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泰緬邊境漂流

有人問起我,當被他人問起這7年來最大的感想是甚麼,我會怎麼回答?說穿了,這回應並不難。就是7年來有著無數小小遺憾,但我絕對不會後悔,這段人生旅程真的一切都值得了。每個人的人生不過就是如此,不是嗎?!

大多數人的Gap Year,都是工作數年有些倦怠後,選了離職接著跑海外盡情流浪一陣子;而我則是海外待太久了,得該Gap Year回台灣的時候,好好感受一番家鄉的親愛。

趁著上山是耶誕假期時,我跟著同事一起返鄉團聚。一家三代難得聚在一起好不熱鬧,大夥自在地或躺或臥在竹片地板上,孫兒們熟睡的臉剛好用來當歌本的譜架,我負責燻烤爐火上的熱水和豬耳朵,手邊傳了一杯又一杯香醇的小米酒,而那美妙純淨的歌聲搭配滿天的星斗,正是世上最棒的下酒菜了。大夥抱著一把修補過的木吉他,用著克倫族語傳唱著一首接著又一首的讚美歌曲,直到夜深人不靜....。

之前有學生訪談我關於國際志工的看法,藉此把問題和回應也貼上來做個記錄。非常歡迎大夥一起來討論。

老實說,第一次聽到這個的時候,我還真以為是什麼AIT之類的東東,或者什麼北美洲貿易展覽館之類的。果然是自己知識淺薄,後來才搞懂了。原來其實就在我家不遠處,而且我還蠻喜歡去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地方大,冷氣強,氣氛佳,獨自閒逛或相邀約會皆相宜。

起身,下樓,開機。此刻邊境一點二十一分,台北時間快一個小時。深夜,無法成眠。

如何使少數族群的下一代傳承文化認同和自我,是一條不易達到目標的漫長道路。

今年六月初,緬甸軍隊和克倫族爆發武裝衝突,造成數千名百姓流離失所。目前,仍有超過三千名克倫族百姓跨越邊境成為難民。他們至今仍無法進入難民營獲得庇護,僅能在邊境地區就地「臨時安置」,等待戰事歇息後重回故鄉。

另外一次走路的印象是在小四的時後。

四處走走,東張西望,漫無目的地隨性。就是喜歡雙腳反覆擺盪的感覺。

在泰緬邊境緬甸師資培訓會場裡,總可以見到一位滿頭銀髮的婆婆級幼教老師,踴躍主動發言參與討論,唱遊活動時手舞足蹈地全然投入。這已是婆婆老師連續第三年參加TOPS舉辦的緬甸學前教育師資訓練工作坊了。

2002年底,當決定來泰緬邊境前,才知道在泰國境內有克倫族難民營的世代居住;來到邊境兩年之後,才知道在尼泊爾和印度有不丹難民營的世代流離。

昨夜晚睡,沒能睡好。反正今天是週末,起床梳洗後,繼續賴回床上躺著順便翻書閒讀。

公益旅行家、國際志工、專職工作者、社會創業家…,我想這些海外服務參與者的人生態度都是一樣的,懷抱著藉由關懷和行動讓世上人們活得更幸福、讓地球環境獲得更良好對待。

上週,去了趟美拉營幼兒園校際活動。

回到今天拜訪的目的,是宣傳洗手的必要性與好處,我們負責在台上拿著Yvonne作的海報,George一開頭就說:「I will teach them until they learn it by heart.」,接著以生動的方式帶著小孩子互動瞭解所需宣傳的部份,看著小孩子開心且專注的學習這些重要的健康常識,在台上看下去,又是感動、又是心酸,也許只有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小孩子,才會真正認知到學習的重要性吧。

Herb是個很真誠的年輕朋友,更是羅大的高材生。感謝Herb的觀察記錄,並同意把這篇美索行和大夥分享。很喜歡文章中的許多句子和段落,甚至寫進了心坎裡,很真實很觸動。返台後隔兩天,他便開始軍旅生活,祝福Herb一切順利平安。

「而是更安靜的、記錄下每一個人最真實的樣貌...在這個接下來顯然不會很安穩的世界,替自己,找到面對的方式。」這是來自博客來編輯DL的動人字句。

今年夏天,倒有幾位從泰北服務後,專程來到美索拜訪的特別朋友,他們都是曾經或正在參與泰北華教的台灣年輕學子。謝謝這些新朋友們將自己的觀察和我分享,而我們得以偷閒進行一段看似嚴謹實為鬆散的經驗討論,以及天馬行空式的想像發揮。

來到了城鎮裡的生活,讓彭產生了物質的慾望。他坦承自己也曾羨慕起,泰族同學們使用著炫麗手機,甚至有父母購買給子女的摩登機車等,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努力賺錢,擁有現代化的便利,享受的日子。

「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我就住在學校宿舍裡頭了。國中也住校,高中也住校,一直到現在24歲了,還是住在學生宿舍裡,過著團體生活。」接受獎助計劃的TOPS實習生彭(Pong),緩緩地說著,有如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從英國研究所畢業後,彷彿轉眼間,來到泰緬邊境從事難民服務工作將快屆滿七個年頭了。然而,這趟人生漂流旅程,卻是當年書包裡只裝著便當的我所從未能想像。

友人開玩笑說:「這個暑假,你們都沒有志工團。可能是很多人看了你的書後,都不敢來了吧!」我心想哪有,我們還是一樣送往迎來耶。訪客倒是比以往多。

有記憶力開始減退的跡象。向來我的記憶力就不太好,朋友說:記憶力是可以訓練的。好吧,我承認我是個瑣碎懶惰個性。

Sam

有人問起:我眼中 TOPS 是個什麼樣子的組織?嗯,題目問得很大。所以只好簡答,TOPS 是個彈性高的小組織,但運作上則與主事者風格高度相關,這主事者包括總部和海外的決策者們。

Sam

年輕,正是讓你們勇敢向前,走向世界盡情碰觸。用心,正是使你們持續成長,更能謹慎面對世界。

邊境早已進入雨季,整月連綿的雨下啊下。 七月後的一個午後,土石崩落衝進了美拉難民營的一間幼兒園。

我提筆寫這封信,為的是要呼籲國際上所有社群與組織一同支持緬甸人民,譴責最近對翁山蘇姬的逮捕與審判,這是緬甸政權又一個藐視人權跟民主的例證

去了趟美拉營,見到幼兒園園長臉上寫滿了愁困。雨仍下、地還滑、校舍開了半邊天,土石流仍危險。

2009年5月27日,原本應該是緬甸政府依照國家保安法(State Protection Law)釋放翁山蘇姬的日子。在過去的19年裡,翁山蘇姬被軟禁長達13年。然而在翁山蘇姬自2003年第3度遭到軟禁,羈押令本應於今年五月期滿6年而獲釋,最後終究是令人擔憂的結果。

共有約 43 條記錄