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心灵挚友 人生良伴——新唐人【细语人生】节目

【细语人生】FBI盯上了他(上)

李建中。(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3849
【字号】    
   标签: tags: ,

让我们跟随主持人宇欣一起细细的品味法轮功修炼人亲口讲述的真实故事……

中共不惜下大力气,耗费巨资,人力物力,通过中领馆,并试图发展线人,在美国建立特务网络,包括渗透和收买政客,华人社团,学生组织等。对于所需要的情报,或者偷窃,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内部,或者利用线人获得……

他同其他的海外学子一样出国留学,开始也抱着苦读书,毕业后能找到好工作的愿望,可是后来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节目为你请到的嘉宾是李建中。”

李建中他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前任主席,而且曾经任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还有很多的头衔等。他和许多的海外留学生一样,抱着一个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身来到美国这块自由的土地上来发展,可是在他担任这些头衔的同时,据建中他自己讲,他曾经受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关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接下来就请建中给我们讲他的故事,建中你好。”

李建中:“你好,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宇欣:“建中,你是什么时候来美国读书的呢?”

李建中:“我是1988年。”

主持人宇欣:“1988年就来美国了,是属于公派呢还是自费留学呢?”

李建中:“我是自费又是公派。”

主持人宇欣:“这怎么解释呢?”

李建中:“我是通过考试获得了美国学校的这个资助,而不是拿的国家的钱,但是我所有的出国手续又是由我当时工作的单位和工业部给我发的公派护照。”

主持人宇欣:“你在加州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担任学生会的主席,另外还有一个头衔就是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你自己介绍一下。”

李建中:“对,那个时候我不仅担任了我们学校的联谊会主席,同时也担任了我们加州理工学院的企业家协会主席,还有在社会上当时洛杉矶的这个侨界,几乎附属在一个组织叫作“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那么下属有200来个侨团,其中这个学界的代表就是由我来担任,当时在南加州有很多大学,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中国学生会,当时就是由我来统一代表这个南加州各个学校的学生、华人这些个学者。”

李建中时任加州理工学院企业家协会主席。(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宇欣:“满重要的这样一个人物了,就是负责整个学生,还不是一个学校的。”

李建中:“不是一个学校。我那时候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得到一种认可,那时候我还同时担任天津海外联谊会的副主席。”

“学校的这些都是民选上的,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是由当时的主席熊德龙,当时他在洛杉矶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洛杉矶当时是第一侨领,几乎每年新年晚会上大家都会看到他。那时他担任主席,他就选择了一个他认为能够代表学界的,就是在各个学生会中威信最高的,所以就选择了我来作为华人团体工商联合会常务理事。还有一个原因,之前,其实洛杉矶的中领馆已经是让我担任,很多像这些大型的学生活动都是由我来统一协调,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大学同学我们两人在那负责、统调。跟社会上的侨界这方面主要就是由我来负责。”

主持人宇欣:“你怎么当时那么有名气,那是来美国几年了?”

李建中:“我当时来了已经8年了。”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也在讲,为了自己能够有所作为有所造就,然后就一直在努力想出人头地,然后得到了中国领事馆对你非常的器重,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李建中:“他器重倒不是因为我成绩如何,关键是他发现我在这个同学当中威信比较高,比较有社会能力、社会组织能力,所以他就希望找一个学生能够代表着各个学校。”

主持人宇欣:“一个学生的领导人、一个学生的领袖。他是一个在学校当中这样的一个团体,为什么会得到中国领事馆的这样的关注呢?他会注意到你呢?”

李建中:“一个是从中领馆的角度它总希望在学生当中发展他自己的亲信,来统一管理这些学生。那么从我个人来讲我有我的目的,我也希望借助总领馆这种关心吧,能够跟其他的洛杉矶的这些侨界,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中资企业都是在洛杉矶设的总部,那么我很希望跟这些中资企业一起做些大的生意,所以对我来讲,能够跟总领馆保持一个很好的关系,是我这个生意上的优势吧。”

主持人宇欣:“会吗?是怎么样一个渠道?为什么要跟中领馆保持关系就会在侨界得到别人的推举和重视呢?”

李建中:“因为中领馆会经常有些活动,那么去参加活动的都是各个企业的负责人,一般都是比较有财力或者有一定实力的,他才邀请你去,那作为一个穷学生来讲,他没有那么大的实力,但是他作为一个学生代表,他也能够跟他们坐在一起。所以我那时候通过总领馆,我结识了几乎大部分洛杉矶侨界的领袖和企业领袖。”

主持人宇欣:“那怎么样?实没实现你这个美好的理想呢?”

