著各個學校。」

主持人宇欣:「一個學生的領導人、一個學生的領袖。他是一個在學校當中這樣的一個團體,為什麼會得到中國領事館的這樣的關注呢?他會注意到你呢?」

李建中:「一個是從中領館的角度它總希望在學生當中發展他自己的親信,來統一管理這些學生。那麼從我個人來講我有我的目的,我也希望藉助總領館這種關心吧,能夠跟其他的洛杉磯的這些僑界,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中資企業都是在洛杉磯設的總部,那麼我很希望跟這些中資企業一起做些大的生意,所以對我來講,能夠跟總領館保持一個很好的關係,是我這個生意上的優勢吧。」

主持人宇欣:「會嗎?是怎麼樣一個渠道?為什麼要跟中領館保持關係就會在僑界得到別人的推舉和重視呢?」

李建中:「因為中領館會經常有些活動,那麼去參加活動的都是各個企業的負責人,一般都是比較有財力或者有一定實力的,他才邀請你去,那作為一個窮學生來講,他沒有那麼大的實力,但是他作為一個學生代表,他也能夠跟他們坐在一起。所以我那時候通過總領館,我結識了幾乎大部分洛杉磯僑界的領袖和企業領袖。」

主持人宇欣:「那怎麼樣?實沒實現你這個美好的理想呢?」

李建中:「剛一開始確實你會感覺到做起生意來啊,到哪去一跟人講,你是誰是誰,大家很容易就會給你介紹一些個夥伴啊或者是什麼的。但是,其實說白了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因為後來我發現,很多事實跟我想像的是不一樣的,真正做大生意的人不往中領館跑,因為他怕中領館總找他要錢。而整天往總領館跑的人都是跟我抱有同樣的目標,想借這個中領館的名聲來創一番事業,其實他自己還沒有創立成,所以後來我就發現在某種角度讓你的名氣可能大了一些,但是在生意上真正的實惠沒有。」

「中領館辦活動都是讓僑界來捐款嘛,那麼僑界也是通過自己捐款的多少來決定誰來擔任主席,誰來擔任什麼位置。」

「什麼海鮮多吃了一些,作為一個窮學生來講很難的,那時候因為大家都很窮,確實是國內經常來一些代表團,他們經常會請一些學界的代表一起來吃飯啊,確實對我來講,能夠和國內很多想要在國外發展的一些個企業也建立了一些個聯繫。」

在中領館的選拔與引薦下,李建中在僑界的名氣逐漸大了起來,甚至有一段時間他說他都不想上學了,然而這究竟是福還是禍呢?

胸懷大志來美留學,他同其他的海外學子一樣出國留學,開始時也抱著苦讀書,希望畢業後能找個好工作,可是後來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主持人宇欣:「雖然擔任了那麼多的頭銜,也曾經輝煌過。可是在那個期間你卻得了到美國FBI對你的關注,也曾經找你談過話,這是怎麼的一段經歷呢?」

李建中:「首先第一點,其實所謂的輝煌,就是一種內心的一種愧疚吧,待會我再說。那麼再說這個FBI這事情,1997年香港回歸,作為一個海外華人來講,那真是感覺到好像是雪了100年的國恥,一種好像中國人終於揚眉吐氣的感覺。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在洛杉磯曾經有一個上萬人的慶祝活動,整個安全保衛的工作,我是擔任副總指揮。主要的安全都是由學生來負責,因為在中領館的眼裡,他跟我們講,他最相信學生,僑界的人,他不知道誰是雙面間諜,所以他們早就跟我講,這裡邊有很多是雙面間諜,所以他們誰都不相信。」

多名曾在美歐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擔任主席的人士站出來,指證中共操控海外學生會,將其淪為特務機構。 (大紀元)

主持人宇欣:「相信學生,一個是學生比較單純;另外一個是學生他沒有背後經濟力量的支持。

李建中:「一個就是說他到美國時間比較短;還有他們家人都在中國。」

主持人宇欣:「就是很多地方都要依靠中領館。

李建中:「對,那個時候我記得我在跟FBI負責安全的那些人在打交道的時候,他們也都知道了我,但那個時候我只是還覺得:哦!這些是FBI,沒有想到他們會跟我有什麼打交道。直到後來大概是1998年的時候,有一天FBI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想見我,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我說他見我幹嘛,有什麼事情,當時就有點犯嘀咕,到底是福?是禍?」

主持人宇欣:「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建中:「對啊,一般人都不會跟這種祕密警察打交道嘛,當時我記得在一個餐館吃飯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就說:怎麼這一年多沒見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麼會知道我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沒有想到他們其實已經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動他們都知道,而且不僅盯上我,見面之後他問我一些情況,我才發現我們當時的學生會主席,還有一些個僑領,都已經被他們盯住了。」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要盯住您呢?」

李建中:「就是因為我那時候太活躍了吧,我在這個僑界當中非常非常活躍。」

我想你如果在美國這樣一個反共國家當中為共產黨做事,我想FBI不會不去關注你的,我當時因為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為中領館做事,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吧。」

比如說像他們這種安全保衛的這些​​事情,本來是中領館的活動,我們學生卻去作安全保衛,那他就覺得你這個人是受中領館信任的人,那你這個人可能就是最起碼你跟他們有某種關係,就包括我後面的學生會主席,他們名字什麼的,他們都知道,唉喲!我當時真傻眼了。」

