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有人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舞剧红眼石狮的受欢迎,是不是也意味着人们内心对传统文化道德的憧憬与向往呢?
对于中国传统社会中的深闺女子,人们的头脑中或许都会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刻板印象。无论是年少时待字闺中,还是出嫁后相夫教子,传统闺秀们的天地、才情似乎都只能囿于高墙、院落之中。
柯尔生于英国却是像早期典型的美国人自学而成,而英国成长的经历与教养背景,给了科尔另一种视角。他的人物画并不像学院派训练出来的准确,但是风景画却能让人屏息凝神,荡气回肠。
台湾近代大画家林玉山(公元1907~2004年)教授,以虎鹿雀三绝著称,其实他诗书画也是三绝。四月一日是他的生日,又清明节到了,缅怀大艺术家,在此分享他有关清明节的诗作及书法墨宝。
在黑死病蔓延意大利之际,黑衣骑士遇上了那道艺术之光,漆黑的世纪因此明亮起来……他不知道的是,从那往后,他的一生将在光明与黑暗的激烈搏斗中度过,他无从逃避。
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兰西在位最长的凡尔赛宫女主人。这位波兰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实而虔诚,对法国的影响很大。她的影响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对法国人生活上的。
我曾赞叹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视与构图,也对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画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岁冥诞,看了很多他的画作,尤其是肖像画与素描,读了不少关于他的资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挣扎与渴望的陷阱,看见他在艺术与所处的环境中拔河。
达·芬奇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博学者:在绘画、音乐、建筑、数学、几何学、解剖学、生理学、动物学、植物学、天文学、气象学、地质学、地理学、物理学、光学、力学、发明、土木工程等领域都有显着的成就,这使他成为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代表人物,也是历史上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
图为唐 韩干《牧马图》。(公有领域)
“唐朝画马谁第一?韩干妙出曹将军。”在韩干之前的画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画古籍赞赏韩干画马“独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韩干是怎样做到的呢?看韩干的两幅名画《牧马图》、《夜照白图》和两个小故事。
顾恺之晚年的时候,画人像就不再点睛了,人家问他为什么时,他总会说:“不能点!不能点!这人像要一点睛,马上就会动起来开口说话了!”
顾恺之多才多艺,善作诗词、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绘画。因为他的才华多元,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他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2019年开春之际,石雕艺术家郑文裕以“守护”为主题的系列作品,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连展10天,许多前来观展民众感受到作品散发出的温暖,这是他践行创作理念后获得的共鸣。
霍尔班以肖像画闻名于后世,但如同所有的文艺复兴画家,霍尔班是以宗教题材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的。霍尔班在巴赛尔的主要作品是宗教画,这些早期作品显示出来自杜勒、格吕内瓦尔德和巴尔登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等德国画家的影响。
小汉斯‧霍尔班生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奥格斯堡市(Augsburg),属于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北方的画家与版画家。他被公认为十六世纪时期最伟大的人物肖像画家之一,除了肖像画之外,他的作品还包含宗教画、警世内容的版画等等。特别是他警世意涵的木刻版画用于人文思想著作的插画,在传播新教思潮的时代里,起到了有力的作用。
走入陈文福的绘画世界,犹如跌入时光隧道一般,失落已久的记忆在光音交错的律动中寻回,心灵也在历史的影像中沉淀。
在动荡不安的年代,在饥馑贫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认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画出了旷世杰作《晚祷》。远处教堂的钟声传来,一对年轻的农家夫妇在田野里站起来祈祷,感谢上苍赐给他们食物,保佑他们平安地度过了一天。挖出的马铃薯放在篮子和小推车上的麻袋里。农夫脱帽,少妇合十,完全沉浸在祷告中,那么虔诚静穆,那么纯朴祥和……
1837年1月,在法国诺曼底的偏远小村庄,一个小伙子在乡间小路上飞奔,还没进家门就高喊:“奶奶,我拿到奖学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谢上帝!”老祖母拥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母亲在儿子怀里落泪:“终于能到巴黎美术学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该多高兴啊!”
一幅动人的风景画作,描绘着台湾早期农村景色,90岁高龄的画家尤明春,用画笔纪录人生中每一段难忘的风景,作品即日起至10月7日,于屏东美术馆以“旅途写真”为题,举办旅行风景回顾展,其纯熟的写实技巧中藏着细腻隽永的情感,真实流露对台湾土地的深厚感情。
《江帆楼阁图》无一毫尘俗气,艺林中有千里,成就得到历代名家赞赏。本文细说《江帆楼阁图》表现手法,忠于原物的工笔法,傅色古艳,笔墨超轶,传经久远,深透绢背,有入木三分之妙。
我们发现,画家留下的众多牡丹花杰作中,最能打进人心深处的都是那些看起来仿佛一直在风中自在地翻飞的作品。在这些画面中,叶子不与花朵争锋,只素净地以花青为主去作单色变化;那片片柔到极点但不纤弱的叶子,似乎都在随风摇曳、飘转。
古云:“画如其人”,通过画作,更能体现画家的气质、禀赋、修养、品味和境界。恽寿平为了要让画中似乎能带有花香,有意识地设色明丽,用色鲜洁纯净。又因他人品高,胸怀磊落,如光风霁月……凡此种种都能反映到其画作中。所以他画的牡丹别有一种他人所不能企及的清澄明朗、高雅脱俗,缘由就在于此。
北宋是一个艺术气息非常浓厚的朝代,北宋的皇帝没有一个不喜爱诗书绘画的,宋徽宗赵佶在诗书绘画上极具天赋,创出瘦金体的字体,独有的“鐡画银钩”谱出的旷古绝唱,不但已载入史册,并留芳千古。
唐寅是明朝人,“明四家”之一,又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相传唐寅年少时拜沈周为师,跟沈周学画。
1785年,罗浮宫沙龙展开幕了,瑞典画家维特穆勒焦虑中等待着。他绘制的一幅巨大的肖像画,将会被展示在一个尊贵的重要位置;因为他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王后—玛丽‧安托奈特!
玻璃器物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已经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其具有美观、耐用的特色外,并持有久远的使用历史。现今随着文创产业的发展,民众亦随着视野的拓展,培养对工艺文创艺术的鉴赏。因此工艺家们在丰富巧思创制下,将平凡冰冷的玻璃,幻化成身价不凡的艺术品,进而跃上国际舞台。
他就像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一片森林,没留下任何足迹。经过三个月的逐吋检查、清洗和修理,约恩‧瓦杜姆(Jorgen Wadum)教授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辉煌呈现给了全世界。在对荷兰绘画大师维米尔的经典画作进行了最近一次修复后,22年过去,他仍然对她心有灵犀。
台湾国宝灯笼大师吴敦厚最爱画龙,而且画得威武有力,看起来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中华民国文化部表示,传统彩绘灯笼大师吴敦厚1月30日辞世,享寿94岁。文化部长郑丽君闻讯深感不舍与怀念,指示相关单位协助家属处理治丧事宜,文化部也将呈请总统明令褒扬。
喜欢陶瓷艺术的人,必定知晓世界知名品牌——韦奇伍德(Wedgwood),作为英国顶级陶瓷工艺企业,韦奇伍德已经享誉世界二百余年,其独到的骨瓷系列和半宝石系列产品,是许多收藏家的不二之选,是能够和被西方称为“瓷器”的中国相齐名的。 ...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共有约 5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