李建中:“刚一开始确实你会感觉到做起生意来啊,到哪去一跟人讲,你是谁是谁,大家很容易就会给你介绍一些个伙伴啊或者是什么的。但是,其实说白了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后来我发现,很多事实跟我想像的是不一样的,真正做大生意的人不往中领馆跑,因为他怕中领馆总找他要钱。而整天往总领馆跑的人都是跟我抱有同样的目标,想借这个中领馆的名声来创一番事业,其实他自己还没有创立成,所以后来我就发现在某种角度让你的名气可能大了一些,但是在生意上真正的实惠没有。”

“中领馆办活动都是让侨界来捐款嘛,那么侨界也是通过自己捐款的多少来决定谁来担任主席,谁来担任什么位置。”

“什么海鲜多吃了一些,作为一个穷学生来讲很难的,那时候因为大家都很穷,确实是国内经常来一些代表团,他们经常会请一些学界的代表一起来吃饭啊,确实对我来讲,能够和国内很多想要在国外发展的一些个企业也建立了一些个联系。”

在中领馆的选拔与引荐下,李建中在侨界的名气逐渐大了起来,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说他都不想上学了,然而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胸怀大志来美留学,他同其他的海外学子一样出国留学,开始时也抱着苦读书,希望毕业后能找个好工作,可是后来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主持人宇欣:“虽然担任了那么多的头衔,也曾经辉煌过。可是在那个期间你却得了到美国FBI对你的关注,也曾经找你谈过话,这是怎么的一段经历呢?”

李建中:“首先第一点,其实所谓的辉煌,就是一种内心的一种愧疚吧,待会我再说。那么再说这个FBI这事情,1997年香港回归,作为一个海外华人来讲,那真是感觉到好像是雪了100年的国耻,一种好像中国人终于扬眉吐气的感觉。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在洛杉矶曾经有一个上万人的庆祝活动,整个安全保卫的工作,我是担任副总指挥。主要的安全都是由学生来负责,因为在中领馆的眼里,他跟我们讲,他最相信学生,侨界的人,他不知道谁是双面间谍,所以他们早就跟我讲,这里边有很多是双面间谍,所以他们谁都不相信。”

多名曾在美欧各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担任主席的人士站出来,指证中共操控海外学生会,将其沦为特务机构。 (大纪元)

主持人宇欣:“相信学生,一个是学生比较单纯;另外一个是学生他没有背后经济力量的支持。

李建中:“一个就是说他到美国时间比较短;还有他们家人都在中国。”

主持人宇欣:“就是很多地方都要依靠中领馆。

李建中:“对,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在跟FBI负责安全的那些人在打交道的时候,他们也都知道了我,但那个时候我只是还觉得:哦!这些是FBI,没有想到他们会跟我有什么打交道。直到后来大概是1998年的时候,有一天FBI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想见我,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我说他见我干嘛,有什么事情,当时就有点犯嘀咕,到底是福?是祸?”

主持人宇欣:“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建中:“对啊,一般人都不会跟这种秘密警察打交道嘛,当时我记得在一个餐馆吃饭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说:怎么这一年多没见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没有想到他们其实已经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动他们都知道,而且不仅盯上我,见面之后他问我一些情况,我才发现我们当时的学生会主席,还有一些个侨领,都已经被他们盯住了。”

主持人宇欣:“为什么要盯住您呢?”

李建中:“就是因为我那时候太活跃了吧,我在这个侨界当中非常非常活跃。”

我想你如果在美国这样一个反共国家当中为共产党做事,我想FBI不会不去关注你的,我当时因为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中领馆做事,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比如说像他们这种安全保卫的这些​​事情,本来是中领馆的活动,我们学生却去作安全保卫,那他就觉得你这个人是受中领馆信任的人,那你这个人可能就是最起码你跟他们有某种关系,就包括我后面的学生会主席,他们名字什么的,他们都知道,唉哟!我当时真傻眼了。”

当时我想了想说,如果我没有退,就是自己从这个侨界消失了一年,他们可能都不会找我,他们可能还是只是把我放在他们的名单上继续关注,他们之所以找到我是因为发现我突然消失了一年。”

主持人宇欣:“按照这个常理说,当选为华人联谊会学生领袖,这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为大家谋福利,去帮助海外的学生,有什么困难,帮助这些海外的华人,真正的做一些事情,那实际你们有没有做?”

李建中:“首先这些学生会主席也有想要为学生做事情的那个愿望,但是也有自己的个人的利益,想要通过做这些事情来提高自己的威望,为自己将来作某种打算吧!”

据我所知,有很多学生会成员为了能够成为下一届学生会主席,他们就操纵这个选举,有很多学生会是这样操纵选举。”

主持人宇欣:“实际有一大部分的学生没有真正的参与到这个选举当中来。”

李建中:“没有。当时我知道都是总领馆控制的。”

主持人宇欣:“那你当时是选举出来的,还是任命下来的呢?”