當時我想了想說,如果我沒有退,就是自己從這個僑界消失了一年,他們可能都不會找我,他們可能還是只是把我放在他們的名單上繼續關注,他們之所以找到我是因為發現我突然消失了一年。」

主持人宇欣:「按照這個常理說,當選為華人聯誼會學生領袖,這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為大家謀福利,去幫助海外的學生,有什麼困難,幫助這些海外的華人,真正的做一些事情,那實際你們有沒有做?」

李建中:「首先這些學生會主席也有想要為學生做事情的那個願望,但是也有自己的個人的利益,想要通過做這些事情來提高自己的威望,為自己將來作某種打算吧!」

據我所知,有很多學生會成員為了能夠成為下一屆學生會主席,他們就操縱這個選舉,有很多學生會是這樣操縱選舉。」

主持人宇欣:「實際有一大部分的學生沒有真正的參與到這個選舉當中來。」

李建中:「沒有。當時我知道都是總領館控制的。」

主持人宇欣:「那你當時是選舉出來的,還是任命下來的呢?」

李建中:「我們學校是比較特殊,我們學校這個學生會他不是CSSA,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當時就是因為加州理工學院的同學對中領館這樣所作所為感到非常憤慨,所以我們就跟加州理工學院的香港學生會、台灣學生會,我們共同形成了叫『華人聯誼會』。」

當時我們曾經由香港同學來擔任學生會主席,也由台灣同學作為學生會主席,所以大家不管你是來自哪個地方,還有新加坡的,大家到了這裡,大家認同的是一個中華傳統文化,而不是說你是大陸來的,我是台灣來的,是在那麼一個共同的文化基礎上成立了那麼一個會。」

主持人宇欣:「那這樣子的話,中領館他不是很生氣嗎?」

李建中:「中領館非常非常生氣,所以他多少年來一直想打入到我們加州理工學院這個學生會裡面。」

主持人宇欣:「那後來您是被中領館看中的了?」

李建中:「後來看中的。」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說為學生做事情,為海外的華人做事情,實際主要是達到自己能夠提升自己的名利這樣一個目的,那有沒有為學生做一些事情?」

李建中:「有,比如說吧,會安排一些旅行,大家一起出去打球,搞一些比賽,還有比如新的同學來了之後安排去迎接新生,到飛機場去接他們,還有中秋晚會,中國新年晚會,我覺得都是些比較好的活動。」

但是我發現這種活動漸漸通過中領館的控制,就加入了很多政治色彩,比如中領館就要求我們在反對民運方面做出一些努力。」

當時我們說實在也受了很多共產黨的洗腦,後來出來的時間越長,我們發現,唉呀!這些事果然就是事實,所以我就感覺到時間越長,你越會珍惜美國給我們提供的這種自由的環境,你對事實了解的也越多,你也就越能做出自己獨立的判斷。」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提到,非常後悔當時在學生會的時候做了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這主要指的是哪方面的?

李建中:「就像我剛才說的這些,就是領館讓我們做的一些事情,從我個人來講,當時就是出於個人的目的吧,也算是跟著領館一起走。」

我發現,現在很多中國學生好像就在走我們當初的路,現在我都明白了,現在很多事情事實說明,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都是這樣。它從來都是在利用一批人來打擊另一批人,我覺得整個中國人民都是被他們利用著,來做著這種很無意義的所謂『政治鬥爭』,在種族當中來建立這種仇恨。」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聽了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個人的一些經歷,今天先告一個段落,因為今天節目時間到了。對於金錢和利益的誘惑,這種誘餌對於出國創業的海外學子,還有海外的華人,那也許可以說是一個誘惑。那麼你是希望自己生活在有一個影子跟隨著你,還是說你想獲得真正的身心的自由這個選擇,全靠你自己了。在下一集節目,李建中先生他會告訴我們更多他的親身經歷,非常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待續)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娜·科克寧(Anna Kokkonen),芬蘭民謠歌星,她居住在首都赫爾辛基。她同時也是一名音樂教師和音樂家。她創作並演唱的《金色的國度》一舉成功,受到了專業領域的肯定並在多個國家傳揚。
  • 博鏞所經歷的家庭磨難,若不是修煉,每一件都能將他折磨得痛不欲生,但因為成為了修煉人,整個思想觀念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遇到困難不再逃避抱怨,而能用平靜豁達的心態來面對。
  • 2020年新年伊始,修煉真善忍的屏東法輪功學員,舉辦兩日學法交流,針對如何學好法,如何符合真善忍法理的要求,互相勉勵精進提升,期望能找回修煉如初的心。
  • 歷經二十載的反迫害,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不畏寒暑一直堅持告訴大陸遊客及社會各界,中共打壓法輪功、活摘器官等真相,勸三退,並且傳揚大法的美好。
  • 大陸一位政府機關公務員講述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得到淨化的體悟。
  • 一顆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韓國家人,瀕臨破碎的家庭重歸正軌;一腔善意,瓦解了電話彼端的防備,將真相傳播到無數民眾的心中。
  • 20年的風風雨雨,磨練重塑著這位賢妻良母孝媳。當丈夫被那座臭名昭著的監獄摧殘得奄奄一息,當幾乎所有的人都絕望痛哭時,她用柔弱的肩膀、堅定的信念撐起一片天,使連遭重創的家庭充滿溫情,細心為丈夫療傷,守護著他渡過難關、恢復體力……
  • 老人家給她講法理,一切皆有因緣,病呀災難啊都是業力造成的,德與業的轉化關係,擇善固執、吃苦消業,是積德修福,返本歸真才是人生的目的……
  • 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