李建中:“我们学校是比较特殊,我们学校这个学生会他不是CSSA,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当时就是因为加州理工学院的同学对中领馆这样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愤慨,所以我们就跟加州理工学院的香港学生会、台湾学生会,我们共同形成了叫‘华人联谊会’。”

当时我们曾经由香港同学来担任学生会主席,也由台湾同学作为学生会主席,所以大家不管你是来自哪个地方,还有新加坡的,大家到了这里,大家认同的是一个中华传统文化,而不是说你是大陆来的,我是台湾来的,是在那么一个共同的文化基础上成立了那么一个会。”

主持人宇欣:“那这样子的话,中领馆他不是很生气吗?”

李建中:“中领馆非常非常生气,所以他多少年来一直想打入到我们加州理工学院这个学生会里面。”

主持人宇欣:“那后来您是被中领馆看中的了?”

李建中:“后来看中的。”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说为学生做事情,为海外的华人做事情,实际主要是达到自己能够提升自己的名利这样一个目的,那有没有为学生做一些事情?”

李建中:“有,比如说吧,会安排一些旅行,大家一起出去打球,搞一些比赛,还有比如新的同学来了之后安排去迎接新生,到飞机场去接他们,还有中秋晚会,中国新年晚会,我觉得都是些比较好的活动。”

但是我发现这种活动渐渐通过中领馆的控制,就加入了很多政治色彩,比如中领馆就要求我们在反对民运方面做出一些努力。”

当时我们说实在也受了很多共产党的洗脑,后来出来的时间越长,我们发现,唉呀!这些事果然就是事实,所以我就感觉到时间越长,你越会珍惜美国给我们提供的这种自由的环境,你对事实了解的也越多,你也就越能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提到,非常后悔当时在学生会的时候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这主要指的是哪方面的?

李建中:“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就是领馆让我们做的一些事情,从我个人来讲,当时就是出于个人的目的吧,也算是跟着领馆一起走。”

我发现,现在很多中国学生好像就在走我们当初的路,现在我都明白了,现在很多事情事实说明,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都是这样。它从来都是在利用一批人来打击另一批人,我觉得整个中国人民都是被他们利用着,来做着这种很无意义的所谓‘政治斗争’,在种族当中来建立这种仇恨。”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听了李建中先生给我们讲述他个人的一些经历,今天先告一个段落,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到了。对于金钱和利益的诱惑,这种诱饵对于出国创业的海外学子,还有海外的华人,那也许可以说是一个诱惑。那么你是希望自己生活在有一个影子跟随着你,还是说你想获得真正的身心的自由这个选择,全靠你自己了。在下一集节目,李建中先生他会告诉我们更多他的亲身经历,非常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待续)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娜·科克宁(Anna Kokkonen),芬兰民谣歌星,她居住在首都赫尔辛基。她同时也是一名音乐教师和音乐家。她创作并演唱的《金色的国度》一举成功,受到了专业领域的肯定并在多个国家传扬。
  • 博镛所经历的家庭磨难,若不是修炼,每一件都能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但因为成为了修炼人,整个思想观念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遇到困难不再逃避抱怨,而能用平静豁达的心态来面对。
  • 2020年新年伊始,修炼真善忍的屏东法轮功学员,举办两日学法交流,针对如何学好法,如何符合真善忍法理的要求,互相勉励精进提升,期望能找回修炼如初的心。
  • 历经二十载的反迫害,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不畏寒暑一直坚持告诉大陆游客及社会各界,中共打压法轮功、活摘器官等真相,劝三退,并且传扬大法的美好。
  • 大陆一位政府机关公务员讲述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的体悟。
  • 一颗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韩国家人,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正轨;一腔善意,瓦解了电话彼端的防备,将真相传播到无数民众的心中。
  • 20年的风风雨雨,磨练重塑着这位贤妻良母孝媳。当丈夫被那座臭名昭著的监狱摧残得奄奄一息,当几乎所有的人都绝望痛哭时,她用柔弱的肩膀、坚定的信念撑起一片天,使连遭重创的家庭充满温情,细心为丈夫疗伤,守护着他渡过难关、恢复体力……
  • 老人家给她讲法理,一切皆有因缘,病呀灾难啊都是业力造成的,德与业的转化关系,择善固执、吃苦消业,是积德修福,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目的……
  • 我的父亲由于家境贫寒,三十多岁才结婚。而我的母亲比我父亲小十二岁,并且智商有问题,就是人们说的傻。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经常被人嘲笑、脏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龄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双目失明的奶奶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